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九节追兵

  天空之中,不知何时已经阴云密布。也许是伟大的腐朽之主,瘟疫之父纳垢意识到自己的宠儿所面临的危险,所以亲自召唤来了一场黑暗的风暴。但是哪怕是咆哮尖嚎的暴风也来不及影响这场战斗了。

  战场暂时处于一种无法形容的宁静之中,所有人,哪怕之前在冲锋的战士,都停下脚步,整个战场上,某种默契让人们意识到这是决定性的时刻……

  被称为不朽主宰的混沌领主,此刻已经排众而出,站在自己队伍的最前列。前面说过,他的体型与其说是高大,不如说是肥大。这臃肿的体型哪怕在人群之中也是很显眼的。在他手中,握持着和他体型很匹配的巨型连枷,连枷上已经站满了鲜血和脑浆。

  在他面前,相隔二十来步的距离,站着另外一位混沌领主。这一位混沌领主的体型看起来小得多,他的盔甲如珐琅般精美,上面同时铭刻着欢娱王子和诡诈之主的徽记。他手中提着一把双手巨剑,剑尖朝地。

  “艾修鲁法特?!”不朽主宰的嗓音从头盔的开口处汩汩涌出。“你怎么来的?”他问道。他的声音似乎平静,却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愤怒和憎恨。他,杰克斯,纳垢最宠**的孩子,居然在自己的老巢里被人像野兽一样赶来赶去,最终还落入了包围之中。

  “太简单了,一路走过来的。”艾修鲁法特回答道。混战已经接近尾声,除了这里之外,其他地方的战斗已经基本平息,纳垢信徒们不是死了就是逃了。话说回来,战斗结束的比预想的快,因为交战双方的数量其实并不多。这个村子只有几千人,而艾修鲁法特的部下也只有千人上下。当号角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决定了战争的结局。

  “不可能……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这从来都不是一个秘密好吧。我只是找到一个纳垢的信徒问了问,他就把什么都说了。哈……比我想的还简单。他大概和你一样,认为就算我知道你的位置也毫无意义。所以他就这样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我。”

  “你让他带路了?”杰克斯握紧了武器,一想到自己居然因为一个叛徒而落到现在这个困境,他的骄傲感和自尊心就感受到了阵阵刺痛。他太大意了。

  “不需要带路。”艾修鲁法特倒也不隐瞒。他的手指了指边上一位脚踏魔盘的奸奇巫师(此时已经有数名脚踏魔盘的巫师聚集在这里),“普通人确实在沼泽里难以确定方位,但是能飞的人例外。”

  “但是……哪怕有向导,你也不可能来!”杰克斯虽然充满了愤怒,但是心中的疑惑却让他依然能保持冷静。其实话说回来,找到一个熟悉沼泽环境的向导并不是什么真正困难的事情,难的是如何在沼泽内活动。从沼泽边境出发,哪怕一切顺利,一路来到这里也至少需要十五天的时间。因为沼泽里根本没有直路,那些对任何人都充满危险的泥潭四处都是。能够供人类通行的道路都是弯弯曲曲,一段地图上看去很短的距离往往要绕上大半天。

  但是眼前的事实是,艾修鲁法特来了,而且带着军队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发现了一条别人没有察觉的捷径?这简直就是笑话了。生活在沼泽里的居民没发现这种捷径,反而是外来的入侵者发现了,这怎么可能呢?唯一可靠的解释就是神力的干涉?如果是这样的话,瘟疫之父必然会做出反应,会给他……

  “我知道你一定很不甘心,”艾修鲁法特倒是点点头,声音之中暗示他很理解杰克斯此时的心情。“所以我就告诉你实话吧。其实我只走了一天半。”他说道。“我没有走那些弯弯曲曲绕来绕去的鬼路,我就沿着直线过来的,时不时的让人踩上魔盘到树林的上方去确定方向和判断位置——这很容易。”

  “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曾经亲眼看过一群,奸奇的巫师将一条流淌的大河给冻住,生生创造出一条过河的冰桥……还维持了一天一夜也许更长。比起这个,在沼泽里那些不会流动的泥塘水坑里造一座冰桥简单得多。再说天气也不暖和……干这事省力多了。”

  原来是这样!不朽主宰用充满憎恨的目光看了看四周那些踏在魔盘之上的巫师。这些导致他落入如此窘境的罪魁祸首。

  “认输吧。”艾修鲁法特说道。胜负之势已经显而易见了。杰克斯的队伍已经被包围,他确定对方已经逃不掉了。

  不朽主宰表面上平静,似乎在考虑着艾修鲁法特的提议。但是实际上在心中朝着自己的慈父呼唤着,向他要求帮助和拯救。

  仿佛是回应他的祈祷,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打断了这场对话,在场所有人,包括艾修鲁法特和杰克斯在内,都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看天空。他们看到病态绿色的闪电划破天空,很短的时间,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这……每个人都本能的意识到不正常。刚才战斗爆发的时候,天空还算晴朗的呢。怎么一下子就下起雨来了?其中超自然的成分实在太过于明显,以至于你不可能注意不到。

  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叫。因为有人发现这不是普通的雨,而是充满酸味的酸雨。战士们暴露于盔甲之外的伤口接触到酸雨之后立刻开始溃烂化脓。黑暗的能量凝聚在这雨中。雨滴落在了死去的尸体上,人们发现死者的血肉竟然如同烛蜡般融化。

  不止是人,巫师的魔盘也受到影响。在淋到这种雨之后,魔盘居然无视巫师的命令,载着他们朝着外面飞去。有一个巫师甚至被魔盘甩了下来,掉到了人群之中。除此之外,更多的发出叫喊,因为他们的眼睛落入酸雨——这该死的雨水对人类脆弱的眼球也有直接的伤害效果。

  这种可怕的场面迅速的在艾修鲁法特的部下中造成了影响和混乱。

  “哈哈……哈哈……”不朽主宰的笑声在这漫天的风雨声中显得格外响亮。“艾修鲁法特,你确实很聪明,很狡猾。也许这一回合你确实占据了上风。但是,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你看到了吗,”不朽主宰举起一只手,指向天空。“这是我的父亲给我的帮助。这暴风雨的雷鸣就是慈父纳垢的笑声!”

  “杀!”杰克斯的声音连暴风雨都遮掩不住。“冲出去!”

  他的部下无不士气高涨,在混沌领主的带领下从正面冲向混乱的敌人。

  “该死的……”艾修鲁法特轻声的诅咒了一句,退到自己的部下之中,指挥部队全力抵挡。

  但是这场突如其来的酸雨极大的影响了战斗。对于突围的一方来说,雨幕造成的影响不大,因为他们只需要向前冲就行了。对于包围的一方来说,雨幕却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因为他们很难分辨敌人到底朝着哪边突围了。此外,酸雨对于纳垢的信徒(特别是高阶信徒)而言毫无任何威胁,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麻烦。每个人都很快意识到,这雨水要是滴落眼睛里,就有着失明的危险。

  这是艾修鲁法特第一次看到神力干涉人间的战斗。

  在这种近乎公然作弊的情况下,艾修鲁法特精心策划的包围毫无任何意义。纳垢的信徒们甚至没必要寻找什么空隙,直接就从正面冲了过来。经过一场激战,硬是从正面突破了敌人的包围。这个营地四周的栅栏之前是个最大的破绽,现在却成了最大的帮助。因为每个人都能轻松越过,以至于纳垢战士们能够从很多位置突围,在这种大雨中追击四散的敌人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任务。

  这场酸雨无疑是纳垢的杰作,因为它来得突然,去的也突然。前后只有十来分钟,战斗刚一结束,倾盆大雨突然也踪影全无了。战场上剩下来的人毫不意外的发现不朽主宰杰克斯已经突破重围,带着少数部下冲入了沼泽深处——既然尸体中找不到他(虽然尸体都被雨水融化,但是混沌盔甲还是能分辨的),他就一定是跑了。至于其他的信徒倒是在混战中干掉了不少……虽然有纳垢的神力助阵,但是老实说,不穿着盔甲的和穿着盔甲的战斗实在太吃亏了。

  但是一切都无所谓,只要没能逮住不朽主宰本人,这场奇袭本身就是一场失败。

  几名老战士发出了叹息——他们是来自险峰城的战士,已经见过了太多次毫无意义的胜利和伤亡惨重的失败。前面说过,混沌领主阿斯提安纳曾经屡次击败不朽主宰,重创他的军队。但是只要不朽主宰还活着,这场战争就还没结束——也许永远也不会结束。

  “艾修鲁法特大人呢?”检查了尸体,正打算向将军汇报的人突然之间意识到一件事情:不止是不朽主宰突围逃走,连他们的首领,混沌领主艾修鲁法特也不见了。

  “发生什么了?”在大雨降下之前——或者说战斗爆发之前——每个人都记得艾修鲁法特退入战阵,在竭力指挥部队抵挡敌人的突击。但是战斗结束之后,他却已经无影无踪。当然,艾修鲁法特明显(也不可能)在战斗中阵亡,别的不说,四处的尸体可没有他那副醒目的混沌盔甲呢。

  在进攻者们陷入迷惑并四处寻找他们的首领的时候,在距离村子有点距离的地方,不朽主宰在一棵大树下停下了脚步。

  必须要说这片沼泽真的是一个非常适宜隐藏的地方。虽然冲出包围并不太远,但是这位纳垢的混沌领主并不担心敌人追上来。沼泽里到处都是人称“沼泽树”的高大乔木——混沌中没什么学者,也没人有特别的兴趣为这种植物命名一个官方的名字(再说他们也没官方),所以这个充满乡土气息的称呼也就一直延续下来。

  靠着这种树的掩护,除非跟得很近,否则逃跑的一方很容易就能摆脱追击。此外,地下的复杂情况——也就是四处都是的水域——也增加了追击者的困难。沼泽九成九的地面覆盖着暗绿色的,散发着臭气的水。但是除非亲身体验,否则谁也说不清这水只是漫过脚面还是深不见底。

  这棵巨树植根于一片充满腐烂密布着令人窒息的藤条的沼泽之中,它杂乱的粗枝缠绕延展,仿佛是树干伸展出来的无数在痛苦中挣扎的手臂。不朽主宰停下脚步,稍事休息。凭借他的经验,他已经看出自己逃脱了敌人的追击,所以他举起手臂,发出了一声复仇的诅咒。

  下一秒钟,他的想法就改变了。树的另外一边,一个熟悉的身影绕了出来。I64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