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八节疑惑

  克莱儿目睹了整个格斗的过程。她现在可以很肯定了,虽然这个神选战士得蒙欢娱王子的祝福,但是距离他的希望——也就是成为一个混沌冠军——明显还有很大的距离。

  话说回来,如果在战场上杀掉十来个敌人就能成为混沌冠军,那么这个世界也就没这么多神选战士了。要知道,每个神选战士都是身经百战的。但是,每个混沌信徒都知道一个事情,那就是混沌冠军的地位对九成九的人而言都是一道天堑,是无法翻越的。换句话说,一个人若无特别的天赋或者运气,他终生成就就止步于神选战士的位置上。

  混沌冠军武士,对于小的部落或者战帮而言,就已经是最高首领了。哪怕在庞大的混沌军团当中,混沌冠军也有一席之地,最差也是中层的军官。得到这个地位的人,已经不再需要举办什么仪式之类的东西(比方说,今天阿索文胜利之后就举办了一个大型祭祀来向神明奉献上自己的胜利),因为邪神的目光始终在凝视着他。如果他取得胜利,或者他取悦了邪神,那么他就会第一时间得到邪神的微笑和宠爱。

  如果说克莱儿有什么理想的话,那就是成为一个混沌冠军。至于混沌领主——她没那么大的野心。当然,神眷者什么的对{ 她而言就是神话传说了。

  “我想他没其他意见了。”艾修鲁法特从地上捡起钉头锤,递给克莱儿。克莱儿愣愣的看着他,很长时间都没说话。

  “怎么?”艾修鲁法特问道。

  “我才发现成为一个冠军武士……真的很难。”克莱儿看着此时已经昏迷的大块头。她回想艾修鲁法特刚才的动作,然后发现自己居然连看清楚都做不到。想到这个,她情不自禁的愤恨不已。

  为什么这个叫做艾修鲁法特的南方人心灵如此软弱,但身体却如此强大?如果她有这种程度的能力,她早就是……

  她用力的呼出一口气,吐出了满满的不甘心。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肉体的力量是可以遗传给下一代的,而心灵的坚韧却能通过成长的教育来弥补,或许……

  不知道是不是那种甜香味道的影响(虽然此时已经稀释了很多,但是尚未消散),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刹那之间,她感觉自己脸上发热,呼吸也有点急促起来。

  不过很遗憾,艾修鲁法特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此时此刻,他正检查另外两个巡哨的身体。前面说过,他们已经被打昏了。

  不过幸好,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这句话的意思是两个人身上都没有留下那种致命、致残的伤。在混沌内部,比方说这个小部落,小规模的争斗同样经常发生,甚至被认为是不可避免的。只要没有死亡或者残疾,那么身为领导者的阿索文就不会过问——混沌法则本来就是如此。

  实际上,若非死亡和残疾会很直接的削弱部落的力量,那么也许阿索文也不会过问。

  总之,今天晚上发生的意外事情,对于这个部落来说,实在是无足轻重的小事情,就和路边吐一口唾沫差不多。没人伤亡,部落的力量没有受到削弱,强者得到了他应该得到的东西,弱者因为挑战强者而受到了惩罚。一切都符合混沌的法则。就算有人事后找阿索文控诉,也不会得到任何结果——如果阿索文肯分心关心这个事情的话。

  艾修鲁法特检查完毕,他直起身,对克莱儿做了一个“没事”的手势。他甚至没有发现克莱儿身上的变化。

  可恶的男人!下一瞬间,一股怒火将其他所有多余的情绪全部从克莱儿的脑海里赶了出去。虽然克莱儿知道不能怪他——这是欢娱王子将他吸引到北方来的手段,而又有哪个凡人能和欢娱王子的美貌和魅力相比较呢?——但是依然从心头感觉到窝火。

  她站起来,一声不吭的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前面说过,她已经完成了巡逻的任务,现在可以休息了,部落的安全自然有下一个巡逻者负责。她走的是那么的快,以至于艾修鲁法特紧走两步才跟上了她。

  “这就是结束了?”艾修鲁法特突然问道。他的手朝着营地中央的空地那边一指。如果他没弄错的话,今天大概有一百多个俘虏和解救的奴隶改变信仰——混沌内部的小小变更——变成了欢娱王子的信徒。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一场混沌内部的战斗结果。虽然这场战斗的规模不大,但是却很典型。

  胜利者赢得战斗之后,掠夺了敌人的营地,夺走了所有的东西。俘虏(包括那些奴隶)得到了一个选择的机会,改变信仰,或者死。当然,具体的操作手段根据胜利者自身条件而有所不同。比方说阿索文的部落规模太小了,扩充实力是第一要务,所以这位混沌巫师会允许对方成为部落里的正式成员。如果部落规模较大,不缺成员(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那么这些人会成为奴隶。

  恐虐战帮里的奴隶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了。”克莱儿回答道。她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其实还没有结束,还有有一部分会选择投降的。”

  “还有一部分?”

  “逃走的那一些。”克莱儿回答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独自在荒野上活下去的。”

  那些战场上逃走的恐虐战帮成员确实是一无所有——就算有,也是身上的盔甲和手中的武器。前面说过,他们营地里的东西已经全部落到了胜利者手里。武器盔甲在战斗的时候是好东西,但是在日常生活的时候可没什么用。

  真正能支持一个单身旅人在荒野上活下去的(当然,艾修鲁法特这种特殊的家伙例外),是各种各样的工具,比方说火石、绳索、鱼钩、猎弓、小刀、剪刀、铲子等等。事实上,哪怕所有工具都携带齐全,一个人也很难独自活下去。

  所以很容易想象那些逃走的人的结果:要么就这样被荒野吞噬,要么选择投降,加入胜利者一方。信仰不够坚定的人(这种人才是数量最多的)就会选择后者。

  “部落的实力差不多增强了一倍。”艾修鲁法特说道。和阿索文的部落不同,恐虐战帮里,大部分成员都是掠夺者或者正牌的混沌战士。他们的加入能够极大的提高部落的实力。就算纯粹以人数上来讲,这一战,阿索文的部落战死和残疾五十余人,而选择加入的却有一百来个,也是大赚了。

  “有这么多么?”克莱儿转头看了艾修鲁法特一眼。在确定这个男人完全没有看着她之后,她用力的踢了路边的土块,溅起满地泥土。

  这一夜就这样平安无事的度过了。接下去的几天,正如克莱儿所说的,不断的有恐虐战帮的败逃者选择了投降。这些逃走的大都是掠夺者(重装的混沌战士跑不快),他们的地位本身就是对其信仰虔诚程度的最佳说明。对于他们来说,换一个神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至少要比渴死、饿死在荒野上强。

  阿索文的部落因为这场胜利实力暴涨。除了外来者改宗加入之外,他们内部中,至少有五十个年轻人因为在战场上杀死敌人而获得了掠夺者的称号。而原来的十几个掠夺者中,一大半都因此次胜利而得到了混沌盔甲。

  艾修鲁法特第一次目睹了混沌盔甲的出现——在他意识到会出现此类事情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想要看个究竟——果然是突然之间出现的。他感觉到空气中有一种能量的波动,但是这并不属于魔法之风的力量。在这种能量波动后,混沌盔甲就突兀的出现了。盔甲的大小和穿戴者非常吻合,以至于你绝对不会弄错。

  阿索文自己也得到了奖励。据他自己说说,他得到了欢娱王子的恩赐,因此掌握了一个新的魔法。不过,艾修鲁法特并没有时刻关注着混沌巫师,因此,他说不清楚阿索文是怎么就突然学会一个魔法的。

  也许是这场战斗中担任弓箭手(并表现出色)的缘故,艾修鲁法特在部落里受到的欢迎程度倒是得到了明显的提高。原来很多人都对他抱着一种排外的姿态,现在却明显发生了改变。至少,每天晚上,他作为厨师为阿索文烧汤的时候,他们可以在艾修鲁法特面前毫不隐瞒的讨论着部落未来的计划、行动以及各种困难和麻烦了。

  当然,这一点其实没什么意义。因为艾修鲁法特拥有超人的敏锐听觉,所以不管他们是避着他还是不避着他,他都能听见他们说什么。

  唯有有点意外的是那个新生的大个子(前面说过,他的体型变化是神明的恩宠结果)。其他人虽然说不再排斥他,却也总是以对待厨师的态度对待他(也就是呼来喝去),但是大个子却再也不敢对他说任何不敬的话。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大个子却没有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克莱儿也没有,因此这件事情就这样悄悄的被掩盖下去。

  如果不是这场战斗,艾修鲁法特或许现在就已经选择了离开。但是,在这场战斗之后,他虽然没有从恐虐的混沌冠军嘴里得到答案,但是至少还能寻找次一等的目标——有三个原本信仰恐虐的混沌战士加入了阿索文的部落。

  他们的答案让艾修鲁法特变得更加迷惑。因为恐虐的信仰里,从来也不包括那种大规模的,宗教性的祭祀活动。战争和屠杀,才是血神最喜爱的祭祀方式。事实上,哪怕最讲究的恐虐信徒也只是在战斗胜利之后,为血神建立一个祭坛来献祭而已。要说将一个俘虏千里迢迢的带到某个地方献祭——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I129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