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二节睹物

  刚才梦中的这一幕……艾修鲁法特知道梦中的他已经相当疲惫,但是在现实中,他却知道他身体几乎不会疲乏。换句话说,这段梦发生在他的体质发生改变之前或者改变之中。

  说起来,他本能的知道自己曾经同样需要食物、睡眠……在某个过去的时间段,他曾经是个很普通的人类,和他身边的普通人没什么不同。但是……曾经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让他拥有了这种超人的体质。或许是他得到了星域诸神的恩宠,成为了一名神圣骑士(虽然他最终背弃了)?

  他记不起来。他只是知道这件事情,知道自己一定发生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种超人体质的。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知道自己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还在布拉西安的时候,那位可敬的医生向他说明了一种看法——这只是一个推测,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但是这个观点能够完整的解释艾修鲁法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因为受了严重的伤,属于那种死了又活过来的人。这导致他的灵魂破碎,残缺不全。而其他的灵魂碎片借着这个空档进入了他的身体,所以他拥有一部分不属于他的记忆。

  这个逻辑很完美,否则的话,艾修鲁法特自己也解释不了自己的记忆中为什么曾经和一些并非人类的生物(甚至连他自己也是一个非人类的生物)混在一起——而且都是战场上。

  但是,这个解释能够让他的理智得到满足,却不能改变他的本能。

  人类……也许不止是人类,天生就有追求真相的冲动。就算是知道了自己的记忆不能回复(按照那个医生的学说,灵魂残缺了,记忆也就不可能恢复了),他依然本能的想要回忆起自己的过去。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最多只是因为没有条件而暂时潜藏了而已。

  但是……现在他发现了一个恢复记忆的机会。

  没错,那就是奸奇,诡诈之主。

  奸奇给了他一种名为“酩酊之血”的蜂蜜酒配方。艾修鲁法特的身体让他能够喝酒和喝水一样的完全没感觉,但这种酒却能够让艾修鲁法特喝醉。奸奇将这种酒作为见面的赠礼送给艾修鲁法特。

  艾修鲁法特当时也接受了。为什么不接受呢?按照他的朋友——也就是阿金——的一种令人钦佩的观点,有便宜不赚那是王八蛋。得到一种酒的配方又有什么不良后果呢?嗯,至少让他能够感觉饮酒的刺激了。

  传说中,奸奇的礼物里总是藏着钩子。艾修鲁法特过去不觉得,现在,他却感觉到了。奸奇赠送这个礼物绝不是单纯的出自好心肠,让艾修鲁法特享受一下喝酒的乐趣,而是……有着更深的意义。

  这种酒能够恢复他的记忆……或者说有助于恢复他的记忆。说不清楚他到底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一点的。但是艾修鲁法特这两天每天都刻意的喝一点酒让自己入睡,在梦中他能看到过去的记忆。那种以身代入,身临其境的记忆。

  而且,这些记忆的片段是过去他从未见过(回忆起来)的。他分不清楚到底有哪些是他本身的记忆,哪些来自外来的灵魂碎片。但是,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失落的记忆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意识到奸奇赠送给他这种酒的配方(这种配方并不很复杂)并不是单纯的馈赠,是一种暗示。暗示着诡诈之主手中掌握着让他恢复记忆的方法。至今为止,诡诈之主和他的交流中从未提及这一点。奸奇在耐心的等待,就像一只躲藏在水塘里的鳄鱼,只需要耐心的等待,口渴的猎物自然就会走上门来。

  是的,奸奇很有信心。因为它很清楚,这是艾修鲁法特难以抵御的诱惑。所以它将这个配方大方的赠送过来,却从来不提任何回报。但是,只要艾修鲁法特提出这方面的要求,奸奇就赢了。那个时候,就可以任由它随意开价。

  艾修鲁法特坐正身体。他能够感觉得到,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已经铺开,而他就是那个落在网上的飞虫。他无论怎么做都只是在蜘蛛网上扑腾而已。就算他扯断了几根蜘蛛丝,那也只是让自己身体被罗网纠缠得更紧,更加深陷进去。而蜘蛛正在边上冷眼旁观,它在耐心的等待他在挣扎中耗尽力气,然后才会给予最后一击。

  如果说其中有什么幸运的因素的话,那就是蜘蛛是四只而不是一只。四只蜘蛛各有打算,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充分利用四只蜘蛛内部的矛盾。

  好吧,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大方向而言,这样是绝对没错的,但是要记得一件事情:早在艾修鲁法特之前,就有无数个聪明(或者是愚蠢)的人打过这个主意了。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很明显的:笑到了最后的那一个,从来都不是这些人。这一点,教会的书籍上反复记载过了。阿索文部落里的传说故事也经常提及这些人:当然在这些故事中,这些人都是被嘲弄的对象。

  艾修鲁法特掀开被子。几缕阳光已经透过帐篷的帘门**来了,说明此时时间已经不早。嗯,酒真的不是好东西,起码会让你睡觉睡得很死。原本情况下,他应该早就醒来了,但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天天都睡得足够迟。

  艾修鲁法特然后才想起来这是他在阿索文部落的最后一天。

  嗯,之前加入部落的时候就说过自己只是暂居。部落上上下下,包括首领阿索文在内,所有人都认可了这一点。所以他向众人告辞离开的时候,没遇到太多的问题。顺带说一下,部落里的神选战士弗林特已经表示自己打算离开部落一段时间。不过没人(至少表面上没人)把弗林特的离开和艾修鲁法特的告辞扯上什么关系。像弗林特这样大有前途的年轻人,如果说为了追随诸神的荣誉而想要去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那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对于阿索文部落而言,这是很平静的一天。部落里的首领,巫师阿索文的身体日益康复。之前的那场大胜利让部落里身穿混沌盔甲的人数增加了好几个。这个部落虽然规模依然很小,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它现在充满了活力,有着很大的发展潜力。

  小孩子们在营地的中心空地里玩着游戏。这是模拟之前胜利的战斗,两群孩子拿着木棍充当武器和盾牌,呼喊着彼此攻击,嬉闹不止。

  这原本是部落里很常见的景象,不知为何这一次吸引了艾修鲁法特的目光,让他原地驻足,久久没有离去。

  然后他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艾修鲁法特不需要看就知道是克莱儿来了。

  “你要走?”

  “还没有。”艾修鲁法特回答。“中午的时候,为大家做最后一顿饭,作为告别。”

  他没有回头,但是心中却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奸奇的警告。在这片混沌的土地上,所有的人都是邪神的棋子,当然也包括克莱儿。传说中,奸奇将信徒视为棋子,而其他邪神的态度各有不同。不过现在,艾修鲁法特觉得所有的混沌信徒都是诸神的棋子。最多只是棋手和棋子有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罢了。

  他自己也不例外。

  现在艾修鲁法特已经感觉到混沌的力量。虽然在他出发之前,他从未考虑到邪神的问题。不过现在却已经明白,邪神早就安排好了路线,他除了跟着邪神的脚步起舞之外,别无选择。至少暂时,他能做的就是尽量让挂在自己身上的傀儡丝线减少几根。

  “你……”克莱儿声音很犹豫,欲言又止。他能够感觉出来,这个女孩不想让他走,但是,出于自尊或者是其他什么理由,她却没办法说出口。这确实不是表演,但是却因为这个,使得色孽的计谋更加危险。真正的陷阱都是掩盖在无数不起眼或者真实的东西之下。

  “嗯,克莱儿,我想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的。”艾修鲁法特说道。他没有回头。他自己都有点嘲笑自己的怯懦,此时此刻,他居然不敢去看克莱儿的脸。“还有,那匹马……”他说的是他骑过来的坐骑。自从艾修鲁法特加入这个小小部落之后,这匹马就一直作为部落的公共财产而使用。

  “……就送给你了。”

  “你要步行离开?”克莱儿问。她显得有点惊讶。如果艾修鲁法特没弄错,昨天的时候,克莱儿就喂马吃了一些特殊的草。根据这段时间从甘德那里学到的斥候本事,这些草无毒,但是会让马匹短时间内拉稀、腿软而且无精打采。

  这是一个毫无经验的女孩想出来的简单而天真的计谋。计谋本身在艾修鲁法特眼里实在不值一提,艾修鲁法特有很多机会破坏或者阻止她这么做。但是他没有,也许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更大的阴谋的一部分。

  “我有更好的了。”艾修鲁法特回答道。

  他不再说话,更没有回头,径直走向阿索文的帐篷。阿索文的恢复速度要比预想的快得多(这可能是也是一种神恩),现在的他已经有能力拄着拐杖在营地里慢步行走了。

  “艾修鲁法特,你今天要离开?”阿索文看着他的神情有些奇怪。或者他压根没想到艾修鲁法特就这样离开吧。在他看来,艾修鲁法特并没有自己所说的那么简单,肯定有着其他什么目的。

  “嗯,阿索文阁下。”艾修鲁法特说道。“行装已经整理完了。”

  阿索文看到了艾修鲁法特背在身上的行囊——然后,很自然的注意到行囊里那一张相当大的竖琴。I64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