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十九节经验

  艾修鲁法特记得那张色孽让他看到的的地图。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一段陌生的记忆硬生生的被塞进来,并不是什么美好的感觉。但是效果很惊人,直到现在,艾修鲁法特还清楚的记得地图上每一个细节。如果他有足够的纸、笔和颜料,他甚至能将地图完整的画出来。

  混沌势力分布和很多人认为“混沌部落随意杂居”的印象不同,混沌领域也有清晰的势力划分。如果那张地图没弄错,以这片沼泽为界,就进入的纳垢的领域。这并不说这里拒绝外人进入,而是指那种“混合信仰”的部落变得很稀少,单独崇拜瘟疫之父的部落数量却大大增多。不过这不是**现象,其他三位邪神都是如此。

  “就知道这些?”阿斯提安纳问道。“我先问一句,你到底为何而来?诸神指引给你的征服道路的终点是这里吗?”

  “不。”艾修鲁法特说道。“在北方。但是,就算有诸神的指引,靠我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够。我需要更多的力量加入我。”

  “你想要瘟疫之父的信徒追随你?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恐怕要面对一个艰难的挑战。”阿斯提安纳说道。“这片沼泽也有它的主人。”

  “主人?”艾修鲁法特不禁眉头变色了一下。对付分散的一个个部落和对付统一的一股势力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一个强大的混沌领主,名为杰斯克,人称‘不朽主宰’。他是瘟疫之父最宠**的孩子,深受神恩。有人说他早就超越了混沌领主的身份,但是他自己依然自称自己为混沌领主。”

  “‘不朽主宰’?真是个少见的绰号。这个称呼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在吗?”

  “是的。传说他也得到了瘟疫之父的祝福,战胜了凡人不免一死的命运,就如同你一般。虽然他并没有被提升为恶魔王子,但是他已经不会自然衰老而死了。他是这片沼泽的主人,所有居住在沼泽里的部落……都听从他的号令。”

  “这个‘不朽主宰’的说法是空**来风的谣言,还是有切实依据?”

  “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他就已经控制着沼泽地区所有的部落了。时隔这么多年之后,在我老了之后,他依然保持原状。有消息说,半年之前,他还出现在战场上,用一把长满绿锈,永远不停冒出脓液的长柄战斧杀掉了至少二十个人。”

  一个混沌领主在战场上杀掉二十个敌人,那实在算不上什么东西。但是这件事情足以证明了关于“不朽主宰”的的说法——因为这位不朽主宰杰斯克年纪还在阿斯提安纳之上。就算以“人类的天赋不同”也不能解释这个。

  “他的实力如何?”艾修鲁法特问道。“别人都说你和他交战过,但是不分上下。”

  年迈的混沌领主叹了口气。“我也曾经想要控制这片沼泽,为此我多次和他交战。我想方设法,不止一次的在战场上占据了上风。但是毕竟沼泽是他的主场。所以他每一次失败之后都能够卷土重来。虽然我不止一次的重创了他的军队,但是始终却未能让他屈服。最终,我放弃了这个念头。也许正是因为我的这个软弱,使我失去了诡诈之主的眷顾。”

  “不朽主宰的军队战力很强吗?”

  “在沼泽里很强。”阿斯提安纳说道。“其实真正敌人有两个,不朽主宰的军队,还有那片该死的沼泽引起的疫病。后者要比前者难对付的多。”

  “瘟疫……是瘟疫之父的力量?”

  “也许是,也许不是。相信你知道,哪怕没有瘟疫之父的力量,不洁的食物和水也很容易引发疾病。在那片该死的沼泽里,你压根找不到干净的食物,也没有干净的水。军队只能在沼泽边缘停留很短的时间——因为稍微深入一点,食物和水就变成了一个大问题。我每次都是想方设法将不朽主宰的军队吸引到沼泽的边缘地区然后发起攻击。他在战场上的能力……在我看来也一般。但是只要他带着残兵撤走,我就没办法追击。事实上,哪怕在沼泽边缘地区也不能停留的太久,因为瘟疫不知道何时就会爆发出来。每一次瘟疫造成的损失甚至比不朽主宰的军队造成的损失还要严重。年轻人,虽然你充满了自信,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这么说吧,击败不朽主宰的军队容易,但是征服这片沼泽很难。除非瘟疫之父的祝福与你同在,否则我实在想不出征服这片沼泽的方法。”

  “瘟疫之父的祝福……”这个词让艾修鲁法特情不自禁的想起那些蒙受瘟疫之父祝福的人。说真的,奸奇、色孽的祝福至少不会让他反感,但是纳垢的那些祝福他真的全然没有半点兴趣。虽然艾修鲁法特已经在混沌领域里生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是直至现在,他还搞不懂为什么全身长满恶疮流着恶心的脓液算作神的祝福?

  但是反过来说,他也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那些全胜长满脓肿血泡,皮肤表面充满湿疹和瘤块的家伙却有着异常的生命力。不过这倒不是不能理解的——墨水滴入清水中会立刻将清水染色,而滴入同样的墨水之中就毫无任何变化。要是你五脏六腑本来就腐烂了,那么哪怕刀子刺穿了你的脏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除此之外别无办法吗?”艾修鲁法特轻声的说道,他似乎在问对方,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我和他对抗了至少十年,但是真的想不出什么可行的办法。”

  “在战场上直接杀掉他?”

  “很难。他是个强大的混沌领主,而且瘟疫之父的祝福与他同在,想要杀死他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曾设下陷阱,将他诱进埋伏圈。但是最终,还是被他突围了。那也是我距离目标最近的一次。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上过当。”

  “也就是说,他是一只乌龟。”艾修鲁法特说道。“这片沼泽就是他的龟壳。只要他缩进乌龟壳里,那他几乎就是无懈可击的。因为任何外来的军队除非得到瘟疫之父的祝福,否则都极难在沼泽里立足。”

  “如果你把‘乌龟’改成‘鳄鱼’,我想更合适一些。因为他咬起人来,也是够狠的。”

  “如果能杀掉他的话……”

  “至少我能肯定,他的部下之中,从来没有那种在能力和声望声可以继承他地位的人。所以如果他死了,我猜想至少有七成可能,他的部下会分崩离析并且陷入内乱。也许到那个时候,哪怕是外来者也有机会了。”

  接下来,话题开始转入一些更细致的东西,混沌领主阿斯提安纳并不藏私,他把自己所知道的各种东西都告诉了艾修鲁法特。等到这番对话结束后,艾修鲁法特起身告辞。阿斯提安纳戴上头盔,一路将他送出去。不需要其他的,单单是这种态度就能看出,两位混沌领主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种事情并不罕见,因为战争和同盟是一对孪生兄弟,混沌之中也不会有例外。两个混沌领主也不一定会见面就打个你死我活。

  城门第二次打开,艾修鲁法特从里面走出来。在外面等得望眼欲穿的塔瑞克赶紧迎上去。一行人回到营地。

  和险峰城这样的城市比起来,艾修鲁法特这支只有一万来号人的军队的军营就显得渺小而寒酸。他的部下们,虽然对艾修鲁法特充满了信心,但是也对这样一场悬殊的战斗私下里有所担忧。但是现在,他们亲眼看到艾修鲁法特平安无事的从城里出来,又察觉城头原先那种大敌当前的紧张气氛已经消失(因为城头上警惕备战的卫戍部队一下子就减少了很多),所以在艾修鲁法特走进帐篷的时候,帐篷外的部下们发出了一阵欢呼。

  “大人,情况……”

  “比预想的还要好。”艾修鲁法特倒没有隐瞒的意思。

  “城里情况怎么样,阿斯提安纳大人……”

  “他答应我们的要求了,将为我们提供士兵、补给,还有相关向导和情报。”艾修鲁法特说道。虽然说阿斯提安纳自己也承认始终不能深入沼泽,但是他部下的斥候之中,一定有惯于在沼泽中行动的——事实上,阿斯提安纳的部落属于那种“混合信仰”的类型,所以他手下有一帮受过瘟疫之父祝福的斥候实在很正常。

  “那么,我们……该为他做什么?”

  “我们?什么都不必做。”艾修鲁法特笑了一下,回答道。“阿斯提安纳已经和我达成协议了。他许诺过,从明天开始,我的士兵可以自由进出险峰城。弗林特!”他大声的冲外面叫了一声。

  弗林特从外面走了进来。前面说过,他是第一个愿意追随艾修鲁法特的,所以虽然他此时只是一个神选战士,却已经受命成为艾修鲁法特卫队的队长。通常情况下,一位混沌领主的卫队长应该是一个混沌冠军。

  不过艾修鲁法特手中并没有能充当卫队长的混沌冠军。组织一支混沌军团要比统帅中央七国的军队更为麻烦——因为在格鲁尼的时候,作为将军的艾修鲁法特有权将士兵提拔为军官。要说成为副将之类的高层什么也许还要女王的允许(当然了,如果艾修鲁法特真的提出这种要求,小丫头是绝不可能反对的),但是成为中、低层军官却只需要统帅的一句话而已。但是在混沌之中,这种提拔是不可能的。一个掠夺者,不管他有多少战术上的才华,有多少指挥上的天赋,他也不可能让一个神选战士俯首听命。反过来说,不管一个神选战士到底有多少脑子(恐虐的信徒通常都是肌肉超过脑子的),他照样可以号令一群低级信徒,甚至让自己的愚蠢将他们统统害死。

  这是不可动摇的等级差异,是混沌最重要法则之一。

  很遗憾的,无语恐慌部落不能为他提供混沌冠军。正如前面说过,连续两波的混沌军团南侵,已经将那一带混沌部落中所有那些不安分的,渴望着更高名誉和荣耀的家伙几乎一扫而光,剩下都是安于现状的。所以最终除了萨格之外,没有别的混沌冠军愿意投奔到艾修鲁法特麾下。他这么一路北行,虽然说也从各个部落中吸收了一些力量,但是始终没有哪个混沌冠军加盟。I64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