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六十九节议论

  此时已是黄昏的最后时光。

  站在城郊小村的位置,能够看到纽斯特里亚城的高耸城墙。正如前面所说的,这座城市已经完全看不出曾经被混沌军团攻打的痕迹了。外人能看到的,是高耸坚固的城墙、城墙上的旗帜,以及四处巡视的卫戍士兵。

  远方的彩霞不甘心的投来一抹金色的光芒,凑巧的照在城头高高飘扬的血龙旗帜上方,将那条红色的龙渲染成金红之色。血龙旗帜在风中张牙舞爪,猎猎作响。

  宫廷大主管斯卡德拉裹着自己的披风,和队伍的领队并肩站在村口,感受着冬日的寒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风并不冷,因为第一,今年是个彻头彻尾的暖冬,第二,现在勉强已经算得上初春了。

  “嗯,这面旗帜不知道为何让人觉得……很有趣。”领队开口说道。“格鲁尼王族的旗帜是白鹰,而这面旗帜是血龙。两者都是翱翔于天空的骄子,高傲的白鹰,强大的血龙……这是否掺杂着某种……特殊的意义在内?”

  他说话的口气是漫不经心的。

  “您真的……太过于敏感了。”斯卡德拉回答道。“我能肯定,那绝对只是一个偶然。因为那个时候,这位伯爵既没有建立如今的功勋,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卓越的能力,不任何值得特别注意。他得到的只是一个骑士的爵位……您应该懂得,任何一个为国王担任贴身护卫的人,只要不是死得太早,就一定能得到这个爵位。”

  “那个时候,他是你的手下?”

  “确实如此。那个时候……我只是希望他能够作为一个合格的贴身护卫,能够保障女王的安全。”

  “跟我说说那个人。”领队说道。“你应该很熟悉。”

  “这个我倒是可以有几分自信。”斯卡德拉回答道。“我最初见到他的时候,是因为他带着一封介绍信来找我……玛丽安伯爵夫人的介绍信。您知道,那个时候我迫切的需要找一些人,一些擅长用剑但是又忠诚可靠的人,以对付拜伦越来越露骨的渗透。所以我尽可能的从那些……拜伦无法控制的渠道找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军人的气质。那个时候我真的没什么挑挑拣拣的余地,于是很快就让他上任了。我以为我招来的是一头忠诚可靠的猎犬,没想到却是一条……”老人抬头看了看城墙上那面旗帜。“强大的巨龙。”

  他停顿了几秒钟。“我虽然没真的见过龙,但是根据那些书上所说,其实龙类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力。因为如此,人和龙来往是很困难的,因为你压根不懂龙需要的是什么。艾修鲁法特也是如此,你压根不懂他需要的是什么。我也看不透。”

  “你看不透他?”

  “完全不理解。他不可能追求财富,也不可能追求通常意义上的荣誉,更不是追求权力。如果一定要我说的话,他追求的,可能仅仅是他自己内心深处的荣耀。我还记得他还只是一个佩剑护卫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的表现就和所有那些毫无野心的人一样,只是想忠于职守,安安静静的当一个护卫。他自己也在闲谈时不经意的表示,只想干到得到骑士的爵位为止,而他也确实完全没有寻找升迁门路的行动。”

  “但是他很有能力。”

  “我完全赞同您的看法,他的能力……嗯,哪怕是当年的荒野贤者加鲁那斯也不如他。这不仅是我的看法,也是他自己曾经声称过的。当然,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认为他是狂妄,但是现在还保持这种看法的人恐怕已经不多了。啊,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他真的和那位贤者很相像。那位贤者……一生都献给了这个国家,而他自己默默死去,似乎毫无任何利益可言。”

  “我记得……根据一些记载,荒野贤者加鲁那斯实际上是马克雷米兹大王的情人。”

  “哈,如果艾修鲁法特也是如此,那么现在我们就不会在这里了。您,我,还有其他的很多人,早就已经被处死,脑袋挂在鹰隼城的城墙上,或者是街道上示众。因为爱是自私的,如果是真爱的话,你是绝对容不得爱人受到什么委屈,更勿论受到他人的伤害。”

  “但是,婆婆说过……”

  “我宁可认为,那是我们的女王陛下的单相思。”斯卡德拉叹了口气。“您很幸运,您要面对的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孩,而不是一个有子女的女人。因为一个女人,如果是为了她的孩子,她是什么都肯做的。您决不能质疑一个母亲捍卫她孩子的安全和利益的决心。任何其他的东西,都必须在这种我们通常称之为‘母性’的天赋力量面前让步。”

  “嗯,但是如果抛开动机不谈,那么这位艾修鲁法特伯爵的能力……”

  “在这方面,我们不需要有任何怀疑。您或许会惊讶于,在摄政大臣恶意的挖了这么多年的墙角,又发生这样一次大规模叛乱和大规模的内战,再加上这种程度的大规模外战之后,我们的国家依然能如此平稳。国库的钱箱依然装得满满的,而一切借款、债务都在合理可控的范围内……”

  “我回来的一天前,那个‘卷轴’商会给了国库两百万的金奥利。”头领,或者我们可以这么说,波尔国王陛下,轻声的说道。“那是根据一份商业合同而履行的债务。”他自嘲的笑了一下。“我真的很高兴回来的第一天就得到这么一份大礼。”

  “我知道那个商会,老板应该叫阿金,他是艾修鲁法特的一个朋友,很要好的那种。”

  “他是一个伯爵,怎么可能和那些商人做朋友?”

  “在他还不是一个伯爵的时候……嗯,实际上,在他还是一个平民的时候,他们两个就认识并且混在一起了。那位女王的‘临时家庭教师’,罗蒂雅女士,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艾修鲁法特的。”

  “嗯,抱歉,我忽略了这一点。这是不是证明了这个人不忘本?”

  “陛下,您好像……不喜欢他?他可是……提供了几千万的金奥利。虽然其中的操作细节我不是全部知道,但是这一点我却是可以相信。这些钱,绝对是艾修鲁法特伯爵弄来的。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能力。一个人,哪怕仅仅拥有这一项能力,就足以让列国震惊,国王侧目,让公主下嫁,让权贵结交……而这个,却只是这位伯爵能力中的一项而已。”

  “嗯,我知道。但是他居然在……福诺罗斯城……”

  “您是指他屠城的事情吗?”

  “对。那是丧心病狂的举动,太疯狂了。”国王轻声的说道。“也只有疯子能干出这种事情。还有人和我说什么古法……古法……那是几百年前的旧事了。在荒野贤者加鲁那斯的年代,这种事情还不算离谱。但是时代在进步,我们这个时代早就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而且就算是古法,也是杀光成年男子,而艾修鲁法特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屠城。这实在……”

  “或许那个告诉您此事的人没有提及一个小秘密。”斯卡德拉轻笑了一下。“在他刚刚攻下城市,什么都还没做的时候……您的妹妹曾经悄悄的去了那里一趟。”

  “你是说,这一切是我妹妹的主意?我不相信!”

  “至少是得到女王的允许的。”斯卡德拉继续说道。“您知道,您的妹妹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她所接受的教育,她在过去近十年时间里表现出来的种种天性,从来都不曾有过这样的疯狂和残忍。所以这绝不是她的主意,而只是艾修鲁法特说服了她。”

  “说……说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国王的脸上变成一片通红。他就像一个人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却没有机会反击一样,焦躁不安的搓着手。“这……这不可能……那些都是这个国家的人民……”

  几秒钟后,他终于颓然的垂下手。“也许他真的拿出了非常可靠的证据。”

  “无论如何,只要艾修鲁法特还有那么一丝想要权力的决心,他就不会做出这种蠢事。或许您不知道,在他回鹰隼城的时候,我见过他一面。那一次,我建议他……称王。或者至少以成为国王作为他的目标。”

  “啊……”

  “实际上,我一直在推动这件事情。不管他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我都认为由他迎娶您的妹妹,甚至登上王位,是这个国家最好的出路。”

  斯卡德拉非常坦率的将自己的做法说了出来。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低下头,用无声的行动道歉。两人长久无语。

  特别要说明一下的是,经过这么一番长篇讨论,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两个人实际上是站在夜色之中。

  “这不是你的错。”国王终于开口了。“是你在那种情况下所能选择的最好做法。我也理解你的意思——艾修鲁法特孤身一人,没有亲眷、家族,他哪怕成为国王,也只能算作继承马克雷米兹家族的君主。他和我妹妹的孩子依然是马克雷米兹家族的后裔……您的一片忠诚我都在看在眼里,也从来没有质疑过。”

  “能得到您的认同,不胜惭愧。”

  “不过,不管怎么说,明天还是去见一见那位艾修鲁法特伯爵吧……还有我的那位妹妹。上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只是一个流着鼻涕的爱哭小丫头呢。”I75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