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六节偷袭1

  巫师闭目端坐着,好几分钟一言不发。※頂※点※小※说,

  在不懂魔法的人看来,巫师只是闭着眼睛坐着而已,但是一个懂得魔法的人就能够感受到,此时此刻他已经拥抱了魔法之风,处于随时可以施展魔法的状态下。在这种状态下,人类的感知会得到很大的提升。不过,哪怕没有真正的施展魔法,这种状态同样需要消耗魔法师不菲的精力,所以魔法师并不能长时间的保持这种状态。

  在巫师的对面,站着另外一个男人,穿戴着一身精致的,一看就与众不同的混沌盔甲。能拥有这种盔甲的人,起码也是一个混沌冠军武士。除此之外,边上还有其他几个人,这几个人打扮各异,但是却能看出他们都是巫师。不过,从他们神情、动作来看,他们的地位较低,应该是巫师学徒。

  闭目的巫师突然睁开眼睛。

  “怎么样?”混沌冠军问。

  “他们换了一个方向,朝着另外一个部落去了。”巫师说道。虽然巫师面容平静,但是眼睛中依然透露着疑惑。“但是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从常理来说,无语恐慌部落已经没有主动出击的能力了。但是他们偏偏出去了……为什么?斥候有问题吗?”混沌冠军轻声的自言自语。

  “是好几个斥候的联合报告,我相信不成问题。连续十多天,无语恐慌做出了一系列看上去十分大胆的行动。但是终究也只是摆出架势,并没有付诸实施。”巫师冠军说道。“都是虚晃一枪的假动作。他们想要干什么?难道不知道把主力部队带离防御坚固的营地,实际上给了别人攻击的机会吗?”

  “无语恐慌向来狡猾。恐怕他们也看穿了这种彼此牵制之下的平静吧。在这场争夺战中,成为第一个胜利者是毫无意义的——也许比这个还糟。关键是成为最后一个胜利者。每个人都希望别人先打生打死,自己成为最后的赢家。”

  “没错,但是就算如此,他们这种行动又有什么意义呢?在我看来,他们只是单纯的摆出吓唬人的样子,但是偏偏他们的实力现在压根谁也吓唬不了。再说,虽然每个部落都想保存实力,不要第一时间出击,但是如果说真的战斗找上门的话,大家也不会等着挨打。”

  四周沉默了下来,每个人都看不懂无语恐慌部落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能理解他们有所图谋。”一名巫师学徒插嘴道。“前一段时间不是说无语恐慌部落出现了一位新的混沌领主吗?是不是这位新出现的混沌领主的一个狡猾的诡计?”

  “很遗憾,根据各方面情报来看,统帅无语恐慌部落的这位混沌领主现在行踪不明。”边上另外一人说道。“我们最出色的探子潜进了他们的营地,反复打听之后,确认那位混沌领主并不在营地内。而他们的军队里也没有这位神秘的混沌领主的动向。”

  “我知道,统帅这这支出击部队的,是布鲁斯。但是,既然有了混沌领主,为什么会轮到一个混沌冠军来统帅主力部队呢?难道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骗局?”

  “不像。再说伪装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应该也已经察觉到混沌领主的事情已经被泄露了。但是……说实话,这个奇怪出现的混沌领主十分可疑。如果说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的话……以无语恐慌的做法,也不是不可能的。”

  “是他们在别无选择之下的一次虚张声势?”

  “也许是。不过,到底是什么计划不要紧,关键在于……我们要怎么做?”混沌冠军环视全场。想要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无非是两个条件,一个就是实力占据压倒性优势。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说,就是老虎捕猎到食物之后,豺狼只能远远的看着流口水。但是很可惜,这一个条件不成立,眼下是一群野兽盯着一只肥羊,野兽之中却没有像老虎这样的百兽之王。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哪怕有点差距,也不是那种无法弥补的差距。

  第二条件就是选择合适的时机。这种混战中,时机很重要,提前入场通常意味着提前离场。诸事已定之后就意味着连入场的机会都没有了。一种常见的思路就是将军队部署在利于出击的位置,但是绝不轻易出击。这样,即避免了过早消耗实力,又能及时抢占胜利果实。

  这个策略当然是很正确的。但是,当每个部落都选择了这个策略的时候,事情就会变成眼下这个局势:每个人都指望着别人先动手,结果是没有人动手。

  当然,如果局势不发生根本改变的话,随着时间推移,终究会有一个沉不住气首先动手的。一旦有了第一个,第二、第三、第四……就会理所当然的随之跟进,一场混战就此全面展开。因为动手讲究的是一个时机:既不是越早越好,也不是越晚越好,而是在敌人最虚弱的时候最好。

  只是一小会,与会诸位就立刻商量出一个结果。不管怎么样,不管是无语恐慌部落使出了什么样的花招,坚守营地,广布眼线,等待战机肯定是没错的。

  ……

  时间正值黎明时分。

  此时天色依然阴沉,只有东方隐约的浮现一点鱼肚白。不过天地虽然昏沉,人类的视野却也扩大的许多,至少能远远的看见前方的营地。

  这是一个标准的混沌部落营地——整体大致呈四方形,四周竖着土石构成的围墙。除了出入口留着通行道路之外,围墙四周挖着宽阔的壕沟。这些壕沟虽然不像阿索文部落那样插上尖木桩,但是却是又宽又深。

  掠夺之子部落并不是一个游牧部落,而是一个渔猎为主的部落。游牧部落不会采用这样的营地,他们时刻都要迁徙,没闲工夫建立这样完备的防御工事。而掠夺之子的主要生活方式是捕猎。他们的地盘唯一处山谷,一条草原上少见的河流流经这个丰饶的谷底。这里能够比较容易的捕捉到鱼和野兽。不过,掠夺之子真正的收入大头是出售坐骑。没错,虽然他们不是游牧部落,不出产马匹,但是他们出产另外一种坐骑。

  当秋末冬季到来的时候,就会有被称为“钢牛”的动物迁徙经过这里。这种动物能够被捕获并且训练成强大的坐骑。它们要比战马更加强壮,能够负担非常大的重量,所以成为非常优秀的重骑兵坐骑。很多部落的首领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都到这里来购买这种坐骑。依靠出售这种出色的坐骑,掠夺之子部落变得逐渐强大,最终有资格角逐这场争夺盐池的大战。

  对于攻击者来说,进攻这样一个长期固定的营地是很不划算的。别看它口头上被称为一个营地,实际上论防御能力,却也不输一般的小城了。就像所谓的“围墙”,实际上已经完全能够被称为“城墙”了。因为围墙是如此的厚实,顶部足以容纳三人并肩行走。

  也许是因为战争将近的缘故,他们在城墙顶端还设立了一系列辅助工事。一定要说它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它上面并没有如南方人一样设立箭塔,使得它不能对攻击者形成多角度的反击。

  此时,整个营地正处于一种极度的平静中。掠夺之子部落相信他们派出的斥候,相信瞬间传达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魔法之风能够及时传达警报,所以他们完全不曾预料一个危险的敌人已经悄悄接近,正在不远处窥视着营地的虚实。

  弗林特并不是经验丰富的统帅,但是哪怕他还很年轻,依然迅速的判断出强攻这样一座营地是不现实的。别说他手头只有这么填壕沟都不够的三百人,哪怕他有三万人,也要花费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逐步的打造攻城机械,才能最终发动攻击。

  实际上,就凭他和他手下这支小部队,别说攻打营地,哪怕营地里的部队出来正面迎战,他的赢面都很小。

  幸而,从一开始,弗林特也没想过正面攻打。这是一次奇袭,而奇袭这种事情和正面作战是完全两回事。

  “看到没有,那是钢牛。”边上,甘德向艾修鲁法特介绍。他所指的是营地外表边缘的几只被困在兽笼里的野兽。

  这动物看起来有点像牛,或许这就是它们得名的原因。但是艾修鲁法特知道,这玩意比牛危险多了。很多南方的书籍(特别是教会撰写的那些)认为刚牛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生物,而是一部分恶魔与大量的混沌附魔装甲的复合体。那些书上通常都煞有其事的渲染着混沌恐怖,说这种巨大而可怖的钢铁巨兽是混沌的造物,跳动的恶魔心脏内满怀杀戮的冲动。它们的身体由混沌亵渎之炎与可怕的符文锻造而成,原始的愤怒与杀戮欲充斥在它们金属壳下的身体里。

  但是在战场上,艾修鲁法特也看到过钢牛的尸体。实际证明,或许它们身上披挂着混沌特有的装甲,但是装甲下面的依然是一种生物。是一种杂食性的,非常强健有力的生物。它被人误会也许是因为它们能够背负非常大的重量。它们能够自身披挂满身的重甲(盔甲最厚的位置甚至能让子弹都射不透)之外,还能骑乘一名重装的骑兵。而在承担了这两者的巨大重量之后,这种动物依然能以不输给战马的速度奔驰。而且它们比战马更加勇猛,能够直冲敌阵毫不畏惧。战场上,这些骑士简直像一团移动的铁块,冲锋威力巨大。

  所幸,钢牛骑士的数量太少了,不能独立成军,只能作为军官的坐骑。而它们的冲锋威力虽然大,却也比不过那些更加危险的混沌卵。最后就是虽然钢牛通常都身披重甲,但是为了行动,盔甲的缝隙很大。子弹如能命中这些缝隙,就能重创它们。此外它们同样是生物,哪怕再强壮耐劳也有疲惫的时候。

  “掠夺之子的军队里有很多钢牛骑士吗?”艾修鲁法特问甘德。

  “哦,有,但是不多。”甘德说道。“这种动物驯养并不容易。而他们要靠出售钢牛坐骑来换取其他的东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