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节不敌

  前进中的恐虐军团中央部分速度慢了下来。

  一般来说,冲锋之势要靠着一鼓作气的力量,发挥到最大。中途减速、暂停对于士气是很大的打击,变成白白浪费战士体力却一无所获的事情。但是这一次,艾修鲁法特知道事情没那么美好。血牙领主绝不是打算停下来等待两翼跟上,否则的话他早就停下来了,而不会在脱离两翼如此大的距离之后再停下。

  除了魔法之外,他的算计都已经成功了。现在,由于中层军官缺乏战术素养,血牙领主将近一半的兵力被轻骑兵暂时牵制住,这等于他要面对的敌人数量上减少了一半。原本他的兵力就比血牙领主大上一倍,这意味着现在他拥有被敌人多上四倍的兵力。

  这种兵力优势意味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血牙领主只有一个机会。如果恐虐军团不能第一轮冲锋就将敌人从正面突破,那么艾修鲁法特压倒性优势的兵力将对敌人突进的两翼实施迂回包抄,将敌人包围并歼灭。

  这种情况是最理想的,或者说是短时间内的。因为一旦他们的两翼摆脱了纠缠,就会来增援。而且这种事情其实这很容易做到,只需留下几个分队用来对抗轻骑兵,其余兵力继续前进即可。之所以出现少量轻骑兵牵制敌人大军的情况,只不过由于混沌军团的中下层通常都缺乏战术素养的缘故。需知混沌部队虽然强悍勇猛,但是却从来不是以纪律严明,令行禁止闻名的,更别说他们也没什么军事学院培养的广大中下层军官。

  但是无论如何,哪怕出现两翼增援,将被包围的中央救出去,这场战斗他们也输定了。艾修鲁法特有足够数量的轻骑兵,将在未来的追击之中发挥极大的优势,甚至能让恐虐军团匹马不返。

  但是这种美好的未来似乎已经变得十分遥远。伴随着恐虐军团的速度减慢,他们的队形也开始变化。士兵中间开始分出通道,接着,一支重装骑兵冲出了步兵的掩护,直扑艾修鲁法特正面而来。

  “钢牛骑士……”艾修鲁法特定了定神。虽然他早已经预料到这一招,但是亲眼看到这样一支军队的时候却依然让内心为之震颤。

  此时此刻,他位于纳垢战士之中,在成百上千的纳垢战士簇拥之下。他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站在战阵的后方负责调度指挥,而是来到了第一线。艾修鲁法特很清楚,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只能通过铁与血的正面硬撼分出胜负,而不能通过精心调度,逐渐建立优势并最终压倒敌人。

  此时,嗜血的军团已经狂猛的穿越战场,直扑正面之敌。激起雷鸣般的牛蹄声带来整个地面颤栗。钢牛骑士不管是人还是坐骑都在咆哮着发动冲锋,迅猛的速度以及巨大的体型让它们能对远方的敌人形成威慑的效果。他们的坐骑,也就是钢牛,全部披挂着神赐的盔甲,而且远比人类穿戴的混沌盔甲更加厚重坚固。在这些强壮生物的蹄下,大地为之震颤。

  这种场面足以让任何敌人心生畏惧,几乎没人敢于直面这只亵渎至极的军团冲锋。这也是为什么钢牛骑士能够成为恐虐军团中最为危险也最为强悍的存在。

  钢牛的铁蹄踏起翻飞的土和尘埃,很快一层黄红色的尘雾就从地上升起来了,但又因为空气的作用,它们又渐渐地暗淡了下去。最糟糕的是,这支钢牛骑士部队并没有如其他的恐虐战士一样散漫,能够看到冲锋的骑兵在改变队形,渐渐地向中间收拢,并形成了一个前窄后宽的锥形形状,向前伸展。

  不需要任何言语,哪怕傻瓜都知道,钢牛骑士们要来一个正面突破。

  凭借一个将军所拥有的经验和眼光,艾修鲁法特立刻明白危险。在这种锥形阵的突击之下,他不能肯定自己的正面方阵能够承受得住。

  “传我的命令!让骑兵出击!”

  艾修鲁法特的重骑兵主动出阵迎敌。重骑兵们沿着步兵分开的通道向前突进,在他们从身边经过的时候,马蹄打在地上的声音犹如打雷一般隆隆作响。这次出击的都是重骑兵,按照混沌的标准,战马带着铁制的马铠甲,前胸用铁皮蒙上,衬里垫上兽皮。马上骑士是清一色的拥有混沌盔甲的战士,手持长长的黑钢长矛。除了盔甲之外,他们和轻骑兵的区别还在于每个战士除了长矛之外都拥有第二件甚至是第三件武器用来近战。现在,他们长枪平举,枪尖都朝着前面。

  这可不是像轻骑兵一样的扰乱和假动作,而是正面的对冲。

  两支骑兵快速靠近时间很短,双方将士都发出呼喊,向着自己的神灵请求庇护。在接触那一瞬间,两军士兵都尽量将长矛向前突刺,欲借助坐骑高速奔驰而产生的巨大冲力,置对手于死地。阴森森的长矛依然像是一座死亡的森林,背负在飞奔的坐骑之上,向着迎面而来的敌人扑过去。

  两股尘埃终于从正面撞击在了一起。

  那种感觉就像浪花撞击在礁石上一样,瞬间激起无数微小的碎片。每一个小碎片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被钢牛巨大的力量连人带马撞飞出去的倒霉蛋。

  隆隆的蹄声压过了很多声音,但是钢铁碰撞和长矛矛杆折断的的脆响是怎么也压不住的。在这一刻,才能深刻领会钢牛和战马的不同。

  骑士在照面的时候,大多尽量躲开长矛的正面突刺(任何盔甲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所以攻击的目标至少有一半人都对准了坐骑。那些披挂着厚重盔甲的钢牛受到的伤害有限,只是可怜了那些盔甲不够厚的战马。它们更多的遭遇到长矛尖,或者长矛两边锋利开刃的伤害。除了被长矛当胸刺穿的,更多的是被边刃从马腹、马颈等位置划过,造成了可怕的伤害。此外,钢牛巨大的体型和重量使得它们有能力直接去撞飞战马。对于那些落到地面上的战士来说,情况是非常悲惨的。他们的敌人甚至不会去刺杀他们,而只需要驱策坐骑前进,就能够将他们当场踩死。

  虽然也有不少钢牛骑士被敌人刺穿杀死,但是比起他们敌人遭到的伤亡而言,这种损失是微不足道的。战马和钢牛的区别,无异于一个成年人和一个幼/童的区别。哪怕钢牛背上的骑士被敌人刺杀,哪怕他们掉下坐骑并被踩为肉泥,他们的战斗力也没有完全丧失。因为钢牛本身就是一种危险凶猛的野兽。在失去主人的情况下,它依然会冲击践踏前方的敌人。相反,艾修鲁法特的重骑兵损失非常惨重,特别是中央部分,很多重骑兵避开了敌人的长矛,却被远比战马强壮的钢牛给硬是撞翻、顶翻,然后连人带马一起踩死的。

  整个战斗过程是如此的短暂而又是如此的血腥,几乎难以形容。这一波冲突之后,交战的位置留下了大量的人和马尸体——此外还有寥寥无几的钢牛尸体。这些伤亡与其说是因为攻击者的勇猛造成的,不如说那是幸运的成果——骑兵的长矛恰巧的刺入了钢牛盔甲的缝隙,深入这种猛兽的内脏,造成了致命一击的效果。

  剩下的重骑兵溃散了。所有拥有混沌盔甲的混沌战斗都是战斗经验丰富,意志坚定的强悍武士,但是没有人能够在受到这样的伤亡情况下还能保持坚定的战意。而且这与其说是一场战斗,不如说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重骑兵们如流水一样向两边散去,他们中的军官竭力的收拢部队,想要重新组织阵型,但是收效甚微。

  不过幸好,钢牛骑士们也不打算追击溃散的敌人。他们花了一点点时间重新编队了一下,将那些失去骑手的钢牛丢到后方,然后再一次发动冲锋。

  如果有人能够站在高处俯瞰战场的话,他就会看出这场短促而血腥的交战中,重骑兵虽然数量上是敌人的一倍还多,但是却遭到惨败,损失过半,而钢牛骑士的伤亡,包括战后被丢到后方的没有骑手的坐骑,损失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幸亏钢牛是一种难以捕捉,难以驯化,而且难以驾驭的生物。这使得混沌之中钢牛骑士的数量也不多——而且大部分还被部落的领袖拿去显示自己的财富和地位去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格鲁尼根本不可能抵抗混沌的入侵如此长的时间,哪怕加鲁那斯是天下第一奇才也没用。因为没有一支南方人的部队能够在这样一支骑兵面前守得住阵地。

  此时在艾修鲁法特的主力位置,所有的人都看到重骑兵是如何轻易的遭到溃灭的。在击溃了重骑兵之后,虽然经过短暂的整队,但是钢牛骑士的队形已经明显变得松散。钢牛骑士们经过刚才的血战,很大部分已经陷入了嗜血的狂热,不再理会军官的命令而不顾一切的直扑敌人。

  在他们面前,是敌人已经毫无任何遮掩的重步兵方阵。

  在后方的血牙领主有意识的降低了己方前进速度。他已经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钢牛骑士是如何轻易的击溃敌人的重装骑兵的,他也觉得这场战斗已经胜券在握。

  钢牛骑士将要——无论那个艾修鲁法特愿意还是不愿意——从正面凿穿敌人的方阵。然后在理想情况下,当血牙领主的主力部队从正面攻击敌人刚刚收拢起来的部队的时候,钢牛骑士将掉头从背后杀向敌人。到时候数量上的优势将毫无意义,因为一支刚刚被击溃,好不容易收拢起来是军队遭到敌人前后夹击,那是不可能撑住的。

  到了那时候,艾修鲁法特就完了。他的两翼来不及收拢包抄,正面主力就会被击溃。接下就会发生一场空前血腥的大屠杀……

  没有了魔法,奸奇的信徒就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群软弱无能的废物罢了!

  血牙领主考虑这美好的未来的时候,却听见远方敌人阵营之中响起一阵怒吼之声。

  “为了瘟疫之父!”I107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