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六十三节王位

  哲学家们早就说过,构成一个君王的有两个要素:血统和实绩。$..

  如果将时间回溯三年,那么在场的各位贵族和大臣恐怕不会有太多的异议。甚至可以这么说,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支持谁。因为众所周知的,露维雅公主之所以会以幼/童的身份登上王位,完全是因为先王战死沙场,王储失陷敌军(每个人都以为他死了)。而剩下的几个继承者之外,她已经是年纪最大,继承权也最充分的那一个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的小女王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却已经是唯一的选择。因此,虽然很多人都认为拜伦怀对此事有私心(正如前面说过的,拥立小女王的带头人就是拜伦),想要合法的篡夺王位,但是却也没办法提出反对的意见。

  在三年前的任何一个时间点,这位被人认为早就战死沙场的前王储,现今女王的嫡亲兄长,波尔王子如果能返回鹰隼城,小女王就只能退位。因为按照血统、性别和年纪,或者说继承权的优先程度,他都在小丫头之上。

  如果是那种情况,这场王位的易主一定是很和谐的进行的。胜利者知道自己必定胜利,所以他根本不必害怕对手的反抗,更不会弄什么秋后算账一套。失败者也知道自己必定失败,她也就不会想到任何反抗的念头。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因为现在的小丫头,身上已经不止是血统,还有实绩。

  在这个世界的人类社会中,血统论从来不是一个罕见的玩意。而血统论也从来没有成为统一的,毫无争议的理论,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哪怕站在最高贵的血统,也就是王室的位置来看,这个王位也不是什么千秋万代恒古存在的东西。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格鲁尼的王族,也就是马克雷米兹家族,其称王的时间不过百年。而百年之前建立国家的马克雷米兹大王,开国君主,他的血统就实在没什么可夸耀的。说句不客气的话,也就是一个和今天实封伯爵差不多的乡下土霸王。他开国称王,和他的血统没有任何关系,依靠的是他的实际成绩。他是依靠谋略和武力,征服了这片土地上原有的势力而成为过往的。

  现在的小女王的成绩已经无人能够否认。无论是重新组建宫廷,镇压拜伦的叛乱,整顿国内秩序,乃至于现在击败入侵的混沌军团,恢复失地,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任何人也无法质疑和反驳的实际成绩。特别是刚刚夺回白堡,洗刷了十年前先王阵亡的耻辱,绝对是万民拥护的政绩。

  而且每个人都知道,随着白堡的夺回,这个国家现在解决了最大的外患,即将——也必将——重新在列国之中崛起。他不再是被人觊觎的目标,而开始轮到它觊觎别人的领土了。

  你不能说打败混沌军团并夺回白堡的是艾修鲁法特,所以这份成绩和她无关。因为部下的成绩也就是国王的成绩。

  除此之外,她还有另外一个优势,那就是她现在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女王,是经过正式加冕,得到所有人承认和宣誓效忠的女王。而波尔王子依然只是一个王子——他虽然是王储,但是过去每个人都认为他他已经死了。

  但是很遗憾,先王阵亡,王储失陷,距离现在只有十年。特别是,现在王座上的女王其实并未成年。这是一个很敏感也很尴尬的时间点。

  如果早上三年,那么小女王就必然会退位,如果迟上三年(也就是小女王十五岁成年),波尔王子就得保有亲王的头衔而终老。

  但是现在,双方的力量正好处于一个平衡时期。小女王拥有实际成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波尔王子拥有继承权的优势。小女王在军队里拥有亲信可用的的将领(当然,他们恰巧的不能控制波尔王子),而在宫廷里,保守的大臣却占了绝大部分(他们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才拥立小丫头的)。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这个站队决定了很多东西,或者可以说直接关联了在座诸位的的命运。政治是很无情的,一切血缘、亲情都不会成为羁绊。对于绝大多数在座的大臣来说,不管内心倾向于哪个选择,他自己也得考虑一下站队错误会导致什么后果。

  “斯卡德拉大人,”有人不死心的问了一句,很多人都知道斯卡德拉对小女王非常宠爱,如同一个祖父对待自己的孙女一样。“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我效忠的是马克雷米兹家族,”斯卡德拉回答道。

  这句话就已经用最清楚的方式表达了他的态度。

  ……

  关于白堡的攻防战完全没有任何可提的。

  因为眼下的白堡,就和之前的纽斯特里亚城一样,完全是一座空城。城内的守军别说守城,隔十步在城墙上站一个人都不够。

  就算混沌战士也不愿意接受这样毫无任何希望的战斗。在看到敌人的大军从远方到来的时候,他们就丧失了战意。他们中的军官带头,所有人就这样放弃了守城的职责,撤走了。

  很多人预想中的激烈的,如史诗一般的战斗根本没有发生,这座城市完整无损的落回到格鲁尼人的手里。

  当然,说是“完整无损”是不合适的。不管怎么说,这座城市被混沌占据了整整十年,很自然的被改变了很多东西。前面说过,这座白堡其实不止是一座要塞,也是一座城市,里面原本居住着数量可观的平民。城里除了军营之外,还有平民区和商业区,除此之外,这里还建有一些宗教的建筑。

  不过在夺回白堡之后,人们就发现城里压根没有任何的人了。相信那些不幸的人都已经被掳走,或者已经遇害。城中原来的平民区变成了一个……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用处的地方,到处都是邪神的祭祀场和祭祀活动残留的痕迹。原先的神殿更甚,已经变成了一处彻头彻尾的邪神祭坛。整个建筑不止是外部被改造,内部到处都画满了各种亵渎的符号,而最中心的位置,则成了一处血池。不知道有多少牺牲者在这里被杀掉以祭祀血神。

  整个建筑里难以形容的腥臭味,以至于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必须要彻底的在白堡里清除这些邪神留下的亵渎残余。

  这个任务由贝勒尔接受下来。因为所有人中,除了艾修鲁法特之外,只有贝勒尔有过从政经验——他曾经担任过米尔城的总督,此外,他也通晓一些建筑方面的学识。由于战争实际上已经只剩下扫尾的工作,现在也已经不合适由作为援军的贝勒尔出面负责了。

  但是虽然说大战已经结束,但是眼下这种在很大的范围内搜寻剿灭残余的混沌军团依然是一个麻烦的任务。所以,现在的贝勒尔成为白堡的实际控制者。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从白堡的监狱底层那里,发现了一个本来应该已经死了的人。

  和所有那些聪明人一样,贝勒尔马上就明白了这是一个机会。

  此时,时间正值上午。贝勒尔坐在白堡的中心城堡的高处,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看着脚下的这座城市。

  传说白堡凝聚了加鲁那斯的心血,这绝不是一句谣言。只有在对整个要塞有了全面了解之后,你才能明白这座城堡是多么的……夸张。从任何角度来说,它都是那种极难攻陷的坚城。

  只要城堡里有足够的守军,亦或者没有出现那种直接打开城门投敌的叛徒。

  但是它除了是一座坚固的要塞之外,还是一座美丽而精致的城市。以人类的建筑工艺,这两者通常是很难结合的。但是在这里,这两个要素却完美的融为一体了。

  在他欣赏这份艺术上的美感的时候,门被打开了。罗宾走了进来。

  “将军大人。”罗宾反手将门关好。“我把王子送走了。”

  “哦,很好。”

  “但是,将军大人,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罗宾问道。

  “啊,罗宾,你指的是哪一点。”

  “王子的事情。依我看,现在这位王子压根……没有任何机会。”罗宾说道。“您将这个消息隐瞒下来,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依我看,如果将这个消息告诉艾修鲁法特或者那个小女王,您还能多少换来一些私人的人情。”

  “谁告诉你说,波尔王子没有任何机会的?”贝勒尔微微一笑,同时将红色葡萄酒浅酌了一口。

  “将军大人,我承认宫廷里的那些老朽会支持王子,但您要知道……艾修鲁法特现在控制着整个国家的军队!”罗宾强调道。“除非他倒戈,否则您觉得有机会吗?”

  “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贝勒尔轻声说道。“这就好比……你在下一盘棋。你下的很好,每一步都是妙手,没有犯任何错误。这个时候,有人走过来告诉你,你犯错了……”他刻意停顿了一下,“因为这是上班时间,你你有活儿要干,根本就不应该下棋。”

  罗宾思索了一下,半天没有回答。于是贝勒尔就直接的说了下去。“这位棋手,就是我们那位可爱的小女王。”

  “我……不太明白……”

  “波尔王子的支持者比你预想的要多得多。”贝勒尔解释道。“因为我们的女王陛下为了摆脱拜伦的阴影,在选择部下的时候,有意识的尽可能的选择了保守派。至于军队……军队可以被视为一个整体,但是也可以被视为一个个军人群体组成。比方说这一次的联军。”贝勒尔说道。“当国王和女王争夺王位的时候,他们并不是铁板一块。这一点,哪怕是艾修鲁法特也改变不了。”I75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