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八节议论

  不过好说话并不一定意味着好事情。《

  至少塔瑞克不觉得这个陌生的混沌领主有很大的机会。

  没错,塔瑞克只是一个巫师学徒(而且是很幸运的没有去参加那次悲催的混沌军队那一种,因为被摊派上这码事的全部没能活着回来),还不是正式的巫师,所以算不上部落的高层。但是至少他懂得,眼下的局势并不是靠着单个人的力量能够改变的——对内对外都是如此。

  对外,现在是群狼在侧,虎视眈眈。凭一个混沌领主的名头还不至于能让别人打消进攻的**。对内就更糟糕了,原本就是内部意见分歧很大,互相看不过眼……现在又多了一个人,只会让对立和分歧更加严重。

  没错,现在几个部落里的高层都来了——其实这本身也体现了内部的矛盾。根据一种人类根深蒂固的天性,但你发现你和别人矛盾冲突很难协调的时候,一个通用的做法就是引来第三方,好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从而掩饰彼此的矛盾。这就像发勋章一样,如果勋章只有一枚,而候选人有两个,一个常见的做法就是发给第三人,从而避免了这种尴尬。

  塔瑞克带路,几分钟后,他就带着这位陌生的混沌领主来到了营地之外。在这里,搭着一个帐篷——除了帐篷略微大一点之外,看上去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帐篷中间摆在一张桌子,一盏魔法灯(和艾修鲁法特在布拉西安弄到的那盏是一样的)放在桌子中间,使得帐篷里面亮如白昼。

  五个陌生人站在帐篷里,五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进来的这未陌生人。

  这五个人站位比较随意,具体点说,沿着桌子站成半圆形。左边两个人身穿盔甲,右边的两个则穿着魔法师袍子(就和艾修鲁法特曾经在马文身上看到的一样),中间这位则有点奇怪,他居然**着身体,只在腰部套着一件皮质的短裙,隐藏住关键部位。借着灯光,能够看到他全身皮肤上都刺着怪异的花纹和图案,连头部也不例外。而他的手中拿着一根惨白色的手杖,这根手杖顶部镶嵌着一个人类的头骨。总体来说,这一位直接给人一个“野人”的印象。

  果然,混沌之中也是各色人等都有啊。艾修鲁法特在心里暗暗想着。

  在艾修鲁法特打量着这五个人的时候,五个人也同样在打量着他。不过,这副混沌盔甲几乎遮盖住了艾修鲁法特的全身,所以实际上每个人的眼睛都只是在观察琢磨这副崭新的混沌盔甲而已。

  一时之间,整个帐篷里一片寂静,没人开口。

  “请问这位……”终于,一名巫师开口了,不是那个野人状的,而是一个身穿着淡褐色长袍的巫师。他身材很高,是所有在场的人中最高的一个。在长袍掩饰下,看不出这个人到底是胖是瘦。“塔瑞克说的,就是阁下?”

  他特地的使用了“阁下”这个称呼。众所周知,在通用语中,“阁下”这个称呼是一种礼貌的尊称,但是通常却是应用在和自己地位相等者的身上。这也算是一种巧妙的试探。

  不过艾修鲁法特并不在意这个。他环视了一圈周围,“我叫艾修鲁法特。”他说道,因为现在隐瞒身份名字什么已经毫无意义了。“我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他冷笑了一下,看着这五个人。“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你以为我乐意来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当一个部落头目?”他这话倒真的是发自本心,以中央七国的标准而言,将混沌领土视为“鸟不拉屎”绝对正确。要知道,这鬼地方连一个浴室都没有!

  “你们用这种警觉的目光看着我,无非是担心我抢你们的位置。就和一帮乌鸦担心猎鹰过来抢死老鼠一样!告诉你们,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想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你们要搞清楚。”艾修鲁法特用压抑的口吻说道。“我什么都不想要,我想要的东西,奸奇已经给我了。我没有任何顾忌,因为我根本不打算去担心长远的后果,那不关我的事情。我要强调一次,而且我只强调这一次,所有打算阻碍我的,我都会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他这番话也许是大出其他人的意料之外。因为看起来,这几个人彼此面面相觑了很长的时间,居然没人主动做出反应。

  “我现在想知道第一件事情,无语恐慌部落里还有多少战士?。”

  “三千五百人。”终于,有人说话了,说话的正是那位“野人”巫师。“差不多这个数字,所有能上阵的人。”

  这个数目说明这个部落到底虚弱到什么程度。要知道,之前艾修鲁法特亲眼目睹到卡扎尔部落就有超过三千名战士。而卡扎尔部落只是一个被认为只有中等规模的部落(它拥有一个混沌领主完全是偶然)。而无语恐慌,则是这一带被公认的大部落,部落里拥有超过万人以上的成员。之前阿索文曾经做过估计,认为无语恐慌所有的成员总数可能将近二万。

  “拥有混沌盔甲的战士呢?”

  “七百人。”说话的是距离艾修鲁法特最近的那个混沌冠军。“具体点说,七百三十六人。”

  “多少魔法师?”

  “我们三个,”那个野人巫师回答。“还有两个学徒。”他并没有注意到艾修鲁法特使用了“魔法师”这个称呼。这是中央七国内的习惯称呼,而不是混沌。

  “只有这么多兵力了?”连艾修鲁法特都大感意外。现在他终于彻底明白为什么无语恐慌部落会成为周围部落眼中的猎物了。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的无语恐慌部落,压根就没有占据盐池的资格。它只有一个中等部落的实力,却占据了最宝贵的盐池,这简直就是对混沌法则的蔑视啊。

  “我们曾经拥有九千名战士,其中拥有混沌盔甲的人超过两千五百人。”野人巫师解释道。“五个正牌的巫师,十四名巫师学徒。但是……我们中有太多人加入了远征军。”

  确实,离开故乡,和其他部落的勇士们齐聚一堂,以征服的名义,追随在混沌领主麾下,对软弱的南方人发动战争。对混沌信徒来说,没有什么比以神的名义烧杀抢掠更为荣耀的事了。在本地已经没有对手的无语恐慌部落派遣了太多的战士参加远征。但是很不幸的,在艾修鲁法特的指挥下,加上命运的作弄,南侵的混沌军团遭到惨败,侥幸生还的寥寥无几。

  “敌人的情况呢?”艾修鲁法特问道。无语恐慌部落可不是阿索文这样的小部落,它的消息相当灵通,所以艾修鲁法特很确定这几个部落高层早就知道了敌我情况。

  “一共有四个部落试图强夺盐池。”一个混沌冠军回答。这两个奸奇的混沌冠军武士也穿戴着混沌盔甲,两个人很容易分辨,因为他们此时都脱掉了的头盔。其中一个身材粗壮,另外一个身材瘦削。特别是后者,这种身材在混沌中相当少见。要知道,他是一个混沌冠军武士,而不是一个巫师。“实际上,每个部落都比我们强大。”

  换句话说,事情比预想的还糟糕。真正限制着对方出手的理由是对方彼此之间互相顾忌——没人想当鹬和蚌,都想当渔翁。

  艾修鲁法特沉吟了几秒钟,“有什么解决问题的思路吗?”他问。

  在不知不觉中,双方已经从“和新来的混沌领主见见面,试探一下”变成了就事论事的讨论,仿佛正常的部落议事会议一样。

  “如果我们能主动出击……打败其中一个,或许就能震慑其余三个。”那位身材瘦削的混沌冠军说道。他说的也是最常见的一种思路。

  “如果是有援军在外,几个月后就能赶到……这个方法或许是对的。”艾修鲁法特说道。“但是弱小就是弱小,只要时间久了,自然就能看出来。偶然的一次胜利,只是暂时拖延一段时间,无法解决问题。”

  “但是没有其他的好办法。”那位体型瘦削的混沌冠军回答道。“除非我们让出盐池,引起他们内斗,否则……”

  艾修鲁法特看了他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布鲁斯。”对方回答。

  “天生的银发,很少见。”艾修鲁法特突然说道。他的目光停留在布鲁斯的头发上……和双胞胎同样的发色。这不是混沌常见的发色。像艾修鲁法特这样的黑发才是。

  “哈,我母亲是南方人。”这个混沌冠军毫不忌讳的说道。“大家都说这是继承了南方人血统的缘故。”他很随意的回答道。

  没错,如果说混沌有什么好处的话,这无疑是其中之一。混沌邪神关心的只有能力,而从不在意血统。每个人都可以说出自己父母的身份(无论多么卑贱)而不必担心被人嘲笑。

  “好的,布鲁斯。”艾修鲁法特慢慢的说道。“你觉得,如果我们让出盐池……会发生什么?我的意思是除了他们彼此陷入长期混战之外的其他可能性。”

  “结成同盟。”布鲁斯回答。“分享盐池。另外一种可能是其中一个表现出足够的强势,以至于短时间内就击败了其他三个。”

  “这三种可能性,哪一种比较高?”

  “差不多。”布鲁斯回答道。“都有可能。但是,这么做至少给了我们一点希望。否则我们连一点希望都没有……再小的机会,也总比没有机会好。”

  “你……不像是一个混沌冠军。”艾修鲁法特突然换了一个话题。

  “你也不像是一个混沌领主。”布鲁斯立刻回答道。“很少有一个混沌领主这么戴着头盔不肯露出真容的。”I527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