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08-13

  第十节失落

  布德古兹是少数几个没有冒冒失失的逃进树林的地精之一。在看到这片突然长出来的树林时,他就本能的感觉到危险。他选了另外一条路,试图绕过森林。

  “老……老大……他们追来了!”

  布德古兹看见了身后追的敌人。那不是长毛小家伙,是一个人类!布德古兹曾经以为这是不可能的,是胡扯,是他那群部下拿来掩饰无能的借口。但是事实证明了确实有人类和长毛小家伙在一起。而且那是一个骑士。

  “杀!杀了他!”他定了定神。只有一个人类。虽然看上去是个骑士,但是也仅仅是一个人类而已。徒步的骑士追了,而布德古兹身边还有七八个部下呢。

  地精们冲上去。那个人类挥剑砍翻了第一个地精,连长矛带身体一起切成了两截。另外两个地精从两翼包抄,但是那个人类长剑抡圆了横斩,一剑砍掉两个地精的头。接着是第四个、第五个。骑士的动作快得简直不太正常,没有一个地精在他手下能坚持哪怕一秒钟,转眼之间,布德古兹就剩下一个了。

  他用的战刀刺出最后一击,只来得及一击,而且没有击中。然后,骑士的长剑从他头顶切下来,把他真正意义上的平均分成了两半。

  “艾修鲁法特!”身后的咪咪噜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你跑得太快了。”

  “这是地精的头目。”艾修鲁法特用剑一指地下的尸体。“他死了,我们打赢这一战了。”

  然后他抬头看向那个大到令人战栗的巨大怪物。大地之母正在倒下,身体重新分解为岩石和树木,慢慢的消失在森林之中。而那片新长出来的森林中,现在已经没有地精的惨叫声传出了。

  “这是?”他问脑海里的嘉莉。

  “主人,这只是一种现象。本质上就和大风、大雪之类是一样的。根据我的推算,他们崇拜的这个大地之母是一个强大的系统。但是我无法分析这个系统的详细资料。可以预见的是,由这个系统保护,塞姆族应该会在这里长期生活下去。您想详细研究这个系统吗不跳字。

  “不。”

  艾修鲁法特收起剑,他的盔甲和长剑又消失了。但是咪咪噜已经不惊讶了。

  “咪咪噜,带我去找大长老吧。”他对咪咪噜说道。“战争结束了,该是我收取酬劳的时候了。”

  “艾修鲁法特,你想要?”咪咪噜脸上出现惊讶又困惑的表情。

  “我的马。”艾修鲁法特回答。“你们的事情结束了,终于轮到我的事情了。咪咪噜,你可以带我去找马了吗不跳字。

  “不……不行……”咪咪噜迟疑着回答。“我必须……先。大长老会给你派一个最好的向导的。”

  ……

  艾修鲁法特,那就是马。”塞姆族向导介绍道。“只要你抓住就是你的。”

  “啊……”艾修鲁法特张开嘴,但是却也说不出来。

  该死,他早该想到的!这种鬼地方可能有马呢?黑丘的地形是如此的复杂险峻,马应该根本跑不才对!

  “了?艾修鲁法特,你不喜欢这些马吗?它们的肉相当好吃。”

  “没,我不喜欢。”他无精打采的回答。确实如此,咪咪噜没有骗他,这里确实有马。只不过这些都是森林野马。野马根本无法驯服作为坐骑,哪怕用超自然的手段强行控制它们,它们也载不了人。因为这些动物的个子,没比山羊大上多少。它们连驴子都不如!

  他回过头,朝着来路走去。好吧,起码在这里也不是毫无收获。他有了第一次将书本上的知识付诸实践的机会,第一次指挥了战斗——虽然他这只是很小的战斗,而的表现也只能用拙劣来形容。

  回过头向那个大长老告个别,他就可以走了。然后背着他的旅行装备,一路走吧。虽然那样子一定很傻很可笑。以后会有很多骑士在闲谈的时候,会笑着谈起他那副样子吧。

  他走进山洞,却这个塞姆族议事大厅里又一次坐满了人。

  “艾修鲁法特,我们正在等你。”大长老出人意料之外的说道。

  “等我?可是我……”

  “你要离开了对吗不跳字。大长老问。

  “是的,我已经看到我要看的那些马了。”可惜真的只是“看到”而已。这些森林野马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咪咪噜!”大长老向外喊道。接着咪咪噜走进议事大厅中间,低头跪坐下来。

  “艾修鲁法特,我们很感谢你为我们作战。这场战斗本来和你无关的……所以,为了答谢你,我们决定把咪咪噜送给你,作为你的女奴。”

  “呃……”艾修鲁法特一时之间甚至没弄懂意思。

  “她因为违反部落的规矩,已经被我们判决流放了。”大长老继续说。“她会一直服侍你,直到你满意为止。我,作为一个骑士,你的前方还有无数的战斗。咪咪噜是我们部落里优秀的战士。她会是你很好的侦察兵,你一定会有用得上她的地方的。”

  艾修鲁法特终于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谢谢,不过我不需要……”

  他话还没说完,大长老突然用塞姆族的语言尖利而快速的说了几句话。所有的塞姆族似乎都听见信号一样,向往跑了出去。一下子,这里只剩下咪咪噜和艾修鲁法特了。

  “主人。”咪咪噜来到艾修鲁法特面前,跪伏下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了。”

  (注:作者拿起一朵野花,开始掰花瓣。推倒萝莉猫耳娘,不推,推倒萝莉猫耳娘,不推,推倒萝莉猫耳娘,不推……推倒……不推……推倒……不推!)

  “可惜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女奴,而是一匹马。”艾修鲁法特叹了口气。“一匹能骑的马。”

  咪咪噜抬起头,眼睛中泪光闪闪。

  “主人是说咪咪噜没用吗不跳字。

  “不是你没用……”艾修鲁法特筹措合适的词句,又不能刺激咪咪噜的自尊心,又要拒绝这份不必要礼物。圣吉恩王国没有奴隶,最多只有仆人。这个理由很合适,半兽们一定会接受的……

  “我就主人不会讨厌我的!”咪咪噜突然扑上来,像只真正的猫一样跳到他身上,用力舔着他的脸。痒得他连下面的话都说不出了。

  “但是我真正需要的是一匹马。”费了不少功夫,艾修鲁法特才把咪咪噜揪了下来。“那种人类饲养的马。”

  “你是说那些有主人的马?”

  “是的。”

  “可是,咪咪噜看到虽然那些马有主人,但是却经常被其他人带走。主人不能带走它们吗不跳字。

  “那是那些人付了钱。付了钱,就可以把马带走了。”

  “钱……那是?”

  “就是那些黄金和白银,那些金属!这里有吗不跳字。

  “黄金和白银……主人身上,就有这些啊。”

  “我只有很少的几个银币。”艾修鲁法特把钱包摸出来,展示给咪咪噜。“太少了,这么多是买不起马的。”

  “可是主人身上还有啊。”

  “没有了,全部都在这里了。”艾修鲁法特回答。

  “可是,我闻到金属的味道……这里……这里……”咪咪噜抽着鼻子,慢慢的艾修鲁法特身上蹭动。“这里……”她伸手抓在艾修鲁法特腰部。用力一扯。

  她的爪子(或者说指甲?)抓破了,几个圆圆的金属薄片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个是……”艾修鲁法特捡起地上的。这些是金币?身上掉出金币来了?

  他低头检查,咪咪噜抓破的是他的腰带。其实那不是腰带,那是汤玛士送给他的护身符——他一直把这件护身符当做腰带系在身上。这件护身符也确实的承担起了腰带的职能。当然,有点硬,没有普通腰带这么舒服。

  艾修鲁法特摘下了护身符。在被扯破之后,他才这件又重又硬的护身符的真面目。在护身符里面是丝绵,一枚枚金币巧妙的被拼在一起,嵌在丝绵里。

  “它一定可以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提供帮助的。”他突然想起汤玛士的话。现在他明白汤玛士当时脸上的笑意了。不为,他突然举得眼睛有点湿润。

  “主人,你了?”咪咪噜问。

  “没……没。好吧,咪咪噜,今天已经不早了,我们休息一晚上,早上走。”

  “好的。”咪咪噜很高兴的回答。

  ……

  天亮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黑丘的边缘了。的速度比去的速度快上不少,艾修鲁法特认为那是因为已经熟悉黑丘这种地形的缘故。前方已经出现了平缓的山坡。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一望无际的黑丘,已经看不到远方的森林了。

  “主人,啦?”在脑海里,嘉莉问。

  “没,我的鞋子破了。”艾修鲁法特无奈的回答。

  而此时,在塞姆族的村落,咪咪噜正站在艾修鲁法特昨夜休息的山洞里。

  “主人……”

  不过这里已经空荡荡的,都没有留下。

  远山的馈赠完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