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12-16

  “先下马!”络腮胡子命令道。艾修鲁法特的回答虽然不能说令对方满意,至少也没有引起对方的敌意。他依言翻身下马,然后解下佩剑,将剑挂在马鞍上。做完这件事情后,他再一次举起手,示意毫无武装。

  “跟我们走。”络腮胡子来到他的侧面,以更好的监督他。“你的马留在这里!”

  艾修鲁法特没有抗拒,依命行事。

  最后一个潜伏者也走出来,五个人低声的商量了一下,最后组成一个纵队。一个人在前面带路,其余四个则跟在艾修鲁法特的后面。两个拿着长弓的人走在一个相当合适的距离,一旦艾修鲁法特有任何异动,他们就能用弓箭发动攻击。当然,这个构想必须建立在“艾修鲁法特是个普通人”的基础上。

  咪咪噜没有出现,但她会跟上来。咪咪噜很聪明,不会把这场戏给演砸。

  倒是眼前出现另外一个问题。等到艾修鲁法特见到皮诺德男爵,他该做呢?叙叙旧……他们之间有旧情可叙么?直接表明身份?或者先耐心的观察一下?

  “主人,我认为,最理想的是必须做出一些善意的帮助。”脑海里,嘉莉建议。“皮诺德男爵可能立刻认出您来,那样的话只能看运气了。但是如果他没有一眼认出您,那么您最好首先做一点表现您的善意的事情。”

  “具体应该做?”艾修鲁法特可没打算千里迢迢的来为皮诺德男爵效劳。他的计划是结盟,而不是变成对方的部下。

  “具体的……眼下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先评估一下皮诺德男爵的势力吧。不管样,请您做好战斗的准备。”嘉莉说道。

  这一次如此轻易的找到皮诺德男爵,实际上是超出艾修鲁法特的预计的。他一路构思着未来的计划,所以没有太在意沿路的事情,等到前面那个带路的喊了一声“到了”的时候,艾修鲁法特才意识到已经来到了皮诺德男爵的老巢。

  如果没弄的话,这里应该是一个古代陵墓。

  和杂草共同将这座古代的建筑给湮灭在这座山里。这座陵墓依山而建,陵墓外围曾经是一座气派的建筑,但此时此刻,也只有从茂密的草场中挣扎着露出一点点白色的大理石石柱才说明这里是人类建筑物,而不是自然的造物。

  他们走到一丛灌木的后面,在一堆石头中间,有一个仅可容身的入口。领头的那个人第一个走了进去,艾修鲁法特也跟在后面。走了几步之后,他就感觉到地道开阔起来。他们钻进了一个四方形的空间,然后艾修鲁法特阳光从一个天窗上照下来。事实上,这里有一整排天窗,让这个地下陵墓里并不缺乏光亮。不过艾修鲁法特无法判断这到底是原先就有的呢,还是近年来刚刚挖成的。

  “谁!”前面有人喝止住他们。“口令!”

  “一个。”领路的那个人回答。给出这个回答后,他们继续前进。这个地方比预想得大得多,足够几百号人宿营的,也许上千人也够了。艾修鲁法特看到地砖上有着一些不认识的符号,从这种广大的内部空间、四周的壁画(已经大都褪色,但是勉强还能分辨),还有偶然可看到雕塑品,最后加上这种奢华的地砖,十有八九这里是某个古代国王的坟墓。

  艾修鲁法特一路上看到不少的人,一个个都裹在披风或者毯子里,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休息。他们的到来并未惊醒这些睡眠者,鼾声在地下世界里回荡着。

  一个很理想的藏身处呢。艾修鲁法特这么想的时候,他看到的带路者停下了脚步,接着前方出现了一道门。这是他们一路进来看到的唯一的一道门。这并不是陵墓的石门,而是明显刚安装没两年的木门。如果没弄的话,木门里面应该就是这个陵墓的最深处了。

  艾修鲁法特注意到刚才押送的其他人都停下脚步,没有继续前进的意思。只有络腮胡子从艾修鲁法特身边走过,伸手推门。

  “主人……感觉到了吗不跳字。嘉莉在脑海里问。

  “嗯。”艾修鲁法特回答道,这个地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黑魔法的气息。因为而这种地下陵墓里,天然就是黑魔法的凝聚地。这意味着里面很可能藏身着黑魔法的使用者。

  皮诺德男爵就在里面。

  “主人,请尽量低下头,不要正面对着……”嘉莉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安。

  “这么低着头,也只是增加一点点的隐藏吧!”艾修鲁法特在脑海里回答。“又何必为了这么一点点的可能性而卑躬屈膝呢?”

  门被推开了。艾修鲁法特跟在络腮胡子的身后,走进了这个让古代王者沉睡的最后殿堂。

  “你来了?你带谁来了?”

  “是这样的……”

  艾修鲁法特没有关心络腮胡子的问答。他环顾这个房间,看到整个房间被做成会议室的样子。原本的棺木早就被弄走了,此时房间中间是一张长桌——和比那些贵族们使用的略小,但也够长了。在长桌边上坐着几个人,一盏魔法灯在桌子中央,青白色的颤抖的光线照亮了桌边的人。

  在他进来之前,似乎有一个会议正在召开。艾修鲁法特的目光从每一个与会者身上扫过,并没有找到的目标。这里所有的人看上去都是普通人类,并无吸血鬼最明显的特征——凸出嘴唇的獠牙。

  当然,艾修鲁法特吸血鬼其实可以将犬齿自由伸缩,甚至可以缩回人类的大小。不过就算抛开獠牙不谈,这里的人中间也没有皮诺德男爵——就算他看了,嘉莉也会认出来的。

  在左边第一个,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除了他苍白的脸色和一种神经质一样的神情,倒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在年轻人身边的是几个人,有老有少,但是从表情神色就能看出他们并不是这场会议的主角。而在右边的则是一个穿着皮甲的男人,这个男人外貌并不出众,但是眉目之间自有一股身经百战方能产生的精悍之气,看起来很像个老练的雇佣兵。

  淡淡的黑魔法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不过艾修鲁法特一时之间看不出到底这个黑魔法的源头在哪里。

  “所以你就把他带来了?”这个时候,和络腮胡子的问答已经结束。主要的问题都是雇佣兵问的,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只问了一两个,其他几个则都没有开口。换句话说,这里的主事人就是这两位。

  皮诺德男爵似乎不在这里。当然,对这一点,艾修鲁法特其实也是有心理准备的。毕竟昨天晚上只是一个分队,不是皮诺德男爵亲自率领也很正常。

  “是的。”络腮胡子回答。雇佣兵挥了挥手,示意他走人。

  “你说你是仰慕皮诺德男爵?”雇佣兵把目光转到艾修鲁法特身上。从他的口吻来看,他似乎觉得艾修鲁法特的这个理由很扯蛋,但是他的表情却又似乎是认同这个理由的。

  “是这样。”艾修鲁法特回答。

  “那么,给我一个证据,证明你不是教会或者其他人派来的探子。”雇佣兵的声音里,夹杂了很明显的敌意。“如果你拿不出证据,那么就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我独自到这里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据。”艾修鲁法特耸耸肩,“如果我是探子,那么后面肯定跟着大队人马。就算没有大队人马,也有几个同伴。”

  “我觉得,如果你是教会秘密安排的探子,那么你故意这么做以打入我们内部的可能性很大。”雇佣兵并没有被说服。他站了起来,目光如刀锋一样定在艾修鲁法特的脸上。

  “主人……这个人,身上有进行生化改造的痕迹。”脑海里,嘉莉提醒。

  “是神圣骑士,教会的人?”艾修鲁法特心中一惊,但是马上就否认了这个判断。不可能是教会的人,皮诺德男爵是绝不会和教会玩妥协的。不过嘉莉的判断不会,只能理解雇佣兵曾经是个神圣骑士,但现在因为某种原因,投到皮诺德男爵的手下。

  这地方也许不是老巢,只是一个据点。艾修鲁法特有点心不在焉的想到了这点。

  “没法回答了吗不跳字。雇佣兵的语气变得很严厉。

  “等一下。”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接着一个人从艾修鲁法特的身后走了上来,“这一位应该不会是教会的探子。”

  在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艾修鲁法特这一次真的有点感到惊讶了。进来的人居然是“金手指”尼尔,那个曾经在奥伦城和他相识,昨夜又在酒馆再次见面的吟游诗人。

  尼尔的打扮和昨夜没不同,手中甚至还拿着的竖琴。他越过艾修鲁法特,走到桌子边坐下。从他那极其自然的动作,就能看出这个人是这里的一员。

  “你这么肯定?”雇佣兵斜眼看着尼尔。

  “我在奥伦城见过他……是吧,艾修鲁法特。”尼尔的后半句是对艾修鲁法特的说的。“别这样,凯德。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他不是教会派来的倒是可以肯定。”

  “你已经从奥伦城很久了。”雇佣兵,或者用他的正式名字,凯德,质疑道。“事情会随着而改变的。比如说在你离开之后,他被教会雇佣了呢?而且就算不是教会,也可能是哪个国家派来的。”

  “奥伦城那边对西瓦尼亚的事情,也就是我们的事情毫不关心。”尼尔回答。“所以他是不可能由那边的。更别说现在奥伦城被绿皮变成了一片彻头彻尾的废墟,甚至还被舍姆人接管了。至于其他的,艾修鲁法特十几天前才通过那条有龙的山路来到西瓦尼亚。只要他是官方的人,就不可能去走那条危险的路……那可是赌命啊。”

  这番措辞很有力,所以凯德不再。

  “艾修鲁法特,你为想来找皮诺德男爵呢?”尼尔问道。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