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一节日记1

  六日晴

  一切都已准备停当,我就要离别这个抚育我长大的故乡,踏上旅程,去遥远的地方!

  我今天在此记录下我的心情,以免日后随着岁月冲刷将其遗忘。

  必须要说,离开故乡并不是我一时的冲动,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或者说,是我别无选择的结果。与其说我现在经营的造船厂经营不善,不如说我已经破产。我已经有四个月没能卖出一条船了。一个月前我已经遣散了所有的雇工,因为连我也已经很长没任何活可干了。

  我自从成年开始,就继承了父亲的造船厂,也继承了他的手艺和技术。不止如此,我还可以骄傲的宣称,我的手艺要更在我父亲之上。这是因为我自幼就在他的工场里成长,我记忆中的第一个玩具就是从船上拆下来的一块变形木板。等到我能够干活的时候,我就已经跟在父亲身边学习了多年了。

  在我还年轻的时候,我一度以为我可以将这门手艺发扬光大……以当时的情况来看,谁又能说这不可能呢?到处都需要船的,不是吗?

  但是不幸的是,现在我的局面要比我父亲所遇到的最糟糕的年景还要糟糕。现在我已经可以确定,我已经无法维持下去了。再硬撑下去,除了增加我的痛苦之外已无任何意义。

  如果说我现在面对的悲剧有一个起始的话,那应该就是几年前的那一次增税令。瑞恩人的国王(虽然我在这里出生,但我必须用这个称呼,因为就算我承认,别人也不承认)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军费需要,下令在全国范围内的外国居民开征新税。而我的工场不幸的成为了这次增税的牺牲品。每建造一艘船,或者说,每做成一笔买卖,我就必须交付接近一枚金币的额外增税。这样一来,我所承担的税收就等于增加了一半。

  我不想仔细回忆这几年间所遭到的种种不公正的待遇。要我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苛捐杂税。似乎我拥有这么一座造船厂使得我看起来像是一个有钱人?但是假如我真的是个有钱人,我又为何要整体辛苦的在造船厂里亲自忙碌呢?

  在这里,我必须要感谢我亲爱的表兄唐尼(哎,我真的希望我没感谢人)。在我穷途末路的时候,他突然托人给我送来来了一封信。在这封信里,他向我强烈建议,让我去西瓦尼亚。

  西瓦尼亚在我的心目中,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先不要说其他,单地图上来看那里完全就是一个偏远塞闭的地方。而且,传说中那地方现在被吸血鬼统治着,人类在那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西瓦尼亚的人愚昧而痛苦,而且随时随地都可能被吸血鬼当成食物或者某种复杂药剂的一昧原料。

  但是唐尼向我大力推荐。他在信中说那些对西瓦尼亚传言全部不可信,因为西瓦尼亚繁荣昌盛,而且蒸蒸日上。那里新建的港口迫切需要造船厂作为配套,如果我能及时赶到那里,并且取得血色公爵(就是那个统治西瓦尼亚的吸血鬼的名字)的许可,那么我想不发财都难。他在信里强调,现在就是机会。如果我迟到一步,那么或许这个机会就会不翼而飞,小山似的金币就会落入别人的口袋。

  我把这份信给几个看了。他们比较一致的认同我不能去那个吸血鬼统治的地方。因为吸血鬼——毫无疑问——都是邪恶卑劣,而且对人类充满仇恨。他们认为唐尼很可能是在被威胁或者被诱拐的情况下写下这封信。如果我去了那里,我的人生恐怕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事实上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正如我刚才说的,我的造船厂已经完蛋了,如果我不能尽快找到一份收入,那么我和我的家人很快就会挨饿。一个溺水的人会绝望的去尝试抓住一根漂浮的稻草,而我现在就是那个溺水者。有办法呢?我除了造船之外几乎都不会,就算我能够改行去当铁匠、木匠之类的工匠,我的年纪也太大了。有句老话说“老狗学不会新把戏”。虽然这话很残酷,但是我也得承认。除了造船之外,我要学一门其他手艺(虽然这些手艺和造船某种程度上类似)实在比较困难。就算我改行,我恐怕也只能去当那种手艺最粗劣,报酬也最微薄的匠人。再说,我确实爱造船这个行业。

  基于这种考虑,我决定去冒一下险。当然,我不能将我的家人一起带上,因为万一这是一个圈套,那么至少只伤害了我一个人……

  (以下是一些被水浸泡后痕迹,墨水被水稀释而使得字迹无法看清。整个日记本的下端都被水打湿过。很明显,得到这个日记本的人并不懂得爱惜它)

  十七日雨

  旅途枯燥、寂寞,而且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不安。我像个年轻人一样带着揣测不安的心情搭上了一支商队的马车。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但这趟旅途实在乏善可陈。

  这支商队是计划要去西瓦尼亚的。不过这并不是因为队伍成员的本意,而是商会高层的要求。没,这支商队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它属于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大商会。因此队伍里人和我一样充满不安和恐惧。现在全世界都已经西瓦尼亚被吸血鬼(大家都管它叫血色公爵,但是这个称呼应该不是它本名)统治着。单单是这一点,就能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畏惧之心。有谁愿意去一个吸血鬼的地盘上送死呢?

  但是商会高层可不这么看。根据我和队伍里雇员闲言碎语交谈中所得到的少量信息,我确定西瓦尼亚有很多独特的特产。这使得那里对商人而言是一个有利可图的地区。再说吸血鬼虽然邪恶的怪物,但并不是完全没有理智的野兽。哪怕是根据教会的记载,在卡莱安中也有大量的人类生活。由此可见,吸血鬼虽然是异类,但它的统治也应该和人类差不多。

  我的这些话安慰了那些倒霉的人。他们和我不一样,并不是走投无路去尝试冒险,而是因为上头逼迫。一位和我比较谈得来的马车夫偷偷的告诉我,商会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有一个传闻,据说好几个商会已经从吸血鬼手里得到了西瓦尼亚做生意的特权。但是考虑到吸血鬼声名狼藉的跋扈和邪恶,商会高层最后决定先派一支小队伍去试试水。而这支商队正是不幸被选上的那一批。对他们来说,能不能做成生意倒还是其次,关键是了解一下西瓦尼亚的整体情况——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和吸血鬼谈一谈。

  我有些意外的,商队的主要货物居然是来自北方的毛皮以及一些金属器皿。

  ……

  二十六日雨

  也许是我之前不说漏了嘴。也可能是梦话或者某次醉酒后信口开河。总之,现在商队里所有的人都了我的来历。有些话越穿越神,到最后不知为何变成了我的某个亲戚在吸血鬼手下效劳。很多人,包括商队的领队,都特意来找我套近乎。虽然我不想欺骗谁。但既然这个误会能让我得到更好的待遇,那么我也没有纠正这个误的必要。

  不过话说,至今我尚不知唐尼到底在那边干。在那封信里,他含糊其辞的提到在西瓦尼亚过得很好,并且决定在那里长期居住下去。从这一点来说,他确实有可能成为了吸血鬼的手下。

  对了,我得提醒,以后一定要注意“吸血鬼”这个称呼。我西瓦尼亚的那一位也不会喜欢这种称呼。不过我有些好奇的居然没人他的真名。吸血鬼肯定有一个本名,但是商队的人却一无所知。他们倒是很多教会的辛秘,其中之一就是统治着西瓦尼亚的吸血鬼已经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吸血鬼了。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教会没有采取果断的措施。因为占据西瓦尼亚就已经是这个吸血鬼的极限,他不可能做出更多的威胁了。

  当然,吸血鬼在之前的战争中打败了王国军队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总之,吸血鬼是那种很难对付,又危险又麻烦的对手,但威胁却很有限。所以不管是谁,都不愿以巨大的伤亡去摧毁一个并无太大威胁却很难对付的敌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我们提及“那个吸血鬼”的时候,所指的就是唯一的那一个,血色公爵。他的本名反而因为不彰了。

  ……

  二十三日晴

  今天,我的长途旅途终于要进入最后一段路了。在出发孩子前,我们已经在米尔城休整了两天。商队的人气色都很好,因为这座城市里打听来的消息都是有利的。我们(因为之前的那个谣言,所以商队的领队邀请我一起)拜访了当地另外一个商会的分部(两个商会有着很不的交情),从那里得到了很多“信得过”的情报。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确定,吸血鬼并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怪物。事实上,吸血鬼是一个十分理性的统治者。关于吸血鬼以西瓦尼亚居民为食的事情是谣言,因为吸血鬼对普通人类的血完全不感兴趣。所以,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哪怕和吸血鬼面对面的谈话也没有被当成午餐的危险。

  吸血鬼只喜欢十二到十七岁的美貌处女的血。除了吻合这个条件人之外,其他人完全可以将吸血鬼当做一个普通领主对待。

  事实上,根据那些商会的人所说,西瓦尼亚现在建设得不。道路宽敞,生活安定,城市繁荣。吸血鬼尽到了一个统治者的职责。但是他们也做出了警告。除非必要,否则我们最好不要去吸血鬼的领地,而应该去他的部下,他所册封的一群领主的领地。因为这些为吸血鬼效力的部下全部是人类。

  我们还从街道上、酒馆里打听到了很多谣言。虽然说关于西瓦尼亚的谣言千头万绪,但是至少能从中归纳出一些共性。至少关于吸血鬼的食物方面说法是很统一的。所有的传说都指出,吸血鬼并不饮用普通人的血。但它在的黑暗城堡中囚禁着几千名少女……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的食物过分充裕了,所以每隔一段,就有一批过了年纪,或者长相不那么出色的女孩被放出城堡。

  第一节日记1

  第一节日记1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