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10-13

  第十二节王座

  温蒂妮再一次从他面前浮现,四只手臂中各自握着一把光之剑。接着这个天使朝他猛扑,光剑交织出强大的死亡之舞。

  艾修鲁法特且战且退,用手中的长剑将温蒂妮的攻势一一化解。现在,他终于开始注意到之前从未注意到的部分,那就是攻击的力量。温蒂妮有些攻击强劲有力,让他吃上一招就不得不后退以重整平衡,另外一些攻击则无力得多,他可以轻松挡下。

  如果有第三者在场的话,应该会为这副奇怪的场面而大为惊讶吧。一个穿着红色盔甲的人类闭着眼睛,用超越正常人类的高速挥舞着长剑,和一个并不存在的敌人战斗。但是虽然对手是虚假的,但是长剑的力道却是真实的,高速挥舞的巨剑带起一阵阵的劲风,让四周草木都在摇动。而那些不幸碰到剑锋的木头和杂草更是立刻断为两截。

  “到了,主人。”头脑里,嘉莉的声音响起,而温蒂妮也瞬间消失了。每天三个小时的恢复已经结束了。

  “主人,我为您提供的力回馈样?”嘉莉似乎很高兴的提问。

  “很好。”现在他的这种锻炼越来越接近真实了。一开始的时候,他完全只能凭借想象来判断,但是嘉莉为他提供了“力回馈”,让他能够把这种想象的战斗变得越来越真实,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攻击力度。事实上,他已经搞不清楚这个闭上眼睛可以浮现出现来的温蒂妮到底是他想象出来的还是嘉莉在帮助他虚拟出来的。

  不过这一点其实无关紧要。这是这么长以来他第一次坚持了三个小时而没有输,当然,也没有赢。艾修鲁法特看了看天空,今天的第一缕阳光已经出现在远山的顶端。

  “老大……老大……”一个叫声从远方飘来。然后下一瞬间,艾修鲁法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血旗老大。

  一小会之后,格拉布带着几个地精来到了血旗老大所在的位置。

  “我说过,老大肯定在这里!”格拉布得意洋洋的向着其他几个地精炫耀。这句话反而让血旗老大都大感兴趣,要这里是他随意找到的一块空地而已。

  “老大肯定在这里看看铁爪要塞。”格拉布向着其他地精解释,然后用手指向远方,“老大,老大,您看,那边就是铁爪要塞。”

  原来是这个位置可以看到铁爪要塞吗?血旗老大沿着格拉布的手指看向远方,果然看到了一座古朴雄伟的城堡。

  从建筑风格和地点上来看,这座城堡明显不是人类所建造的。整座城堡和山体结合在一起,或者更详细的说,将山峰建设成了城堡。从血旗老大这个位置能够感受到这座城堡的宏伟和雄奇。这种接近鬼斧神工一样的建筑技艺应该是出自矮人一族,但是没人能说清楚为啥如此宏伟的城堡最终完整无损的落到了绿皮手中。

  城堡也有一些绿皮改建的部分,主要是一些防御工事包括一些方便弓箭手射击的掩体和一些安放地精弩炮的箭位。但是两者在工艺上的悬殊区别使得这些部分看起来简直如同牛皮癣附着在皮肤上一样丑陋。

  而根据投诚的极恶小子(当然,现在也应该被称为血旗小子了)的说法,在这个城堡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铁矿矿坑。一旦某个老大觉得的武器不足了,就会率领着大部队出动,到矿坑里为弄上一批原材料。这也是为整个山区的绿皮尽管战火不断,但从来不缺乏金属的缘故。

  血旗老大凝视着远方的城堡,久久没有。相反几个地精正在叽叽喳喳的讨论未来美好的前途,如何占领这座绿皮心中的圣地,如何发动一场伟大的g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题。

  尽管手下因为一连串的胜利而士气高昂,甚至有些忘乎所以,但是血旗老大的目标还很遥远。在这样一个军阀割据的的地方,想要成为一方霸主并最终成为铁爪山脉“最强大”的老大还需要面对很多挑战。

  “老大,老大。”格拉布的声音把血旗老大从沉思中唤回现实。“我听说,铁爪要塞里有一个王座啊!”

  “王座?”

  “很漂亮,很漂亮的椅子!”格拉布拿出了地精那种邀功献媚的劲头。“老大,那绝对是最合适您的位置。等我们做掉猎头老大,可以用他的脑袋给您当王座的台阶!”

  “台阶……”血旗老大点了点头。然后回头走向的基地。由于之前的胜利和血旗老大备战的命令,此时整个基地已经一片热火朝天,在兽人们的监督下,地精们正在忙着制造各种武器装备。

  “老大,老大!”他一,五六个头目就围了上来。一个头目恭恭敬敬的为他献上一个架子——或者说一根粗杆子上头装着一排锥头尖。整体来说有点像是三叉戟,但是因为顶端宽大,所以无法作为武器——这玩意他看到过很多次,经常有老大把这种背在后背上。绿皮们管这叫“老大杖”,算是一种装饰品,而顶端的尖头则是用来悬挂战利品,也就是敌人的脑袋的。当然,也不是随便脑袋都能挂到老大杖上。稍微有点自尊心的绿皮都不会做这种没品下作的事情,能挂的脑袋至少也得是一个过得去的对手。事实上,对绿皮老大来说,老大杖上悬挂的脑袋越多就说明老大越厉害,越强大。因为这是一种明显的炫耀,所以好多老大不允许手下的小头目背着这种。

  血旗老大还没有老大杖。一方面他对这种习俗没太大兴趣,另外一方面这玩意也不实用,背上这玩意等于凭空多了一个累赘。

  但是这一次,他却不得不接受这个可怕的荣誉。血旗老大背上了老大杖,然后在的基地里走了一圈,向所有人炫耀这个新的装备。

  “老大,我们下一个打谁?”在血旗老大绕了一圈后,一个头目向老大请示。连战连胜之后,所有的血旗小子都信心爆棚,都摩拳擦掌的等着打下一场战斗了。

  “离我们最近的是谁?”血旗老大问。

  “是长牙老大!”一个多嘴的地精叫道。接着一个小头目立刻捶了这个多嘴多舌的小家伙一拳,直接把他揍趴下。能回答老大提问的必须是些高贵聪明的头目,而这样的地精压根没资格答话。

  “长牙老大有多少小子?”血旗老大继续问。

  “俺,长牙小子现在已经不多了。”一个绿皮回答。他花了点才让血旗老大搞明白局势。原来长牙老大因为连续数次作战不利,导致手下的小子们纷纷四散各找出路,现在长牙老大手下只剩下几千小子,整天窝在老巢里不敢出门。攻打长牙老大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于位置偏远,战争爆发很久以后其他老大才能得到消息。只要能够在一两天内解决战斗,就不用担心其他老大会参上一脚,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好,等准备完成,我们就去收拾长牙老大!”血旗老大一锤定音,换来手下一片欢呼。

  ……

  长牙老大的老巢是一处天然的洞穴,或者可以具体的称为是一处巨型的洞穴。洞穴口并不特别宽大,而内部却非常宽广。总之,这是一处易守难攻良好地形,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作为绿皮部落的老巢,只不过现在的主人是长牙老大而已。

  说起来,长牙老大也挺倒霉的。最近他连续吃了几次败仗,虽然不是伤筋动骨不可挽回的损失,但也让他的老大地位摇摇欲坠了。长牙老大花了不少力气才终于稳住了宝座,可他的部落人心却都散了,于是今天三五个地精离开,一小群绿皮偷偷溜走。在长牙老大想出办法挽回局势前,他的部落居然已经在非战斗中散去了很大一部分人马。

  更倒霉的是,长牙老大甚至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他原本的好邻居极恶老大就被做掉了,取代了极恶老大的血旗老大二话不说,喊着g就攻打了。

  原本平静的洞穴入口处,现在已经被战争的怒潮所充斥。成百成千的血旗小子正疯狂的冲击着长牙老大精心布置的防线。长牙部落的老巢相当的坚固,各种武器和工事都很齐全,所以在战斗上很占优势,每一个长牙小子战死就会有三个血旗小子丧命,但是在气势上却是血旗小子们占了优势。血旗老大亲自督战,血旗小子们为了能够能在老大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为捞到一个更高的地位,一个一个都卖弄精神,冲杀得格外卖力。在数量上他们也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若非这里的防御确实坚固,也许长牙部落的防线早就被打垮了。

  “老大……老大……小子们快顶不住了。”一个地精急匆匆的从前线赶来向长牙老大汇报这个不幸的消息。

  “怕!”长牙老大倒是有点见识,“耐心点,等他们的小子多进来一点,我们就可以放出秘密武器了!”他之所以这么自信还有一个额外的理由——他的老巢是一个洞穴,所以不必担心小子们会逃离战场,甚至连胆小的地精也不会逃——因为压根无路可逃。

  又过了一小会,又一个地精急匆匆的上来汇报情况。

  “老大,外面的栅栏被血旗小子们给拆掉啦!”

  “口胡,告诉小子们,再坚持一下,我马上!”

  地精匆匆离开,但长牙老大可没有“马上”,他在的宝座——那是一把从岩石中雕琢出来的粗糙的椅子——上又呆了一段,直到觉得外面的喊杀声已经很近了,这才从宝座上站起来,对着身边的几个小子们吼道。

  “快,跟俺来,让大个子准备上战场!”

  血旗小子们已经拆掉了洞穴口的所有工事,把那些来不及逃走的长牙小子全部剁成了渣。他们冲进了洞穴里,然后领头的一个地精发出了尖叫。“看!是个巨人!大个子巨人!”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