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3-03-02

  用看一眼就能了解的事实,男人用上一生也想不透。她在心中想起外婆的话。她虽然此时此刻外婆已经不在人世,但是外婆的话总是对的。

  “你是的?”艾修鲁法特问。但是他突然间想起在城堡里和蕾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奇怪居然能够一眼认出蕾雅。不过比这个更重要的是,在蕾雅和他见面之前,已经和绯见过面了。

  现在他已经蕾雅的占卜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技艺,不需要通过特殊的工具来施展。当然,使用那些镜子、卡牌之类的道具能够更加准确细致的观察命运之线,但没有那些道具同样不影响她的观察。换句话说,蕾雅在和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观察到了绯的命运之线。

  “是因为你的预知能力的缘故吗不跳字。

  “不,不是如您所想的。”蕾雅像一头小猫一样优雅而慵懒的躺在他的怀里,赤裸的肌肤和他紧贴在一起。“我就是。只用一眼就了。但是要说是我的占卜能力,也算是可以吗不跳字。

  “你在命运之线中看到了?”艾修鲁法特突然想起上一次蕾雅曾经为他占卜过。那个时候,他想战争的细节,但是结果蕾雅却无法看到。太多的命运之线缠绕在一起,以至于蕾雅无法分辨。

  少女的脸上发红,“我和她在一起。”她轻声的说道。“和您一起……就在这里……就在这张床上……”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的声音轻得几乎连艾修鲁法特都听不清了。

  “您不喜欢她吗不跳字。蕾雅突然感觉到了。

  “作为一个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回答。“我不。我现在……也不懂我在想。有时候,我觉得我好像一个傀儡,在不知名的力量下随拉线起舞。一切的都不真实。我的欲望在我内心深处,时不时的指引我,但是我却不能准确的确认它。”

  “连我也是吗?不真实?”

  “不过,也许是压力太大了。”艾修鲁法特想起了那个魔法锁定,也想起了当初依兰的威胁。这一次他不可能有逃走的机会。“你滨族的事情了吗不跳字。

  “嗯,嘉莉都告诉我了。”蕾雅回答。“大人在顾忌着我吗?但我已经是您的人了……”她突然间撑起半个身体,“我……”

  “不,不要这样。”艾修鲁法特用一只手放在蕾雅的后背上,用力搂住她光/裸的脊梁。“我不是要你表态。我这对你来说又残酷又不公平,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只是命运的作弄,并不是你的。你不用说,我该办。应该说不是我办,而是我根本没有选择余地。”

  他突然换了一个话题。“你为喜欢我呢?”

  “咦?可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我的命运……”

  “所以你就遵从了你占卜的命运?难道你没有一点点的去改变命运的想法吗?你说过,命运之线其实是可以扭曲转变的。”

  “我为要改变呢?”蕾雅有点好奇的反问。“可能……也许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在您进来的时候,”她的声音轻下去。“也许那个时候,我就渴望着能有一个能打破我枷锁的人吧……就像故事里……拯救落难少女的骑士一样……而且大人对我……”

  “我要到前线去了。”艾修鲁法特打断了她的话。

  “啊……要走了吗不跳字。

  “我在这里呆了很久了。”艾修鲁法特回答。但是两个关键问题都没有解决。不管是“圣水”还是魔法锁定,他都无法将其消除,情况说实话不容乐观。特别是他很清楚滨族只是炮灰,在他们后面,有着更为强大而且更为危险的敌人。

  不……不该想这些的。正如咪咪噜说的一样,只要要做就行了。至于后天的事情,等问题结束了再考虑。汤玛士也说过,一个将军最重要的是眼前的胜利,如果连眼前的胜利都不能保证,那么以后就无从谈起。

  “我离开一下。”他松开蕾雅,用被子把少女的身体盖上,穿上的贴身衣物。“一会陪你。”在他离开的时候,轻声的说道。

  虽然西瓦尼亚在南方,但是冬季也是相当的冷。冷风吹过肌肤,对于普通人来说,应该是扑面生寒吧。自从彻底的变成一个吸血鬼后,艾修鲁法特能够感到温度的高低,但是却并不会因为温度的高地而感到不适。比如此时,站在城堡顶端的平台上,他只穿着贴身衣服,却可以“感受冷风”,而不是被冷风冻僵。

  “主人,对于蕾雅,有感觉?”脑海里,嘉莉饶有兴趣的问道。

  “不真实。”艾修鲁法特回答。他能够感觉到少女的心意,但是对方就这样爱上,他却有一种如梦一样的飘渺感。就好像这吹过的冷风一样。这是“冷”吗?为在的记忆里,“冷”不是这种样子的呢?他还记得走出沙漠的时候,夜晚的温度冻得他全身发抖,手脚僵硬。而如今他虽然能感觉到气温,但是却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

  “嘻嘻,慢慢就会习惯的。”嘉莉似乎在轻笑。“主人,您似乎没有意识到的魅力。”

  “吸血鬼有魅力?”像蕾雅这样,能够接受他的恐怕是例外中的例外吧。

  “因为您很温柔哦。强悍而温柔的男人,正是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女孩子喜欢的对象。”嘉莉很热衷的解释着。

  “我不温柔。”艾修鲁法特回答,不过他已经没有对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兴趣了。“情况样?无法解读圣水吗不跳字。他问道。对于魔法锁定的事情,他已经不再抱有希望了。

  “很抱歉,主人,找不到有效率的办法。”嘉莉小声的回答。“虽然能解读其原理,但却找不到简单的方法予以克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等……只需要等一年左右,圣水的效果就会消除。”

  艾修鲁法特在心里笑了一声,他现在最缺的就是了。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面对面的打一场。”他低声的说道。一场毫无任何取巧的真正战争。而且,和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统帅的情况一样,一旦战败,就是死路一条。

  ……

  “西瓦尼亚战争第七十五天。雨。八号营垒修建工作必须暂停。吸血鬼没有进攻。我现在确定了滨族人中确实出现了少量的粮荒。但是贝勒尔大人说这是不可能的。他早就计算过人口和粮食之间的问题,只要那些粮食不长脚飞了,滨族就不会有物资紧缺的问题,至少在夏末之前不会有。不过在我找到证据确定粮荒不是谣言后,贝勒尔大人突然闭口不语,只是冷笑。我不是很理解,但是我很可能出现了贪污之类的事情。今天我意外得知滨族还有一支相当大的部队在米尔城的北部驻扎。看起来他们对瑞恩人依然满怀戒心。不过在战争分出胜负之前,瑞恩人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西瓦尼亚战争第七十七天。晴。吸血鬼没有进攻。贝勒尔大人让我去找出滨族缺粮的原因。我很费了一些工夫,但最后还是找到了原因。主要的原因在大长老凯达萨,他居然私吞了瑞恩人提供的粮草,而不是将其平均分配给各个部族。实际上不止是粮草而已,还有其他的武器和物资,只有那些愿意向他效忠的小部落才能得到他的接济。所以他的势力在战争中不但没有损失,反而空前壮大。但是我觉得这种做法太蠢了,特别是他还没有打败吸血鬼。贝勒尔大人说过,如果滨族打败了吸血鬼,到时候他有的是机会排斥异己,壮大……但是现在这么做,在壮大个人力量的同时,却削弱了滨族整体的力量。我滨族之中已经有很多人对凯达萨不满,此时此刻强敌当前,他们内部却产生了巨大的分裂……”

  “西瓦尼亚战争第七十八天。晴。前方急信,不死军团正朝这边蜂拥而来,必然有一场大战。我向贝勒尔大人讲了我个人看法,我认为凯达萨的做法完全误。贝勒尔大人却只是一笑置之,他告诉我,权术的高手和优秀的将军之间并无任何关系。因为前者针对的都是带着善意或者至少是中立的人,后者对抗的是充满恶意的敌人。凯达萨从来都不是一个优秀的将领。不过看起来,他一点也不想就此向凯达萨提出意见。正如他所说的,这场战争和我们无关。不过他最后告诉我,他将带我去观战,让我好好见识一下真正的战斗——当然是在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

  “西瓦尼亚战争第七十九天。阴。今天我目睹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一边是蹒跚前行,寂静无声的不死军队,一边是严阵以待的滨族战士。我第一次目睹了战场上的混乱、骚动和屠杀。这一刻,我才明白贝勒尔大人所说的‘其实不死军团也没特别’的概念。在狭窄的战场上,两军都只能排开四个方阵的互相冲击。不死军团派遣了大量的蝙蝠和幽灵之类的飞行怪物,从侧面冲入战场,使得炮兵和火枪兵未能在接战前发挥作用。那些步履蹒跚的不死生物则从正面攻击滨族的剑盾手和长戟兵。整个战斗非常激烈,双方的魔法对抗同样令人印象深刻。我至少看到教会的祭司使用了五张以上的破魔卷轴以对抗黑魔法师的魔法。但即使如此,那些被打倒的不死生物依然在黑魔法的作用下不断的爬起来继续战斗。”

  “战斗一直持续数个小时,滨族战士最后还是在工事的帮助下牢固的防守住了防线。火枪手逐渐摆脱了蝙蝠的纠缠,逐批投入了战斗,而魔法师们也最终消灭了突袭的幽灵们。或许是意识到战机已经消逝,吸血鬼撤退了。他的部队在撤退中遭到追击并且损失惨重。焚烧尸体的火焰从一直延续到了天黑,而我他们可以烧上一夜。”

  “我兴奋的向贝勒尔大人述说这场胜利。但是他只是微微一笑,既不争辩也不赞同。不过他向我指了指战场的另外一侧,在那个地方,滨族人正在哀悼阵亡者。贝勒尔大人说,这远不是最后一战。”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