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九节挑战

  今夜月色明亮。?.

  部落营地的身影隐约可见,他至今尚未离去。宁静的夜幕中,依稀能听见垂死者痛苦的呻吟。说不清楚他为什么还没死,但是想来,大概是因为想借用他的哀嚎继续给营地里的人施加更大的压力吧。

  呻吟声最终还是消失了。这是很正常的,人类如果流血过多,失去意识(并最终死亡)并不需要多少的时间。

  “让你们的首领阿托利安出来!”呻吟消失后不久,外面的那个声音再一次高喊到。

  难以形容的压抑和恐怖此时笼罩在整个营地的上空。过了相当长的时间,终于有人在营地里冲着外面发出一声喊。“阿托利安大人还没回来。”

  “阿托利安,躲起来是没用的!让你的部下出来当替死鬼也是没用的!”那个声音丝毫不理会这个回答,依然在喊着。“你可以躲一天,难道你可以天天躲下去吗?”

  在营地中央,几个人聚集在一起,愁眉不展。在经过一场残酷而血腥的激战之后,卡扎尔部落最终打败了长年的宿敌和邻居,漫走猎手部落。原本此时此刻应该是弹冠相庆,人人欢歌的时候,却不料物极必反了。先是部落领袖,混沌领主阿托利安带着一小队人马去搜索漫走猎手的残兵去,至今未归。

  好吧,考虑到阿托利安是一个混沌领主,他这么离开部落一段时间也是无关紧要的。因为附近已经没有任何可威胁卡扎尔部落的存在了。前面已经说过,这片土地相对偏僻,只有两个部落比邻而居(而且因此成为宿仇)。既然击败强敌,既然已经独霸一方,那么阿托利安哪怕出去溜达几天,散散心兼追捕一下漫走猎手部落的幸存者,那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但是谁也没想到,今天晚上就这么突然来了一个煞星。

  这个煞星是夜色初临时候抵达的。他来到部落营地的大门口,自称是自己的名字是萨格,因为听说卡扎尔部落的首领阿托利安是一位新晋升的混沌领主,所以特地跑来向阿托利安挑战。

  换句话说,这位叫做萨格的,就是那种典型的流浪战士:为了取悦自己的神而选择孤身在荒野中流浪。这种人一般都很强很难惹——这很容易推断,别的姑且不论,弱者怎么可能独自在这种荒野里生活下去呢?

  一开始的时候,因为阿托利安确实不在部落营地里,所以卡扎尔部落也就派了一个人,在营地的外墙上高声向这位挑战者声明这一点。但是这位萨格明显是一个意志坚定,不会轻易动摇的人。他一点也不相信这个回答,而是认定阿托利安怯场,不敢出来和他单挑。作为答复,萨格在外面咆哮着发出威胁:如果阿托利安不出来和他单挑的话,那么他就天天晚上上,不停的杀人,一直杀到阿托利安肯出来和他决斗为止。

  下面的事情就很正常的发展了:混沌部落里也不乏那些对自己力量充满信心的人。于是呢,几个人先后出来应战。战斗的结果无需多言:萨格还在外面发出威胁,而那些出去应战的人的垂死呻吟声都已经消失了。

  “阿托利安,不要当缩头乌龟!”萨格的声音还在外面回荡。“你难道天天晚上都这么藏头缩颈吗?”

  如果这是白天,那么卡扎尔部落肯定会大队人马倾巢而出,将这个大胆的家伙消灭。所谓蚁多咬死象就是指这种情况。但是很显然,萨格也防着这一手。首先,他选择的时间是夜晚(而且他也明确的说以后也是夜晚才会过来)。夜色之中,在这种平坦的荒野上寻找一个人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其次,他的距离选的不远不近。既不至于让人完全看不见自己,也不至于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远程武器或者魔法面前。最后,他的言语之中也很明确的威胁了,如果阿托利安敢采用围殴方式,那么他以后就天天晚上过来,每天杀人,直到杀光整个部落为止。

  这也是混沌中一种不成文的规矩。如果卡扎尔部落就这么闭门不出,那么萨格也就是每天晚上来挑战,而不会偷袭老弱妇孺之流。最多也是找个落单的战士单挑。但是如果卡扎尔部落试图围杀他而失败的话,那么他以后再来真的就会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人就杀,偷袭暗算无所不用其极的。

  从来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假如真的有这么一个单身的流浪战士和部落作对,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再说了,卡扎尔部落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在部落成员的心里,阿托利安是无敌的——至少也得是同级别的混沌领主才能对他造成威胁。现在的麻烦是:阿托利安确确实实是外出未归。

  “阿托利安大人真的不在。”终于,营地内又传出回答声。

  萨格根本不理会这个解释,只是隔上一会就发出挑战的喊声。一直到接近天明时分,他的声音才消失。

  部落里的人心惊胆战的出来,发现了那几个昨夜出去应战者的尸体。前后一共有五个人出去应战,五个都是神选战士,而他们的结果也是相同的。五个人都被削掉了四肢,鲜血流尽而死。从尸体上的伤痕就能够看出,双方战斗力悬殊。萨格是很轻易的就击败了这些应战者——他甚至在这种生死对决中都能保留余力不一击致命,而是逐个砍断对方的四肢。

  这位叫做萨格的流浪战士,应该是一个混沌冠军。

  但是,混沌冠军也是多种多样——其实不止混沌冠军,混沌领主也是如此。前面已经说过,这种称呼带有双重含义。其一是指实际上所处的地位,其二是在混沌信徒中所处的阶层。比方说,阿托利安的实际地位就是卡扎尔部落的首领,拥有部众和相应的统治区域,可以被视为一个“领主”。另外一方面,他又是名为“混沌领主”这个阶层中的一员。所以,很容易能够理解,既然有名副其实的“混沌领主”,自然有名不副实的“混沌领主”,混沌冠军也是如此。有名副其实的“混沌冠军”,掌握一支军队的。也有名不副实的“混沌冠军”,孤家寡人在荒野上混的。

  能够很轻易的推理出来,邪神提拔自己的信徒的时候,根据的是此人的综合能力和过往成绩。这不是短跑比赛,单纯只看一个速度,而是类似于那些没有固定评判标准的比赛,比如说跳舞之类的,水平高下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舞步,形体动作,音乐节奏感等等。当然,不同的神对某方面能力有特殊的偏好(例如恐虐偏好武力),。有因为率军冲杀获胜次数足够多而被提拔的混沌冠军,也有因为单打独斗获胜次数足够多而被提拔的混沌冠军。有因为头脑聪明而被提升的混沌冠军,也有单纯仅靠蛮勇而被提升的混沌冠军。当然,更普遍的是头脑也聪明,手底下本事也足够强,没有特殊专长,综合能力达标的混沌冠军。

  总之,这个叫做萨格的流浪战士,他应该是一个混沌冠军武士,但是他的战斗力(特别是单打独斗的能力),却不能被简单的看成普通的混沌冠军。与之相对的,阿托利安虽然是混沌领主,但是他却是那种综合型的(虽然他以恐虐为主神)的混沌领主。萨格来挑战阿托利安,应该是经过细致考虑的而不是一时的冲动。

  不过,这个麻烦,明显只能由阿托利安自己回来解决。因为部落里此时并没有混沌冠军。原先的混沌冠军阿托利安已经被晋升为混沌领主了。

  在检查过尸体之后,部落里主持事务的巫师迅速的做出了决定。几名部落中经验最丰富的资深斥候被派了出去,寻找尚未归来的阿托利安大人。为了确保他们行动迅速,巫师特别挑选了优秀的马匹,而且是一人双马。

  巫师相信,凭这样的布置,外出未归的阿托利安一定可以在两三天内返回。

  第二夜,萨格果然再次来了。和昨天一样,他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大声的对阿托利安发出挑战。不过这一夜,没人回应萨格的挑战。

  第三夜也是如此。这一次,因为没人回应挑战,萨格已经将言语从原来的“挑衅”层次升级为“辱骂”层次了。

  第四夜的时候,萨格已经公开威胁要采取“果断的行动”,把阿托利安这个乌龟从乌龟壳里赶出来。

  第五夜的时候,萨格刚刚到来,甚至才发出第一声挑战,营地里有人冲着这个方向射出了一箭。

  这不是为了攻击敌人而射的箭,因为对方此时根本就在箭程之外。借着月光,能够看到射出来的是一支信箭,箭上附带一张皮纸,上面画着一个相当粗糙的草图。如果细看的话,能够看出这是一幅简陋的地图。地图上有一个很显眼的红色标记。标记边上注明了:阿托利安的坟墓。

  这一箭射出去之后,营地外就一片安静了,没有响起第二次挑战声。

  ……

  四周一片忙碌,整个部落的成员都在忙着建立新的营地。

  建立一个营地并不是简单的事情。为了安全(混沌的领域从来不缺少危险),必须挖壕沟,建营墙,设置必须的防御工事,以防强敌入侵或者兽群偷袭。好吧,凭阿索文的这个小部落规模,他们实际上是挡不住什么强敌的,但是好歹也能稍微依托工事抵抗一下。

  这也是克莱儿成为部落临时首领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

  前面已经说过,这个部落的领袖,也就是巫师阿索文,并不是那种说一不二的强势首领。真正决定部落大小事务的,是部落议会。所以克莱儿虽然暂时替代了重伤的阿索文,但是由于之前的种种事情,在议会上的发言权明显远远不如阿索文。

  不过出乎意料的,部落里明日之星,被认为有极大可能成为混沌冠军的弗林特,居然对克莱儿表现出极其尊敬的态度。没人知道过去态度一直比较嚣张的弗林特为什么突然变了一个个性。但是不管怎么说,由于弗林特的支持,克莱儿倒确实是成了部落的领袖而不至于被架空。

  “这个地方大致就安全了吧。”在其他人忙着建立营地的时候,弗林特站在较远处的一个山坡上,对着面前的人说道。

  “差不多。”他面前的当然就是艾修鲁法特。“现在,就算卡扎尔部落发现了阿托利安的尸体,他们也来不及追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