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3-01-12

  “您不用考虑这么多。”嘉莉回答。“现在想这些还太早,至少还有一半的可能呢。哎,主人,不管说,通过凯德,我们可以见到皮诺德。如果凯德没骗我们的话,那么皮诺德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马上就可以知晓了。不过不管皮诺德是不是存在,我还是建议您考虑一下我之前的建议。”

  艾修鲁法特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的继续前进。

  “主人,”咪咪噜这个时候突然从后面拉了拉艾修鲁法特的衣服。“刚才那个狼……那种怪物,真的有点可怕。咪咪噜不喜欢这种。”

  “它们只是傀儡。”艾修鲁法特摸了摸咪咪噜的头,安慰她道。“只是受到黑魔法操纵而已。就和刀剑本身一样,并不值得害怕,真正值得害怕的是驱策它们的人。”

  “咪咪噜还是不喜欢这种。”咪咪噜摇了摇头。“黑魔法就是这样子的吗?我还以为都像这匹马一样呢。”

  “这匹梦魇马是特殊处理过的。”艾修鲁法特回答。“所有没有尸体臭味,也看不出它并非正常活物。只要精心处理都能有这个效果,但是大部分时候,是没有这么精心处理的。”艾修鲁法特还记得制造梦魇马的过程,那个时候就算准备充足,各种物品齐全,也整整花了半天功夫才处理完毕。甚至连马的眼睛都放了,让它看起来极像活物。

  “刚才那个人……海茵,也会黑魔法,对不对?”

  “是的。”艾修鲁法特回答。在这个世界上,普通的魔法师已经广受人们的排斥和敌视了,更别提黑魔法师了。人们管他们叫“亡灵法师”,而且给予高度的敌意。这种情况下,黑魔法的修炼者别无选择,只有远避人群,并且利用黑魔法召集不死军队来保护。不过这种行为却又进一步增强了普通人的敌视。

  当然,除了黑魔法师外,其他的魔法师的情况倒还好。教会在其中起了极大的作用。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教会最大的意义就是成为魔法师们(除黑魔法师外)的庇护所。当宗教和魔法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普通人对于那种掌握超自然力量的魔法师的敌视就被极大的淡化了。一个精通魔法的高阶祭司并不会受到排斥,相反能得到很大的尊重。

  教会一直在这方面不懈努力。除了宣传外,他们还在各地举办魔法学院,教导学生,甚至教导很多天赋平庸的学生,以减轻人们对魔法师的敌意。这种种行为的后果,就是这个世界上大部分魔法师都被纳入教会,而他们反又成为了教会的强大支持力量。任何世俗的政权,只要他们的军队还需要魔法的支援,他们就不可能和教会翻脸。在之前舍姆人和教会冷战的时候,甚至在没有公开翻脸的情况下,舍姆军队的魔法力量就几乎全部丧失了。

  “可是咪咪噜在城里听说,黑魔法师都是疯子。城里的人都这么说。”咪咪噜又问。“但是这个海茵一点也不像疯狂的样子啊。”

  艾修鲁法特笑了笑。在普通人对黑魔法师的看法中,基本都是充满偏见和敌意的。一种普遍的看法就是那些黑魔法师为了追求权势和力量,所以才学习操纵亡者的艺术,而且最终将变成一种骇人的形态或是活在永世的诅咒之中。不管黑魔法师的初衷如何,黑魔法的魔力将最终不可避免的扭曲他们的心智,也就是说,当一个人开始学习黑魔法,那么他离疯狂就不远了。

  “咪咪噜,并不是很多人认同,事情就是那样子的。”艾修鲁法特回答。“你看,我不也是在普通嘴里邪恶疯狂、嗜血自私的吸血鬼吗不跳字。

  “是这样啊……”咪咪噜回答。突然之间,她似乎有想起了。“主人,你能不能弹琴给咪咪噜听呢?咪咪噜很喜欢听。”

  “旅途无聊了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没有拒绝。他从鞍袋里摸出白银之翼。经过嘉莉卓有成效的教导,现在他的琴艺虽然还算不上大师,但是弹奏已经没问题了。艾修鲁法特的手指拂过琴弦,乐声悠扬的响起。

  ……

  南方的夏季已经到来,天气一天比一天热。此时雨季已结束,正午的天空骄阳似火,就连咪咪噜也趴在马背上一动不动。因为不停喝水的缘故,咪咪噜的毛发之上都湿漉漉的。

  “主人,太热了……”咪咪噜虽然有非常好的体质,但是眼下似乎也吃不消了。现在的情况就是:就算咪咪噜都不做的趴在马背上吐着舌头,汗水照样不停的向外冒。艾修鲁法特的披风(也就是从卡尔那里得到的战利品)虽然刀枪不入,但是在遮阳方面却效果很差,基本上挡不住这种毒太阳的光芒。

  “坚持一下,咪咪噜。我们到城里去买个遮阳的伞。”艾修鲁法特鼓励道。他这句话不是纯粹的安慰,因为此时伊斯特拉已经在望了。

  由于靠近城市的缘故,这里的道路情况已经大不相同,变得像模像样,很明显得到了较好的维护修整。道路两侧也不再像之前一样荒凉,农田和村落已经零星可见。同时,道路上也不再只有艾修鲁法特一个人,不停的有马车、骑手或者行人出现。

  艾修鲁法特本来并不想在这里耽搁,而是想早点回到梅诺,那个叛军聚集的基地。但是这种烈日让他也稍微感到有点不舒服。虽然说没有出汗,但是皮肤上也有种烧灼感了。

  去买把伞或者旅行用的遮阳斗篷应该是个不的选择。

  伊斯特拉这座城市外表看着还行,虽然比不上米尔城那种赤裸裸的炫耀,但可比梅诺那种寒酸城市气派多了。整个城市中规中矩,谈不上特色也没有明显的缺憾。论城市的规模和管理,它是西瓦尼亚三座城市中最好的一座。本地的领主名字叫富泽,是一个商人出身的贵族。虽然有很多传闻说这位领主有贩卖人口的劣迹,但是他在城市的建设和管理方面明显要比西瓦尼亚另外两位领主高出一筹。也许是出身的缘故,他倒是很注重发展商业,不说城里,城郊就有一个规模颇大的交易市场。

  艾修鲁法特几乎没费力气就在市场里找到贩卖旅行用品的摊位。铺子的主人是一个一脸奸商样的中年男子,在看到艾修鲁法特对他的货物感兴趣之后,他就两眼发光,竭尽全力向艾修鲁法特推销一种可以装在马鞍上的特制大伞,说是“同时给人和马遮阴挡雨”。不过必须说,这种伞虽然造型奇特,外表美观,但是明显无法承受风力。只要马儿快速奔驰,伞就得散架。所以艾修鲁法特最后还是选择购买了一件适合儿童的遮阳斗篷。

  “就这个。”艾修鲁法特拿起斗篷,从钱包摸出一枚银币交给商人。那个商人由于未能把的特制大伞推销出去,所以显得心不甘情不愿,相当沮丧。

  有人就在这个时候,在艾修鲁法特的后背拍了一下。

  艾修鲁法特几乎下意识的想拔剑——那把得自罗尔的长剑送给了绯,他又另外买了一把剑——不过在他看清楚是谁的时候,他的动作停下来了。

  在他身后的是奥利维拉博士,居住在梅诺的大学者,历史和地理方面的大师。事实上,艾修鲁法特已经把奥利维拉的事情给忘记了。他最初的时候是为了方便搜索叛军的位置而向博士购买地图,但是接下来咪咪噜把这个难题解决了,所以他也就一直没去找博士。

  “年轻人,果然是你。”博士很高兴的向他打招呼。“我们又见面了。”

  “啊,博士,很抱歉,我因为有事,一直没空去找您……”艾修鲁法特突然想起当初的约定,那个时候,他承诺过要向奥利维拉博士购买地图的。“不过……”

  “没事,没事。”博士脸上并无任何不满,相反,他笑嘻嘻的。艾修鲁法特马上就就博士气色非常的好,早已不复上次见面时那种窘态。事实上,奥利维拉博士此刻穿着高档的丝绸衣服,手里拿着烟斗,充满了学者特有的文雅气息,看不出一点穷困潦倒的痕迹。“我只是想问问你,你还想要地图吗?如果你不想要了,我可以把定金退回给你。”

  “啊……”这一次轮到艾修鲁法特惊讶了。看起来,这位博士不为何发了一笔财,否则断然不会这样。

  “还想要地图吗不跳字。博士悠闲的吸了一口烟斗,重复了一次。

  “要,当然要。”艾修鲁法特回答。不管说,拿到一份详细地图总是好的,也许能在某天发挥作用呢。“不过,博士,你离开梅诺了?”

  梅诺和伊斯特拉之间,可是隔着一段不短的路呢。

  “这里不好,去那边坐坐,我们细谈吧。我请客。”奥利维拉的心情明显很好,他吐出一口烟,向艾修鲁法特示意不远处的一个小店,或者说,一个露天小酒馆。

  他们两人很快坐在一张桌子边,服务员送来了冰镇的甜酒。

  “博士,你……现在这样?”艾修鲁法特好奇的问。

  “有一半是托你的福,年轻人。”奥利维拉带着一脸的笑容喝了一口酒。“还记得那天你给我的钱吗?我偿还了房租,付清了欠账,并在那里等了你一个月。最后,因为你迟迟不至,所以我选择离开梅诺,并最终在伊斯特拉找到了一个可靠的赞助人。”

  “赞助人?”

  “就是这里的富泽伯爵,他虽然是商人出身,但是很热心学术研究。他和他的一个现在是我的赞助人。由于他的慷慨,我正打算去北方完成历史资料的汇编工作呢。如此,我在这里的研究可以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奥利维拉朝着远处几辆马车指了指。“看到没有,那些就是我的车,我正打算出发呢。如果你再迟一点出现,恐怕我们就见不到了。”

  “真是恭喜了。”艾修鲁法特真心实意的祝贺道。

  “对了,这是你的地图。”博士从随身包裹中拿出一张卷轴,递给艾修鲁法特。后者打开略微扫了一眼,立刻从钱包里摸出约定好的五枚金币递。

  两个人之间的话题似乎说完了,而他们面前的甜酒还有一大半。奥利维拉四顾着,想找到一个可以继续讨论的话题。

  “咦,年轻人,那个是你的纹章吗不跳字。奥利维拉用手朝着梦魇马的身上一指。艾修鲁法特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他的盾牌。这个汤玛士送给他的盾牌一直被他随身携带,尽管他很少用这个盾牌。

  “是的,这是我的血龙纹章。”艾修鲁法特回答。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