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第八节街垒

  在地下世界,在这个迷宫般复杂的鼠人社会中,一支军队正一条大型通道中待命。

  洞穴里十分黑暗,只有一些天然会发光的苔藓,为这个地下世界提供了一点隐约的照明。当然,生活在地下世界的生物几乎都不需要这么点亮光——长年以来的地下世界生活,使得他们都进化出了在这个黑暗世界活动的本能。他们要么是嗅觉、听觉非常发达,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代替视觉的作用,要么就是进化出了不可思议的黑暗视力。

  鼠人正是这两者的综合体。

  细碎的脚步声响起,接着第一线的士兵看到一个身影急匆匆的从前方奔跑过来。那是一个杂色毛皮的氏族战士,在他跑近的时候,他的同伴纷纷让开路,使得他可以一路畅通无阻的跑到军队将领的面前。统帅这支军队是一个个子非常高大的鼠人,几乎比他的同类高了一倍半,全身上下火红色的毛皮在鼠人群中十分醒目。他的身上,此时正穿戴着污秽的青铜铠甲,手中握持着一把闪耀着魔法能量的巨剑。单单是这两点,就能判断出他是一个鼠人的将军。在鼠人的社会中,将军的职务向来都氏族首领最亲信的部下担任,或者干脆就是族长的兼职。

  “主……主人……敌人……在那里设置好了街垒。”长着杂色毛皮的氏族战士快步的冲到自己的将军面前,用很快的语速汇报道。

  “他们的兵力、将领、还有街垒的防御设施怎么样?”鼠人将军问道。他提出的这个问题其实是很简单的问题,但是却让这个氏族战士一时之间无法回答。

  “你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鼠人将军等了几秒钟却没有得到答案,立刻发怒起来。“我让你担任侦察兵,不是让你看到敌人一眼就跑回来!”

  “主……主人……他们的数量很多……很多!”

  “很多是多少?”

  “比……比我们……还多……”氏族战士胆战心惊的回答道。他听见将军嘴中传出一阵低沉而恼怒的嘶吼。每个鼠人战士都明白一个军阀发怒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氏族战士在恐惧中双腿支持不住身体而跪了下来。他的将军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但最后只是用手一指。

  “去那里,第一排!”

  氏族战士如蒙大赦一样的跑到那个位置——那是全军的第一排。这意味着一旦接战他就得第一个(或者至少是第一批)和敌人面对面的交战。

  如果能雇一帮侦察兵就好了。艾修鲁法特已经从沙卡那里了解到,鼠人之中也有优秀的侦察兵和斥候——而且是可以雇佣的。事实上,在鼠人的社会里,军队就是氏族的一种财产。只要付得起代价,任何一种军队都是可以雇佣的。当然,虽然几乎所有的氏族都愿意把军队出租,但是短视和见利忘义的行为也是常事。只要能超过对手的出价,你就能轻易的让对方的雇佣兵直接在战场上倒戈。

  当然,战兽之类的部队例外。

  这就是艾修鲁法特没有雇佣侦察兵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本来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雇佣侦察兵。他没打算让氏族战士去侦察敌人的详细情况,更不曾想去寻找敌人防线上的弱点。他想要的只有简单的知道敌人的大体情况——那种稍微停下来观察一段时间就能得到的大体情况。这种工作总不用什么专业的技能吧?

  但是情况是,哪怕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氏族战士也不能做好。这些耗子们太过于胆怯,在独自一个的时候,他们只敢攻击那些看起来明显很虚弱或残废的东西,甚至这种情况下,它们也倾向于从后面发动攻击。当敌人看起来比较强的时候,单个的氏族战士基本上是不敢上前动手的,他们只敢潜伏在阴影之中,用小心谨慎而充满恐惧的目光观察敌人。独自去执行侦察一支敌人部队的任务,实在超出了氏族鼠勇气的极限了。

  艾修鲁法特现在可以认定,只有当氏族战士拥有足够庞大的数量的时候,他们才有足够的勇气加入一场持久的战斗。

  不过至少,这个怯懦无能的部下带来了一个有用的信息——敌人已经在前方筑起了街垒。

  地下世界的战斗和地表世界不同。这是因为交战双方都只能在鼠人挖掘出的通道中作战,例如迂回、包抄之类的战术可谓完全不可行。在战场上临时构建工事却成为一种很有可取之处的作战思路。当然,站在客观的角度来说,街垒的防御力也并不完美。在地表的战场上,当一支军队占据了例如城墙、营寨、栅栏等等战斗工事的时候,他们总是很容易在战斗中取得上风。这是因为他们的远程部队可以充分利用这种有效的地形,在敌人被工事阻滞行动的时候给他们很大的杀伤。但是在地下世界里,街垒的意义远没有地表的栅栏那么大,因为普通的鼠人士兵并没有装备弓箭。他们有的只有简单的投石器,射程很近。

  当然了,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当你在一个洞穴里,特别是比较狭窄的隧道时,弓箭这种东西确实很不靠谱。而且好的弓箭不管是制造还是维护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特别是在潮湿阴暗的地下世界里),所以鼠人们压根不使用这种武器。

  萨卡拉哈氏族的反应远比预想的要快。艾修鲁法特相信他们已经知道巴库族要对他们发动进攻的消息了,至少是他们猜测出了巴库族的行动。氏族之间的战争是鼠人社会中的常态,也是鼠神所承认的淘汰弱者的方式。因此每个氏族都高度警惕着同胞的袭击。他们已经在巴库族前方筑造起了街垒准备战斗。毫无疑问,他们也一定调集了相当数量的军队。不过艾修鲁法特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全军出击。

  地下世界的环境决定了这场战斗就是一场单纯的正面战斗,没有投机取巧的可能性。

  “进攻!”艾修鲁法特对着身边的部队下令。不管萨卡拉哈氏族选择出动一支部队来防御,亦或者全军进攻,结果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此时,在街垒的位置,思科瑞特族长正在那里听着部下带来的情况汇报。

  “该……该死的巴库族果然想回来!”他已经知道了敌军已经抵达前方,而且随时可能发动进攻。不过他并没有太紧张。现在的巴库族已经今非昔比,很多人都知道巴库族的主力已经覆灭。

  事实上,萨卡拉哈氏族却接收巴库族原先地盘的时候,本来就打算将这个衰弱的氏族一网打尽的。不过巴库族在关键时刻表现得很出色,逃跑飞快,让萨卡拉哈氏族追之不及。等到他们打听到残存的巴库族成员所在地的时候,灰色大先知又出面为这个悲剧的氏族提供了保护。所以这件事情也只好算了。思科瑞特族长至今有点遗憾。但是现在这个机会突然又送上了门。听说巴库族突然来了一个新的族长,而且那位族长是一个突然出现的深渊领主,鼠人社会最高层的统治机构,深渊议会的成员之一。

  但是不管新族长是哪根葱,这改变不了巴库族虚弱的本质。在确定巴库族即将向萨卡拉哈氏族发动进攻的时候,思科瑞特族长还真的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他本来以为这是灰色先知的计划,但是却又得知灰色先知对此不闻不问——就和鼠人社会中所有的内战一样,灰色先知们从不插手,因为这种战斗是鼠神所允许的,是鼠人们淘汰族类中的弱者的一种方式。

  思科瑞特族长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立刻组织部队准备消灭这个已经衰弱得不堪一击的敌对氏族。

  “他们就要进攻了么?很好……很好……”思科瑞特族长用手摸着自己嘴边又长又硬的胡子。“把奴隶们派上去,快!快!”

  伴随着皮鞭的呼啸,几队奴隶们被放了出来。这些悲惨的鼠人奴隶瘦小的身体上鞭痕累累,孱弱的脖子上套着代表他们低贱身份的沉重项圈。他们在皮鞭的驱使下混乱地涌向前方,生锈的锁链在地上拖行的摩擦声顿时在宽大隧道中回荡起来。

  现在,奴隶们在皮鞭的控制下,于街垒之前列成了第一道战线。在他们身后,一群装备着特殊武器的鼠人士兵爬到了街垒的高处。如果有一个人类在场,他一定会惊讶的认出这些鼠人所使用的武器正是人类世界中常见的滑膛火枪。不过这些武器可不是通过交易或抢劫从人类士兵手中缴获的,而是鼠人们使用他们魔石的工艺所制造的魔石滑膛枪。实际上,除了外形之外,这种武器和人类的枪械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这种武器是使用魔石而非火药作为驱动子弹的能量。人类的火枪其实很难在地下世界里使用,单单是火药发射产生的硝烟就是一个大问题。在地下世界里,硝烟可是很难散去的。

  巴库氏族发动进攻了。密集的脚步声和喊杀声从隧道尽头传来。接着,思科瑞特族长看到敌对的鼠人从阴暗的隧道中蜂拥而出,朝着这边扑来。

  族长马上对属下下了命令。他的部下们立刻挥动鞭子,鼠人奴隶在皮鞭的威逼下挪动到敌人的攻势之前。同时,高处的滑膛枪手开始射击了。第一波齐射就起了良好的作用,魔石子弹的强大力量能直接侵蚀中弹者的生命。被子弹打中鼠人们随即纷纷倒地,抽搐着,痛苦地死去。在枪手填弹的时候,两军已经开始接触,奴隶们被进攻的鼠人砍瓜切菜似地剁翻在地。许多奴隶在恐惧中试图逃跑,但从后方赶来的鼠人们又用武器和皮鞭阻止了他们的后退,使得他们成为很好的肉盾,挡住了巴库族的进攻。

  枪手们压根不在乎奴隶的死伤。这些鼠人们的射击如果误中奴隶,那只会引起一场幸灾乐祸的大笑。枪声不断。隧道中的鼠人十分密集,使得子弹想不打中都很困难。只是很小的一会功夫,巴库族的进攻部队就蒙受了巨大伤亡,而且开始后退。

  “追击!”思科瑞特族长眼见时机已到,立刻对着部下下令。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