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今天开始爆发一下,大家不用看我的声明,只用看系统预告。

  第十三节黑衣

  “……最后,还有最重要的战争的收益!您必须以实际行动,来改变鼠人观念中那种‘矮人很难对付,魔石资源很难获得’的观念。当这三者同时在鼠人社会中发挥作用的时候,将所有的鼠人集合在一面旗帜下,进攻卡拉克—格罗姆就不是梦想了!当然,这最后一点最重要,如果单纯依靠其他两点,您大概只能凑齐一支和上一次一样规模的军队吧。要攻陷一座防御坚固的要塞,那是绝对不够的。”

  “嗯。”艾修鲁法特回答。“最后一点……能成功吗不跳字。

  “主人,关于这一点,有一句人类的名言:‘事实胜于雄辩’。当事实出现的时候,一切语言的反驳都是空虚无力的,一切原先认定的观念都会动摇,续而逆转。当那些鼠辈们看到您获得一场场胜利,轻松得到数之不尽的魔石的时候,他们全部都会蠢蠢欲动!”

  “嗯,那我就继续为这场战争做准备吧。接下来……”艾修鲁法特沉思了一下,“我必须在侦察敌情上面下点功夫了。”他突然想起咪咪噜,咪咪噜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很少为侦察敌情费神。然后他想起远方的城堡,想起生死不明的咪咪噜。尽管嘉莉向他保证,咪咪噜此刻肯定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即使如此,西瓦尼亚的一切都依然让他牵挂。

  他不雪中和依兰的对决后到底过了多少。在那片神秘的虚空之中,以及在这无星无月的地下世界里,艾修鲁法特感觉不到流逝。嘉莉倒是可以推断来到鼠人世界之后的,但是对之前却无能无力。

  艾修鲁法特一点也不想在这个地下世界里呆下去,能早点结束离开再好不过了。

  “侦察敌情……嗯,靠您的这帮子部下可不成”脑海里,嘉莉说道。当然,实际上艾修鲁法特压根就没对这帮子部下抱有希望过。“按照沙卡的说法,埃辛氏族的黑衣刺客是鼠人世界里最好的探子和斥候。但他们也是最危险的刺客和杀手。”

  “看起来,必须……想办法和黑衣刺客们做一次交涉。”艾修鲁法特想了想。沙卡说过,鼠人世界中可没有“先到者得”的概念,而是完全的“价高者得”。只要大笔的钱(或者说魔石)砸下去,让对方的雇佣兵战场倒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黑衣刺客也是一样,刚刚和黑衣刺客达成交易的人,掉过头就被黑衣刺客干掉是常事。一切仅仅因为暗杀目标愿意出更高的价格。

  事实上,根据沙卡所说的,当局势纷乱之际,雇佣黑衣刺客杀掉敌人是一种很常见的事情。和黑衣刺客交涉要干掉某个敌人的时候,劈头就说要暗杀哪个人绝对是菜鸟的做法,老手都会用另外一种说法我用倍价钱买那个想杀我的浑蛋的命!”

  艾修鲁法特一边琢磨着,一边走出门去。他已经为的居处做好了一扇门。这不是普通的门,而鼠人特殊的魔法加固,并且配上的一头专门的守门战兽。和所有来自莫德氏族的战兽一样,这是一只畸形而凶猛的野兽,除了沙卡和艾修鲁法特之外,它会攻击所有胆敢试图进门的人。虽然艾修鲁法特并不认为这一招就能断绝那些有心人的念头,但有防御措施总比没有要强。

  艾修鲁法特走出的居室。几名一直在外面待命的黑皮风暴战士马上跟上来。艾修鲁法特带着这支小队开始一场例行的巡视。

  经过这段,这座鼠人的镇子已经变得相当繁荣。艾修鲁法特不停的从外面购买大量的物资和奴隶,这使得巴库氏族的数量在短内膨胀了好几倍。他听从沙卡的建议,以高价购买那些战争中沦为俘虏的黑皮的精锐风暴战士。并允许让他们加入巴库族。他和莫德氏族做了好几大笔的买卖,购买来了数量众多的战兽。除此之外,他还和史库里氏族做了一些交易,弄来了很多鼠人制造的奇妙战争机械,其中包括毒气弹和喷火器。

  他的买卖在肆无忌惮的越做越大。巴库族现在人口虽然不多,但是却已经变成鼠人氏族中最富庶的那一批。现在,只要是有心人就会得到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那就是巴库族压根就没有这么多的钱。

  在托庇于灰色大先知的时候,巴库族保留下了长积累下来的积蓄。但是艾修鲁法特为了进行和萨卡拉哈氏族的战争,早已经把这些积蓄挥霍一空。之后虽然从萨卡拉哈氏族那里缴获了不少,但是绝无可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购买。

  但是一个不容置辩的事实是——巴库族现在一直都是现金付账,拿出来的魔石都是实打实的,绝无虚假,童叟无欺。

  很多人以为这是因为这是因为巴库族了一条新的小型魔石矿脉——那种延伸到矮人族控制范围之外的矿脉。但是巴库族惊人的购买力很快就证明一条小型矿脉支撑不起如此惊人的挥霍。另外有人认为这是灰色大先知对于巴库族的族长,神选者,深渊领主艾修鲁法特的物资支持,不过这种事情是很容易求证的。艾修鲁法特不仅没有从灰色先知们那里弄到,相反捐赠了不少魔石作为对鼠神的供奉。也就是说这种构思纯属臆测。

  即使在那些“延寿药剂”来源的高层眼里,巴库族如此短内就变得富庶强大也是一种不可理解的事情。特别是巴库族疯狂的购买武备,更是令人难以置信。深渊领主艾修鲁法特的疯狂抢购甚至让战兽的价格暴涨了三成。除非他在进行一场战争,否则他绝不可能需要这么多的战兽,但是问题是,他在和谁交战呢?他为何要进行一场战争呢?

  在鼠人的社会里,从来也不缺少贪婪和觊觎。

  ……

  艾修鲁法特来到小镇的边缘。在这里,原计划制造一个仓库,囤积各类物资。各个地方进展都相当顺利,唯有这个仓库的速度不尽人意。至今连个雏形都没有完成。

  “嗯,主人,看起来这里的地质构造比我们预想的不同。”在艾修鲁法特观察四周的时候,嘉莉说道。“岩层构造复杂,泥土很少,石头很多,而且都是坚硬的花岗岩。”

  这话完全没。艾修鲁法特仔细打量着四周,同时在脑海里考虑着要解决这个小问题。如果这里不能作为仓库,就等于说他必须另外找个地方当仓库。

  负责此地开掘工作的监工长正站在艾修鲁法特的不远处,他低头顺眉,全身都控制不住的微微哆嗦。他很清楚工程进展不尽人意,而在鼠人世界里这等于是死罪。没有人会帮他的,一个监工长的位置虽然不起眼,但至少有一百个鼠人在等着他倒霉然后取代他的位置。

  “这样挖太慢了。”艾修鲁法特低声说了一句。只要肯下工夫,就算花岗岩也能被挖掉,但是他没那么多可以浪费。他转过头,看着负责这里工程进展的监工长,后者早已经没有对奴隶们耀武扬威的气概,而是一副卑躬屈膝到极限的凄惨模样。

  这种表情反而让艾修鲁法特吃了一惊。

  “主人,看来鼠人的世界里真的是强者的天堂呢。”脑海里,嘉莉说道。“把这个家伙给处决掉吧。”

  “为?”

  “因为他没完成工程任务。”嘉莉说道。“这个理由就足够要他的命了。”

  “可是这是因为地质构造的原因不是吗?这一带完全是岩层。”就算是擅长挖掘的鼠人,也没办法在这种条件下按计划挖掘的。

  “主人,这就是您不懂的地方啦。”脑海里,嘉莉说道。“所谓的统治呢,归根结底就是将支配者的意志贯彻下去。但是呢,问题是总是有很多居于中层的人,想法设法的把统治者的意志予以改变和扭曲,转变成一个适合取利的方式。所以统治者最大的工作之一,就是让这些狡猾的家伙不敢或者不能做这种事情。”

  “你的意思是……”

  “您下达的任何命令都必须要完成,一切理由都不是理由。未能完成命令,就是要坚决的予以处罚。虽然说这件事情本身或许不是他的,但是如果您在这件事情上不采取最无情的手段,就意味着给那些心里藏着小九九的人释放了一个信息——他们就可以采取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扭曲您的命令,只要他们能找到一个理由即可。”

  “可是这个……”

  “杀掉他,主人。想要让您的氏族保持高效率,这是您唯一可以做的。”嘉莉说道,不过她似乎意识到艾修鲁法特比较难接受这个,于是口气一改。“当然也可以改用另外一种方式。给他三天,让他赶上进度,而且说清楚未完成任务就是死罪!这样一来的话,应该可以让他死得没有怨言吧。”

  “工程进展的太慢了!”艾修鲁法特对着监工长说道,声音平静。“恐怕你和你的职务并不合适。”

  跟在艾修鲁法特身后的一个黑皮风暴战士听出了他声音里的那份杀意。他抽出了的锯齿长剑,就等着艾修鲁法特一声令下就把这个不合格的监工长就地处决。要,鼠人之中虽然也有“免职”一说,但这样一个小小的监工长也没有资格享受免职留命的待遇。那个监工长在极端的恐惧中跪倒在地。

  “三天。”艾修鲁法特说道。“三天之后,我要看到工程进度符合原本的计划。否则,你就得亲自动手去挖了。”

  风暴战士把剑又收了。那个监工拼命的点头。

  “这样的话,您应该得到了‘仁慈’的美名了吧。”嘉莉在脑海里偷笑道。“当然,在鼠人社会里,这颗不是美名,而是软弱的别称。”

  艾修鲁法特又走访了几个工地。除了仓库之外,其他的位置进展都很快。这主要是因为通过贸易获得了大量的奴隶,在人力方面很充裕。如果一切没弄的话,再有个十几天的,这个地下空穴应该能够被改造成一座鼠人的洞穴城市。

  应该说,能够这个空穴真的有几分运气。想在地下世界里找到一个有水源,有空间,而且大体构造合适的地方可不容易。

  “主人,似乎有在跟着我们呢。”在的路上,嘉莉在脑海里轻声的提醒。

  艾修鲁法特猛的停下脚步,看向侧面。在那里,一块阴影突然分离成了两块。其中的一块悄无声息地闪到了一片乱石之中,转瞬即逝。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