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时间:2013-01-13

  “这个纹章……十分眼熟呢。对了,你是哪里人?”

  “一介流浪佣兵,无国无家。”艾修鲁法特轻描淡写的推脱过去。他站起来,去梦魇马身上摘下盾牌,把它拿到桌子上。“博士,你在哪里看过和我的纹章类似的东西吗不跳字。

  “应该说,是很像的纹章。”奥利维拉当然不懂艾修鲁法特此刻心里想着什么,更没有注意到艾修鲁法特脸上那种不太正常的急切表情。“不过在细节方面还有一点差别的。比如说,这里,龙的耳朵不一样……这里,龙爪的位置不一样……”

  他随意的在盾牌上指点着。艾修鲁法特看上去似乎只是略带好奇的听他的讲解,但是事实上他的内心随着奥利维拉的话掀起了巨大的波澜。在他内心的深处,在某个被黑暗墙壁所隔绝所以无法接触的位置,一股股波浪正冲击着那无法逾越的坚壁。

  那股不知由何而来的熟悉感再一次让他感到战栗。

  “那……那是谁的纹章?”如果奥利维拉不是沉浸于回忆的话,他一定会发现此刻艾修鲁法特的失态。

  “事实上那不是一个人的纹章。”奥利维拉回答。“应该说,那是一支部队的纹章。你知道瑞恩王国有一个传统,如果是一支立下特殊功绩的部队,那就有权利拥有自己独有的旗帜,并且以这支旗帜来命名。不过虽然说那是旗帜,但是和纹章也差不多,所有的成员都会以这个图案而自豪。我刚才所说的血龙图案正是这么一支骑士部队的旗帜……我记得那不是一支大部队,而是一支小部队,一支中队,成员四五十个人吧。”

  “我能问问……进一步的细节吗?那支部队现在怎么样了?”艾修鲁法特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或者说看上去比较平静。他端起自己的酒杯,机械的喝了一大口,却无法抑制自己手腕的颤抖。他的本能和直觉,或者说他残存的记忆告诉了他真相。奥利维拉所说的这支以血龙为旗帜的部队,和他身为人类的过去一定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场悲剧。”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深有所感,奥利维拉都有点唉声叹气起来。“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你问那支部队的情况,那么我能告诉你,血龙中队被扣上了背叛和擅自行动的罪名,成员也几乎全部死光。他们的过去记录被抹消,他们的旗帜也在王国的典籍中被撤除。世界上已经没有血龙部队了。”

  一股猛烈的冲动涌上了艾修鲁法特的心头,难以言喻的愤怒和悲伤突然占据了他的脑海。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捏成拳头。如果他刚才没有让手离开酒杯的话,刚才肯定不知不觉中已经把杯子捏碎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幸好刚才这股几乎满溢而出的情感并未保持多久,就像出现一样突然的消失了。

  “博士,好像你知道其中过程?能具体的告诉我,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悲剧吗不跳字。

  “年轻人,”奥利维拉眼睛盯着桌子上的盾牌,端详着这个血龙图案,眼睛因为回忆往事而陷入迷离。“你真的问对人了,也许我是这个世界上少数真正知道这事背后秘密的人之一。你知道血龙中队为什么会被冠上那种罪名吗?或者说,表面上的理由是什么?”

  “抱歉,我一无所知。”艾修鲁法特回答。他确实没有听说。事实上这也很正常,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一支部队的撤销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大事(特别仅仅是一个中队),就算这事当年轰动一时,现在也早已经被人们遗忘,就算街头巷尾的流言里也不会提及。

  “表面上的罪名有三个。”奥利维拉伸出三根指头。“第一,违反命令私自行动。老实说,这个罪名很小。第二,在非驻区肆意活动,挑起事端。这个压根不算什么罪名。第三,就是公然的背叛,对国王刀剑相向!”

  他看着艾修鲁法特,“通常来说,以这个罪名来撤销一支部队,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而这种罪名也不可能瞎编乱造,你是不是也是这么觉得呢?”

  艾修鲁法特点了点头。

  “但是,所谓的背叛,是建立在‘对方的信任’的基础上的。假如两个朋友之间为了利益,其中一个背叛了另外一个,那么后者对前者的报复,就不能被称为‘背叛’。上级和下级之间也是一样。假如上级首先出卖了部下的信任,他就没有资格指责部下的‘背叛’,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博士……你的意思是……并不是血龙中队背叛了国王,而是国王出卖了血龙中队?”

  “这么说也不妥。我们的国王陛下当时还是个孩子呢,什么都不知道。我记得当时主政的首相是莱托吧,莱托公爵,国王陛下的表叔?还是堂兄?”奥利维拉回答。“当然,现在国王早就自己主政了。”

  他掏出自己的烟斗,重新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大口。

  “我可以听听具体的过程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问。

  “这也是我一家之言罢了……当然,现在说这事,不管怎么说也已经无关紧要了。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早已经没有人在乎背后的真相,当事人也都死光了……不过,年轻人,你好像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在意呢。”

  “好奇心使然,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件事情。”艾修鲁法特勉强的笑了一下。“而且我有理由相信您。像您这样睿智博达的学者,如果不是很有把握,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那么我就说了。据我所知,事情大致是这样的:自从教会在西瓦尼亚建设挖掘场,搜集大量劳动力,开展挖掘工作后,各国都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尽管教会一直宣称这是宗教性质的工作,但是却在挖掘场本身的管理方面非常严格,完全断绝了外界的接触。所以各国(或者说各股势力)都不相信,因此都在努力试图探听真相。而其中以瑞恩王国尤甚。因为西瓦尼亚本身就是瑞恩人开发的新国土(虽然说其中的维亚被交给了提比略。但毕竟那对于提比略人而言只是一块飞地,也就用来册封一位伯爵而已),为了了解挖掘场的真相,当时执政的莱托就决定派遣一支精干可靠的力量去调查详情。于是血龙中队就被选中了。”

  “当然,这种间谍工作要是被公开,肯定就是一场外交风波。所以整个活动是秘密的。血龙中队接受了这个任务——毫无疑问,他们并没有被告知万一出现意外,他们就会被高层直接当做弃子抛弃。”

  “接下来其他事情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血龙中队来到西瓦尼亚后,为了保持整体行动的秘密,没有选择自己的领土,而是选择了维亚作为行动基地。他们的活动卓有成效,从教会那里弄到了不少机密,结果弄得教会恼羞成怒了。为了断绝各方势力的好奇心,同时为了杀鸡儆猴,在一些背后的利益交易之后,教会和瑞恩高层达成了协议——以我的推断,大概是教会满足了莱托私人的利益——总之,教会一方掌握的血龙中队的详细情况。然后在某一天,教会一方偷袭了血龙中队。”

  “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不过血龙中队居然抵挡下这次突袭,并且大部分成员都成功撤走。教会紧紧追击,而血龙中队因为不能暴露身份,所以他们一路都无法得到支援和保护。甚至有些不知真相的瑞恩军队也在攻击他们。这场追击的最后结果,就是血龙中队几乎全灭。他们的队长被俘虏,然后就被冠以异端的罪名,好像是在维亚?或者其他什么地方,被公开的处以火刑。”

  “被活活烧死了?!”艾修鲁法特问。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变得嘶哑,全身上下微微发抖。

  “火刑么,当然是这样。”奥利维拉回答,他感觉到艾修鲁法特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却没有太介意。毕竟他在说的是一件早已过去,如今再也无人关心的政治话题罢了。“也许是教会用严刑拷打从其他被俘虏的成员嘴里逼问出情报,也许是压根他们早就知道详情,反正教会借着这个机会对瑞恩人发难。而瑞恩方面当然矢口否认,而且一口咬定这和高层无关,是血龙中队私自行动。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们宣布被烧死的队长犯下违反命令私自行动等等罪行,直接剥夺了他的地位和财产。至于其他的人,死的也白死,被俘虏的也不管了。这些俘虏要么被火刑处决,要么就是死在监狱里了。”

  “不过这事还没有到此为止。接下来还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血龙中队最后一个成员,唯一逃出教会追击的一个年轻人(具体名字我忘记了),在一个公开场合找上了我们的小国王。当然,小国王对这种事情一无所知(或者他知道,只不过觉得无足轻重),反而呵斥那个年轻人无礼。于是呢,像所有的悲剧一样,最后的结果就是那个年轻人终于承受不了这种种的迫害和背叛,在暴怒中用剑伤了小国王。如此一来,血龙中队的背叛罪名被坐实了,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当然,就算没有发生这种事情,他们也翻不了身。噢……年轻人,你怎么了?”

  在他面前,艾修鲁法特正低着头,双手紧紧的握着拳。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那是一种情绪激动到几乎无法抑制的姿势。

  艾修鲁法特似乎没听见他的话,继续保持着这种姿势,全身在剧烈的颤动着。

  “年轻人……年轻人?艾修鲁法特!”奥利维拉有些震惊的说道。“你怎么啦?人不舒服了?”[觀看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138看書網(13800100.com)無彈窗閱讀]//亲!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还请记住本站帮忙宣传下哦 !本站哦 !138看お網:13800100.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