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3-04-01

  “主人,您已经发呆了很长了。”脑海里,嘉莉在轻声的提醒着。

  “我?发呆?”艾修鲁法特回过神来。他此刻坐在的书房,像一个不拘小节寻求舒适的人一样,背靠在椅子的靠背上,两脚搁在桌子上面,整个身体向后仰,使椅子只有两脚落地。这是一种全世界通用,极其休闲舒适的姿势。

  “准确的说,您已经发呆了三个小时十五分二十七秒。”嘉莉回答。“但我必须提醒您,您的不是很多了,经不起如此的挥霍。”

  “对,我应该做点!”艾修鲁法特用力擦了擦眼睛,如同一个刚刚睡醒的人经常做的那样。“嘉莉,你跟我说过,有办法可以强化不死军团的战力。”

  “但是那会对您的身体造成……”嘉莉欲言又止。

  “没关系。”艾修鲁法特回答。“我已经决定了。”

  “首先我认为,我们应该去寻找你最强的部队。”嘉莉回答。“根据我的计算,上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我还有最强的部队?”艾修鲁法特突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指整体,而是指个体。”嘉莉回答。“具体情况,到了目的地我们就了,我建议使用您的关联锚点。”

  “那不是几个月才能使用一次?”

  “那是正常使用,我也可以使用城堡里的能源给它瞬时充能。但是请注意,这是以消耗它的使用寿命为前提的。”嘉莉回答。“正常情况下,关联锚点能够使用一万次以上,但是如果使用我们城堡中,飞船的辅助能源系统充能,那么就会让使用寿命降低到十次以下。当然,”她补充道。“眼下是特殊情况,我认为我们不必在意这个关联锚点的使用寿命。”

  关于这个建议,艾修鲁法特当然是完全没有意见。

  先去看看嘉莉所说的“最强”部队到底是吧。当然,这事有点让他奇怪,特别是嘉莉所说的“上已经差不多”了。

  “不过,我建议您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个晚上,出发。您需要调整心情……”

  “不需要!”艾修鲁法特在脑海里拒绝了这个提议。他走出书房,朝着安装传送门的那个房间走去——那个房间是隐藏的,除非嘉莉开门,否则外人绝对无法在这个空间的法则都被修改过的城堡里找到它。

  “主人,等一下,是绯。”嘉莉在脑海中提醒。

  不过这一次提醒多余了。因为绯是以一种最显眼的姿态站在过道上,背靠着墙,一脚支撑地面,另外一脚则撑在墙上。艾修鲁法特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你……”他想说,却不应该说比较好。他之前似乎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所以他采用了这种情况下最正常的选择,打算无视对方的离开。

  “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不跳字。绯问道。但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绯并没有看着他,而是保持着原先低头看着地面的姿态。

  “可以。”艾修鲁法特停下脚步。

  “我可以问一下,你为想要夺取西瓦尼亚吗?你想要这里做?”

  “你要说为……其实也没有为。或许有一半的原因是被某个人忽悠的吧。”艾修鲁法特回答。在他脑海里,嘉莉轻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至于另外一半,大概是我也怀着想要干点的打算。好像有一位哲人说过,拥有力量者是不会甘心于过着平凡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吧。”艾修鲁法特微笑了一下。“说起来,其实我也是个平凡的人,也有欲望和野心。所以现在落到这种险恶的局势中,实在怨不得别人。”

  “战争局势非常恶劣?你不能放弃一切独自逃走吗不跳字。

  “很遗憾,不能。我已经被人用一种魔法锁定了,他们我在哪里!换句话说,率军死战一场,或许还有机会。放弃一切逃走,那就等于自杀。”艾修鲁法特回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轻叹了一声。

  “那么,你最危险的敌人是哪一个?”绯突然的问。

  “你想……”艾修鲁法特盯着对方。绯依然是低头看着地面,一副看上去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这只是一种假象。他清楚的感觉到绯的身上,流露着一种决绝的神情。

  “这不是你该做的事情。”沉默了几秒钟后,艾修鲁法特回答。

  “那你为给我这力量!”绯突然转过脸来,用看上去似乎是恶狠狠的目光看着他。

  “我说过,那……你就当做是我一时兴起罢了。”

  “你想让我承受你给予的恩惠,然后也不用做的离开吗?但是我的道德观不允许这么做!还是,你觉得我能力不足……”

  在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她的手中如同变戏法一样多出一把长剑,猛的刺向艾修鲁法特的脖子。

  艾修鲁法特向后避开,伴随着一个无声的召唤法术,凋零之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挥剑挡下第二击,两个人无声的在这个并不特别宽阔的走道里交手。只有偶然发出的剑与剑之间的撞击声在说明到底发生了。

  这是一场两种完全不同技巧之间的较量。艾修鲁法特双手持剑,而双脚这稳稳的站在地面上,只有在进招或者防守的时候前进后退。他的攻击和防御几乎全部集中在他的手臂之上,就和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战士一样。他的所有动作都是为了配合他的剑而进行的。

  而绯的动作灵活很多,与其说她使用剑来战斗,不如说她的剑只不过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她总是能使出普通人难以想象也难以防御的技巧,使用身体的每个部分进行攻击。扫堂腿、撤踢、前踹、关节技乃至于头槌,她都不止一次的施展过。

  绯突然向侧面冲去,然后猛踩上墙壁,并且借助墙壁的反作用力从空中斩向艾修鲁法特的头部。艾修鲁法特用超人的速度在飞落下之前就挥剑反击。原本对于在空中无法改变方向的绯来说,这本应该是决定性的一击,但是艾修鲁法特马上就明白不对头。绯在空中用的剑挡下这一击,但凋零之剑上传来的感觉却类似击中了棉花一样,完全没发挥出这一剑本应有的破坏力。然后他意识到绯用某种身体上的技巧,在刻不容发之际卸开了这一剑的力量。

  绯在空中只是略略一滞,接着剑光凌空而落。

  艾修鲁法特在最后一瞬间丢开了长剑,以不可思议的准确性用手抓住了绯持剑的手腕。他的胸、腹连续挨了绯膝盖和脚的几下重击,但是他毫不在乎。他利用的身体优势,把绯向后推去。这种正面角力的战斗中,体重就成了一个关键因素。身体比较轻的一方就算力气上不处劣势,也照样被推得节节后退。

  绯连续后退,一直被推到后背靠墙,退无可退为止。现在,艾修鲁法特的双手紧紧捏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向上拉去,使得她双脚不能在地面上站稳。在身体不能稳定的发力的情况下,就算用脚踢中对方也不会起作用,所以绯停下挣扎。她已经拥有数倍于正常人类的力量,但是对面前的吸血鬼而言还是不够。

  “这样够了吗?杀死哈瑟尔,你的力量或许已经够了,但想要刺杀在大军拱卫下的瑞恩人将领,就连我也不敢妄想呢。你并不是真正坚不可摧的,我也是如此。”艾修鲁法特问道。刚才虽然绯的动作迅速灵活,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有技巧都趋于完美,但是他清楚的感觉到绯缺乏杀意。虽然表面上这是一场战斗,但是实际上并不是生死相搏,没有危险。

  “你……”

  “你不需要向我证明。”艾修鲁法特轻声的说。“我说过,这不是你的战斗。从头到脚,这场战争……都是我招来的……”

  绯用一击头槌打断了他的话。这一击是如此的突然,以至于艾修鲁法特没能避开。绯的额头凶猛的撞上他的鼻子上。如果是普通人,这一击或许能直接打断鼻梁骨,就算是他也感到一阵强烈的酸痛,头向后仰,差一点就被绯挣脱了。

  但是那毕竟是“差一点”。艾修鲁法特及时发力,压制住了绯的挣扎。

  这一击比前面所有的打击加起来还有厉害,让他情不自禁的升起一股怒火。看着绯那双恶狠狠的瞪着的眼睛,艾修鲁法特突然之间凑上去,用的嘴唇牢牢的压在绯的嘴唇之上。

  绯的手还在猛的扭动着,试图从他的控制下挣脱。

  艾修鲁法特慢慢的将头收。绯依然瞪着他,但目光不如刚才那么凶猛。他慢慢的松开手,绯没有再一次乘势攻击,而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样,你就不欠我任何了。”艾修鲁法特回答。“离开吧。”

  他转过头,向后离开。不知不觉中,他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放在嘴上,想要抹消刚才那种柔软的触感。

  “等一下!”身后,传来绯的声音。但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我一定要走?可以……在这里住下去吗不跳字。她低声的问。

  “你……”艾修鲁法特突然之间才想起这个问题。“没有地方可以吗不跳字。太蠢了!她当然没有地方可以!整个滨族都在之前的战役中被他征服了,原本的山区中只留下极少数人,她能回哪里去?

  “但是,以你的力量,应该随便地方都可以……”

  “我没有一个人活下去的信心。”绯低声的说道。

  “不论在我心里,还是在我身边,都没有活下去的凭藉。没有一个稳固的依靠,或者是精神支柱,我没有信心一个人活下去。在我的生活里,复仇就是我的精神支柱。但现在……”她的声音第一次没有那种悍然的气势,而是像一个普通女孩一样,显得软弱和无助。

  (作者注:果然,这种好强的妹子必须把她打败才能推啊。但是,推倒的不是萝莉又违反本书的原则……真是矛盾啊……)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