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那个哨站的士兵把目光停在咪咪噜的身上,反复的打量这个古怪的生物。而咪咪噜按照艾修鲁法特所教的,乖乖的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对于人类而言,“塞姆族”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甚至是压根没听说过的生物。所以现在艾修鲁法特给咪咪噜弄了一个项圈。每当有人问起咪咪噜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就解释那是自己的宠物,这个理由百试百灵。

  “怎么,我的宠物有什么问题吗不跳字。艾修鲁法特问。

  “不,没什么,只是很罕见而已。”那个士兵老实的回答。“好了,陌生人,你可以通过。但是我要给你一个忠告,那些滨族人可不是什么好客的家伙。我们这里已经有几起人员甚至商队失踪的记录了。可以的话,我劝你绕路。”

  “谢谢。”艾修鲁法特回答。“但是我觉得我可以保护自己。”

  “希望如此,陌生人。”士兵打开了路障,“但是记得我的jing告。离那些野蛮的家伙远点。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意外,”他补充道。“向距离你最近的瑞恩王国的驻军求助。保护过往商旅安全是我们的职责。”

  艾修鲁法特再一次向他道谢,然后骑马离开了。

  “主人,咪咪噜有个问题。”咪咪噜把脖子上那个项圈拿下来(刚才为了伪装,她脖子上戴上了这个很不舒服的皮项圈),“他们所说的滨族是什么?”

  “一个较为duli的民族,现在是瑞恩王国的心腹之患。”艾修鲁法特回答。由于在人类社会里呆了相当长的时间,咪咪噜已经很熟悉人类的语言了,也能理解很多人类之间的事情,比如民族、部落、国家之类名词的意思。“瑞恩人一直把滨族看成眼中钉肉中刺,希望能征服滨族,可惜未能如愿。双方打打停停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在教会的调节下才暂时缔结和约,但是只要机会出现,这个脆弱的和平随时可以被打破。【-&l;&g;-*悠】知道他们刚才干嘛挡路搜查我们吗不跳字。

  咪咪噜摇了摇头。

  “他们在禁止任何人把铁器输入滨族……铁器,还有食盐。”

  “咪咪噜听不懂,主人解释一下。”咪咪噜好奇的问。

  “铁器可以做成工具和武器盔甲,能提高滨族的实力。食盐则是生活必需品……瑞恩人只允许他们自己卖高价食盐给滨族。换句话说,他们就算暂时不和滨族开战,也很小心的防范滨族增强实力,同时又从滨族手里尽可能的榨取财物。我们这么一人一骑,一看就知道没带什么东西的普通旅人,他们压根不会费力气检查。但是如果是个商队,恐怕就会被折腾得鸡飞狗跳。”艾修鲁法特尽可能的向咪咪噜解释。其实他们只是路过这一带,并没有花什么jing神四处打听。但是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刻意打听,就能自然而然的传到耳朵里的。

  “不过看起来。”艾修鲁法特回忆着刚才那个士兵最后的jing告。“也许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主人,咪咪噜肚子又饿了。”咪咪噜突然说道。

  “啊。”艾修鲁法特想从马鞍袋里拿出一份干粮。必须说的是,尽管咪咪噜的体型只不过十来岁小孩那么大,但是她的胃口可是一点也不差,甚至能够超过一个普通的成年人。

  “好像吃完了呢。”马鞍袋里什么都没摸到。只剩下一些干粮的碎渣。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够咪咪噜吃的。艾修鲁法特自己已经不再需要进食,最多偶然喝一点水(当然,事实上不喝也无所谓),因为这个缘故,他经常忘记补充食物的问题。

  所幸,刚才那个哨站里的士兵就提及过,这附近就有一个滨族的村落。以一个旅人的身份买上一些食物应该不成问题。

  这个村子倒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糟糕。[  u  i g e 点]村子外挖了一道一人高的壕沟,壕沟内侧是木头制成的墙——与其说那是墙不如说那是栅栏——几座可供守卫者利用的木塔点缀的墙上。在大门口附近,两个拿着长矛的门卫在jing惕的张望着,在一座duli的观察塔顶端,有一个卫兵在执行自己的职责,一个大大的海螺挂在他的胸口。

  这种种的迹象说明,这里可不是个和平的小村子。当然,作为一个仅仅是来买点食物的过路人,艾修鲁法特对这些并不在意。外面的门卫问了他几个简单的问题后就不再挡路,那他也就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村子比预想中的大些,应该有那么几千号村民吧。村民的房子虽然是简陋的木头房子,同时看起来刚建成没几年,但是整个村庄显得简洁而干净,没有那种乡下地方污水横流的惯有景象。而在入口附近有好些货车,说明这里是商队经常光顾的地方,至少眼下有不止一个商队在这里驻足。

  几个穿着锁甲,看起来喝的醉醺醺的商队保镖斜眼打量着签马经过的艾修鲁法特。他们注意到他的战马、盾牌和剑,于是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人,如果你想来滨族这里找份雇佣兵的工作,你会失望的。他们都穷的要死!哈哈哈哈……”

  艾修鲁法特并未搭理他们。他已经看到前方一座最大的建筑物了,同时也从扇洞开的大门听到那种酒馆饭店惯有的嬉闹声和呼喝声。而外面的拴马柱上,则拴了很多的马。

  看这个村子,看起来滨族发展得不错呢。也许瑞恩人各种封锁政策并未取得良好效果。

  酒馆里居然相当拥挤。此时正是下午时分,距离晚餐尚远,按道理不会这么多人才对,但是事实上就是这里座无虚席。但是艾修鲁法特注意到相当多的人桌上只有一两杯简单的饮料或者一份小点心,一看就知道是在打发时间。

  一个女招待迎了上来。那是一个滨族的女人,换句话说,她拥有一头淡金è的头发。这是滨族一个很明显的外貌特征,他们一族女ing的发è都很浅,要么是淡金è,要么是略带一点淡蓝è的银发,甚至还有一种淡淡的桃红è头发。这种特征在其他地方很少见。据说大陆西北部有些人也有类似的发è,那些大都是和滨族通婚的结果。

  女招待带着职业的微笑开始询问艾修鲁法特的需要。

  “现在店里有些什么现成的吃的吗不跳字。

  “店里有刚准备好的烤野山羊,各种面包,还有一些野鸭和野鸡,一些熏鱼和鲜鱼。还有各è果子。如果客人想要饮料,我们这里有啤酒、烈酒、甜果子酒,还有牛nǎi,果汁等等。我建议您可以来一点甜果子酒,我们自己用山里的野果子做的,旅客们都说味道非常好,而且价格也不贵。”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艾修鲁法特,目光停留在他身上的皮衣上。时间已经是天,但穿着这种衣服还是比较冷的吧。从这点看,这位客人可不是有钱人。

  “如果您不能饮酒,我建议您来一份鱼汤,鱼汤就面包,又好吃又便宜,只要十个铜子就够了。”女招待提议。

  “来一份野鸭,一份烤羊肉,一些鲜鱼,一份牛nǎi。”艾修鲁法特想了想,和他在一起旅行,咪咪噜天天吃干粮,想来一定已经腻味得要死了。“此外帮我准备一些旅途上吃的,熏肉、腊肠、熏鱼之类各来一些,加上干粮,一个人二十天分量就差不多。对了,”他看了看四周,如果他什么也不吃那肯定不太正常。“至于我自己,给我来一份果子酒。”

  “您自己?”女招待满脸狐疑的看着他,不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

  “那些东西是给我宠物吃的。”艾修鲁法特解释。现在女招待才注意到他身边的咪咪噜。

  不过前面已经说过,酒馆里已经座无虚席。一时之间,就连女招待也找不到合适的位置。不过这种尴尬的局面倒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马上有人解围了。

  “年轻人,如果不嫌弃的话,坐我这里吧。”一个胖乎乎的客人向艾修鲁法特招呼道。

  艾修鲁法特没有拒绝这份好意,因为他压根无从选择,所以他就应邀坐到了那个客人的对面。

  这位伸出援手的朋友是个胖子,具体的说,是一个衣着华丽,满面油光,带着各种炫富的首饰,全身上下都在说着“我是个成功的商人,我很有钱”的中年男子。他的面前放着整整一罐甜果子酒。在艾修鲁法特来之前,他一直都在自斟自饮。

  “谢谢。”艾修鲁法特向这位萍水相逢却又乐于助人的朋友道谢。

  “不客气,年轻人,看你这样子,你也是来这里占卜的吧。”胖商人倒不见外,很热情的招呼着他。“第一次来?”

  “占卜?啊,是的,你也是?”

  “没错。”胖商人感慨道。“一年以前,我对这事还抱着满腹狐疑呢。你知道,我们这些做买卖的走南闯北,各种江湖骗子都见识过多了。占卜师之类的人,大多数都是察言观è信口雌黄的骗子。因为他们占卜的结果都是模棱两可,含混不清,甚至可以用各种角度读出不同结论。所以上一次,我也是将信将疑。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怀疑了!蕾雅小姐的占卜是真实的。”

  “蕾雅小姐的占卜是真实的……”艾修鲁法特仔细的看着商人的脸。虽然说商人这个职业自诞生开始,就和谎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这一次,艾修鲁法特感觉到他没有说谎。

  “上一次,她占卜了我的命运,而我要求她指出我一年之内会遭遇到的危险。她告诉我,我将遭到一次强盗的洗劫,时间,地点都指出来了。朋友,这种情况下我当然要采取对应的措施……所以你看,我现在还安然的坐在这里。如果我上一次没来占卜,那么现在要么我得沦落街头一文不名,要么我得躺在泥土里。”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