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时间:2012-07-03

  第一节囚徒

  正如所有人所知道,吸血鬼是一种需要饮用活人的鲜血,让自己不老不死的怪物。很多人认为他们是不死生物,是一具腐尸,只不过其自身的强大意志与黑魔法的魔力使其再度生活起来。这种说法源自吸血鬼既没有呼吸(这一点还有质疑),也没有心跳。但也有人认为,吸血鬼是一种活物,是在人类的基础上进一步予以改变提高的魔法生物。对这种看法的最主要依据就是吸血鬼可以和人类(或者是精灵?)发生两性关系。

  不过这个问题似乎是无解的,因为如今的我们,已经几乎不可能去捕捉一个吸血鬼并进行详细分析了。当然,去找一个吸血鬼咨询同样荒谬异常。

  每当我们以较严肃的态度讨论吸血鬼起源的时候,我们最后总是要面对一个无法逃避的话题——黑暗之城卡莱安,吸血鬼的国度。在这个被沙漠隔离,远离其他国度的地方,吸血鬼是贵族和统治者,人类则是平民和受支配者,黑魔法盛行。这或许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吸血鬼对血的需求,远不如我们估计的那么多。卡莱安从未出现活人濒临灭绝的情况。

  而卡莱安的吸血鬼的产生也没有任何异议。所有的吸血鬼都来自他们的首领,惊怖女王琴心。琴心女王可以过一种被称为“血吻”方式,把普通人类变成吸血鬼。只有最优秀,最出众的人才配有这份殊荣,才能被赐予这份被诅咒的永生。

  而自琴心女王衍生出的吸血鬼中,也分为高等吸血鬼和低等吸血鬼。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支配后者。当然,为什么同样的方式会出现这种差别,我们还不得而知,唯一的猜测是可能和被转换者的体质有关,又或者这是两种不同的方式。

  但是琴心究竟从何而来?为何会成为卡莱安的女王呢?相关的记载早已经佚失在历史中,只有少数宗卷里留下的只言片语,一鳞半爪。当然,这些文献大多无从可考,并且在内容更是漏洞百出,彼此矛盾。

  根据这些记载,我们能半猜测半估计的推断出一个吸血鬼起源的故事,一个类似神话的故事。

  早在远古时代,生活在卡莱安的卡贝德人(?),被野蛮的邻居荒漠人(?)所征服奴役。尽管这些被压迫者不止一次的发动反抗,但最终,这些反抗还是遭到了镇压。他们所发动的最大,也是最后一次起义也是同样的结果。

  这次起义的最后,起义者被围困在某个沙漠边缘的城堡里,其中包括众多妇女儿童。这些人要求投降,但是却遭到冷酷的拒绝。因为这些奴隶主也已经厌烦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起义了。他们决心给这些胆敢起来反抗的胆大妄为者一个彻底的教训。

  这些不幸的人陷入绝望之中,敌人已经截断了水源,末日已经为期不远。这种彻底的绝望让他们涌起了空前的仇恨。他们不再渴望自己的安危,不指望自己能得救,而只希望严厉惩罚这些残忍的敌人。最终,他们启动了一个古老的,来源不明的(而且毫无疑问从未执行过的)血腥仪式。

  他们挑选出了一千名牺牲者并执行血祭,所有的牺牲品都由最爱他们的人亲手杀死。牺牲品奉献出鲜血和绝望,而执行者奉献出眼泪和痛苦。他们中的祭司在这一片血泪之中向着冥冥苍穹祈祷,呼唤那些不知名的邪恶力量关注。当这个仪式进行到高潮的时候,憎恨和痛苦的力量直接撕裂开了这个世界。

  人们看到红色的庞大火球掠过天空,自苍穹彼方陨落,直接撞击在卡莱安的大地之上。一阵足以让所有的人都摔倒的地动山摇之后,这些不幸者们发现城堡外的敌军已经消失了。在敌军营地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刚才火球就撞击在这里。

  琴心,吸血鬼的女王,黑魔法之源,从深坑中走出来,以绝对恐怖的姿态站在这片大地之上,接受卡贝德人的叩头臣服。

  ———————载录自《论吸血鬼》

  剑光飞扬。

  刀疤侧过身子,闪开第一下攻击,然后用盾牌挡下第二、第三下。对方因为用力过猛而产生了一个大破绽。如果他乘隙攻击,应该可以一击打倒对方。

  但刀疤没有攻击。他只是向后退去,用盾牌谨慎的护住身体。

  又是一轮攻击、防御和闪避。刀疤缓步后退,绕着圈子,只有在最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出剑反击,迫退对手。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让角斗场上嘘声四起。很明显,观众们对于这场漫长、无聊、双方都畏畏缩缩,缺乏激情的战斗已经完全丧失了兴趣。

  铃声响了起来,这是终止角斗的信号。刀疤向后跳开,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到足够大。

  他回头看了看出入口,原先紧锁的大门正在缓缓开启。这场战斗确实结束了。两个对手各自后退,从不同的出入口离开了角斗场。

  当他走进出入口的时候,他终于松下一口气。他又一次赌赢了。

  两个人类的看守走过来,从他手中取走长剑和盾牌。然后他沿着长长的通道走向另外一端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十来名角斗士们或坐或卧。休息室开着一条狭长的观察窗,让里面休息的角斗士也可以看到角斗场上的战斗情况。所以等刀疤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所有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你本来能打赢的。”有人这么说道。“你有好几次很好的机会。”

  “但我没能把握住,对方的实力很强,不容忽视。”

  “还好啦,两个都以防御为主的人碰到一起,就会变成这样。”有人替他开脱道。

  “下一场,八人的群体战!”看守在休息室外面喊了一声。于是绝大部分人都走了出去。整个休息室转眼之间,就只剩下了三个人了。

  “你能赢的,为什么不赢?”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另外一个人开口。

  刀疤看了对方一眼,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事实上,一年以来,每天都有熟悉的面孔消逝,陌生的面孔加入。一开始大都是普通士兵,但现在真正的骑士也多起来。从这些新面孔透露出的只言片语里,大家知道了战争还在继续。而且,卡莱安赢得了不止一次的战斗。

  “没有意义。”刀疤回答。

  每天的角斗节目都是固定的,第一场是人和野兽,第二、三、四场是一对一的单打独斗。最后一场是群体格斗。胜者生,及时受伤也会得到照料,败者死,哪怕还有一口气也会被直接宰掉。

  但是刀疤知道,在本质上,卡莱安的观众们要看到的是热血激战的角斗本身,而非角斗士的死活。事实上,后者从来不是关心的内容。当出现那种耗时长久,毫无激情的战斗之时,角斗场的铃声就会响起,终结这场糟糕的比赛。

  那张陌生面孔微笑了一下。

  “你叫刀疤?好像他们都这样叫你。”

  刀疤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这句话似乎碰触到他心中某个伤痛。当初他刚来这里的时候,罪兵小队里还有一半人活着。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了,还有那已经被所有人认同的名字“刀疤”。那个老头随口起的绰号,现在成了他唯一的名字。

  “我叫雷斯,”那个人不以为忤。“瑞恩王国的骑士,或者说,曾经是瑞恩的骑士。我看得出来,你也是瑞恩人,嗯……该不会你也是个骑士吧?”

  刀疤还是没有回答,只是扭头看向观察窗外。现在,两队角斗士正走进角斗场,准备为他们的生命而战。

  “我是四个月前被俘的……然后被送到这里来了。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两年。”

  “看来你真的是个不爱说话的人。”

  “也许吧。”

  “真不懂这些吸血鬼到底在想什么……”雷斯也看向角斗场,两队角斗士正谨慎的一边彼此打量一边接近。

  很少有人能理解吸血鬼这种做法的目的。吸血鬼对拷问、审讯、索要赎金之类都不感兴趣,相反喜欢让俘虏们进行血腥角斗以取乐。在传说中,吸血鬼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吸食活人的鲜血,而这种行为却没有在俘虏身上发生。

  “你还没告诉我,你刚才为什么不把你的对手杀了呢?”雷斯走到刀疤的身后,轻声的问。“我知道那个人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杀死他没有任何意义。”刀疤最后终于回答道。“杀死他改变不了任何东西,我还是囚徒,几天以后还是要重新和另外一个人进行角斗。”

  “我应该说你是愚蠢呢,还是你太有信心了?你的对手可不是这么想的。”雷斯的手指朝窗外一指。“看到那里了吗不跳字。

  他所指的不是正在进行试探的角斗士们,而是角斗场边上一个角落。这个角斗场可不是在平地上围起来的。详细一点来说,这儿角斗场由坐落在水上的四块八角形平台构成,平台之间用用桥梁沟通。当然,角斗场四周水池里可不是水,而是咕噜咕噜冒着绿泡的酸液。

  雷斯所指的位置,正是角斗场正中的一个突出的观赏阳台,一个独一无二的建筑。在这个阳台上,可以用最佳角度观赏角斗表演。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