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一节阴险

  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克莱儿被叫了过来。巫师直截了当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克莱儿犹豫了半响,但是这不容她不答应。最终,她只能答应试试看,但是,她也强调了,这只能是最后一次。除此之外,和上一次一样,她要求艾修鲁法特和他同行。

  因为艾修鲁法特就在边上的缘故,所以阿索文直接把他叫了过来。之前艾修鲁法特到来的时候,巫师就已经说过:不会对他有任何歧视,但是也不会对他有任何优待。别的暂且不说,至少阿索文确确实实的履行了自己的承诺。

  艾修鲁法特没有拒绝这个要求。因为他知道自己也不可能一路上去逐个的加入各个不同的部落,了解混沌信徒的各种细节。实际上,在他的计划里,接下去的路都应该是自己一个人走才对。既然如此,那不妨将此事视为一个机会: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另外一种类型的混沌部落。

  前面说过,这两个“交易对象”都是那种混合信仰,是将四大邪神视为一个整体崇拜,而不是像阿索文的部落一样,单独的崇拜一个色孽。而且,从整体上来说,这种混合信仰的部落还占了大多数。

  所以艾修鲁法特就答应了下来。

  相关的[ 准备就在第二天很快的完成了。人员和上一次去买盐完全一样,只是车辆换上一辆更大的。这是因为这一次的路途要近很多,使得大家认为可以牺牲一部分速度来增加负载。

  车上,一共放着超过四十副的混沌盔甲,全部被拆成了零件,堆放到了车上。除了上一次战斗的缴获之外,还有部落里一部分原本就有的战利品——前面说过,用来当做金属原料的——把车子压得很沉。

  克莱儿穿上了自己目前的全套服装——华丽,奢靡,放纵,坐到了马车的侧位上。那个老头负责赶车,而艾修鲁法特则坐在的车里,在一大堆金属盔甲零件中找到了一个不怎么舒服的位置斜靠下来。

  混沌信徒的马车并没有南方那些弹簧、软垫之类的高档玩意。上一次车里堆着毛皮和食盐(这两种东西都能起缓冲作用),坐在车里倒也还行,但是这一次都是金属零件,说是坐马车,实际上简直在享受震骨器的效果。

  反正以艾修鲁法特的能耐,也是没靠做多久就站了起来。在这辆马车里,站着要比躺着舒服得多。

  他们的这一趟旅途要比上一次近很多。但是为了避免让对方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需要刻意的绕一个圈子。但是,哪怕是绕了一个圈子,所需要时间也比买盐少多了。但是,买盐的时候他们可以舒服的坐在毛皮堆里(回来的时候也能躺盐堆里),可没受到现在的这种震骨器的待遇。别看克莱儿坐在前面,出发没多久,她就倾向于时不时抬起屁股以避免这种折磨了。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哑巴老头,他居然在这种剧烈的颠簸中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为什么……要我一起去?”艾修鲁法特在马车上,看着克莱儿的表情,不禁想逗逗对方。

  “要倒霉两个人一起倒霉。”克莱儿轻声嘀咕。她也不是坐惯马车的。要知道,部落迁徙的时候,人都是步行的,甚至还要拉车。马车只能用来运输大件、移动不便的东西。

  “一起倒霉?为什么?”

  “是你给我出那个主意的!”克莱儿恶狠狠的回答道。和这个南方佬在一起久了,她也习惯了对方那种软弱的思维:打架可以,杀戮则尽可能的避免。所以虽然她虽然知道对方比她厉害很多,却也敢和对方正面冲突。

  “这个……难道我做错了?”艾修鲁法特不禁愕然。正是靠着买盐的成功,克莱儿才成了一个掠夺者。前面说过,以混沌的标准而言,她还刚刚成年。所以这么年轻的一个掠夺者,是被人认为(特别是这么一个小部落中)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有着远大前途。所有人都认为她取得混沌战士的身份是必然的,甚至连混沌冠军也是有一定的希望。

  实际上,整个部落里也只有尼德尝试对她不利——当然,前面说过,被艾修鲁法特教训一场之后,尼德表面上也老实了很多。

  “不是你的馊主意,我怎么可能要冒这种险?”克莱儿说道。

  艾修鲁法特想反驳,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当初的小丫头——在他还是一个普通卫兵的时候。好像不管是文明世界或者野蛮世界,女人都有不讲理的特权?

  当然,克莱儿还有一个理由没说。不管怎么说,艾修鲁法特也是一个混沌冠军(虽然他意志软弱,但是身体确实很强)。这意味着万一陷入危机的时候,他还有可能杀出一条血路,而她也能顺带着逃走。

  “对了,你母亲没有传授你魔法的技艺?”艾修鲁法特突然想起这件事情来。虽然听说克莱儿的母亲是因为魔法失控而死,但是从理论上说,身为女巫的母亲应该会向女儿传授相关的技艺才对。

  特别要说明的是,在混沌之中,其实作为一个魔法师要比做一个战士更容易得到高位。普通的混沌信徒要经过信徒、掠夺者、混沌战士、神选战士、混沌冠军的升迁,才能最终走上混沌领主的位置。而最后两步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那简直就是天堑。但是魔法师的升迁道路就快捷方便得多,一个魔法师只需要经过三步,从学徒,巫师,然后就能成为混沌的巫师领主。其中升迁的难度——按照通常的看法而言——不会超过战士的升迁难度。

  像阿索文一样,他作为一个巫师,就能被人看成拥有和混沌冠军同等的地位(当然,稍微次了那么一点)。以至于走在魔法之路上,你能更快的得到名位。唯一的遗憾就是和同级别的混沌战士比起来,你总是要略微次一点。

  “教过。”克莱儿回答道。“可是不行,我完全不是那块料。再说了,那样的三流女巫能耐有什么好学的,作为一个战士,至少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她教你什么了?”

  “什么冥想、感受魔法之风等等。”克莱儿倒是没有隐瞒。“可是我做不到,完全的做不到。还是……”她用力拍拍身边的十字弓。“这件东西合适我。”

  艾修鲁法特情不自禁的看了对方一眼。其实她穿着这么一身女巫的打扮,倒还真的像模像样的。

  “有没有……嗯,我的意思是,没有天赋的人,而可以从神那里得到天赋呢?”艾修鲁法特试探的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克莱儿毫不犹豫的回答。“但是……想要得到这种程度的奖励,可是需要向欢娱王子做出足够的证明哦。”

  “那么,如果是打听一个情报呢?”艾修鲁法特突然心头一动。他不知道这种行动能不能避开色孽的直接探查,但是……或许他可以通过这个女孩,得到他想要知道的情报。虽然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值得一试。

  “你该不会是……”克莱儿直接说出了艾修鲁法特的小心思。“想要知道你那个未婚妻的下落吧?”

  “难道不行?”

  “我很肯定,就算你通过我来迂回询问也是没用的。如果你想要,你应该自己向欢娱王子提出这个问题。”克莱儿回答道。不过她也不想告诉对方这一切本来就是欢娱王子设下的骗局。此类骗局中,除非上当的南方佬彻底的归于欢娱王子的怀抱,否则他是没机会知道真相的。而那个胆敢向他揭露真相的人,一定会引来神的怒火。

  说着,克莱儿从怀里摸出一个石质的小坠子。之前她和艾修鲁法特初次见面的时候,出示过一次的那一个,坠子上画着代表着色孽的符号。

  艾修鲁法特注意到符号似乎和上一次看到有点不太一样。不知道是不是他记错了,原本这个比较粗糙的符号现在却变得精细了很多,就连线条也似乎细了一些。手摸在坠子上,有一股特殊的冰凉触感。

  “诸神在凝视着我们。”克莱儿说道。“一举一动。”

  艾修鲁法特对于这些宗教性的迷信是完全不认同的。如果混沌诸神真的凝视着所有信徒的一举一动,那么它们早就彻底的征服整个世界啦。混沌军团也就不需要混沌冠军、混沌领主之类的来统帅军队了,邪神自己挽袖上阵不就得了?如果一支军队中的每一个士兵都知道自己需要干什么,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和这样的军队对抗呢(更别说他们的体质也比南方人类强不少)。

  “好吧,就算他们注视着我们……我估计他也不会在意。或许他会忘记?”艾修鲁法特回答道。

  克莱儿怒目而视,艾修鲁法特只好耸耸肩,说了一句“抱歉”。

  在他们坐在这实在不怎么舒服的马车上慢慢前进的时候,在另外一边,在他们的视野范围之外,一匹马正飞速的驰过原野。

  马匹是从阿索文的部落营地里跑出来的。如果克莱儿在场,她一定能认出此人是尼德的仆人——作为一个混沌神选战士,尼德有自己的奴仆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人穿着便装,手中却拿着部落里数量稀少的十字弓。

  在这片原野上,马匹可比马车有大上太多的机动性了。骑手不仅速度也比马车更快,还能选择更近的路线(因为马对地形的适应能力要比车好上太多了)。而且,这一位直接选择了穿越森林的近路。

  在他跑过森林之后,来到一个显眼的低坡上,在这里,他将一个头冠丢在地上,做完这件事情后,他又朝着头冠射了一箭。很正常的,头冠被箭矢贯穿,直接钉在了地上。

  做完这件事情,他立刻回头。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的事情。接着,马匹的身影消失在来路之上,只留下一根插在地上的十字弓箭矢。I129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