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3-06-11

  “……我,阿拉瑟特,在此记下这段海上的旅程。我将记下这段私人日记,并将其作为这篇记载的第一章……”

  “……舰队遇到风暴是第十天的……这场风暴来的十分迅猛。在它到来之前,远征军的舰队已经风平浪静的航行了一个星期,一直乘着一股和缓的西南风向前。又快速,又稳当,就连最有经验的水手都承认交上了好运。特别要注明的是,我们并不是沿着正常的航线前进,艾修鲁法特王子在第二天就要求改变方向。尽管王子看起来对海上的事情所知不多(他对于海上的风光就如同我一样好奇),但是他却强调在干。他说一条航路——虽然哪怕最有经验的船长也不他所说的航路。但是最后,王子用权威强行要求其他人服从。”

  “我要详细描写一下风暴的具体情况。首先是看到远方升起了一些云——那是很远的位置,如果是以陆地上的经验,那是压根不值得关心的事情。但是在海上就不一样了。我问了一下船长和几个水手,他们的回答惊人的一致:‘那些云升起的太快了,不像是过客。要是它们不预报灾祸,就不会那么黑了。’”

  “水手们很快就采取了行动以防万一。很快,船员们开始松主帆,其他船只也都是一样。那可是千钧一发,因为舰队刚刚作出这个举动,狂风就赶了上来。一艘动作稍慢的船开始倾斜起来,不过幸好还来得及。至少那艘船还是及时的恢复了平衡。风进一步变大起来,艾修鲁法特王子下令舰队扯落所有的帆——顶帆、尾帆无一例外。我们将船尾对准了风头,顺风奔走,光着桅杆飞驶。”

  “这个时候,天地之间已经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太阳此时已经完全看不见,四周黑得像午夜一样。巨大的雨点砸得脸上生疼。就连原本看上去无所不能的大/法师们也似乎变得脆弱和无助。他们竭力施法保护我们的船,但是至少在我看来收效不大。王子殿下站在甲板之上,在风雨之中指挥。他让所有不懂航海的人全部进船舱,以免碍事。必须要说,这个命令我是欢迎的。而且水手们也很镇定,看起来这些让我感到害怕的对于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了。想通了这一点,我原先的疑虑和恐惧也就消除了。因为疲惫不堪,所以我很快在的房间里睡着了,虽然船摇得像矮人的蒸汽机一样的疯狂。”

  “等到我一觉醒来,海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王子殿下正在让星龙出发,清点舰队的情况。龙在海上的价值此时充分表现了出来,靠着天上飞行的使者,舰队很快就重新聚拢。幸运的是,我们没有在风暴中遭到任何大的损失——事实上,还有收获。一艘我们邪恶表亲的运输船只也被卷入了风暴,而且居然鬼使神差的和我们的舰队混在了一起。”

  “不等王子下令,六艘战舰如排山倒海一样压到了那艘船上,我看到船只紧紧的挨在一起,而一群剑圣第一批跳过船舷发动了接舷战。我们邪恶的表亲的抵抗软弱无力,我们在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占领了这艘船。当我和王子也上了那艘船的时候,战斗已经完全结束。很明显,船上发生了瘟疫,那些被杀死的杜鲁齐早已经被疾病折磨得毫无反抗之力。在我进入船舱的时候,一股难以名状的臭气在船上弥漫着……当我向王子警告疾病的危险后,他下令所有的士兵都离开这艘船,而只带着少数几个部下搜索船舱。”

  “在船舱内部,我看到奴隶牢房里有很多鼠人的尸体。就情况看来,这些鼠人无疑是被杜鲁齐掳掠来的奴隶。但是他们也毫无疑问正是这场瘟疫的来源。因为担心疾病的缘故,我们只是粗粗看了一圈,确认这里发生了之后就离开了。唯有艾修鲁法特王子却从鼠人的尸体之中找到了一个奇怪的雕像。那个雕像是一头老鼠的半身像,但是老鼠的头上却长着怪异而且不对称的角。”

  “王子问我们这个雕像到底是。最后的结论这应该是鼠人的神。这些被俘虏的鼠人死之前正在祈祷他们他们神明的庇佑。讨论就到此为止,反正我们也不是很关心这里到底发生了。鼠人对我们亚苏尔一族而言是充满各种谜团而且丑陋邪恶的一族,我们和这个种族所有接触(大部分都是探险小分队的接触)最后都以剑和火收场,所以我们对于这件事情并无任何不安和怜悯。至少对我个人而言,我是十分乐见其成的。”

  “之后,王子下令将这艘船烧毁,以免瘟疫传播。不过他却保留下了那个鼠神塑像。我这应该是一种好奇心或者探索精神的体现。当然,这件事情微不足道——亚苏焉在上,要在这趟乏味枯燥的航程里找点来写实在是太难了,我不得不记下所有零星而且毫无意义的事情以作为日记的内容。”

  “……不管说,这趟让人感到乏味无聊的航程最终还是结束了。前方已经出现了陆地。出于谨慎,我们花一两天暂时停泊,并且向岸上派出了斥候。斥候的报告确认了这里确实是纳伽罗斯没。王子殿下的航路是正确的,我们现在处于纳伽罗斯的沿海,位于我们邪恶表亲的领土南方。这里是一片荒野,而且是一个天然的深水港,我们可以平安的登陆……分遣舰队带来了消息,王子所指引的位置是附近唯一可以登陆的地点。无论是向北还是向南,要么就是水深有问题,要么就是礁石和乱流形成天然障碍。我不王子为这条航路,这个天然码头。今天很多船长都在背后窃窃私语的讨论这件事情,他们看着王子的背影,声音里不自觉的多上了几分敬畏。”

  “抛开这趟航行的顺风、顺流之类因素不谈,单单这个登陆点的选择就让远征军避免了最大的危险。我们邪恶的表亲完全没有预料到我们会来到这里,因此附近没有部署任何防御力量。就算他们有少量斥候在附近并了我们,也来不及通知大部队来阻止我们了。”

  “……我们仅仅花了半天就完成了登陆……王子召开了一个简单的军事会议,讨论下一步的行动。因为这场漫长的旅途,所以加尔斯提议休整几天恢复体力后再出发。凯伊则反唇相讥,说这完全是给我们邪恶表亲准备的,眼下出其不意的突袭才是最重要的。不过最后王子还是接受了加尔斯的建议,因为他指出,经过这样的旅途后,战马已经筋疲力尽,不适合急行军或者立刻投入战斗了。没有战马的帮助,我军的战力将大幅度下降。同时我军和安佛格利斯之间距离较远,长途奔袭不是一个好选择。”

  “……对我来说,我无聊乏味的第一章终于宣告结束,战争马上要开始了。”

  ——摘录自《长征记第一章:海上远航》

  此时白昼已尽,夜晚降临。天地之间已经被夜的披风所笼罩。

  安佛格利斯,黑暗精灵一族最南方的城镇,此时已经归入沉寂。以黑暗精灵的标准而言,安佛格利斯只算得上是一座小城。这座城市位于沿海,是一座港口城市,作为奴隶贸易的转运站而兴盛。所谓的奴隶贸易转运站,其实就是在这里对掳掠来的各种俘虏进行分类,然后分送到不同地方。近来已经有一些家族的代理人来到安佛格利斯,直接在这里进行奴隶的挑选,这预示着这里似乎有发展成一个大规模奴隶市场的可能。整体而言,这座城市就是一个巨大的奴隶营地,黑暗精灵们用枷锁、皮鞭、刀剑、魔法还有最重要的——对死亡的恐惧组成了铁腕,牢牢的支配了这片土地。

  然而今夜,事情似乎有点不同寻常。安佛格利斯的统治者,梅格林领主已经接到了最新的情报。这几天以来,他有一支巡逻部队在南方土地上进行例行巡逻(并且寻找可以利用的资源)时,失去了联络。出于一个领主谨慎的心理,他又派出了三支精干的斥候队伍。如今,其中一队斥候带来了相关消息。实际上,这件事情虽然虽然出乎意料之外,但却在情理之中——在白河的南部,了亚苏尔们的军队。

  梅格林领主早已经了远征军的事情。虽然此时已经是晚上,但这并不影响他用最快的速度召集手下的将官,分析判断眼前的局势。

  “这是从海上传来的最新消息,我们在海上截击敌人舰队的计划没有成功。所以,毫无疑问,我们愚蠢的表亲已经幸运的躲开了我们的拦截,并在我们南方登陆了。”梅格林领主看了看部下们。“我们有一支南下的巡逻小部队在五天前失去了联络……嗯,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他们遇到了。艾修鲁法特王子的远征军居然在那里登陆了。”

  “艾修鲁法特王子的远征军?”一个黑暗精灵的军官用疑惑的表情看了看的同伴。看起来他是那种消息不灵通的类型,

  “是的,一个不从哪里蹦出来的王子,带着一支七拼八凑出来的军队,从我们南方一个鸟不拉屎敌的地方登陆了。或许这对我们是个好消息……”他的一个消息灵通的同伴咯咯笑着回答道。

  “你们有谁对这个艾修鲁法特王子有所了解的吗不跳字。梅格林领主问道。以精灵的标准来说,梅格林领主是一个高大、强壮而且面目凶狠的领主。不过就实际而言,他属于那种平凡无奇型的贵族——既没有特别出名的战绩,也没有令人过目不忘的事迹。硬要说他有与众不同点的话,那大概只有兴趣方面了。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将那些胆敢反抗的俘虏抓起来,当众放在火架上活活的烤熟,然后喂给野兽。

  “这位王子似乎很神秘,”刚才那个消息灵通的军官回答。“只有少数的几个传闻。据说他曾经独自去人类的国度旅行……不过我听说他骁勇善战,之前在战场上一对一的杀死了卡鲁夫领主。”

  “卡鲁夫……为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梅格林领主皱了皱眉头,这个动作让他额头出现了一条充满恶毒的皱纹。和人类类似,对黑暗精灵来说,知晓国内各地领主们的相关情况(实际上还有神武精灵的贵族情况)是一个贵族最基本的知识。

  “阁下,他是巫王陛下临战提拔起来的贵族。我记得之前是一个普通的军官,但是自愿执行一个危险的行动而被提拔为贵族。根据来自我们愚蠢表亲的消息,这位卡鲁夫领主在战场之上和艾修鲁法特王子对上了,然后在一对一的决斗中被艾修鲁法特王子所杀。他的军队和他行动也就此灰飞烟灭,巫王还对此发了一阵子脾气。”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