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10-22

  第二十四节斩将

  “冲锋,冲锋,踩死他们!”艾里克大声呼喊着。他有百分百的把握打垮这支绿皮部队。但是他,打垮这支部队距离他的目标——诱使绿皮老大出战,还很远。

  有的绿皮老大指挥方式简单到令人不可思议,那就是带上一帮最带种的小弟,发出一阵g的怒吼,没头没脑的朝着敌人冲上去。但是更多的绿皮老大没那么愚蠢。他们都藏身在队伍后方,和人类将军一样观察战场,下达命令。但是,只要战况出现对绿皮不利的场面,这些老大照样会狂呼着带着身边的小弟们冲上来。

  这个所谓的血旗老大明显就是后者。

  站在人类阵地的后方,也就是山坡的最高处,一队军官们正在观察着战场。

  远远看去,骑士的大队洪流此刻蜂拥而过,如同潮水般撵着正在拼命朝南狂奔的绿皮小子砍杀。这支不过三三千人的精锐队伍便如打进绿色壁垒之中的楔子,看似非常弱小,但是却不可阻挡的切进了绿皮的大军。

  “艾里克将军真的是老当益壮啊。”有人感叹着。但是更多的人沉默不语。绿皮大军如此庞大,阵容如此厚实,打垮几支一两千名士兵的分队和获得最后胜利之间还有太遥远的距离。而且这一队兽人进行的抵抗远比人们预计的顽强,已经在骑士们中造成了一定的损失。特别是战马,此刻的骑士们虽然获胜,却也是兵锋稍钝。

  两侧的阻击战还在继续。人数居于劣势的骑士分队牢牢的防住了绿皮的猛扑,为己方的中央部队争取了宝贵的。在击溃当面之敌后,骑士们重新开始组队。

  艾里克用了一点点的来观察一下战场的形势。他原来的敌人此刻已经完全溃散,不受控制的到处乱窜。而他的两翼,其他的绿皮部队却被两个分队死死挡住。如果他此时收兵撤退,那么可以说这次出击算得上完胜。以自身微小的伤亡,击溃绿皮两支部队,歼敌过半。这样的战绩,没有任何人能够说闲话了吧。

  但是艾里克这次并不是来冲击绿皮军阵的,而是要做一件更重要,也更危险的工作。

  此时,绿皮的大军也做出反应。不需要老大的命令,附近那些早就渴望着大干一场的绿皮们纷纷的朝着敌人冲杀。溃散的兽人部队并未导致其他部队的动摇,在骑士们的前方,另外一群绿皮挑衅喝骂着,朝着这边冲杀。而在更远的地方,艾里克注意到滚滚烟尘正朝这边迂回而来,这是骑兵或者战车前进的痕迹。

  老将环视四周的将士们。只要能打垮这两支部队,那么就差不离了。但是他也非常清楚,靠这样一支孤军想要打败这两支绿皮部队极其勉强,就算胜利也绝对是一场艰辛至极的苦战。这就是将领在战场上的压力。一瞬间,无数的意识在艾里克脑海里流过,让他心中仿佛滚油一般翻腾。就连他胯下战马也感受到了这紧张气氛,不住喷鼻奋蹄。

  艾里克用焦虑的眼神回头看了一眼己方战线,所有其他部队都纹丝不动,只有大炮在有一发没一发的为进行火力支援。他咬了咬牙。

  “骑士们,继续前进!”

  远方烟尘中,已经出现了绿皮的骑兵。那是一大群骑着野猪,挥舞着武器的兽人。每个兽人眼中都充斥着战斗狂热,狂呼酣叫着朝着人类骑士们扑。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当骑士冲击绿皮步兵的时候,野猪骑兵将从侧后方猛击骑士们。

  现在的血旗老大是真正的感到纳闷了。他看到那支骑兵冲进来并且先击溃了一队地精狼骑兵,然后又击溃了一队砍刀小子。如果这个时候骑士们撤退,那么他只能说这是一种很狡猾的策略。这个胜利并不大,但是却可以有效的鼓舞己方士气,打击绿皮部队的作战热情。

  但是问题是这些骑士们一点也没有占到便宜就走的意思,他们在继续前进。在野猪骑兵从侧面扑之后,骑士们转了个方向,从正面迎上野猪骑兵。

  如果换个场面,比如说对方是一个绿皮部落而不是人类,也许血旗老大会直接以为这是他们战斗狂热淹没了理智。但是他人类的军队在诸多种族中是高度强调纪律著称的,甚至某些国家并不招募特别勇猛的战士从军,只为了让全军能够维持纪律。这种让人摸不清头脑的做法——主力部队一副我自屹然不动的姿态旁观,而让一支骑士团独自陷入敌人大军之中——看都不太正常。

  距离较远的绿皮部队尚未察觉这种奇异的情况。他们虽然双方正在战斗,但是他们满心以为现在正在进行的只是一场主力全面接战之前的前哨战而已。除了此刻战斗爆发附近的一些绿皮部队之外,其他的绿皮都在等候着进攻的命令,兽人们将它们野蛮的砍刀高高举起,向对手发出阵阵叫骂挑战。

  几乎没有绿皮意识到人类似乎只打算让一支骑兵出来交战,让其他的部队都当缩头乌龟。当然,就算看出了人类的意图,血旗老大同样完全不能理解其背后的逻辑。

  这个时候,野猪小子们已经和骑士们正面撞击在一起。

  这是一场骑兵和骑兵的战斗。双方第一线冲撞之后,接下来的战斗就变成了贴身肉搏,部队紧紧的粘在一起。众所周知,骑兵和步兵之间的战斗必须依赖速度,而骑兵和骑兵的战斗,速度却不是最关键的因素了。因此历来骑兵之间的战斗,第一波冲锋需要积累初速,肉搏之后就完全依赖队形、训练以及盔甲的防护加成。

  此刻战场上的实际情况完全符合兵书上的说法。艾里克居中,两百精锐在前,四个分队指挥官各自率领部队侧卫左右,直直冲向正面的敌阵。双方已经进入肉搏,所以骑士们都极力控制马速,否则一旦拉散了队形,零零散散进行混战不但低效,反而会被敌军觑到空隙。艾里克就这样,率领部队以很低的马速缓缓朝着绿皮骑兵中央靠近。人类的骑士不像是一把尖刀,反而像一把铁锤一样,缓缓的陷进野猪小子之间。

  野猪小子们此刻已经陷入战斗的狂热之中,他们的坐骑也一个一个都红了眼,连拱带撞。有着野猪的帮助,虽然在盔甲上野猪小子们不如骑士精良,但是实际上较量起来却不吃亏。他们真正的劣势在于缺乏纪律,无法保持完整严密的队形。因此在和骑士的较量中,虽然表面上数量大致相同,但是真正交战的时候却经常是几个骑士围攻一个野猪小子。

  只要有充裕的,那么艾里克能够肯定可以击败这队兽人野猪骑兵。

  但是关键是野猪小子们并不是骑士们唯一的对手。负责侧翼掩护的骑士分队已经逐渐支撑不住兽人的狂攻,战线逐渐动摇。他们人数太少,难以抵挡数量上占压倒性优势的绿皮援军前进的步伐。更糟糕的是,艾里克前方还有另外一队绿皮步兵,也就是骑士们之前的目标,这个时候肯定正朝着陷入苦战的骑士们逼近。

  艾里克很清楚,如果他不能在这一队绿皮冲之前打败野猪小子,那么他的这次进攻,他的作战计划就立马全部泡汤。甚至连他都无法从这个泥潭里拔出脚去,安全撤退都很难。绿皮们将用优势兵力包围上来,在反复的纠缠拉锯中,以数量上的优势彻底压倒骑士们。

  艾里克冲上前方,但是他的部下却将的将军死死压在身后。怒火满腔的艾里克不断策马朝前挤,都被一个个咬着牙绷着劲的骑士们毫不犹豫地挤了。

  他高举着战旗,大声高喊着,向着野猪小子的队长发出挑战。只要能杀了绿皮队长,那么他就有希望在砍刀小子们包抄上来之前,击溃野猪小子们。

  虽然说人类和绿皮语言不通,但是战场上某些情况下,战斗双方的心意是完全沟通的。艾里克大声的喊叫得到了回应,透过部下队列的空隙,艾里克看到一个特别壮实的兽人骑着一头极大的野猪,正狂呼着朝他这边冲上来,手中高举着一把巨大的双刃战斧。

  兽人队长冲到了艾里克的侧翼,这里三名骑士挡住了他。但是这个队长的力量远远超过普通野猪小子的水准,三个骑士转眼之间就被他连砍带劈的砍翻。

  更多的骑士和更多的野猪小子朝这个位置汇集,双方不停的有人倒下,艾里克的坐骑蹄下最少踩着两层敌军或人的尸体。

  那个绿皮队长终于突破了骑士们的阻挡,不顾一切的冲到了艾里克身前。最后一个骑士用剑去招架了绿皮队长的一击猛击,但是却没能挡住。绿皮的斧头如雷霆下击一般,直接把他的头盔连带头颅劈成了两半。

  “……g……”

  绿皮队长猛扑,高举斧头奋力劈下。

  艾里克扭动着腰肢躲闪,血迹斑斑的战斧刃锋在他胸甲前滑了一下,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在他金属铠甲上留下一条白色的痕迹。艾里克挥舞的战锤,本想猛击绿皮挥舞斧头的那只手,但是最后却落在斧柄之上。如果是人类的话,这猛烈的一击或许能直接让对方武器脱手,但这个绿皮队长却依靠惊人的力量撑了下来。不过这一击也让绿皮队长失去了平衡,一时之间无法发出下一次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趁着绿皮队长来不及恢复的机会,艾里克发动了下一次攻击。这一次战锤命中了野猪的头部,虽然没将其打死,却也打得那头野猪昏头转向,口吐白沫,而且在原地傻傻的转着圈。

  艾里克第三次逼近对方,这一次他深吸了一口气,趁着对手不备,奋力“呸”的一声,一口吐沫冲着绿皮的面门啐了。绿皮队长因为坐骑失去控制的缘故,本欲用武器招架这一次攻击,但却未料到这样的突袭。他抬头见白蒙蒙一片冲着的面庞扑了,本能的将斧头抬起遮挡,艾里克腿脚用力,屁股离开马鞍,使出全力趁着这个空隙发出了最后猛击。

  战锤猛击在绿皮头盔之上,虽然没有敲正,大部分力量被头盔滑开,但是余下的力量依然足以将这个绿皮队长打下野猪,摔了一个七荤八素,战斧也脱手而飞。

  还没等绿皮队长挣扎起身,战马铁锤一般的马蹄子已经踏了上去。接着大群的野猪和战马混乱的来回践踏,转眼之间,这个绿皮就消失在两军混乱的战线中。

  这短短的战斗消耗了艾里克太多精力,他跌坐回马鞍上大口喘息,同时意识到确实老了。不过他脸色虽然有些发白,眼神却犀利得如同利刃,将战局洞察于心。砍刀小子们还没有纠缠上来。他还有驱散所有的野猪小子们。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