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08-15

  第二节评价

  “汤玛士只是嫉妒您而已。”鲁克插上一句。

  “他嫉妒我?”

  “是的,一半嫉妒,一半是恐惧。我想,这是因为他凭直觉感到了您的天赋和才华,所以才尽全力让您没有出头的机会吧。这也是为您最后会成为外交大臣的缘故。作为外交大臣,出使其他国家就成为了应尽的责任,所以您必然经常不在国内,结果没机会涉及军权和政权了。否则,哪怕您以普通将领的身份加入军队,都会是汤玛士巨大的威胁。”鲁克微笑着,用一种混合着阿谀和赞美的神态看着兰德温。

  兰德温的脸上浮现复杂的表情。

  “您看,虽然我和莱恩骑士都是汤玛士的下属,可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我们也不得不为您表示遗憾。”鲁克用非常诚恳的口吻说道。

  “可恶!为我要受到这样的对待!”兰德温情绪恢复了一点,但是还是很愤怒。

  “啊啊啊,公爵大人。您放心,很多人都与我们一样,对您抱有很大的期待。所以您千万不可自暴自弃。如果您自暴自弃,这反而实现了您竞争对手的目的。”

  莱恩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的叔叔。这么肆无忌惮的谎言从鲁克嘴里说出来,却显得如此真诚而恳切,一点也不虚伪。兰德温是?可能和汤玛士相比?除了他们家族世代传承的飞马驯养技术之外,他压根都不是。

  “你说得对。如果我这样自暴自弃,反而遂了汤玛士的愿。”兰德温终于平静下来。“不,我不能这样下去。我必须首先完成我的职责,必须派遣外交使节分赴各国,尽一切可能断绝帕罗人的外援。这是当前作为外交大臣最重要的工作,绝对不可辜负这份职责。”

  他匆匆走了出去,现在房间里只剩下莱恩和鲁克了。

  “叔叔……”莱恩盯着鲁克嘴角的笑容,突然感到一阵不安。

  “莱恩,你吗。其实我们的兰德温公爵,远没有预想的那么蠢。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其实我在骗他。”

  “!”

  “不要担心。兰德温公爵的祖父曾经在战场上畏敌逃走,因此受到荣誉法庭的审判,被剥夺公爵的爵位,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男爵。这是我们兰德温大人永远的伤痛。所以他非常非常渴望能用一份不可磨灭的战功来弥补祖先的不名誉行为,证明的高贵血统和勇气。这就是他为对大将军这个职位如此的执着的理由——当然,依我看,兰德温要是真的当上大将军,他会把连同的军队一起葬送掉——而这份内心深处的渴求,让他无法接受在军事方面是个蠢材的现实。所以,对他来说,谎言远比真实美好。所以他宁可接受我的谎言也不愿意触及真实。”

  “所以,我亲爱的侄子,一旦你、我用汤玛士部下的身份来鼓励他的时候,虽然明我们不一定是真诚的,可是他还是会接受。因为他需要这些谎言。你不觉得这种男人成为公爵很不可思议吗不跳字。

  “那是因为……”莱恩想,但是却被鲁克打断了。

  “那是因为只有他的家族懂得飞马的驯养。只要圣吉恩的骑士们还需要飞马,只要圣吉恩的军队里还需要飞马骑士,那么兰德温就永远是不可缺少的。他不管蠢都没关系。所以他才能恢复公爵的头衔,他才能成为外交大臣,即使那是‘暂代’的。这就是政治现实,你懂了吧,我亲爱的侄子。如果有朝一日你也变得不可缺少,变得非常重要,那么我们的小女王就得嫁给你。这和你的外貌、你的才华、你是不是讨公主喜欢之类都没啥关系。”

  “可是叔叔,为我们非得来这里给兰德温鼓劲?这么做有意义吗不跳字。

  “当然有意义。因为任何人都不是完美的,汤玛士也一样……他有一个很大的弱点,那就是他对蠢货缺乏耐心。特别是对他采取敌对姿态的蠢货。”

  “所以,他会选择性忽略了,兰德温虽然是个蠢货,但是他是个很有影响力的蠢货。他可以用的影响力给汤玛士施加压力。”鲁克继续解释。

  “可是汤玛士大人不是那种会向压力屈服的人。”

  “哈哈哈……亲爱的侄子,人们总是会向压力让步的,区别只在于让步的大小。”

  ……

  汤玛士回到的大帐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了。虽然这是生活着成千上万士兵的军营,但是只要黄昏时分开始,这里就显得鸦雀无声,呈现一种肃杀的宁静。

  傻瓜也下一场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关于前方的情况早已经在军队里流传,而汤玛士将要做也显而易见。在第一场冬雪来临前,他必须想办法夺下几座边境军事城堡,为来年春天的进一步进攻做好准备。

  已经有三支军队在前线实行这场包围战了,他们也很快要出发。

  “里欧,样?”汤玛士走进帐篷,他的副将之一正在那里等他。

  “没问题。一切都按照原计划,三天之后开拔。我们是和前线军队汇合还是走其他路线?”

  “这边。”汤玛士在桌子上摊开的地图指了指。那是一座孤立出来的城堡。“这座城堡来着。我们想办法攻下它。”

  “这座城堡……孤立无援。您要去打它?还是让别人去吧。”

  “我现在迫切需要一场胜利。而在冬日之前,我有把握攻下的城堡,就只有这一座了。”汤玛士苦笑着回答。“因为处于突出部,所以被当成那种必定会失陷,纯属消耗品的城堡。所以守军少,同时装备也差。士兵们因为无法得到增援而士气低落。”

  “汤玛士大人,攻打城堡真的这么难?”伴随着这个声音,艾修鲁法特走进了大帐。

  “是的,就是这么难。”汤玛士回答。

  “我记得您在塞丁城下到时候……”

  “事情有点不一样,艾修鲁法特。塞丁的时候,灰犬是坐困孤城,所以我们所有的力量都可以投入进攻。但是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整条城堡防线。为了攻打一座城堡,必须分配足够的力量进行外围的防御,阻止其他城堡守军的增援和偷袭。同时必须配置足够的兵力保护我们的后勤线,阻止敌人的骚扰。表面上我们是主动进攻,实际上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却处于被动防御。在各个位置都必须布置足够的兵力以防止被敌人一点突破。所以,攻打孤城,有三倍兵力就可以基本确信胜利——主要是和伤亡大小的问题。而对于这种城堡防线,即使有五倍以上的兵力都显得很不足。”

  “但是我们可以在每座城下都安排两倍的兵力以困住那座城堡的守军。这样不就解决了吗?然后把剩下的兵力集中起来,攻打一座城堡。”艾修鲁法特反问。

  “艾修鲁法特,如果你我对战,你用这种方法的话,我只需要一支不大的机动部队就可以把你那些困住城堡的军队逐个打败。因为我集结起部队,而你把兵力分散在整个战线上。我记得告诉过你。千万不可把希望放在敌人身上……你拿着?”

  “书记官鲁克让我转交给您的一份作战报告。”艾修鲁法特回答。“那个家伙鬼鬼祟祟的说您一定对这个计划感兴趣。”

  他把放在汤玛士的桌子上。

  “真有趣,一个书记官策划的战略……”汤玛士自言自语的拿起了那份计划书。嗯,很详细,有地图、还有各个细节的说明。

  他的紧皱的眉头慢慢的松开了,一丝诧异出现在他的脸上,接着越来越明显。

  “艾修鲁法特,马上把书记官鲁克给我请。我要立刻见到他!”

  几分钟后,这个脚上略有残废的中年人出现在汤玛士的大帐里。他面色苍白,体型瘦削,甚至有些瘦瘠,脸上架着一副眼镜。

  “汤玛士大将军,请问有事情召见在下?”鲁克的脸上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他的这幅伪装也只有读心的魔法方能看透,凡人的眼睛是无力穿透的。

  “鲁克,这份作战报告,是您写的吗不跳字。

  “正是在下的手笔。虽然在下只是一个区区的见习骑士,但是自幼也喜欢看一些兵书战略。我曾经读过汤玛士大人著作的……”

  “鲁克,我想问一下,您对当前的战局有看法?”汤玛士打断了鲁克的话。

  “帕罗人已经利用边境一带城堡构筑成防线,囤积大量物资和兵力,明显是依托防线守卫。倘若和帕罗人进行攻城战,逐个攻克这些城堡,先不说我们兵力不足,哪怕兵力充足也是耗时良久,若是不惜一切的速战速决,必定损失惨重,无力进一步扩大战果。所以如果正面进攻,就正好掉进帕罗人的计划里,极为不智。所以,必须另出奇策方能克敌制胜。所以,在下斗胆,就想了这么一个作战策略,供汤玛士将军参考。”鲁克眼睛闪过一丝无人注意到的笑意。不过哪怕汤玛士看到他眼睛里的神采,他也不会太在意的。

  “这份构思非常难得,能够突破常规,想出这样的作战策略来,您确实很有天分。”

  “不不不,这只是,只是我一时之间,随便想想出来的。在汤玛士大人这样经验丰富,久经沙场的名将面前,只是不值一提的……”

  “我将带着这份计划去见伊莉娜公主殿下。”汤玛士突然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请鲁克陪同我一起……”

  他话还没讲完,鲁克赶紧摇手表示拒绝。

  “不不不,我这样地位卑贱的人可以去会见伊莉娜公主呢?而且我这副样子也根本无法……汤玛士大人,无论如何,请把这份当做我一时异想天开的想法吧。作为部下,为将军提供有益的思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根本谈不上……”

  汤玛士愣了一下。因为看得出来,这个叫鲁克的书记官表面上客气,实际上态度却坚固得如同一块铁。看起来他是真的不愿意去了。他居然肯放弃这么一个好机会!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