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10-14

  第十五节统一

  秋去冬来,冬去春至。似乎在平静的流逝,然而在铁爪山脉的绿皮社会中,只要是个绿皮就能感觉到某种正在悄悄滋生着,一场发生在铁爪山脉中的大变革已经到来了。

  “血旗老大”成为了绿皮当中使用极其频繁的一个词汇。当血旗老大率领着他不到一百名部下的小部落出现在铁爪山区外围的时候,没人他是哪根葱。但是现在,就连最偏远的绿皮部落都听说了血旗老大的事情。

  “屌得要死的血旗老大三两下就放倒两个巨人。”

  “血旗老大只用一只手就战翻了整个断骨部落!”

  “血旗老大灭掉了跺脚部落,砍翻了所有的跺脚小子,还把他们全部喂了史古格,因为有个跺脚小子朝他吐了口口水。”

  各种关于血旗老大传奇故事在铁爪山脉中广泛流传,都是关于一个极大、极强、极恶的老大的故事。头脑清醒的绿皮都明白一个新的战争统帅就要诞生了。换句话说,整个铁爪山脉的绿皮部落统一在一个首领的旗下的日子已经指日可待,一场空前的g随时可能发生。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绿皮,傻瓜才会愿意过这样一场伟大的g。哪怕是过其中一点点都是不可原谅,值得懊悔终生的。因此不管是哪个犄角旮旯来的绿皮都赶着来投奔这位传奇大头目,指望能全程参与这场即将到来的伟大的g。

  血旗部落现在已经是整个铁爪山区最大的绿皮部落了。每天都有绿皮小部落加入这个已经异常庞大的大部落中。这附近一带已经没有哪个基地能够容纳得下这么多绿皮,所以血旗老大把他的基地安在了一块易攻难守的谷地之中。他的营地热火朝天,数不清的地精们整天赶工,为血旗部落打造各种战争用具。

  挡在血旗部落和一场伟大的g之间的,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占据着铁爪要塞的猎头老大。这个无胆匪类完全不顾时代的潮流,铁了心要和血旗老大作对到底。也就是说,他坚决不肯让出铁爪要塞来。而没有铁爪要塞,血旗老大就没有办法宣布已经成为了战争统帅。

  血旗老大已经放出话来。十天之内如果猎头老大再这样继续死不悔改,那么十天之后他将用武力解决这个小麻烦。当然,之所以给出十天的并不是因为血旗老大很有耐心,而是他这个空前庞大的部落想要发动攻击,确实需要十天做各种准备工作。

  “老大……”一个兽人急匆匆的从外面赶。“猎头老大他……”

  “他啦?”

  “他把送信的地精当场从要塞上面丢了下来,还在城头大喊着说您没资格当老大。”

  “口胡!搞哥毛哥喜欢俺,所以俺就是老大。”血旗老大暴跳如雷。“再派个地精带个信。告诉他,几天以后俺要好好看看他脑壳里面是不是一团屎!”

  兽人走了,现在血旗老大带着几个小弟开始巡视他庞大的营地。猎头老大的部下只有一万来个绿皮,而血旗老大手下已经拥兵六万之众。但是猎头老大毕竟占据了一座坚固的要塞。血旗老大早已偷偷观察过要塞,所以可以确定这一战很不好打。

  如果交战双方不是绿皮,而是人类的话,事情还好办。真的难以直接攻陷,那么就来一场长期围城战就好了。但是绿皮可没有把一场战斗拖上好几年的耐心。别说好几年,哪怕拖上几个月,看着胜利遥遥无期,血旗老大的部下们恐怕就要开始散伙啦。要吸引绿皮不断加入血旗部落的正是这个部落隔三岔五就会来一场大战小战,而且还都能打赢。至少是打赢的次数比打输的多得多。

  “格拉布。”血旗老大突然注意到一群鼻涕精正在组装。通常情况下,鼻涕精并不被部落计算为战力。因为他们一方面很弱小,另外一方面智力又很低,压根派不上大用场。每个绿皮都鼻涕精真正的用途是种植蕈。“他们在干嘛?”

  “帮浦车。老大,他们在做帮浦车。”格拉布一眼就看出鼻涕精在干嘛。

  “帮浦车。”

  “很大的车,”格拉布手舞足蹈的向老大解释起来。他费了很大力气才让老大明白,帮浦车是一种不依靠野猪拉,也不依靠没狼拉,不依靠史古格拉——总之,完全不依赖外力的战争机器。让帮浦车前进的动力完全来自呆在车里的鼻涕精。这些鼻涕精们通过一种莫名其妙的人力抽水方式为战争机械提供动力。

  不过也不是任何情况下鼻涕精都会建造帮浦车,只有他们聚集起足够的数目的时候(当然,也需要“弄”到足够的材料之后)才会开始这项工程。别看鼻涕精打起战来屁事都不顶,但是这个帮浦车可是相当强力的战车,可以轻易的冲破防御坚固的敌阵。

  为了未来的攻城战,血旗部落可是准备了相当多了准备。但是另外一方面,猎头部落也没闲着。猎头老大虽然说不自量力的向血旗部落挑战,但是他也没傻到离开要塞和兵力比多上好几倍的对手来一场野战。从一开始,猎头老大的思路就非常明确,那就是利用要塞的城墙来一场守城战。

  事实上猎头老大也确实有和血旗老大叫板的本钱。因为铁爪要塞确确实实是一座易守难攻到逆天的城堡。它拥有一切防守上的优势,从坚固的城墙,到有利的地利,甚至还要再加上独立的水源和足够大军居住的内部空间。

  铁爪要塞的三面都是悬崖,正面则是一块半山腰的狭小平地。一旦攻击者打算攻城,第一个面对的问题就是他们没办法在这块平地上摆开大军,无法安置足够的弩炮、投石车之类的远程武器压制城头。而城头上准备的攻城武器却正好可以打中这块平地。

  就算攻城部队摆开阵势,开始和城头对射,下一步的问题同样困难。因为高耸的城墙挡在前方,而弓箭、热水、滚木礌石将会对攻城者造成巨大的威胁。就算攻击部队最终占领了城墙也没用。这座城堡可是有着复式多重的城墙,防守者照样可以推到第二、第三、第四重城墙,继续居高临下的进行抵抗。

  这差不多就是血旗部落遇到的问题。当然,他们连第一个问题都没有解决。一架起攻城武器,在双方你来我往的攻防战中就吃了不小的亏。城头的弩炮和投石车拥有更好的视野和射程,要不是数量上差别实在太大,血旗部落压根就别想攻城。

  “快快快,你们这群懒虫!快把家伙架设起来。”在一个兽人的指挥下,成群的地精把弩炮假设起来。不过在操作员拉开弓弦之前,一块巨石从天而落,在地精操作员的尖叫声中,把弩炮砸了稀巴烂。作为回应,十几架投石车一起朝那个方向发动了反击,其中一辆甚至因为用力过猛(或者是建得不够牢固)解体了。超过一半的石头砸在城堡的墙体上,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凹坑后无害的掉落地面。

  不过这压根改变不了,血旗部落武装了太多太多的战争机械。监督的兽人发出一声咆哮,从头上抹去一堆木渣。然后立刻挥舞着鞭子,让地精们把下一台弩炮拉上战位。

  在远离前线的位置,血旗老大正盯着远方的战局。傻瓜都能判断的出来,这种武器对射的战斗对猎头部落很有利,大部分血旗部落发射的弩炮或者巨石都落到城墙上。当然,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血旗部落的人数和装备数量都比对方强了太多,这样打下去迟早会拖垮对方,但是这却不是血旗老大想要的结果。

  “口胡!你们这群废柴,给俺用力的打啊!”血旗老大大吼着。好几次他想下令直接让步兵冲上去,但是最后关头还是忍住了。不用这种消耗战摧毁敌人的重型战争机械,步兵冲到城墙前恐怕就没剩下几个了。就算是视部下的生命如草芥的绿皮老大也此时冲锋根本是无用功,除了在战场上留下几具尸体外啥都不会得到。

  老大暴跳如雷,身边的亲卫队和小头目们个个都翼翼,不敢接近,生怕成为老大的迁怒对象。血旗老大虽然很少杀掉身边的倒霉鬼,但是不管说他都是一个绿皮老大。单“老大”这个词就说明很多细节问题,比如说,他发怒的时候最好离的远远的。

  “老大……老大!”在这个人人都想要当缩头鸟的时候,一个地精却不合时宜的大喊着走。小头目们认出这是格拉布。这个地精是一个异类,是血旗老大第一个也最受信任的部下。

  “啥米?”血旗老大瞪着格拉布。

  “老大,有一群小子想要加入您?他们是猎头部落的……噢,原来是猎头部落的!”格拉布显得很兴奋,“他们说,他们一条通往城堡里面的密道。”

  “快!快!让那群小子来见俺!”

  很快,一小群地精卑躬屈膝的来到了血旗老大的面前。领头的那个张口就是一堆赞美奉承的话,不过这个时候的血旗老大实在没闲工夫听这些废话了。

  “你们说有条地道?”血旗老大一把将那个地精从地上抓了起来。

  “是是是,老大,确实有一条地道。”那个地精在血旗老大手里战战兢兢地回答。“我可以带你们去。”

  “老大,可能是个骗局。”不是哪个地精尖叫了一声。

  “骗局?”血旗老大恐怖的视线盯住了那个地精的脸,吓得地精两脚直哆嗦。

  “不……不是骗局!老大,我们都是真心追随您的!”

  “塔鲁斯!”血旗老大一声令下,身材高大的黑兽人立刻走了。

  “塔鲁斯,你从密道进去,给我去捅猎头老大的屁股!”血旗老大下了命令。“多带点重装小子!”

  前方的远程武器攻防战还在继续。地精制作的武器说实话不太牢靠,被敌人摧毁的和解体的几乎一样多。不过对方那面也一样,巨石和弩炮的射击开始变得稀疏起来。而血旗部落依然有源源不绝的战争机械等待着加入战斗。

  接着,正式的攻城战开场。血旗小子们高举着盾牌,冒着箭雨成群的涌向城墙。接下去的战斗血腥至极,狂热的兽人们架上了云梯,挥舞钩爪爬上城头。数不清的绿皮在城墙上厮杀,更多的则在冲锋的道路上倒下。血旗部落的小子们被打垮了一批,马上又冲上来一批,跨过的同伴的尸体继续冲锋,两个兽人老大都毫不犹豫的在这里不断投入部队,双方的将士都沉迷于战斗的狂热无法自拔。

  这场战斗持续的一直拖延到,结局就和很多有眼光的绿皮推断的一样。铁爪要塞陷落的声音连群山都为之颤栗。当血旗老大的奇兵从城内向外冲杀的时候,防御者挑衅的吼叫立刻变成了恐惧的哭喊。通过密道进入要塞的血旗小子们从里面打开了城门,刹那之间,绿色的潮水源源不断的涌进了要塞。很快的,所有那些目光短浅,效忠着猎头老大的小子们就连吃后悔药的机会都没有了。整个铁爪要塞中,到处都是一片屠杀和破坏。兽人们忙着清理剩下的敌人,地精们忙着割断伤者的喉咙,顺带搜刮所有兽人忘记搜刮的地方。

  最后的战斗发生在城堡的中心区域。猎头老大率领他最得力的部下在这里进行最后的负隅顽抗,一度成功的把冲进来的血旗小子给击退。但是当血旗老大带着的亲卫队冲进来的时候,事情的结果就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点悬念都没有。

  血旗老大和他的亲卫队以不可理喻的凶残和勇猛解决掉了所有的冥顽不灵者,然后兑现了他之前的承诺——他把猎头老大的脑袋给砍了下来,然后仔细的切成了两半。

  黄昏时分,所有的血旗小子们都聚集到了城墙之下。在夕阳的最后余晖中,血旗老大来到了城墙的最高处,长剑高擎,向着天空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

  “小子们,听好了~!俺就是战争统帅血旗老大。俺是最最大的,俺是最最坏的,俺是顶顶厉害的!俺要给大家来一场大大的……g……”

  “……g……”所有的绿皮兽人们都高举着武器,齐声欢呼。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