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在刺客刺出这一击的时候,毯子突然飞了起来。但是刺客依然向前直刺,他清楚的感觉到的刀锋穿过了毯子,刺中了。凭借无数锻炼的手感经验,他认为刺到了艾修鲁法特的王子的腿或者手。

  也许他应该立刻撤退。但是刺客作为杀戮的艺术家,在没有确保的作品完成之前,是不应该撤退的。他向后退去,同时匕首乱舞,试图遮挡对方的反击。但艾修鲁法特王子的攻击却来自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客被一记扫堂腿踢得失去平衡,在他意识到低估了对手的时候,艾修鲁法特王子已经冲上来,并且扭住了他握着匕首的右手手腕。

  但是刺客对这种场面至少有一百次经验。在王子来不及进一步行动的时候,他的左手如变魔术一样出现了另外一把匕首。利刃划过空气,王子侧首避开了这一击,同时手继续扭着他的手腕。腕力大得让刺客都有些惊讶。王子在试图直接扭断他的手腕。

  但是一个黑暗精灵的刺客可不是靠蛮力就能压倒的对手。事实上,在有志于此道的黑暗精灵踏入杀戮之道的试炼之中,他们经常会遇到一个经典的考题:把一个信仰邪神的强壮野蛮人放在荒野之上,给他一把武器,然后让一名刺客学徒使用一把匕首去追杀他,只有一个晚上。如果一个刺客不能以的敏捷和技巧压制蛮力,那么他的前途和他的生命就到此为止——绝大部分刺客导师都认为这个考题非常好,能够迅速有效的淘汰掉那些缺乏天赋的学生,使得他们不必浪费教导一个笨蛋。

  刺客巧妙的扭动着手腕。他的手如同一头滑溜的鱼一样在对方掌中滑动,虽然他无法挣脱,但是王子也找不到着力点。王子的腕力惊人,但这种情况下也没有用武之地。与此同时,他左手的匕首一次次发动了攻击,想要确切的刺中一点。

  让刺客惊讶的时候,王子居然在这种条件下避开了他的每一击。但是或许是无法持续下去了,王子收回了手,使得刺客右手挣脱出来。刺客缩回略有麻木的右手,他突然之间意识到某些地方不对劲。

  刚才对峙了这么久,王子居然没有呼救?还有这个毒……诚然由于体质因素,不同的人对于毒素的抵抗能力差别很大。但是王子居然一点也没有出现……中毒的反应?

  短暂的愕造成了致命的结果。王子从正面扑了,刺客双刃出击,而艾修鲁法特王子居然以不可思议的敏捷准确的同时握住了他的双手,两人的身体撞在一起,王子以更为优势的体重在正面冲击中占了上风,将他压在地上。

  一瞬间,双方面对面贴身。刺客正想利用身体的技巧摆脱这种不利,但是他眼睛看到的突然将他早已经忘却——甚至他认为已经彻底消失——的恐惧唤回了他的内心。艾修鲁法特王子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在笑。一对尖利的獠牙从王子的唇下伸了出来。

  “初次见面就是诀别,真的很遗憾。”他听见这个绝对不是一个亚苏尔的生物笑着低语。

  “你……”刺客在恐惧中甚至忘记了的挣扎,“你不是亚苏尔”。他想这么说,但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他曾以猎手的身份,以无数次的经验,锤炼出的杀戮艺术,但是这一次他成了猎物。在他能够喊出更多的声音之前,他感觉到这个不知名的生物咬住了他的喉咙,皮肤、肌肉、血管被獠牙狂暴的撕开。

  然后他听见的鲜血不断涌出身体的声音。

  “有刺客!”在距离王子帐篷不远的地方,有人发出了一声高喊。这是巡逻的哨兵了死去的卫兵。或者具体点说,他们了被丢在地上的长矛,然后顺藤摸瓜的找到了被藏起来的尸体。任何一个精灵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就到底发生了。

  领头的那位队长意识到情况不妙,他三步并做两步冲向王子的起居帐篷,一把掀起门帘。然后他看到王子此刻正站在帐篷中央,身上血迹斑斑。而在旁边的一个角落里,躺着一具穿着黑色潜行服的尸体。

  “王子……”那位队长愣了楞。

  “杜鲁齐们派来了一个刺客来杀我。”艾修鲁法特王子看了一眼外面的队长,很平静的回答道。

  刚才那一声“有刺客”的高呼效果还在持续发酵,更多的人正在朝这边跑。在那个队长检查着尸体的时候,艾修鲁法特有些惊讶的看到凯伊居然从帐篷的帘门中冲进来,穿着盔甲。他记得凯伊应该在伤兵营那里的,而且她的伤势还不能穿盔甲。

  “王子,你没事吧。”凯伊急切的问道。

  “没事。”艾修鲁法特回答。在脑海里,他听见嘉莉用轻笑的声音说道,“不但没事,反而更好了呢。”

  凯伊从地上捡起刺客遗落的匕首,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有毒!”她马上下了结论,然后扭头看向王子。“王子,你有被伤到吗不跳字。“一点也没有。”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不过我的毯子玩完了。”他有些遗憾的看着那张被刺客的匕首弄出多个大窟窿的毯子。哪怕以人类的角度而言,这条毯子也不能用了。

  凯伊走,翻过刺客的尸体。刺客的致命伤是在喉咙之上,被扯开喉咙。这不是利刃的效果,因为有些部分是切开,有些部分是被暴力撕扯开,看起来就像被一头不小的野兽给咬中了喉咙一样。凯伊觉得造成这种伤口的武器应该是一块不大不小的扁平石头,边缘锋利而形状不规则。唯一有些奇怪的是虽然是很严重的伤势,但是血流出来的似乎不是很多。

  艾修鲁法特王子的脸上、胸襟上,也沾染了少量的血。结合刺客尸体的状态,能够想象双方进行了一场贴身扭打。

  更多的士兵赶来了。不过实际上正如这个局面一样,他们已经没好做的了。凯伊下令把刺客的尸体带去给阴影战士们辨认,因为阴影战士和黑暗精灵的刺客之间有着很深的了解——也有很深的仇恨——或许他们会这个刺客名字是谁,来自何方。

  这个动乱终于平息下去了。很快,艾修鲁法特又只剩下一个人。

  “嘉莉……我不是必须喝人血的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在脑海里悄声的问。刚才他的这种做法,与其说是蓄意为之,不如说是出自一股难以遏制的冲动。他只是下意识的这么做了。

  “这个,主人,好像我说过,您对鲜血的渴望是出自心理因素。”嘉莉回答道。“只要您内心认同了,那么就没问题了。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种族,只要您的内心中将其视作和人类本质没啥区别,那么您就可以饮用他们的鲜血得到心理的满足。”

  “你的意思是……”

  “没,主人,我的意思是,您要是打算喝点牲畜的血满足,那是不可能的。其他种族的血确实可以满足您,但是必须是您内心也认同的,和人类没有本质区别的智慧生物。您是不可能欺骗的内心的。如果您想要杀一只家畜,或者捕猎一只野兽,试图饮用它们的血,那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我懂你的意思了。”艾修鲁法特平静的回答。

  “最好的方式呢,是绯之前的做法。如果您有一个完整的后宫,十几名左右的妻子,就可以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过得很好了。”

  “两个就已经很麻烦了。”艾修鲁法特在心里回答。他在旅途之中听过很多此类三妻四妾的贵族风流故事,其中包括诸多的外遇、嫉妒、争宠、诡计之类。这些事情当做故事听听那是很不的,要是发生身上就不是快乐的事情了。艾修鲁法特并没有和这么多女性共处的信心。

  “您低估了您的魅力,”嘉莉的声音听都是在笑。“其实事情没那么糟糕。其实在卡莱安的时候,琴心大人可是一直不缺乏追求者的哦。话说,您注意到凯伊了吗不跳字。

  “凯伊?”

  “至今为止,好像每一次凯伊都把包裹得很严实呢。除了第一次之外,她一直穿着盔甲。”

  “这有奇怪的?”艾修鲁法特反问。“在军队里,穿盔甲不是很正常的吗?至于严实不严实……她是个女性。”最后,她刚才出现的时候穿着盔甲……这应该理解为她身为战士的自尊和骄傲吧。

  “不对的,主人。哎,您对女性实在太温柔,也太宽容了。这是您优点,但是也是一个缺点。不过目前我们情报不足,我并不能确定。”

  ……

  女巫清楚的注意到了军营内部的骚动。在原本平静的军营里,火光突然开始多起来,而且迅速的朝一个位置聚集。看起来是刺客的失误导致了这场骚动。

  一场顺利的刺杀是不会产生任何多余的动静的。对于将杀戮视为艺术的刺客们而言,一场真正的完美刺杀没有任何多余的。一直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对一切一无所知的士兵才会他们的统帅迟迟没有起身,然后在他们试图叫醒他的时候,才后者已经永远不会动了。这才是一种艺术,一种刺客所向往的至高境界。事实上,在女巫们的眼里,刺客们都是怪胎。他们放弃了对亚苏尔的仇恨,反而去追求“艺术”之类的虚无缥缈的玩意。

  女巫也听说过一些刺客的教导。例如“要平静,心头不可有任何波澜”“抛开仇恨,你的焦躁会出卖你的”之类的。简直狗屁不通。每个女巫都,仇恨之中才有至高的力量。要不是刺客的“艺术”对于黑暗精灵而言确实有其可取之处,或许不需要其他人动手,女巫们就会把刺客连根拔起。

  如果那个白痴没有死,那他也应该了。女巫琢磨着。军营里的骚动停止了,一切重新恢复原状……亚苏尔们没有进行搜捕,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个牛皮大王挂掉了。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