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12-26

  这个声音不止尖锐刺耳,更有一种令人牙酸的力量。就算是熟睡的人,也会被这个声音吵醒的。

  一小会之后,绯看到那件房子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简单的无袖上衣,没披盔甲的男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出来,他一只手里拿着一把长矛。

  “回事?有老鼠?还是卡子松了?”男人含混不清的嘟囔着,然后他看到前方的雨棚下黑洞洞的大炮炮口。

  一个女孩站在那里,虽然全身上下湿得宛如刚从池塘捞上来的,但是她的衣着是很明显的囚犯衣。女孩站在大炮之后,手中端着火枪,对准了这边。

  “呃……”男人定了定神,终于明白这不是觉。

  或许是因为眼前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脱离常识,所以一时之间他惊讶得连害怕都忘记了。

  绯扣下了扳机,她说不上是因为紧张还是其他原因,在她意识到之前,她已经开了枪。不过火枪虽然是极容易使用的武器,但她毕竟是第一次使用,准头差得厉害。子弹从哪个卫兵的头侧掠过,一股热风猛烈的刮着他的耳朵。

  “妈呀!”那个男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接着丢掉长矛,手脚并用的朝房子里逃了进去。

  房子里面传出混乱的声音,一小会之后,房门里冲出了好几个人。不过这一次绯已经拿着点火棒靠近大炮的火门。谁都点火棒向前一送会有结果,所有的守卫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着不敢行动。

  “哪个白痴居然把火药留在那里的!还有今天是谁执勤的?!”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咆哮着。不过他发怒归发怒,却没有面对着大炮的炮口冲上去的勇气。他的部下这种情况下也都不敢。

  他们无法行动,而绯也就这样保持着不动。一分一秒的悄悄度过,几乎没有人意识到铁索摩擦的刺耳声音早已经停了,而雨幕虽然依旧厚重,黑暗却在一点一滴的消退。

  “你想干?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走吗不跳字。那个军官终于开口了。

  “退,否则我会开炮的。”绯拿着点火棒的手似乎抖动了一下,所有的卫兵都情不自禁的后退半步。

  “我懂了,这婊子在这里拖住我们,她的同伴则在那里开门。”军官已经定下神,明白了到底发生事情。现在敌人占据了主动,他们不能直接进攻。“你们两个。”他用很轻的声音告诉的手下,“回房去。从窗户里出去,召集其他人,先去干掉那个看守绞盘的,把大门放下来。然后绕到这个婊子的后面。”

  他的两个手下果然乖巧,悄然的退回到房子里面。现在所有人都坚定了信心,在这里继续对峙。

  原本浓重的夜色现在已经越来越淡。虽然说天空依旧大雨倾盆,但是天地之间正在慢慢的进行昼夜更替,越来越亮。

  已经等了很长,但是并没有预想中大门落闸的声音响起。相反的,对面的这个逃犯反而一副镇定的样子,军官的心中开始感到不安。

  斜刺里响起一阵欢呼声,接着一群陌生人出现在军官的视野里。他们身上穿着七拼八凑的衣甲,但是却都拿着武器,数量在百人以上。

  那个军官马上就明白派出去的部下为一直没有回音了。

  “艾修鲁法特,他们呢?”领头的几个人中,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问的同伴。

  “我估计应该来了,你看,在那边呢!”

  另外一个方向也出现了一支队伍。领头的是一个穿着皮甲却没戴头盔的高大男子,头发花白,身后跟着一支看不到边的队伍。不过这个队伍的成员都没有武装,而且每个成员都穿着囚犯那种固定的制服。

  “艾里克?!”军官认出了这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他也理解到这到底是回事了。“原来是你?你背叛了教会?!你背叛了神!你也背叛了你的国家!”

  “我只是不想背叛我心中的良知!”艾里克厉声回答。

  这种情况下,守卫们大势已去。他们唯一做的事情就是退回房间里并且把门关上。

  两支队伍碰到了一起。

  “你就是白熊?”络腮胡子看了看艾里克。“不管样,欢迎你加入。雨还很大,不过我们没,里面随时会这场逃亡。跟我们走吧。”

  艾修鲁法特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确认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走散的人,于是来到绞盘边上。本来斩断这种粗铁索需要斧头之类的沉重工具,但是艾修鲁法特只是拔出的佩剑而已。他猛的一斩就切断了铁索,失去了牵引的铁门马上在重力作用下下坠,猛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让大地都位置震动的闷响。

  做完这个,他用最快的速度冲上了城头。这里可是按照要塞城墙的标准建造的,不管高度还是厚度都是如此。艾修鲁法特却从城墙上纵身跳下,只在落地的瞬间因为地滑而用手撑了一下地面。

  他的预防措施确实不是白费功夫。就在他快步去追前面的队伍时,另外有一支骑兵赶到了大门这里。不过这一次,他们遇到的是已经被斩断铁索而无法启闭的大门。傻瓜也看得出来,那些逃犯刚走不久,甚至大雨都尚未将他们的足迹冲干净。

  “该死!”率领着这支部队的军官发出恨恨的诅咒。他要修好这道门至少需要三五天,换句话说,想要追击逃亡者已经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把那些负责看守的家伙给我叫出来!这些婊子养的渎职杂种!”他破口大骂着,转而把的怒火转移到另外一群人身上。

  逃亡队伍就这样在无人追击的情况下顺利离开,并且迅速的分成几队,朝着不同方向前进。中午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尾随着一部分逃亡队伍来到了一座小村子。叛军在此已经有一定准备,但是面对千人的逃犯,准备工作还是显得有些不足。人们不得不排队进房间,擦干身体,换上衣服,然后才能一边烤火一边吃饭。半天加一夜的艰苦跋涉,已经耗尽了他们的体力。

  艾修鲁法特倒是有优先权。他很快就收拾干净,撑着一把雨伞来到了一间小屋子,这也是村子内唯一一间比较空的小屋了。在艾修鲁法特进门的时候,尼尔正在这里。

  “干得好,艾修鲁法特。”尼尔不知为何,眼角有几分焦虑的神色。“你把事情圆满的完成了。男爵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现在我算是入伙了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问。

  “当然了。你现在不仅入伙了,而且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你想要奖赏。”

  “说实话,我想见见皮诺德男爵。”艾修鲁法特回答。在他提出这个要求后,尼尔轻笑了几声,不过那笑声听都有点勉强。

  “这个,等我们再说吧。”最后,尼尔如此回答道。“先坐下来,喝杯酒暖暖身子,这雨可真够呛。”

  艾修鲁法特没有拒绝,不过在他拿起杯子的时候,门再一次打开了,这一次进来的是艾里克。他也已经擦干身体并且换了衣服。

  “白熊。”尼尔说道。“看起来一切顺利呢。”

  “现在就不要叫我白熊了,叫我本名艾里克吧。我记得你叫尼尔,是皮诺德男爵的部下……你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吗不跳字。艾里克也坐了下来,他的脸上还有几分不安。“你们打算对待那些可怜人?”

  “我只是负责人之一。至于对待,当然是和我们约定好的一样。”尼尔回答。“如果想要加入我们的,欢迎。如果是不想加入,可以自由离开。如果是无处可去,那么我会安排他们去一些我们的村子。他们可以在那里当一个普通人,用的双手养活。假如教会的鼻子嗅到了那里,村民们也会尽力帮助他们隐瞒的。”

  这些条件,听起来真的非常慷慨的,不,与其说这是慷慨,不如说这是纯粹的是无利可图的善事。艾修鲁法特怀疑皮诺德为会让部下费这么大劲头去干这种事情?收买民心?或者是另有所图?

  “不过,就算是想加入我们,也必须找个地方先养养身体。”尼尔的目光转到窗外,出神的看着外面的大雨。“不管说,先等等,看看教会方面有反应再说。”

  “对了,绯呢?”艾修鲁法特无意的问。

  “她走了。”艾里克回答,“刚才还和我道别来着。”

  “走了?她不是……”

  “不,她不是我的任何人,只是和我做了约定而已。因为我那时候还不能肯定男爵会真的派一个得力部下来帮忙。靠我一个人是无法完成这次行动的,我必须要有一个搭档。”艾修鲁法特注意到在艾里克说出“得力部下”这个词的时候,尼克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露出了不是苦笑还是嘲笑的表情。

  “我教导她战斗的技艺,而她将在行动中辅助我……嗯,事实上一切都比想象的简单。”艾里克回答。“没有问题。”

  “她这样的女孩……为……”

  “挖掘场里,相当不少呢。为吗不跳字。艾里克说道。“他们挖掘的圣物边上,亦或者是圣物本身,隐藏着某种诅咒,所以人们经常会莫名其妙的痛苦死去。而比男人更能抵御这种诅咒,通常能多活一星期以上。这就是为他们总是找些女孩来的原因。”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