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时间:2012-10-24

  难道说,我被绿皮俘虏了?

  虽然艾里克的逻辑告诉他,这不太可能,但是头上传来的剧痛却证明这并不是做梦。他此刻也不是在天堂里,天堂里总不会让他这么痛楚吧。

  “艾里克!”那个声音继续叫着。艾里克挣扎着起身,然后想办法让自己坐起来。现在,他才能观察到底是谁在叫他。

  在他所在的笼子边上还有另外一个笼子,里面囚禁着一个艾里克认识的人,那是爱博兰登。因为两个笼子是紧挨着,所以艾里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爱博兰登的情况。

  爱博兰登身上的盔甲被剥掉了,身上穿着一件曾经质地优良但是此刻破破烂烂沾满血迹和污渍的短袖衣服,身上则是大大小小的瘀痕和小伤口。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胡子拉渣,神色憔悴,更糟糕的是他的手脚上都戴着镣铐。这些镣铐是极具绿皮风格的制品,具体的说,就是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弄出来的链条、套子和锁铐拼凑在一起,至少爱博兰登脚上的玩意明显曾经是一根比较粗的狗链子。

  一句话,这位亲王的样子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样。当然,艾里克知道自己此刻的外貌也绝对不会比爱博兰登好到哪里去。

  “殿下,你……”艾里克惊问,但是爱博兰登朝他苦笑了一声。

  “艾里克,你也被抓来了?我们的军队被打败了吗不跳字。

  “我们没有被打败,殿下。”艾里克的回答让爱博兰登的脸色略微出现了一点点的喜悦。“只是一场小挫折。您怎么……”

  “我在战场上被打倒,等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里,变成一个俘虏了。”爱博兰登展示了一下他脚上的那根狗链子,“然后我发现你来和我作伴了。”

  艾里克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镣铐。绿皮的镣铐虽然说粗糙,但是确实相当结实。在缺乏工具的情况下,徒手将其除掉是不太可能的。而且就算他挣脱了,外面还有这个大木头笼子呢。

  艾里克突然感到一阵昏眩,让他意识到自己还很虚弱。别说有这么多东西,哪怕他完全没有任何束缚,估计也走不了多远。

  “艾里克,你没事吧。你在这里已经躺了两天了。”

  “我没事。”艾里克挣扎着回答。然而他的身体依然背叛了他的话,他靠坐在笼子边上,才能让自己不至于重新躺下去。头上剧痛还很强烈,而先前被忽略的身体上的痛楚也开始发作了,一波一波的涌上来。他喉咙像火烧一样,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发出呻吟。

  什么东西碰了他的肩头一下,他睁开眼睛,发现是爱博兰登递过来的一个碗。当然,豁口的。不过碗里却有他最急迫的东西,水。

  “艾里克,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活下来了吗不跳字。看着艾里克喝了水,爱博兰登问。“绿皮还给了我一些吃的和水,我不懂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艾里克回答。绿皮和人类之间是压根没有任何道德和仁慈之类的话题的。绿皮落在人类手里肯定难逃一死,但人类落到绿皮手里只会更糟糕。大部分情况下,绿皮会选择在很短时间内虐杀俘虏,如果他们胃口好的话甚至可以将俘虏变成晚餐。当然,绿皮的胃口一向都很不错。

  但是看绿皮那副样子,似乎并不打算近期对他们怎么样。否则的话,他们不会给这些马上要死的俘虏提供食物和水的——别说绿皮了,人类的死囚都是这样。

  “艾里克,告诉我,自我前往铁拳城堡之后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被打败的?”等到艾里克恢复了一点精力,爱博兰登问道。

  这其实没什么可隐瞒的,艾里克仔细的讲述了从军队抵达前线开始的一系列过程,重点讲述了那场战斗。从战前所拟定的计划一直到自己判断失误,让骑士们陷入敌阵,并最终遭到绿皮围歼的过程。在他讲述的时候,他注意到亲王不止一次的握紧拳头,捶打着粗大的木头牢笼。

  “可恶……她就这么想让我消失吗……难怪绿皮的攻势会这么猛烈,原来她压根就想让我去死!甚至我都已经不在了,她还要把东部的骑士……那个贱人!”

  “殿下,您这样说……不太合适……”

  “艾里克,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个贱人害死了所有的人……我现在也只能骂那个贱人几句了。你以为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不跳字。

  他们两个停下讲话,因为一阵嘈嘈嚷嚷的声音正由远而近,朝着这边走过来。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艾里克和爱博兰登的笼子并不是露天摆放,而是被放置在一个极大的帐篷里。两个笼子只在这个帐篷里占据不大的一块位置。虽然说这整个帐篷各种布料、皮革乃至纸张混合做成的,里面的摆设同样粗制滥造,在两个俘虏眼里粗陋不堪。但是一个绿皮如果有资格拥有这么大的一个帐篷,那么只能说明,他肯定是一个老大。

  一群绿皮走进了帐篷,有地精也有兽人,一路说个不停。两个人听不懂绿皮在说什么(也只有那些为了追求知识而追求知识的魔法师才懂绿皮语),但是他们能从这群绿皮的说话的口吻、神态、动作判断出,正中间那个大个子绿皮兽人是老大。因为每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其他的绿皮全部乖乖闭嘴,哪怕是是那些聒噪散漫没大没小的地精萨满都会变得毕恭毕敬。

  “是那个家伙……”艾里克听见爱博兰登的嘴里低声喃喃自语,双手握紧了拳头。而艾里克自己也辨认出对面这个兽人正是那个在战场上打倒他的绿皮老大。

  绿皮们围着帐篷中间的桌子吵吵嚷嚷的讨论了老半天。而笼子里的两个俘虏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认出桌子中间那张看上去胡涂乱抹的大块皮革居然是一副地图。刚才这群绿皮正是针对这张地图讨论作战计划呢。

  “老大,那两个人类!您打算烤着吃还是生吃?”格拉布殷勤的向老大建议。“我弄到了一个很大的烤肉叉!小块的吃可以烤,不过要是一次性吃完,那不如点燃笼子去烧他们,这样味道更好一点。”

  “不,暂时不吃他们。”血旗老大回答。关于吃东西方面还真的托绿皮那种懒散随意的生活作风的福,至今为止,居然没有绿皮发现血旗老大在用餐方面的与众不同之处。

  “老大,我可以用魔法把他们烤到七分熟。”一个萨满提议。“味道一定会很好的。”

  “不需要,俺不是要吃他们!”血旗老大顿了顿,“俺要好好的问他们,他们的大头目究竟在哪里!然后让他们带俺去找他!俺要把人类大头目的脑袋切下来,插在俺的后背上!”

  血旗老大的老大杖确实还空空的。不过在这个方面,绿皮都是很有自尊心,极讲究荣誉的。作为一个战争统帅,随便找个杂碎的脑袋放上去可是绝对不行的。没有合适的脑袋,那还不如空着呢。比如之前被血旗老大打败的猎头老大,那个杂碎的脑袋就没资格放在老大杖上作为战利品。

  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实际上也没有更多的话题了。这几天血旗老大的军队已经进一步壮大——血旗老大连战连胜的好消息已经传回了铁爪山脉,现在一堆堆的绿皮正络绎不绝的追上来要加入这场伟大的g。他们错过了一个美好的开头,但是现在再也不愿意错过更多了。

  虽然他们当面的舍姆军队坚守不战,但每个绿皮都晓得,血旗老大正在积蓄力量,准备把这些挡路的家伙统统车飞。在绿皮的营地里,地精们正热火朝天的利用战利品打造新的战争工具,把人类的盔甲改造成适合绿皮使用的样子,兽人们则从还完好的缴获武器里到处寻找适合自己的武器。

  其他绿皮都离开了,现在只有老大留了下来。老大把帐篷帘门拉上,朝着外面吼了一声——虽然说听不懂,但是艾里克依然能猜出来,这一声大概是“不许打搅我,否则宰了你们”的意思。

  接着,绿皮老大向两个俘虏走了过来,一路走到笼子跟前。

  两个俘虏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他们面朝看着这个大个子兽人。兽人盯着他们看,他们也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兽人老大。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这不是因为这个兽人长得怪异——这个兽人外貌上真的没啥特别的,除了个子大一点外,和其他兽人一样有着绿色的,长满硬瘤子的皮肤,粗糙头发,背略有点驼,低额猪脸,尖耳朵,红色双眼,嘴巴外凸,下排犬齿锋锐的突出,酷似野猪牙——而是因为这个兽人的眼睛里闪动着那种沉着平静的光芒。

  众所周知,兽人脾气粗鲁暴躁,好战成性,残忍嗜杀。正常的兽人是不会有这种眼神的。

  “你们两个不用露出这种表情。”血旗老大开口了,用的不是绿皮语,而是人类的语言。“放心好了,我不打算吃掉你们。”

  两个俘虏再次对视一眼——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颠覆了他们的常识。

  “你……”良久,爱博兰登突然喊出了声。“你不是绿皮!”

  突然之间,他伸出手,猛的摸向血旗老大的脸。如果这是幻术之类的魔法的话,这种肌肤之间的直接接触会立刻将迷惑眼睛的魔法驱除。因为带着镣铐的缘故,他的动作不是很快,但是血旗老大并没有躲避。

  手上传来的是正常的触感,确实是绿皮皮肤的那种粗糙坚硬,又带着一点油腻的感觉。这个家伙确实是一个绿皮兽人。至少他身上没有任何迷惑视觉的魔法。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