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时间:2013-04-06

  帐篷里密密麻麻的的挤满了人。

  其实这个帐篷一点也不大。与其说它是一个将军说使用的大帐,不如说这不过是一个稍微大点的旅行帐篷。是那种商队经常会使用的帐篷,一方面可以住人,另外一方面可以在雨天安置那些娇贵怕水的货物。

  当然,此时此刻,这个帐篷被挪作他用了。此时此刻,聚集在帐篷里的可不是什么商队的活计。这些人外表各异,有些穿着便服,有些穿着盔甲,还有一些甚至披着黑色、褐色或者灰色的兜帽斗篷。不过,有一部分部分人(有些穿着便服有些穿着斗篷)身上都有一种并不属于普通人类的气息。

  这些人身上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色烟雾。如果有个教会的祭司在这里,他大概会下意思的喊出“黑魔法”三个字来。

  这个判断完全正确,因为这帮人确实大部分都是黑魔法师。不过此地可不会有什么不识抬举的教会份子过来搅局。因为在这个帐篷的周围,有着数量高达数万之多的不死生物。在这样规模的军队保护下,黑魔法师们没有任何危险。

  这正是隶属于吸血鬼艾修鲁法特的不死军团。

  此时此刻,帐篷中保持着一种令人不安的寂静,没人开口,没人说话。伴随着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的,是强烈的不安。黑魔法师们用眼神、动作表现了他们此刻的心情。

  每个人都已经知道了前线战局的变化,而吸血鬼召集他们毫无疑问是召开最后一次作战会议,毫不夸张的说,这场会议决定了他们的命运——至少是大多数人的命运。吸血鬼如果战败,那么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逃生的把握的。

  血色公爵已经说过正午要开会,但自己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很不同寻常,因为血色公爵是一个血骑士,在遵守时间方面向来不含糊。这是他第一次迟到。

  这种沉默又保持了一段时间,很多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他们中的一个人身上。必须要说明的是,魔法这种技能,和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技能一样,练习者的水平之间有着很大差异。这是先天的天赋和后天努力共同作用的结果。黑魔法的修行者,其中也有技艺粗浅的低手和手段高明的高手之分。而庸手很自然的把强者看成长者。

  站在人们的目光集中位置的,是一个穿着便服,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年轻人。尽管他皮肤光滑,没有胡子,看起来十分年轻,但他的眼睛中却有着岁月沧桑留下的痕迹。

  “海茵大师。”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血色公爵还没有来呢。”

  “唔……”海茵将手收到口袋里,“好像确实是这样呢。”他用一种和自己年轻外貌不符合的老气横秋的声音回答。“但是,还不算过分。他迟到的时间还不是很久。”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人群中,有人平静的说道。“莫非……和战局有关?”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瑞恩人之前的军事行动。一支瑞恩人的中等规模军队,也就是一支别动队,从小路穿过,一举夺下了梅诺。血色公爵曾经承诺自己可以监控那条小路,但是事实证明,他太自信了。

  如果说这这个消息还不够坏的话,那么梅诺对于瑞恩军队的欢迎则粉碎了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先不说那些原本就是被迫向血色公爵宣誓效忠的城内官员,过去一直都支持血色公爵的大小村子,这一次几乎全部倒戈。瑞恩军队已经在当地人的支持下迅速巩固了梅诺的防御,哪怕不死军团现在出发去消灭这支别动队,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啃下来的了。

  局势异常险恶。如果不死军团继续尝试阻击瑞恩人主力,那么别动队就可以为所欲为。梅诺城发生的事情证明了别动队可以轻易攻占一座城市。一旦别动队和那些投降的滨族联合(已经有很多谣言在说滨族那边有异动),最后的结果甚至可能让吸血鬼的不死军团变成一支被敌人重重包围下的孤军。

  但是如果不死军团试图去攻击别动队,那么就等于让开大路,放瑞恩人的主力进入西瓦尼亚——情况只会更糟。

  “应该不会吧。他既然召集我们开会……要知道作为君主本身就有迟到的权利。”海茵微笑着回答。

  这个解释远不能满足大家的需要。不安继续在发酵增长。

  “血色公爵是不是逃走了……”这是每个人肚子里都在疑惑,却没人敢说出口的话。

  有人从帐篷外面走进来,但那并不是血色公爵,而是一个黑魔法师。

  “你们……好像……都……很不安的样子……”进来的黑魔法师环视了一下自己同僚,开口说道。“放心吧,公爵……大人……应该很快……就会来的。”

  “你这么这么迟才来?”有一位明显和这位比较熟悉的人问道。

  “我去……观察一下……那些……食尸鬼……的变化……情况看起来……完全超出了我的预计……”

  这个话题立刻引起不少人的兴趣。

  “那不是普通的变异吗?还是……”

  “我相信……那是……血色公爵的……杰作。”黑魔法师回答。“是强大的……黑魔法……导致的变化……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我甚至不会……相信的。它们血管中流淌的是……真真切切的黑魔法之力……能够忍受……哪怕是最为可怕的创伤……凭借这种力量,它们在战场上……一定能够爆发出无法估量的……破坏力。”

  “还有那些巨兽。”不知道是谁提醒了一声。

  确实,还有那些被血色公爵唤为兽化吸血鬼的巨兽。昨天血色公爵将几头巨兽带来不死军团之中,立刻引起了黑魔法师们极大的好奇。他们马上就察觉这种被血色公爵叫做“兽化吸血鬼”的怪兽的价值。它们不仅是令人满意的战士,而且能够充当黑魔法释放的媒介,可以极大的增强黑魔法的释放距离。

  至于这种怪兽是怎么来的,其实单是“兽化吸血鬼”这个名称本身就透露了足够的信息。毫无疑问它们是血色公爵的杰作,但是却无人知晓这些怪兽是如何被做出来的。

  “放心吧……血色公爵……制造出那么……优秀的士兵……可不是为了……逃走……”

  一股熟悉黑魔法的波动突然传来,所有黑魔法的修炼者皆有所感。下一瞬间,一切疑问和不安全部消失了,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血色公爵已经来了。

  艾修鲁法特阔步走进帐篷中间。他穿着便服,很快来到大帐中间落座。他的部下们很自觉的形成了两群。一群全部是黑魔法师,聚集在他的右首,另外一些则是原先叛军或者后来投靠的普通人,聚集在左边。在数量上,右边远比左边多得多。

  “艾里克,俘虏的事情怎么样了?”艾修鲁法特脸上十分镇定,一点也看不出形势恶劣所带来的焦虑。他的第一个问题也不是关于敌情的,而是关于之前滨族的战俘。

  “一切按照您的计划进行。”艾里克回答。“但是监管他们已经非常困难了,我的人太少,恐怕无法再干其他什么。”

  艾里克的神色之间并没有昔日的那种敬而远之,因为就算是他也不得不佩服吸血鬼对于俘虏的处理方式。以区区几千士兵(再加上几千临时招募来的看守)看管着数十万俘虏,这本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眼下却居然能勉强做到了。这是因为吸血鬼的思路与众不同,他不是简单的将俘虏作为奴隶劳动力无限的压榨使用,而是给了他们一个希望——给那些干活最认真的人自由。不仅是个人,而且还包括家庭——人们可以用努力劳动的方式赎回自己的家人。

  每个月释放的人只是一小批,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所有的俘虏都自由恐怕需要数百年,但是这却给人一种虚假的盼头,使得他们努力工作而不是酝酿着暴/动和怠工。

  “至于进度……再过一两年时间,您所计划的,连同整个西瓦尼亚的大路就可以完工。码头建设的进度也不错,一年内一定完成。不过您现在重点的事情不是这个吧?”

  “没错。”艾修鲁法特倒是坦然承认了。“我的重点是战争。至于局势,大家都知道了,我对小路的监控失败了,敌人已经占据了优势。有人有什么意见和建议的话,现在可以提出来。”

  四下一片沉默。没人吭声,就算是艾里克也没说话。所有的人都看着艾修鲁法特,等待着他的决定。

  “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呆在这里,准备借助狭窄的地形阻击瑞恩人主力——他们正在缓慢逼近。另外一个则是对付那支别动队。我的计划就是不理会别动队,全军前进,在山谷里和瑞恩人决战。”

  “山谷里无法进行决战。”有人说了一声。他说的是实情,整条山谷只容许五六千人左右的士兵列开阵型,这种规模的战斗对于各自拥有数万大军的双方来说,胜负没有决定性。

  “紫色石一带可以作为战场。”

  “他们不肯决战的。”艾里克回答。“如果我是瑞恩人的将军,我会据险死守。靠不死军团的攻坚能力,很难攻下那些被修复的营垒。我只用拖着不死军团,等着别动队从后方占领西瓦尼亚即可……我不知道在掌握了如此的优势之后,他们为什么要和您进行决战。”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