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十一节手段

  “,你看!”星见拉了拉双胞胎的衣服。两个人刚才正在和几个年轻女性闲聊,以消磨。在谈起她们的未婚夫的时候,其他人无不表示了深刻的惋惜。和一个雇佣兵出身的穷光蛋结婚——而且上一辈定下来的亲事,这实在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在星见意外的时候,很多人正在给两个出主意以摆脱这次悲惨的婚约。当然了,这些主意很有闲谈的特色——也就是不靠谱。

  两转过头,看到艾修鲁法特挽着一个的手臂来到大厅的正中间。这是一种很明显的暗示,所以乐队的演奏立刻一变,从欢快的迎宾曲转为优雅的舞曲。

  其实在主人出场之前跳舞不是离谱的事情。这是一种炫耀的方式,就好像正餐之前的开胃菜,音乐剧之前的小曲一样,是舞会中那些舞蹈高手展现技巧的机会。正式舞会尚未开始,所以大部分来宾都会充作观众,给予那些炫耀技巧的家伙一个最合适的舞台。当然了,要是在这种表演性质的舞蹈里里出了,那么造成的后果也远比正常的要严重很多。几十对舞伴在舞池中起舞的时候,某一个人跳了舞步,乃至出了较大的误动作也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而这样一对舞者在这么多双眼睛注意下跳,那可真的要被人鄙视的。

  “那个是……蓝妮?”一个认出了舞池中间的女性。“她……”

  “。”星见有点急。在原本的计划中,今天艾修鲁法特根本就不用出来跳舞。他的唯一目的就是进入社交界——本质上来说就是让别人认识他一下。接下来,他还需要很多才能真正加入这个圈子。

  但是现在,如果他在众人面前出丑,他就会立刻沦为一个笑柄。甚至连累着两个都要沦为笑柄。现在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上千,将这个从艾修鲁法特身边拉开。但是这样一来,“悍妇”的帽子可就逃不掉了啊。糟糕,早不该放任他一个人的……

  “没事。”另外一个声音响起。两不由自主的看向另外一边,看到她们的姨妈正一袭黑色礼服,微笑着站在边上。

  “姨妈……”

  “我说过没事的,对你们的未婚夫要有那么一点的信心。”

  大厅中间,人们已经自然而然的分开,形成一个大圈子。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个准备跳舞的大胆家伙身上——布拉西安是一个保守的地方,这种公开炫耀卖弄的人可不多。

  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即将起舞的两个人已经做好了准备动作。乐队开始卖力的演奏,以烘托气氛。

  “你很勇敢。”蓝妮轻笑着说道。她的手搂着艾修鲁法特的背部,隔着衣服,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体健壮有力。“很少有男人在如此之多的目光下还能保持镇定的。”

  “那一定是因为我已经习惯被人注视了。”艾修鲁法特也微笑着回答。

  “呵呵……顺带说一下,”蓝妮的笑容更加浓了。“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舞蹈,你会跳吗不跳字。

  “我想我会的。”艾修鲁法特回答。在他接受邀请开始,他始终没有想到过“我不会跳”这个问题。事实上他也没有任何人指导就摆好了准确无误的起舞预备姿势。而这个音乐,这种气氛,面前的舞伴……他的本能告诉他,他一定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

  音乐节奏到了,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迈出舞步。大部分舞会的音乐伴奏都是那种高雅而节奏缓慢的类型,以适应不同人群。但是这一次乐队奏出的是双节拍的调子,这是一种激烈、快速,极其考验舞者的技术的音乐。而正在跳舞的这一对也完全没有辜负乐队的卖力——两有些惊讶的看到艾修鲁法特舞步和动作非常正确,和蓝妮配合得非常好,没有犯任何新手会犯的误。很明显,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舞会了。

  “注意到他的这个左回旋了吗不跳字。玛丽姨妈突然说道。

  “左回旋?了?”

  “这个左回旋,原本需要两个节拍。”玛丽姨妈解释道。“但是他只用了一个节拍,用另外一个节拍等待舞伴的返回。这么做有一定难度。当然,这不是一种误……而是一种特殊的需要。”

  “姨妈,这是意思?”

  “我只在宫廷里看到过这种舞蹈方式……除了那里之外,很少有人会选择这种高难度的方式,而且这种方式几乎没特别好处……但是如果在宫廷内和女性跳舞,那么就必须用这种方式。因为这样一来,他才能留好余裕,万一舞伴来不及回旋可以帮忙稳定平衡。这是一种特殊的礼仪需要,因为舞伴有可能是王族的女性……”

  “姨妈,你的意思是……他曾经参加过宫廷舞会?”

  “我没有任何意思。”玛丽姨妈回答道,然后继续看着大厅中央的舞蹈。“这也很可能只是一个意外,毕竟有很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家伙。”

  蓝妮有些惊讶的对方居然跳的很不——尽管她向来都以的舞蹈为傲,但她这位舞伴却完全跟上了她的节奏和动作。没有任何拖沓,也没有任何的阻碍。对于擅长舞蹈的她来说,和这种舞伴跳舞真的有一种淋漓尽致的快感,比和那些跳得乱七八糟的舞伴强上太多了。

  不过,虽然是个漂亮的年轻人,而且跳舞也跳的这么好……但是还是很可惜了呢。她已经答应了别人。

  这段结束之后,将会有几个高难度的动作。正如人们的,双人舞蹈,特别是那种比较炫,比较华丽的舞蹈,绝对是一件需要两个舞者彼此配合的事情。如果舞蹈出了篓子,外人(哪怕也是舞蹈高手)很难判断到底是哪一个犯。而某些特定动作甚至能完全掩盖这一点。蓝妮已经想好了一个最佳机会,一会舞蹈中,将会出现一个搂抱后仰的大动作。这是一个极其需要平衡的动作,艾修鲁法特将会单脚点地,做出后仰的姿势。只要她的脚尖在关键时刻不起眼的在艾修鲁法特的腿上轻轻一擦——甚至仅仅需要一擦,艾修鲁法特就会结结实实的摔个仰面朝天。而艾修鲁法特事后却无法追究蓝妮的小花招,因为他无法指正,再说了,就算他找到证人,蓝妮也只需要不痛不痒的在事后私下里道个歉就行了。至于艾修鲁法特,则会永远成为人们的笑柄。一个能力不足却喜欢表现的人,总是会成为人们的笑柄的。

  她期待的到了。如舞蹈中固定动作一样,艾修鲁法特搂着她向后做了一个单腿后仰的姿势。就在艾修鲁法特后仰到最高,也就是最危险的位置的时候,蓝妮脚上轻轻一划,给这份脆弱的平衡一个额外的小小推力。

  艾修鲁法特应该会控制不住向后摔倒——对于一向以舞蹈技艺自傲的蓝妮来说,她对于这一点很有信心。虽然这只是很小的一点力气,但以人类的平衡神经是绝对无法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得住。

  然后她的经验似乎失败了。艾修鲁法特身体宛如铁板一样,丝毫没有任何动摇。时机转瞬即逝,在她尚未从震惊中恢复,舞蹈动作已经反,成为她向后后仰,艾修鲁法特单手搂住她的身体。现在,艾修鲁法特只要手上稍微使一点坏,她就得结结实实的躺到地板上去。和刚才的情况一样,假如发生这种事情,别人十有八九就会认为是她舞艺不精,而不是艾修鲁法特手上使坏。

  她尝试让不要落入这种危机之中,但是她在刚才的震惊中已经失去了对舞蹈节奏的掌控。除非她立刻甩开艾修鲁法特,退到一边,否则就得把身体的平衡交到对方手上。

  艾修鲁法特的手轻轻一滑,但是并没有放开。两个人重新恢复面对面的站立姿势。

  “是谁让你来的?”艾修鲁法特轻语道。

  “可以不要打听的秘密吗不跳字。蓝妮微笑回答,尽管她的心中依然十分震惊。“会被讨厌的哦。”

  “我总得阴谋背后的源头吧。”艾修鲁法特一边紧跟着节奏一边问道。他凭借力量上的优势,已经完全掌握了舞蹈的节奏,使得蓝妮不得不随着他起舞。双方此时已经不再是彼此合作,而是艾修鲁法特让对方配合的动作。当然,这是对于舞蹈者而言,第三者是看不出的。他们最多只能看出双方动作越来越亲昵,两个人身体之间的的距离越来越小。

  “好吧,是亚拉。”蓝妮承认道,她的嘴轻轻一撇。艾修鲁法特抽空朝着她撇嘴的方向看去,看到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大概是因为看到蓝妮以如此亲昵的姿态和艾修鲁法特跳舞,使得这个叫做亚拉的男人脸上完全变色了,成为一种混合着愤怒、失望和嫉妒的表情。

  “你的情人?”艾修鲁法特再次搂紧了舞伴的腰肢,迫使她做出一个夸张的后仰动作。

  “情人两个字用得很妙。”蓝妮回答道。她已经放弃了舞蹈主导权的争夺,完全配合艾修鲁法特起舞。“不过你也不要死盯着他。看看你那两个,她们可一点也不逊色呢。”

  艾修鲁法特用眼角的余光找到了星见和星刻。星见看起来很不安,而星刻则咬紧了嘴唇,面色阴沉。倒是她们两个身边的的玛丽姨妈神色如常——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如此。

  “你的水平可以当舞蹈教师了。”蓝妮轻声的说。“在布拉西安这个小地方不成问题。”

  “男人沦落到去教授舞蹈……那实在有点可悲。”艾修鲁法特回答。同时他轻易的将舞伴原地连续旋转了三圈。

  “看不出你还挺高傲的。”旋转结束后,蓝妮再一次扑回他的怀里,有些喘息着回答。“不过,总比刀头舔血的雇佣兵要好吧。”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