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3-04-09

  罗宾端着蜡烛,沿着过道向前慢慢前进。他走的很慢,所以脚步很轻,几乎没发出声音。当然,就算他的脚步引来了卫兵也没关系,大家都认识他,他有权利独自去见贝勒尔。

  吸血鬼占领这座城市后,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改动,原先的领主府邸也完整的保持下来了(虽然被挪作他用)。自从占领这座小城之后,贝勒尔理所当然的住进原先的领主府邸。以一个伯爵的标准而言,这座府邸是很寒酸的,但是此刻罗宾却感觉道路很长,有一种似乎始终走不到尽头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他终于来到贝勒尔的房间门口,用力敲了一下门。已经很晚了,但是他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贝勒尔还没有休息。

  “进来,门没有锁。”贝勒尔的声音响起。正如罗宾所料,贝勒尔还没睡。

  罗宾推开门,进去之后就立刻将房门关上而且锁好。房屋里没有灯火,接着手中烛台,他看到贝勒尔坐在椅子上,仿佛要将自身融入黑暗。

  虽然那确实是贝勒尔大人没,但是某种意义上又不是平常的贝勒尔。罗宾贝勒尔长着一副平凡无奇的面孔,别说军人的威仪,统帅的风范之类的,甚至连一点特色都没有,丢到人堆里让人绝对不会注意。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感觉到贝勒尔的目光仿佛一把匕首,让他莫名其妙的感到胆战心惊。

  “罗宾,是你啊。我想也应该是你。”贝勒尔的声音有些低沉。在罗宾进来之前,他应该正在闭目静思。

  不过感觉到这种异常的气氛,罗宾却有些犹豫,一时之间不该说比较好。

  “罗宾……你是不是想问我一些问题?”贝勒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嗯,将军大人……今天晚餐的时候……”

  “我说谎了。”贝勒尔直截了当的回答道。“不过这个谎言比现实更完美,所以不会有人会去拆穿它的。”

  “说谎了……”

  “嗯。因为莱托给我们的命令太不合理。他居然让我们深入敌境,吸引敌人兵力……别动队只有三千人,这种程度的兵力……实际上压根无法执行这种危险任务。更糟糕的是,这个命令是那种无极限的命令,做到程度才算完成任务呢?答案是谁也不,能对此作出裁决的只有莱托。他说你行动不力你就是行动不力!”

  “这么说,这个命令是莱托殿下特意……”

  “对,就是特意来打压我的。”贝勒尔回答道,不知不觉中,刚才那种令罗宾感到不安的气氛消失了,贝勒尔又变成正常的贝勒尔。“大概是因为他觉得我抢了风头,所以用这种命令来打压我吧。除非我能依靠别动队三千人的兵力打败吸血鬼主力,否则不管我做了都会被他扣上‘未完成任务’的帽子,哈哈哈哈……”他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嘲讽的味道。

  “不过,正是因为这个命令的不合理和含糊,所以我无论做都可以解释得通。比如今天,我随便扯点,大家都接受了。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们都懂得认真执行命令差不多就是送死。既然我的谎言比真实更符合大家的期望,那么他们都很顺利的接受了我的解释,而不会去追究细节问题,不是吗不跳字。

  罗宾却是越听越糊涂。“贝勒尔大人……我不懂……到底发生了?”

  “你不懂是正常的。”贝勒尔从罗宾手上接过烛台,然后点燃桌子上的其他蜡烛。在烛光之下,可以看到桌子上正摊着一副地图。

  “那么我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贝勒尔来到地图边上,罗宾也走了。

  “罗宾,首先你看这里。这里是通往西瓦尼亚的大路最后一段。这段路差不多已经到达山谷的出口,所以四周的山峰并不特别陡峭,但依然地形复杂,灌木丛生。对于穿戴盔甲,手持武器的人类步兵来说,这个区域照样是是无法通行的,更别说骑兵和战争机械之类的了。但是吸血鬼的不死军团中,却有很多怪兽可以在这种地形上活动。比如食尸鬼、恐狼甚至黑骑士都可能通行。”

  “这段路就是吸血鬼的最大依仗。如果在这段路上作战,吸血鬼可以自由的调动部队,随心所欲从两翼攻击包抄,迂回敌后,进退自如。而人类士兵却只能被动挨打。在这里作战,可以说稍有不慎就会战败。之前滨族也有一支部队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在这里遭到吸血鬼的前后夹击,几乎全灭。”

  罗宾点了点头,这些他早就了。不过话说,地形不利不等于不能打。这世界上所有的战斗地形中,最不利的地形莫过于攻城战。人人都攻城战是最艰苦和最危险的战斗,但并不是说就不能攻城了,最多只是“在能选择的前提下,尽量避免攻城”罢了。对于西瓦尼亚这种局面,像之前滨族那样逐步修建坚固的营垒就是最佳的对策。

  “所以,我猜测吸血鬼的作战计划是这样安排的:基本思路就是扼守这个区域,和瑞恩军队进行拉锯战,依托有利地形拖延,并消耗瑞恩人军力。通过积累小胜为大胜的方式,逼迫瑞恩人退兵。如果瑞恩人不退,反而采用堡垒战术,步步为营,那么就尽量把战争僵持到雨季。实际上夏季一到,炎热的天气就会削弱人类的战斗耐力,而一旦到了雨季,吸血鬼就会占据了主动,因为大雨会极大削弱人类军队的战斗能力,却不会削弱不死军团的战力。大雨滂沱时的一次进攻,也许就会导致瑞恩人全军崩溃……懂了么?”

  “但是,这里还存在一个小路的问题。”贝勒尔的手指指向那条小路,“因为和滨族的战争,这条小路的秘密已经被暴露了。所以吸血鬼干脆就利用这一点,他派遣他的半兽仆人监视这条小路。在他的构思中,半兽一定会我军动向。然后他就会率领最致命的不死军队——我想应该是黑骑士吧,利用可以日夜行军的优势,在梅诺城下截击别动队。虽然说只是一场小胜,但却可以极大打击瑞恩军队的士气,创造更有利的局面。”

  贝勒尔顿了顿。“我想,这差不多就是吸血鬼最初的整体战略构思了。”

  “但是现在,吸血鬼的情况却很糟糕。我所率领的别动队顺利攻下梅诺。这不仅是给了吸血鬼一个后方的威胁,还给了他一个强烈的信号。”谈及的战绩,贝勒尔不禁微笑了一下。“那就是如果不以不死军团进行阻击,那么哪怕总数只有三千人的别动队,都可以一路攻取整个西瓦尼亚。除了不死军团之外,其他力量都不值得信赖。”

  “当然,其实这个信号是掺水的。吸血鬼其实还有一些效忠于他的力量。不过这没关系,反正只要能影响他的判断就够了。总之,现在吸血鬼面对一个艰难的抉择。如果他率兵来攻击我们,那么瑞恩大军很可能乘机突破这一带。而且由于不死军团攻坚能力不强,他也不一定能攻克梅诺——至少是不能一战而下。”

  “他可以尝试着赌一把。”这一次罗宾开口了。“赌赌看,能不能在瑞恩主力突破之前消灭别动队。”

  “你了,艾修鲁法特赌不起,也不会赌。因为他的赢面小的可怜,收益也同样小,代价却很高昂。就算他赌赢了,依然要面对一场艰难的拉锯战。”贝勒尔回答。“如果他原地不动和瑞恩主力对峙,那么也没意义,因为瑞恩人拥有了另外一条进入西瓦尼亚的道路……随时可能派遣一支更大的军队迂回……换句话说,两种选择都是死局。他将战争拖入雨季的最初构思,是完全无法实现的。打破困局唯有一个选择——决战!”

  “但是,但是,莱托大人为要……”罗宾依然不是很明白。吸血鬼渴望决战以求一搏他能够理解——就算贝勒尔解说之前,他也能大致明白,只是不能像贝勒尔所说的这么明确罢了。但是莱托为要选择和吸血鬼决战呢?

  “至于莱托……他正确的选择当然就是坚壁避战,死死拖住吸血鬼,然后派遣一支援军给我。一旦我得到援军……我就逼近滨族,强迫他们屈服。滨族不会对吸血鬼有殉葬的觉悟,甚至压根没有效忠的觉悟,只是屈服于吸血鬼的武力罢了。只要我有八千人马,滨族一定会投靠到我们这边的。然后我就顺势横扫整个西瓦尼亚。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和莱托从前后一起发动攻击。这种情况下,变成吸血鬼……必败之局。”在灯光下,贝勒尔在微笑着,但是笑容却透露着几分狰狞。

  “但是这种胜利,就变成我的胜利。变成我一个人表演的舞台,莱托却只能沦为配角。他都没有做,只是呆在安全的营地里拖住吸血鬼罢了。论功行赏的时候,莱托不会有靓丽的功绩。他想方设法让当这个主将,可不是为了让我扬名立万的,而是为捞取个人的名誉、地位和财富。他不可能接受这种必胜的战略。所以他反而会选择和吸血鬼决战——反正在他看来,吸血鬼的不死军团战力不强,而瑞恩军队在战力上占有很大优势,正面作战胜算很大……那又何必采取这么翼翼的策略,分功劳给外人呢?”

  罗宾已经从贝勒尔的口吻感觉到一种不对头的感觉。贝勒尔的声音里既没有因为莱托的自私而产生的怒意,也没有普通叙事的那种冷静,而是一种调侃,一种非常轻松愉快的口吻。就好像他对于此事是一个彻底的局外人,又好像那种计划成功后那种放松和快乐。

  “莱托大概会死吧。”贝勒尔突然加上一句。

  “将军大人!”罗宾大惊。

  “他轻视了被压到绝境敌人的执念。对猎人来说,最危险的野兽既不是最强壮的,也不是最迅捷的,而是被逼进绝路而打算拼死一搏的。如果艾修鲁法特真是汤玛士的亲传弟子,如果他真的被逼得以死战求生路,那么莱托的赢面就远没有他预想的那么大。”

  贝勒尔抬头看着罗宾,露齿一笑。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吧。至少不能怪我,所有人都会证明这是他刚愎自用的后果。”

  “但是大人,您不是必须要做点吗?否则的话……”否则的话,莱托一旦战败,就意味着消灭吸血鬼变得完全不可能了。

  “改变?罗宾,你好像没明白,”贝勒尔的表情是完全在笑。“这就是我一手导致的结果啊。你以为我为要出来当这支别动队的指挥官?当然是因为大军覆没之际,没人敢说一定能逃出生天。而现在,我可以安心的当一个旁观者了。”

  罗宾完全的呆住了。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