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10-14

  第十四节访客

  铁爪山脉的战斗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将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最佳场所。汤玛士的兵书和日记中所记载的,终于有了很多机会让我实际运用。这一点要感谢绿皮的习俗,因为一个绿皮部落之中,所有的成员都得无条件的服从老大。靠着这一点,我有了一个完美的实践机会,从基础的练兵、组织部队、分配小头目、制造战争机械一直到到临战指挥,所有的都有了操练的机会。

  我能感觉到,我越来越接近汤玛士,接近他的思维方式,接近他的眼光。不过说实话,我并不确定这些对我的未来有用,因为我不可能永远的伪装绿皮下去。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我的终极目标,我压根就不会继续和这些邪恶残忍而污秽的生物呆在一起。我的道德观和绿皮的完全不同,单是扮演一个绿皮老大就让我时不时的恶心透顶。

  嘉莉告诉我说,我不该有这种想法,因为在人类眼里,我也是邪恶残忍的。这个回答让我很无语。

  汤玛士曾经说我肯定还会面对很多次战争,大概不会没料到我居然会指挥一支绿皮军队吧。但是不管说,通过一次次的实践,我已经理解到了很多。而且我也有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锻炼的指挥技巧。或者说,能够总结一次次的失误。在我开始进行这个计划以来,好几次我都在胜负的边缘位置打着转。不止一次的,我差点把送进地狱。

  绿皮虽然是天生的战士,但是他们的纪律性却比较糟糕,我用了很多办法,最后也只能略微改善这种情况。不过暂时也只能如此了,我并不是特意来提高绿皮一族的战力或者改良他们的生活习惯的。只要能够方便我指挥就行了。汤玛士说过,训练不是让士兵变成全能,而是让他们有所擅长,合理的发挥士兵的特长才是将领的工作。

  眼下的局势非常明确。想要像前段一样,一战吞并一个部落是完全不可能的。绿皮虽然思路简单,但绝谈不上愚蠢。很多绿皮老大的战术都是简单、朴实,却又偏偏无懈可击。在时机的选择上,他们甚至老辣得难以置信。好几次我都被敌人的反冲锋打了个措手不及,若非幸运的眷顾和保留预备队的缘故,我都不将会发生。不过在这一方面,我宁可认为这是他们出自本能的选择。正如汤玛士日记中所说的,有时候,本能的抉择远胜过理性的思维。

  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慢慢的打那些小规模的战斗,积累小胜,赚取名望。按照格拉布所说,绿皮都是渴望着战斗的。如果一个老大不断的取得胜利,慕名来投奔的部下会络绎不绝,这段我已经对此有所体会。

  对我来说,战斗的道路还很漫长。今天我第一次对温蒂妮取得了优势,三个小时之间,我两次命中了它。嘉莉对我说这种拟像的战力是根据我的记忆做出来的,而温蒂妮实际上比我想象的更加强大。不过我还是相当高兴。

  ——艾修鲁法特

  “老大!”一个地精用很快的速度跑到血旗老大的面前。“有一帮家伙要见您。”

  血旗老大正坐在的石头宝座上,似乎在思考着,没有对这个负责传话的地精有太多的在意。但是在血旗老大身边的几个大个子兽人却大踏步的走上来,包围住这个倒霉的地精。他们脸上凶神恶煞的神情让地精吓得直哆嗦。

  “老大是人说见就见的么?”一个兽人抓起这个倒霉的信使,正考虑要收拾他。不过这种危机的场面反而让这个地精赶紧大叫起来。

  “老大……是一群黑兽人……一群大个子黑兽人要见您!”

  这声喊立刻引起了血旗老大的注意。

  “黑兽人?”他重复了一次这个词。

  “是的,老大,是一个有一对大獠牙的小子!”地精被放到地上,赶紧向老大汇报。

  一小会之后,一队陌生的绿皮走进了血旗部落的基地。这里一段以前还是长牙部落的老巢,但是那已经是的事情了。自从长牙老大和所有负隅顽抗的长牙小子(以及一个巨人)全部喂了史古格后,这里立马就成了血旗部落的总基地。

  这段以来,不断的有零散的绿皮前来投奔血旗老大。不过这队陌生的绿皮还是引起了很大的注意,因为这些绿皮的皮肤颜色和普通绿皮差异甚大。他们的皮肤是一种较深的墨绿色,而且个子也普遍较一般的兽人更为高大。

  这是一群黑兽人。

  尽管黑兽人在外表上和普通绿皮略有不同,但是他们真正的不同还要体现在习俗上。和普通绿皮那种宛如乌合之众,随时可能爆发内讧的集体组织不一样,黑兽人是真正叫纪律和团结的绿皮。他们会争吵,但是却是拳头而不是武器来解决纠纷。所有的人都认同他们是绿皮的一个分支,一支不为何发生变异的分支。幸好这个变异没有发生在其他绿皮身上。

  在那个地精的带领下,这群黑兽人径直走到了血旗老大前方,一直到一个小头目挡住他们的去路为止。

  领头的那个黑兽人——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首领——突然撞向那个小头目。两个绿皮的身体碰在一起,接着那个小头目被撞得仰面朝天的倒飞出去,结结实实的摔到了一块石头上。黑兽人们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小头目爬起来,怒气冲天的拿出的斧头。但是下一瞬间,黑兽人首领拔出了的巨型斧头,这把斧头比小头目的武器大上了足足五倍以上。小头目虽然怒目而视,但是却不敢动手。

  “这算啥米?”血旗老大问身边的格拉布。他把刚才整个一幕尽收眼底,但是却一时不懂这群黑兽人想干嘛。如果他们是想来投奔的,这么做就显得很蠢,因为有可能会激怒老大。如果他们是来干仗的——四周聚集起来的血旗小子可是比黑兽人多上好几倍呢。而且只要血旗老大一声大吼,这个数量上差距还将放大放大再放大。

  “老大,看起来,他想向你挑战。”格拉布紧张的看着不远处发生的事情,同时轻声的向老大解释。

  “啥米?挑战?”

  格拉布解释了一番,血旗老大开始搞明白这算意思了。在绿皮部落中,最强的才是老大,老大必须是最强的,所以,只要哪个小子挑战老大成功,那么自然而然成为新的老大(当然,如果输了就得去喂史古格)。通常情况下,挑战老大的绿皮需要足够大,足够强壮,同时也有足够多的小弟,而且最好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比如老大刚吃了一场败仗之类的)发起挑战。不过从理论上说(或者绿皮默认的规则来说),只要有绿皮来到老大面前提出挑战,老大就应该应战,哪怕是外来的绿皮也一样(反正绿皮的集体观念淡薄)。如果外来人能打败老大,也照样能取代老大的位置,成为新老大。

  本来类似血旗老大这种本身战力十足而且连战连胜的老大,手下的小头目们一时之间是不会起这种傻念头的。因为他们懂得的老大是多么强巨威猛,跟着老大就有胜仗打,和老大作对肯定死无全尸。假如有一天血旗老大连战连败,他们也不会选择去挑战老大,而是带领的部下偷偷离开这个已经不能带来胜仗的老大。

  不过这些外来的黑兽人可没见识过血旗老大是多么强巨到逆天。

  就在之间,黑兽人的首领已经搞定了那个小头目,用气势迫使对方退下。现在没人挡路了,那个黑兽人一路来到了血旗老大的宝座前,插着双手,摆出一副清晰的挑衅架势。

  “老大……”格拉布话没说完

  “你是谁?敢来俺们这里来撒野?”血旗老大身边另外一个亲卫叫了起来。

  “俺是塔鲁斯老大,俺才是真正的老大。”这个名字叫塔鲁斯的黑兽人傲然面对四周。“俺才是老大,俺是最强的,所有的小子都应该听俺的!”

  血旗老大从宝座上跳了起来,一直来到塔鲁斯的面前,面对面的站着。两个皮肤颜色差别甚大的兽人的身材倒是意外的接近,四只眼睛处于同一水平线上。此刻他们彼此瞪视着,互不让步。

  小头目们悄悄退开,站到了一个较远的安全位置。其他的黑兽人也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同样的举动,附近地精们也停下他们吵吵嚷嚷,所有的眼睛都看向场中这两个兽人老大。每个绿皮都屏住呼吸,等待着这一场必然的冲突。

  空气中仿佛有看不见的电流在双方中间跳动着。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先动手,但是等到所有的小子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兽人已经各自一拳头砸到了对方身上。

  因为距离实在太近,两个兽人都没有拔出武器的空隙。所以战斗就变成在这样的距离内双方用拳头互殴。两个兽人一拳一拳的互殴着对方,同时闪避着对方的猛击。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很长,直到双方都开始脚步踉跄的时候都没有分出胜负。

  四周的观众都忘记了应该喝彩。黑兽人们没有为首领加油,血旗小子们也没有为老大助威。胜负似乎在双方头顶上盘旋着,完全没有确定下来的迹象。不时的有半颗牙齿或者几滴血这样的玩意四下飞溅。

  漫长的缠斗终于有了结果。塔鲁斯被血旗老大一拳打中,摔倒在地。他挣扎着爬起来试图再战,但是血旗老大连续几拳把他再一次打翻在地,然后把一只脚踩到了塔鲁斯的头上。

  “谁才是老大!”血旗老大大声的问。

  “您是老大!”塔鲁斯趴在地上,用垂头丧气的声音回答。“我们都听您的。”

  “很好。”血旗老大松开脚,塔鲁斯才有力气爬起来。四周的血旗小子们发出让洞穴都为之震动的欢呼声。

  “很好,塔鲁斯,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先锋官!”血旗老大似乎很满意的说道。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