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五节轻视

  从那边过来的人正是艾修鲁法特。\ .\

  这一次,连阿托利安都略微表示出惊讶。前面说过,这场混战爆发在一个乱石地之中,由于石头的分隔,所以实际上战斗能够被理解为很多场同时爆发的战斗。阿托利安刚才就注意到最后的战斗——如果他没弄错的话,那边隔着石头看不见的地方,他还剩下四个部下,而敌人却只剩下一个人了。从常理说,胜利者无疑是他的部下。事实上,刚才阿托利安就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从那边过来的却只有一个人,而且不是他的部下。

  阿托利安眯着眼睛打量了这个外来客一番。毫无疑问,这个陌生人没穿混沌盔甲——一个混沌战士这么设伏作战不穿盔甲是不可想象的——这只能说明这个人还不是混沌战士。这个人身形高而略显瘦削,自有一股身经百战的彪悍气质。来人脸上正中央,也就是鼻梁的位置有一个醒目的伤疤。除了这些之外,他最明显的特征是手持一把长剑——没错,是长剑。剑是一种相对精致的武器,需要保养,却又容易损坏,对于以部落的方式生活的混沌信徒而言,这不是很合适的武器。类似战斧、战锤之类的武器就没那么多麻烦了。

  而且最奇怪的是……对方手中的这把剑,居然干干净净,上面没有任何血迹。

  换个环境,阿托利安或许会认为这是因为对方是个逃兵。但是现在他可绝不会这么想。

  “艾修鲁法特,快走!”边上,弗林特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声。他没有注意到艾修鲁法特身上的异样——剑上的异样——因为他此时早已无心关注这些小事情了。

  他对面的是阿托利安,混沌领主阿托利安。一个普通的混沌战士和混沌领主的区别,就如同小兵和将军的区别一样。没错,在混沌军团中,混沌领主哪怕不是主将,至少也是一个副将,而一个普通的混沌战士就是一个小兵,最多也不过是一个底层的小军官。

  如果这里交战的双方不是混沌战士,那么情况或许会不同。因为南方军队中,假如一个小兵发现自己在战场上有机会一对一的和将军单挑的时候,他并不会觉得自己如噩梦般不幸。因为——显而易见的——他不见得一定输。

  在中央七国范围内,成为一个将军有很多种原因。也许是智谋,也许是血统,也许压根什么理由都不是,只是君主喜欢这个人而已。所以,小兵假如有机会和一个将军单挑的时候,他不会有“这次死定了”的概念,相反会有那种“机会来了”的想法。所谓富贵险中求,杀掉敌人的将军,绝对是一场大功劳。

  但是在混沌领域之内,一个混沌战士和一个混沌领主之间,在战斗力方面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一点,邪神绝不会弄错。事实上,地位高一阶,实力上就有了很大的区别。这不仅仅是战斗经验、战斗技巧上的区别,也是身体各方面素质的区别。

  哪怕弗林特是一个对自己力量很有信心的人,他也不曾想过自己能战胜阿托利安。特别是阿托利安还是一个以恐虐为主神的混沌领主。

  “走?”艾修鲁法特却似乎没有理解弗林特的意思。他停下脚步,打量着阿托利安。

  这个该死的南方佬!弗林特几乎想咒骂一声了。“快走,他是阿托利安,混沌领主阿托利安!快回去!告诉大家快点走!”

  阿托利安微笑了一下。他虽然崇拜的主神是恐虐,但他并不是那种嗜血如狂的疯子(实际上,认为恐虐的领主都疯子绝对是一种偏见),从刚才弗林特寥寥几句话中,他已经猜出了很多。现在他可以确定,这是一个小部落或者小战帮,是专门来这边,尝试着在卡扎尔和漫走猎手两个部落的战争中捞点好处的。老实说,这种事情不罕见。

  但对于阿托利安,这就是一种明显的冒犯。这帮想要来偷鸡摸狗的小贼都得死!

  “混沌领主?”艾修鲁法特看了看握紧了武器的弗林特,又看了看神情轻松,但眉宇之间杀气腾腾的阿托利安。“混沌领主又怎么了?”

  这个南方佬是傻的么?这是弗林特的第一反应。

  但是说句实话,尽管艾修鲁法特自称是一个厨师,但是整个部落里所有人都知道,他绝不仅仅是一名厨师。有些东西是无法隐瞒人的。艾修鲁法特那种体型,那种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气质,那种日常行动中表现出来的小小细节,无不说明他是一个战士,而且是身经百战的那一种。其实傻瓜也明白,欢娱王子是绝不可能召唤一个单纯的厨师来到北方的。只是艾修鲁法特自己自称是一个厨师,而又只打算在部落里当一个过客,所以大家也就没有很在意而已。

  部落里,早就不止一个人猜艾修鲁法特其实已经拥有了混沌战士资格了。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有真心真意的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欢娱王子,所以才没有得到和自己实力匹配的混沌盔甲。

  弗林特还在那里没做出反应,阿托利安已经哈哈大笑起来了。“你是不是说你们有两个人,而我只有一个人?”他现在也已经开始察觉艾修鲁法特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而是一个“南方佬”。毕竟艾修鲁法特这一身衣着打扮有点与众不同。“哈哈,你们这些南方佬真有趣,好吧,现在我确实只有一个人,但我是一个混沌领主!”

  他最后一句话出口,身体突然绷紧了起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危险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弗林特情不自禁的举起斧头,挡在前方。

  “混沌领主,阿托利安!”阿托利安大声宣告。“你马上就知道,我和你们之间到底有多么的不同。”

  “混沌领主又怎么了?”艾修鲁法特似乎毫不介意,神情甚至有点懒洋洋的。“不就是混沌领主吗?我抓也抓过,杀也杀过,战场上也打败过不止一个。也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

  “狂妄!”这一次,阿托利安真的被激怒了。这些南方人确实思维方式和普通的混沌信徒不太一样,但是这并不是说他们就能侮辱伟大的阿托利安。他握紧了战锤,身体微微前倾,如一头老虎扑向猎物之前一样将力量蓄在腿上。他已经不在乎边上的弗林特了,而是想要先收拾这个叫做艾修鲁法特的南方佬。

  弗林特冲上来,一边再次喊出“艾修鲁法特,快走”,一边高举战斧,奋力劈向阿托利安的头部。

  但是很可惜,他面对的毕竟是一个混沌领主。阿托利安头都没回,战锤信手一舞,巨大的力量撞得弗林特手臂发麻。战锤发出第二击,弗林特虽然用斧头挡下来,但是战锤上夹杂的力量太过于惊人,以至于让他虎口崩裂,武器脱手飞出,双脚踉跄着后退,最后甚至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如果阿托利安追过来再补上第三击的话,他就死定了。

  不过,阿托利安压根不在乎他。毕竟,弗林特身上穿着沉重的混沌盔甲,绝对跑不掉。而艾修鲁法特身上什么盔甲都没穿。虽然阿托利安对自己实力有绝对的信心,但是如果这个南方佬掉头就跑,阿托利安倒也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追得上。怎么说呢,不管是什么样的盔甲,或多或少总会对身体的活动造成影响的。

  不过艾修鲁法特并没有跑。

  阿托利安慢步向艾修鲁法特靠近,现在,双方之间的距离只有五步,在这个距离,哪怕是转身逃跑都来不及了。阿托利安用右手举起战锤,左手指向对手。

  “好,有胆色。为了你这份勇敢,我决定不杀你。”他狞笑着。“不过我会打断你的四肢,让你躺在这片草地上,慢慢的死掉。”

  “那多谢了。”艾修鲁法特漫不经心的回答。他的手一松,长剑被丢到了地上。“好吧,作为感谢,我杀掉你之后会给你挖个坑。不过深浅就不一定了。”

  “南方人都这么狂妄吗?”阿托利安都气得乐了。“赤手空拳对付我?”

  “不,只是换件武器罢了。”艾修鲁法特回答。下一瞬间,一把双手长剑出现在他手中。肉眼清晰可辨的魔法能量缠绕在剑身之上,长剑舞动的时候,发出尖利的鸣啸。

  金属的撞击声一声接着一声。在边上的弗林特瞪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没错,那个强大的几乎不可战胜的阿托利安居然被艾修鲁法特逼得节节后退,完全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他知道阿托利安的臂力是多么的惊人(刚才他自己的斧头就被对方轻易的磕飞掉了),但是眼下,阿托利安却被艾修鲁法特完全的压制住了。不,不止是压制住了。因为阿托利安并不仅仅是步步后退,而且他的动作左支右拙,开始招架不住了。

  艾修鲁法特的最后一剑劈中了阿托利安的头盔侧面,将头盔上作为装饰的一个突起直接削飞。阿托利安乘此机会后退,这才脱离了战斗。饶是如此,他已经狼狈不堪。

  “你……”阿托利安又惊又怒。他刚才的傲慢和自信已经在这一轮交手中彻底消失。他现在明白,他面对的是一个自己从来不曾见过的强敌。第一次,阿托利安感觉到不安,他想要撤退,但是马上就意识到对方没有穿盔甲。这意味着自己绝对跑不过对方。

  如果他还有几个部下,或许他能让部下拖延一点时间,自己好跑到马匹那边去。可惜他已经没有部下了。

  “不错,战斗中培养了了不起的直觉。”艾修鲁法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果然,直接硬干不行吗?我还以为行得通呢……”

  对方的这种轻视让阿托利安暴怒起来。他发出一声战斗的呐喊,冲了上去。对方没有盔甲,这意味着只要一击命中——哪怕是小小的擦过,也能给对方造成巨大的伤害。

  但是艾修鲁法特用无以伦比的力量和技巧轻易压制住了阿托利安的反击。他双足稳稳站着,阿托利安的每一次攻击都被他轻易化解,卸开。等到阿托利安力尽之时,艾修鲁法特举起了长剑。

  难以形容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凭借千锤百炼培养出来的战斗本能,阿托利安立刻感觉到侧后有敌人袭击。他下意识的做出躲避侧后攻击的动作,然后等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侧后方什么人都没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艾修鲁法特的长剑已经从正面刺入他的胸膛。剑锋沿着盔甲接缝的薄弱位置刺入,穿透盔甲,正中心脏的要害。

  阿托利安用惊讶和恐惧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对手,双腿一软,身体不受控制的跪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