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零四节慈父

  混沌诸神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邪神神和信徒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艾修鲁法特曾经不止一次的考虑过这个问题。⊥頂點小說,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这些神确实有着超过人类理解范围的超自然能力。别的不说,单单是混沌盔甲就够神奇的了。在北方的混沌信徒中,神明赐予盔甲被认为是一件常见的事情——因为例子是如此的多,以至于已经所有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是在艾修鲁法特这个外人看来,单是混沌盔甲的事情就说明这些神非常非常的强大。很显然,既然一副金属的沉重盔甲能够悄无声息的送到你身边,那么一瓶剧毒,一把匕首、一桶火药乃至于一门点燃了火绳的大炮自然也能送到你身边来(当然,大炮有点夸张,不过既然混沌诸神能够制造出金属质地的盔甲,那么制造大炮肯定也完全不成问题)。从这一点来说,即使混沌诸神除了这个之外别无其他权能,他们也能够拥有对任何人(至少是混沌领域上的人)生杀予夺的能力。

  当然,混沌诸神的能力远不止这个。至少艾修鲁法特能够确定他们还有以下三种能力,第一就是全知。他们知道混沌领域内发生的各种事情……好吧,至少是知道绝大部分事情。而且这种能力并非需要通过信徒才能达成。艾修鲁法特很确定自己是悄悄来到混沌领域的,但是他一来,就落入了色孽和奸奇的视线之内。此外,血牙领主是崇拜恐虐的混沌信徒,但是奸奇同样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如果没弄错的话,邪神甚至拥有洞悉未来的能力。

  第二就是赐予凡人力量。这种例子自然不需再提。艾修鲁法特看过够多了。那些高阶的混沌信徒,比方说混沌冠军,几乎都拥有超过正常人极限的力量、敏捷、反应速度以及敏锐的五感。甚至有些人能够连体型都发生变化——身体变得更高大,力量更强劲,甚至还能长出一些触手之类的怪异肢体来。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特别的能力,比方说永生不死,比方说黑暗视力,诸如此类。

  第三就是能够和信徒进行那种精神上的沟通。一开始的时候,艾修鲁法特认为这种沟通必须通过媒介(也就是混沌信徒通常带在身上的那些画着邪神徽记的饰物),后来他才意识到邪神根本不需要这种东西。或者至少邪神如果想要主动找他,根本就不需要这东西。邪神的意识能够随时随地的钻进他的脑海,和他说话。

  当然,除了以上这些之外,邪神还有其他的很多能力。不过这些能力要么艾修鲁法特没有亲自验证过,要么他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但是他现在逐步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信徒……也许对邪神而言,并不重要。

  说起来,是神就需要信徒。这好像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了,以至于很少有人去追问一个“为什么”。神为什么需要信徒?艾修鲁法特隐约有一种印象,说神必须依靠凡人的信仰——亦或者神本身就来自凡人的信仰。

  是的,信仰。正是为了信仰,神才会庇护凡人,才会创造神迹,才会在人世显圣,才能出现各种宗教组织。所以,很容易推导出出这个一个逻辑:以神的立场而言,凡人的信徒是越多越好,而信徒之中,虔诚的信徒也是越多越好。信徒越多,信仰越虔诚,神的力量就越大,越稳固。

  但是很明显,邪神不符合这个逻辑。不管是在南方听说的,还是来到混沌领域亲身感受到的,艾修鲁法特可以确信,邪神的力量和信徒之间并无关系,起码也是并无直接关系。

  或者说,凭借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所感,艾修鲁法特能够这么认为:对邪神而言,信徒并不是必需的。他们对于信徒的态度——也正如之前他感受到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态度,一方面他们似乎重视信徒,另外一方面他们又完全不拿信徒当一回事,死上多少都无所谓。某种意义上而言,邪神似乎只想享受一下自己的力量至高无上,凡人信徒歌颂英名的快感,而不是广种薄收,从信徒身上得到信仰之力。

  最终,艾修鲁法特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信徒只是混沌邪神为了解决彼此矛盾的棋子。

  邪神的力量太过于强大(虽然不知他们的力量来自何方),以至于他们不能直接冲突,否则就有毁灭世界(毁灭自身?)的危险。但是,就像人们知道的一样,四大邪神自身之间却绝不是铁板一块,而是有着很深的矛盾。为了解决这些矛盾,邪神就采用了所谓的“混沌法则”的方式,用凡人信徒的争斗来决定胜负。

  要类比的话,凡人信徒对邪神而言,就是牌桌上的纸牌,棋盘上的棋子。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这也是为什么艾修鲁法特明明不是混沌信徒,诸神却会如此努力的向他递出橄榄枝。

  为了争夺这个重要的棋子,邪神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了。

  奸奇依靠利益来吸引他,色孽依靠**来吸引他,而这一次,艾修鲁法特接触到了第三个邪神。

  “孩子?”纳垢的称呼让艾修鲁法特略有惊讶。奸奇直接称呼他的名字,色孽则称他为“我的骑士”,而纳垢却称呼他为“孩子”。

  “是的,我的孩子。”纳垢说话的口吻很温柔,“我知道你为何要呼唤我,而我也确实在等着你呼唤我。”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艾修鲁法特迟疑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很正常。老实说,纳垢要是不懂他来这里想干什么才是不正常。

  “我知道,你想统治这片沼泽。”纳垢说道。“我知道这是奸奇的安排,但是对此我不反对。也许你正是那个最合适的人也说不定。”

  这个……也太简单了吧。艾修鲁法特下意识的觉得不太对头。说实话,在他的预想里,纳垢肯定会来和他讨价还价一番,甚至要向他勒索一些东西。比方说一些承诺,比方说让他完成某个任务什么的。事情太过于顺利反而让人一时之间有点不敢置信。

  “你……那个……那个不朽主宰……”纳垢的坦然反而让艾修鲁法特感到有些不安。按照以己度人的原则,他下意识的觉得这事情肯定不简单。这是另有计谋?亦或者只是那种欲擒故纵的老把戏?

  “那孩子死了。”纳垢回答,声音里充满了悲伤。“真的很可惜。他死的很英勇。但是,既然他是在一场面对面的,充满荣誉的战斗中死去的,至少我还能聊以安慰。”

  “那场雨……是你弄的吗?”

  “是的,孩子。因为我当时尽力想阻止你们,但是没能成功。这场战斗不管谁胜谁负都会让我感到悲伤。你无需为难,我知道你和奸奇的事情……”纳垢说道。“凭我的名义,这片沼泽里所有的孩子都会听从你的命令的。”他的声音一变。“而且,不止是这片沼泽。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一支军队……我所有的信徒,只要你愿意,都可以听凭你的调遣,可以加入你未来的战争中。”

  “喔……”好吧,至今为止,艾修鲁法特还真的没听到这么慷慨的条件。奸奇和色孽都是让他做一件事情又一件事情才肯提供帮助的做法,纳垢简直慷慨到无法想象。也真的只有慈父对爱子才有如此慷慨和不求回报的馈赠。

  对了,“慈父纳垢”。艾修鲁法特之前听过纳垢的信徒是如此称呼他们的神的。当时他并没有多留意,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也许纳垢真的就是如此的一个神。毕竟,从来没有信徒称呼色孽、奸奇以及恐虐为“慈父”的。

  不过,下一瞬间,艾修鲁法特想起自己见过的纳垢信徒,想起纳垢信徒身上一块块疮疖、脓包以及各种各样怪异的病变,当然还有被他杀死的不朽主宰杰克斯。

  “你误会我了……”纳垢似乎洞悉了艾修鲁法特的想法(当然,这不算出奇),“那是生命的本质……只是表现方式超出了凡人的偏见而已……好吧,如果你不想去理解你就不必理解。孩子,相信我,我的祝福与你同在。”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纳垢传入艾修鲁法特脑海里的声音变得庄重起来。

  纳垢的祝福?艾修鲁法特想拒绝。据说纳垢的信徒外貌虽然生了各种各样的恶疾,但是实际上那些疾病对他们而言是没有任何伤害的……好吧,不管实际感受如何,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变成那些长满恶疾的样子。

  “不要拒绝,事实上,也无需拒绝。因为我的祝福在很久以前就与你同在。”纳垢说道。“或许你自己尚未理解,但是在你身体每一块最细微的血肉之中,都蕴藏着终极的生命活力……远超他人。相信你一定也有所察觉。”

  “和杰克斯一样?”艾修鲁法特问道。说起来,他确实有着超人的恢复能力。

  “不,他远没有达到你的境界。”纳垢回答道。“我的孩子,我知道你的目标。恐虐在高山之上构建了坚固的城堡。那场战斗绝不会是轻易取胜的,但是放心去吧,孩子。我会支持你,在你需要的时候,你可以呼唤我的帮助。”

  “等等……”艾修鲁法特脑子里灵光一闪。他真的没料到纳垢会如此好说话,既然如此,他不妨多问一点。“纳垢……老爹。”他觉得有必要迎合一下纳垢的称呼。“恐虐为什么要那么做?他抓走星刻要干什么?”

  “他想要一个模板。”纳垢回答。“你的妻子,那个女人,正是一个合适的样本。恐虐违反了混沌的法则,他自负自己的力量强大,想要改变一切。”

  “模板?样本?”艾修鲁法特觉得这事似乎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什么意思?他想再追问,却突然惊觉双方的这种交流已经消失了。因为他手中的项链坠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团金属粉末。

  在那枚戒指之上,第三个徽记已经显现。那是纳垢的徽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