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3-06-08

  “现在您可能明白了,为何战斗对我等而言仅是阶梯,而非终点。”

  说完这句话,芬罗德第一次冲了上来,巨剑挥舞。艾修鲁法特本想挥剑挡下这一击,在他的眼里,芬罗德动作并不快,实际上他可以将对方的剑路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不知为何,明明是这样并不快也不凶险的一击,却给人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艾修鲁法特最后选择了向后避开,而不是正面抵挡。

  “如果纯粹以战斗来磨砺的技巧,就会陷入这种陷阱之中。”芬罗德继续进攻,并且说道。“磨练出敏锐的直觉,但是却容易被直觉所欺骗。”

  刚才的那种感觉又来了。艾修鲁法特清楚的感觉到后方一股杀机袭来。他的理智努力的告诉这不是真的,但是却又不受控制的分出相当部分的心神来抵消这种影响。这样一来,不管反应还是速度,他都减慢了好多,只能堪堪和对方持平。

  “果然臂力超群。”芬罗德一连串的猛击都被艾修鲁法特挡下,于是转而后退。“不过靠蛮力是赢不过技巧的。”

  他再一次击来,艾修鲁法特这一次挥剑招架,但是双剑接触那一瞬间,他突然感到对方的剑上完全没有任何力量,这是一个虚招。这是艾修鲁法特第一次从对手那里感受到这个技巧,然后他明白了这种技巧是如此的危险。他招架的一剑击了个空,而就在他收招不及的瞬间,芬罗德的剑从空隙里斩了。

  艾修鲁法特做出了正确的判断,险而又险的才避开这一击,但他胸口的衣服照样被划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芬罗德的剑在进几分,他就要见血了。

  不行,这种情况下,完全无法发挥实力啊。其实严格来说,芬罗德并不是他面对的最危险的对手。但是这种时不时的感觉到敌人从其他位置袭来的感觉实在糟透了,让他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对付面前的芬罗德。就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枷锁困住了他的手脚,让他空有力量却无从施展。

  “不行!嘉莉,告诉我这是回事?我总感觉有敌人从后面偷袭?”

  “回事?可是主人,我完全感觉不到啊。”脑海里,嘉莉有些无辜的说道。

  “但是我感觉到了……为总是……能够感觉到有危险从不同的位置袭来?”艾修鲁法特现在必须和芬罗德拉开距离。他拼命的把注意力集中到芬罗德身上,但是即使如此,那种从侧面、背后乃至其他地方的危险感却总是挥之不去。明明四周没有任何敌人,但是他的感觉却是正被众多敌人包围着,无数的利刃在等着机会下手。他的“理智”竭尽全力的告诉四周没有其他敌人,但是“本能”却一再的发出警告。这种感觉实在难以形容。

  “王子,感到困惑吗不跳字。芬罗德微笑着,步步逼近。“因为我使用我的‘气’,对您进行了误导啊。这种技巧对于普通战士而言毫无意义,因为他们没有那种直觉。但是对您这种类型的战士,在无数次生死之战中锻炼出异常敏锐直觉的对手,却很有作用。王子,您所锻炼出来的直觉越强大,面对我的胜算就越小。后面的攻击来了。”

  艾修鲁法特立刻感到脑后传来强大的压迫感,本能告诉他,此刻后方有敌人攻击了。他努力压制住闪避的冲动。这只是感觉,后面敌人都没有。

  “左边的敌人。”芬罗德继续说道。脑后的危机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左边的威胁感。尽管艾修鲁法特尽力不去理会,但是却依然朝那个方向瞟了一眼。当然,他的左边都没有。

  “主人,我猜想这可能是一种暗示。”脑海里,嘉莉说道。“应该不仅仅是暗示,但是其中一定有暗示的成分。”

  “告诉我到底是回事!”

  “是这样的,在格斗时,您会根据对手的肢体的细微动作,来推断对方的下一步动作。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经验积累,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完成并掌握的。而现在这个芬罗德,就在利用这一点来影响您。他是故意做出一些细微动作,使您产生了误的预判。”

  “要对付这种技巧呢?”

  “就算我想教导您,这种情况下也没办法教导吧。”嘉莉说道。“不过幸好,这只是一次考验,而不是一次决斗。向他认输吧。今天只有第一天,就算按照您原来的计划,也需要三天。”

  “王子,想要放弃了吗?喔,战局不妙就想要撤退,这是人之常情。”芬罗德一边进逼一边说道。“但是您可,大的失败经常一个个小失败构成的。您的远征注定是孤独的,没有任何后援。您指望在下一次扭转战局?然而下一次的开场却注定要比这一次要更糟糕。下一次您还会不会做出同样明智而懦弱的决定呢?您想要分担凤凰王的压力?但是一次撤退,所分担的压力就到此为止了。”

  “他在用话套住您,主人,还是快点认输吧。”脑海里,嘉莉催促着。

  “勇敢有无数种。在战场之上,坦然承认自身计划失误并撤退是一种,不顾一切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也是一种,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然而种种勇敢中,王子殿下,您是哪一种呢?”芬罗德继续说着,有条不紊的向艾修鲁法特逼近。他的脚步看上去不快,但是却非常巧妙,让艾修鲁法特只能步步后退,逐渐被逼进房间的死角里。

  这该死的感觉!艾修鲁法特非常确定只要能全力以赴,一定可以轻松打败这个剑圣,但是他就是被这些莫名其妙的威胁感分散注意力,无法集中精神。

  这种情况或许会让另外一个人感到绝望并放弃——因为毕竟这不是一场真正的生死较量,只算得上一次比武罢了。但是艾修鲁法特却感到内心深处迸发出一股兴奋,那是一种豪情,一种不想输的感觉。他看着芬罗德脸上的微笑,但是要战胜这个对手,必须抛开一切。他无视了嘉莉的警告,这种源自战士本能的冲动、兴奋和愉悦压倒了其他一切。

  暗示吗?我在不知不觉中观察着对方的身体细微动作,并凭此预判对方的下一步动作?正是因为如此,反而被误导了?

  那么干脆,不去观察对方好了。

  艾修鲁法特看着对方的脚步,剑圣前进行的动作非常有规律。他迈出的每一步步伐都是有节奏而且固定的。从来没有一步迈得较多,也从没有一步迈得较少。

  “王子殿下,您想成为一个剑圣?可是剑圣之中,除了武器之外,还有一些超越武器之上的技艺哦。我现在使用的就是其中之一。您是真的理解了一个剑圣所追求的目标吗?或者仅仅是需要我们作为精锐部队?”

  艾修鲁法特停下脚步,他把目光转到地面上,而不是看着面前的对手。随时随地出现的那种危机感消失了,至少是淡化了。

  “我们剑圣所追求的到底是?如果您能回答出这个问题,那么或许您就能赢过我。但是您能回答出这个问题吗不跳字。

  一步……两步……

  “有很多王子尝试过成为剑圣,然后以一个剑圣的身份,得到我们的追随。可是从未有人成功过。”

  ……三步……四步……

  “这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剑圣,所以他们注定不能通过考验。王子殿下,您能做到吗?我们长年累月的训练,无数次的战斗,所追求的是?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吗不跳字。

  ……五步……六步……

  “您在看着脚下。您想把一切托付给您的听觉?但是这是没用的,只要我想要,我的剑就可以无声。”芬罗德挽了一个剑花,动作迅捷却没有正常的破空之声。但是艾修鲁法特不为所动。

  ……七步……八步……到了!

  艾修鲁法特挥剑出击。这是他第一次全力出剑,速度、敏捷和力量全部达到了巅峰。芬罗德也出剑了,在艾修鲁法特命中的最后一瞬间挡住了这一剑。双剑交锋,火花四射,呈现僵持之势。艾修鲁法特感觉到这一剑的力量被对方卸开,他握紧长剑,及时调整了用力的角度,迫使芬罗德和他角力。然后他的力量虽然占了上风,但居然不能彻底压倒芬罗德。

  “用力不到关键的位置,再大的力气也难以发挥作用。”芬罗德保持着微笑。“您现在只靠手腕的力量,而我却在利用全身的力气。”

  艾修鲁法特一声不吭,他感觉到了来自脑后的一股威胁,就好像有一把危险的敌人正从后方袭来一样。但是这一次它不能阻止艾修鲁法特继续用力。艾修鲁法特握紧了长剑,步步向前,把芬罗德向后压得节节后退。也许正如芬罗德所说的,他现在仅靠手腕发力,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在力量上占了上风。他拥有远比精灵强大得多的力气。

  转眼之间,芬罗德就被压得节节后退。如果他向后跳开,必然会因为短暂的瞬间而受到艾修鲁法特势如破竹的追击,如果他这样继续被推着节节后退也同样危险。在较远位置观看这场战斗的观众中,已经出现了惊呼声。

  艾修鲁法特感觉到有危险从他后方、左侧、右侧三面袭来。但是这一次,他控制了分散注意力的本能冲动。让他们刺好了!他的理性和本能共同在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咆哮,然后不顾一切的继续催动力气压向面前的敌人。

  芬罗德最后冒险向后退开,然后理所当然的受到艾修鲁法特全力以赴的重重一击。剑圣大师勉强招架住这一招,卸开剑上的力道,却在踉跄中被艾修鲁法特一脚踢在腿上。在他再一次想取回平衡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已经击飞了他的剑,并让他跌坐在地上。

  “看起来好像是我输了。”芬罗德整齐的衣服变得凌乱,但是依然保持微笑,看着艾修鲁法特手中的剑锋。“您的力量几乎已经超越了……常识的范围。”

  “对我来说,勇敢就是全力一搏。只要还有一丝胜利的希望,就不可放弃。”艾修鲁法特平静的说道。芬罗德微微一笑,但没有回答。

  “我你的答案了。”艾修鲁法特说道。

  “哦?”

  “剑圣的追求,是强大的力量,掌握对肉体和精神的绝对控制,还有自由。”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