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咪咪噜,刚才你爬上窗头了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见到咪咪噜就问。(看小说就到-&l;&g;-.)“你被人了。”

  “咦?真的吗?咪咪噜刚才很了。”咪咪噜也是很诧异的样子。

  艾修鲁法特当然咪咪噜的变è天赋在匿踪方面是多么杰出。她的变è天赋加上天生的敏捷身手,此外加上黑夜的环境掩护,应该是很难被人的。就算窗子发出了响声,人们也不会看出咪咪噜,最多只会认为风吹动之类的事情吧。

  但是贝勒尔却偏偏了。从这一点来说,那个男人拥有着敏锐得难以想象的观察力。

  “我们走吧。”咪咪噜建议。如果不是这次突然的拍卖会,以及那个贝勒尔的邀请,他们现在已经在山区了吧。

  “对了,那个叫贝勒尔的人,一直自认为提比略人,那他为会得到瑞恩王国的委任呢?委任一个外国人作为一方总督?”不过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很容易想明白的。

  “对了,他是个将军,而且曾经是攻克卡莱安的统帅……而西瓦尼亚有吸血鬼的威胁。换句话说,他是两个国家共同派遣来对付西瓦尼亚的吸血鬼的。”

  当然,艾修鲁法特并不懂得贝勒尔此刻一无兵二无权的尴尬处境。

  “如果这样的话,那个吸血鬼就危险了呢。”他低声的告诉。那个神秘的吸血鬼手头兵力并不强大,否则的话也不会闹了这么久,依然一座城镇都没有占领吧。当然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卡莱安可是拥有上千名吸血鬼,自然可以组织起庞大的不死军团,而西瓦尼亚只有一个。不管这个吸血鬼在黑魔法上有多少造诣,想要独个组织起一支庞大的不死军团也是很难的吧。

  “主人,”脑海里,嘉莉说道。“您已经对下一步有计划了吗不跳字。

  “嗯,去见见那个吸血鬼。”艾修鲁法特在脑海里回答。“如果能成为盟友的话,就把这种情况告诉他,如果只能成为敌人,那就离开。”

  “很好的决定。”嘉莉回答道。“嗯,这件事情请您一定要理智,不要感情用事。要,如果成了敌人,那么他可能会是您在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敌人。”

  “不是还有星域诸神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冷冷的反问。

  “虽然您可能会不满意,但是以您现在的程度,还没有资格成为他们的敌人呢。”嘉莉说道。“不过您也不必担心,他们也这一点,所以不会浪费来找您麻烦的。”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城门口。前面说过,这座城市并没有通行费之类的规定,白天只有几个士兵在那里维持通行秩序,而此刻甚至连维持秩序都不必了。门口空荡荡的,任由他离去。

  走出城门之后,艾修鲁法特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城市。不为,明明已经不属于这里,但是离开的时候依然感到一种怅然的失落感。

  “主人,你在看?”咪咪噜不解的问。艾修鲁法特此刻正回望着城市,久久不动。

  “不,咪咪噜,我没看,我只是有点迷惑而已。”艾修鲁法特低下头,看着的双手,反复的握紧松开。

  “主人心中,也有问题无法回答吗不跳字。

  “不止是无法回答而已。”艾修鲁法特说道。“甚至我不该不该去寻求这个问题的真相。我不我的未来……我的未来将要做。”

  “咦,主人上次不是告诉咪咪噜,说要去西瓦尼亚去找那个吸血鬼吗不跳字。

  “我不见到那个吸血鬼后还要做。”

  咪咪噜有些困惑的晃动着耳朵。“主人,大长老以前曾对咪咪噜说过呢,能做就够了。因为每天都有一个新的呢。”

  “啊……哈哈哈……也对吧。也许是我想多了。”艾修鲁法特伸手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然后他才意识到碰到的是那架竖琴。汤玛士的竖琴。他把竖琴拿到了手上,脑子里浮现汤玛士在军营里独自一人弹奏时候的样子。

  也只有那个时候,汤玛士的脸上才会露出无法形容的落寞。

  “主人,您想学琴吗不跳字。脑海里,嘉莉突然问道。“这方面,我可以提供相关的教导呢。如果您不想学的话,我也可以为您弹奏……当然,需要您授权给我手的使用权。”

  “弹一首吧。”艾修鲁法特茫然的回答。虽然已经相隔数年了,但是每次想起汤玛士,依然能感到莫名的心痛。

  嘉莉控制了艾修鲁法特的手,他的手指在琴弦上划过,演奏出一曲优美而伤感的曲调。这是艾修鲁法特所熟悉的曲调,这是汤玛士的歌。

  “时光流逝永不停,昼夜循环恒久远……须知逝者如斯夫,一头青丝化白发……”

  梦魇马开始小跑着向前,伴随着这夜风中悠扬的琴声,朝着远方而去。

  ……

  夏之交的山区,草木格外繁茂。

  虽然说正式的夏ri还未到,但是此刻的太阳已经相当晃眼了。太阳照在身上,让艾修鲁法特感觉到一种绝非炎热的不适感。其实在铁爪山脉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这种感觉,好像是他的肌肤对阳光过敏一样。不过在变形为绿皮的时候,盔甲覆盖了他的全身,让他并无这种麻烦。

  翻越山区的速度远比预想的要慢。为了在这片地形复杂的山区中找到条供梦魇马通行的路,艾修鲁法特不得不多次转弯拐弯。甚至好几次走了路,不得不回头再走。这有一半归功于手里的这副地图,这地图卖价贵,实际上误无数,完全是jiān商坑人的玩意。

  “主人,左边走可以让马通过。”咪咪噜出现在远处的山头,大声的朝艾修鲁法特招呼。在地图不可靠后,他也只能依靠咪咪噜来指引方向了。必须说明一下,其实咪咪噜非常适合山区活动,在这里简直如鱼得水。

  毕竟,半兽一族本来就是居住在山区的。

  艾修鲁法特依照咪咪噜的指引,从左侧绕过前方挡路的山峰。果然这里是相对平缓的谷底,适合马匹行走。事实上,这片山谷是天然的好路,哪怕让马车来也能通过吧。

  他向前走了一小段路,咪咪噜突然从前方一丛灌木里跳出来,并且四肢着地的向艾修鲁法特跑来。

  “主人,主人!”咪咪噜一脸慌张的表情,很明显了不得了的事情。“那边有血腥味。”他用手一指。“很浓的血腥味!”

  血腥味?艾修鲁法特咪咪噜所说的绝对不是肉食动物捕猎之类的事情。咪咪噜的这副表情说明那里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屠戮。

  强盗吗?但是在买地图的时候,那位店主也强调过山区没有强盗。毕竟,本来那里就不是正路,若非商道封闭,没人会在那边过的。强盗要是在这一带设点,就要等着喝西北风。

  “主人,要去看看吗不跳字。咪咪噜说道。

  “嗯,去看看。”艾修鲁法特跳下马背,在咪咪噜的指引下向那边走去。

  咪咪噜没有弄,他向前走了一段,也闻到了那股浓重的血腥味。以艾修鲁法特在战场上的经验来判断,至少要死几百个人才有这么大的血腥味。而山区的野兽,不管是老虎还是狼,都是不可能制造出如此规模的杀戮的。

  但是,除了血腥味之外,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而这份血腥味不仅浓烈,还很新鲜,能够判断出杀戮发生的并不长。

  “咪咪噜。”艾修鲁法特说道。“你从后面跟着我。”他也抽出长剑,这才继续前进。

  树林开始变得稀疏,脚下的泥土变得á湿,风中也夹杂着腐朽的气息。这说明前方已经是沼泽地,而血腥味也越发浓烈。艾修鲁法特的潜伏前进,一直来到树林的边缘。然后他才明白为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山区会有如此浓重的血腥味。

  一条体型非常大的龙躺在前方的沼泽里。五六根巨大的长矛刺穿了龙的身体,其中有好几处是致命的位置。这片沼泽并不大,是山区常见的那种小沼泽,而此时龙的血把整个沼泽都染成了暗红è。

  艾修鲁法特立刻想起之前那个卖地图的商人的话。这应该就是那条龙了。艾修鲁法特意识到在那个误地图的指引下,七拐八弯最后还是回到了那条被龙占据的山道上。

  不过这条龙再也不是任何人的威胁了。假如它身上还有生命的气息,那也只有残留的一点点了。龙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以一种扭曲的怪异姿势倒在沼泽中,一半身体陷入污泥。杀死龙的毫无疑问就是他身上那些长矛——仔细一看就那些其实不是长矛,而是弩炮的箭矢。

  看样子,有人杀死了龙呢?从四周那些折断摔倒的乔木,从那些火焰烧灼的痕迹,能够看出在龙死之前曾经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那边!”咪咪噜跳到艾修鲁法特身边,朝着侧面一指。

  那是沼泽边缘处的一块干地,上面一片焦黑,很明显被巨龙的火焰烧灼过。不过在那堆焦黑的中,似乎有一些的残骸。

  艾修鲁法特走近了才应该是一架弩炮。之所以加上“应该是”是因为这弩炮的造型非常的独特,完全超出了他认知范围。从造型上看,这台弩炮拥有多层设计,可以一次ingè出多发箭矢。

  “主人!”咪咪噜在不远的地方发出了一声叫。艾修鲁法特望向咪咪噜的方向,正好看到咪咪噜正站在一丛灌木边上,而灌木丛中,有人向外伸出一只手,这只手正无力的平摊在泥地上,五指松弛。

  不过,那只手并不是属于人类一族。因为那手比人类要短而粗壮,不管手臂还是手指都是如此。

  “是个矮人!”咪咪噜一边说一边费力的把那个矮人拖出了灌木。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