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四十四节尾声

  现在,两军就在卡拉克—格罗姆这一小片城区内对垒。矮人们聚集在地下通道的入口,簇拥着他们的王子,而鼠人们则和矮人正面相对,他们的首领也在他们之中。

  “果然,这里有一个离开的通道。”矮人们清楚的听见那个高大的,长着红色毛皮的鼠人头目用矮人语。要,找到一个懂得鼠人语言的矮人不算太难,因为矮人中有“了解的敌人”的相关传统,而要一个懂得矮人语的鼠人就比较罕见了。鼠人可不是擅长外交的种族,尽管他们其实很擅长各种诡计和权术手腕。

  “难怪城里找不到平民,士兵也远比预料的要少得多,更没遇到多少伤员。”那个鼠人头目说道。霍加王子突然回忆的游侠队长之前的报告,他现在这个对手是谁了。

  “深渊领主艾修鲁法特?!!!”霍加王子咬牙切齿的说出对方的名字。如果托瑞森队长说的没,那么这个鼠人头目就是策划这次战争的源头,至少是之一。

  不过有一点让矮人们迷惑,因为一个大头目在这里,却没有新的鼠人部队继续冲进来。对方就这么多士兵,也没有战兽和那些诡异的魔石武器。

  “你就是霍加王子?”红毛鼠人的目光凝视向王子。在霍加王子听起来,对方的口吻充满了轻蔑和嘲笑。“放心吧,我这边没有援军,起码暂时没有。其他的家伙正在忙着抢地盘或者打扫战场呢。这座城市真的很不。”

  艾修鲁法特说的是事实。眼看着胜利已经确实的到手了,所有的耗子们统统开始打小九九了。卡拉克—格罗姆的地下会修建一座鼠神的神殿——这一点早就在战争筹备之初就已经被确定下来了。而每个鼠人头目,特别是几位深渊领主,全部打着算盘,想要在这里分一杯羹。如能占据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将其作为合法的战利品,那么在未来的魔石分配方面就等于占了一个先手。先别说可以借助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想方设法提高的分配额度,至少也能保证别人无法耍手段占有本应属于的那一份。

  所以战争胜负一定,那些耗子们立刻失去了追击矮人的兴趣,转而率部用最快的速度占据卡拉克—格罗姆的一部分城区了。至于另外那些中小氏族的头目,眼看着胜局已定,此时已经忍受不住黑色饥饿的痛苦,开始扫荡战场。按照嘉莉所说,鼠人这种不怕死的狂热源自他们身体肾上腺素的激增,当战斗暂时平息下来的时候,这些肾上腺素分泌过度的鼠人就必须要进食,否则他们就会遭受一种病态的,被称为“黑色饥饿”的饥饿感的折磨,那是一种无法忍受的痛楚。所以在战斗平息之后鼠人们会立即开始扫荡战场,吃掉那些不管是敌还是友的死者和伤者。

  或许是艾修鲁法特最后这句话勾动了矮人的伤痛。原来两军一直是保持着彼此警惕但没有开战的状态。但是下一瞬间,金属的撞击声和伤员的惨叫声突然打破了这种紧张的平静。没人战斗的第一击是谁发出的,但是转眼之间,两军已经厮杀成一团了。

  战斗血腥、暴力而且残酷。当霍加王子用手中的战斧劈开最后一个敌人的头颅之时,他四周只剩下了一个人。他的巨锤勇士卫队和艾修鲁法特的卫队全部阵亡。四周全部安静下来,只有临死前的哽咽时不时打破这异常的寂静。

  不,应该说还有几个人。鼠人的头目,深渊领主艾修鲁法特远远的站着,他从头到尾一直都没有参与到战斗中。而霍加王子身后,慢慢的站起了几个身影,那是几个轻伤员。

  “趁现在离开吧!”红色毛皮的鼠人说道。“再打下去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你们已经输了,这座城市现在属于我们的了。”

  但是他平静的语气不仅没有说服对方,反而让霍加王子更加暴怒起来。

  “我还没有输!”矮人王子用力抹去头盔上的血迹,那并不是他的血,而是之前被他击毙的鼠人喷在他头上的。他的双手高举着的战斧。“这是我的城市,我绝不会离开这里,把我的领地交给你们这些邪恶的杂碎!”

  “战争本来就是很可怕的事情,根本没有正义邪恶。”如果说霍加王子的话激怒了这个鼠人,至少他声音里没有丝毫表现出来。“或者说,战争不能说明正义邪恶,只能说明谁比较强……”

  “等等,主人,您看到他脚下的了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还想尝试着说服对方放弃。或许这被嘉莉称为虚伪,但虚伪也好,他就觉得应该这么做。但是此时嘉莉却插了进来。

  “?”艾修鲁法特在脑海里反问。霍加王子身边都是倒下的尸体和散乱的武器,看不见其他。不过在嘉莉的指引下,他最后还是看到了王子脚下的一块石头。

  “那是誓言石,主人。”嘉莉解释道。“一块精心雕琢的石头,上面刻上了矮人族的符文……”

  “那有用?”艾修鲁法特问道。虽然说看到那块石头,但是他感觉不到那块石头上有特殊的力量。或许上面有那么一点魔法,但是他很确定那个魔法不会起很大的作用。“你刚才说?符文?”

  “符文是一种特殊的魔法工艺,矮人一族独有的技术。矮人从魔法之风中聚集力量,但却不是用来编织成法术,而是将其固定在物品之上。我们这一次很幸运,因为他们军队里没有多少符文大师,也没有末日铁砧……不过重点不是这个。看到那块石头没有?主人,它或许并无强大的力量,但它却在矮人心中拥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矮人是非常重视荣誉的。当一个矮人出发投入战争的时候,他往往背负的是家族,部落和故乡的荣誉。再加上他个人的荣誉。为了表明的决心,矮人会在出发时随身带一块誓言石。这块石头是拥有者精心雕刻,并庄重地在底座上刻上和家族的名字以证明这是属于的物件。当他们将誓言石丢在脚下的时候,就说明他们将这里视为誓言的终点。因为他是站在誓言石上的人,他的荣耀使他无路可退。”

  “……”艾修鲁法特一时之间沉默了。

  “主人,我们后退,再召集一批部下。”嘉莉建议。“既然这个霍加王子想死,我们就成全他好了。他没几个部下了,而您要找多少兵就有多少兵。”

  艾修鲁法特看着对方,看着这个对他怒目而视的矮人。他嘉莉说的是对的。反正他只要,随便就能拉来一支部队。不管这个霍加王子多么强大,照样可以被人海战术堆死。然后,像其他所有矮人一样,尸体被陷入黑色饥饿的鼠人吃掉。

  “真有趣呢。”艾修鲁法特嘴里发出轻笑,但是却没有回头找人。

  “主人,您……”脑海里,嘉莉发出气结的声音

  “突然之间,我想起自从接受了鼠神的约定之后,好像就没参加过战斗。一直都没有亲自挥舞武器在战场上冲杀。”艾修鲁法特在脑海里里回答道。接着,他上前一步,凋零之剑出现在手中。

  脑海里,嘉莉清晰的叹了一口气。

  “那么让我们来结束这一切吧!”艾修鲁法特大步向前。突然之间,他的身体在变化。赤血盔甲如水一样流动,变回它最初的样子。

  “主人,这样子比较方便你战斗。”嘉莉在脑海里说道。对此艾修鲁法特倒不反对,确实,这一次盔甲变形有些过于臃肿,使得身体有点不太灵活。

  “你不是鼠人?!!”霍加王子瞪着面前的敌人。“你是谁?!”

  “艾修鲁法特。”艾修鲁法特回答道。“血色公爵。”

  “原来你是吸血鬼!!!好吧!如你所愿!”霍加王子发出了一声怒吼,握紧武器。

  ……

  很多矮人所撰写的回忆录中,都有谈及这场最后的战斗。

  刚刚平静下来的空间里再一次响起金属的撞击和战斗呼喊声。作为这场战争的最后一幕,两支军队的统帅进行了一场罕见的一对一的对决。根据目睹这一场决斗的矮人的说法(尽管矮人们普遍有夸大其词的习惯,但这个记载应该是可信的),交战双方厮杀难分难解,战斧和长剑撞击着,摩擦着,简直像掀起一场金属的旋风。

  最后的结果令人遗憾。霍加王子虽然是矮人之中名闻遐迩的大勇士,但最终,血色公爵还是证明了更加强大。

  残存下来的矮人带走了王子的尸体,从卡拉克—格罗姆离开,将这座城市留给了入侵者。他们已经在这里尽力了,所有的巨锤勇士都同他们的王子一起战死在这里。

  这段历史被记录在了仇恨之书上。

  霍加王子是至高王的亲子,他身上流淌的是矮人一族最古老、最高贵也最荣耀的血。霍加王子的战死和卡拉克—格罗姆的失陷不仅是对矮人一族的沉重打击,更是让至高王悲痛欲绝的消息。

  由于在导致卡拉克—格罗姆陷落的战争中对矮人所犯下的累累罪行,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在大仇恨之书上占据了整整十个章节的内容。

  大仇恨之书的每一个字都是至高王用的鲜血写成,每一个字里都凝聚着对至高王对吸血鬼的憎恨和诅咒。正如很多人所的,矮人是一个以顽固和记仇而闻名的种族,他们会永远记得仇恨之书上的每一个记载,并且时刻等待着复仇的机会。没人血色公爵为何突然和鼠人结盟——不过很多人其实对此并不深究。在他们看来,邪恶势力和邪恶势力相互勾结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对于学者们而言,这件事情却很值得商酌。因为这或许意味着,吸血鬼并不是像人们最初预想的那么避世……

  ——摘录自《论吸血鬼》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