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八节成功

  “但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说,掠夺之子前线军营里得到这个消息……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回军救援……也许连回军救援都不需要。↑说,但是,如果是突袭,为了保证不被发现,那么兵力就必定不多。”塔瑞克说道。“数百人就是极限。哪怕数百人的精兵都有被发现的可能,如果数量进一步增加,那肯定会被发现。数量多了不能突袭,数量少了突袭无力……就算开头成功,也难以抵挡反扑。以我看来,这个做法并不聪明。”

  “确实,正常情况下,并不聪明。但是你忽略了一个要点。”

  “啊?”

  哈德蒙微笑了一下,说道。“艾修鲁法特大人不仅是一个混沌领主,而且他还是一个巫师。”

  一丝迷惑出现在塔瑞克的眼睛里。“一个巫师?”他是一个巫师或者不是一个巫师有什么关系吗?虽然一个巫师意味着能够极大的增强战力,但是巫师也不是万能的。

  “巫师意味着魔法。”哈德蒙说道。“按照我们知道的……或者说任何人都能够推测出来的,掠夺之子在营地里留下了一位巫师。”

  塔瑞克点了点头。这很正常——只要部落里有三个或者三个以上的巫师(包括学徒),那么他们出击的时候就会采用这种比较稳妥的做法。这么做主要是利用巫师的魔法通讯能力,使得大本营和前线之间保持通畅的联络,一方面有增强营地的防御的用意,另外一方面也是保证好后路——万一前线战败,后方能够及时做好准备。

  “你说,如果突袭开始,那位巫师会怎么做呢?假设你是那个巫师,原本负责后方大本营,但是突然之间遭到了攻击的话,你会……”

  “我会马上告知前线。”塔瑞克立刻回答。魔法、巫师、突袭、军队调动等等几个看上去全然没有任何关系的东西此时却瞬间集合在一起,理成了一条清晰的线。“如果事发仓猝,那么我会告诉前线大本营遭到袭击。如果我有所准备,那么我会加上突袭我方敌人的军力细节。但是,不管我用魔法通讯做了什么……”

  他停顿了一下,“我借助魔法之风力量,实际上就是在艾修鲁法特大人面前暴露了自己。”

  魔法师不擅长近战,哪怕是混沌巫师也不例外。他们最多也就稍微锻炼了一下身体,不至于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罢了。样样精通意味着样样稀松,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同样的,当一个人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到锻炼一种能力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其他方面的能力就会比较弱。所以很容易想象,魔法师虽然经常出现在战场上,但是他们所处的位置绝不是两军白刃交锋的第一线,而是相对安全的后方。哪怕他们位于方阵之中,他们的位置也是中间或者靠后,总之不会在第一排,更别说身边有一堆卫兵保护了。

  但是艾修鲁法特不一样。作为一个混沌领主,他的战斗能力足以压制身为混沌冠军的布鲁斯(这一点已经是事实了),所以他有极大的可能性在第一线。他能够有机会第一时间察觉进行魔法通讯的巫师,然后第一时间干掉他(如果突袭成功的,这不是离谱的事情)。

  “然后,那位巫师既然死了,这支突袭部队……不管他们人多人少,不管他们的突袭最终成功失败,是坚持到底还是见好就收……等等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塔瑞克接着说道。“因为这个时候,大本营遭到袭击的消息已经送到了前线营地。啊,不,没那么简单。如果这是一场成功的偷袭,那么那位驻守的巫师恐怕没有太大的机会正确判断敌军数量。换而言之,他会发给前线‘大本营遇袭’的消息,然后他就死了。前线的军队并不知道袭击大本营的有多少敌人。这个时候,不管他们到底怎么认为,他们都有极大的可能做出一种反应,那就是回军救援大本营。”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突然意识到这件事的本质。

  “我们就是这一系列算计的最终一步?”看着对方微笑的表情,塔瑞克知道自己算对了。“原来如此……并不是出动出击去袭击某方,那是没有意义的,也必然会被察觉。而是用其他的方法调动敌人,让他们抵达……我们的埋伏圈?”

  哈德蒙微笑了一下。“想必那位大人已经知道该在什么地方动手了。”

  如果正面作战赢不了,那么就不能正面作战。这是兵书上强调的。为什么据守城池能够抵挡两倍、三倍乃至于五倍十倍的敌人?因为这种战斗拥有地利,能够使得敌人不能发挥优势的兵力。

  ……

  弗林特在临时营地里召集了自己的部队。

  突袭很顺利,当火药送到营地大门的时候,再一次证明了再坚固的营地和城池之间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至少,大门就截然不同。在南方人建设的那些土、石城堡中,城门基本上都是用吊索和轱辘上下拉动开启的。这使得城门通常不是很大,但却能够做得很厚、很重。而在一个典型的混沌部落营地里,大门都是那种到处都能见到的,左右开启的样式。这种大门的高度必须和围墙保持一致。这本身导致了大门的厚度有限。因为不提建造材料的问题,每天开关大门本身就变成一件费神费力的活了,更别说门轴之类的部件需要经常维修。

  原本倒也罢了。因为哪怕所说的“不厚”,也只是相对而言。凭借人类程度的力量要破坏这样的大门是很困难的事情,必须要依靠攻城器械。但是火药改变了一切。

  混沌也许接触火药的机会很少,但是不可否认的,其实火药用起来是很容易的。只需要把火药桶放好,然后拉一条导/火索,最后用火把一点,自己快跑,一切就搞定了。

  一声让大地都为之震颤的巨响撕裂了黎明的寂静,接着,杀戮开始。

  然后,在杀戮抵达尾声,或者说当察觉抵抗逐渐变强之后,弗林特立刻根据艾修鲁法特事先安排的计划,下令撤退。

  战场上,失利者者的撤退是很困难的,因为这必然会导致胜利者的追杀。而优势者的撤退却容易得多,因为对方第一目标通常是稳定防线,而不是追击撤退的敌人。这一次的情况也没有例外,弗林特的三百人很顺利的就撤退了出来。他们原路返回,骑上在那里待命的马,全速回撤。

  等到掠夺之子最终从一片混乱中回过神来,袭击者早就跑得没影了。

  清点人数的时候,情况让人满意。这场袭击之中,一共有七个人战死——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有同伴目击到他们的尸体或者战死的过程——四个人失踪。以他们取得的战果而言,这种损失是微不足道的。

  掠夺之子部落最少也损失了几千人。虽然没有详细统计数据,但是弗林特的部队中,所有的人手中的兵刃都是沾满了鲜血。除此之外,他们还放了一把火(这也是惯例了),在营地里造成了很大破坏。如果说这些还不够,那再加上一条,那就是掠夺之子部落的大门被火药给彻底摧毁了。在他们完成修复之前,这个部落的营地防御形同虚设。

  这样的战果,不管是任何人都可以这么认为:阿索文部落已经十足的执行了协议。

  最重要的是,弗林特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他能够平安无事的撤退。因为斥候来报,掠夺之子一点也没有出来追击的意思。

  所有的都是好消息,除了一个之外。那就是艾修鲁法特,表面上是部落的斥候,实际上是这一切的策划者和指挥着,也在四个失踪者之列。

  就算是甘德,也没察觉艾修鲁法特是怎么失踪的。毕竟,那是一场以寡击众的突袭战,战斗短促而激烈。在那一片混乱、骚动和杀戮之中,就算是甘德这样的人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跟丢目标。

  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人纷纷认为艾修鲁法特已经阵亡了。有目击者证明,在发动突袭的时候,艾修鲁法特以“对火药的情况比较了解”为借口,位于战斗的第一线。大门被破坏之后,他是第一批冲进去的人中间的一个。

  对此,甘德表示怀疑,但是却不能肯定。战场上什么事情都能发生,一个连套合适盔甲都没有的战士死掉是很正常的事情——哪怕在一场胜利之中也一样。至于弗林特,他是压根不相信艾修鲁法特会死掉这种事情的。要知道,一个混沌领主哪怕是陷入敌人大军之中,也有孤身杀出一条血路的底气。更别说这一次面对的是混乱至极的战斗。他可以肯定,艾修鲁法特一定在营地里干了什么特殊的事情,然后因为某些理由,暂时选择离开。

  几个混沌战士聚集起来稍微商量了一下。失踪的人中,除了艾修鲁法特之外,其他的人都是有丰富战斗经验的老战士,有理由认为他们是战死了而不是被俘。除此之外,由于控制着整个战斗的节奏,所以他们可以认为没有任何线索留给掠夺之子。他们尽可以撤退而不必担心敌人事后上门的报复。

  换句话说,稍微整理一下,他们就能撤退回家了。

  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战利品太少了。除了个人从敌人尸体上得到的一些物品(主要是武器和珠宝)之外,他们可以说毫无收获。不过这一点其实大家事先就有心理准备。他们骑过来的这些马就是战斗的酬劳。

  于是事情很容易就决定了。弗林特下令将营地稍加整理就撤离。之所以下达这种命令,主要是为了彻底抹消他们的来历,使得掠夺之子判断不出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同时,为了将这个好消息尽快传回去,甘德还使用了一个传讯卷轴,将情况通知给阿索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