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三十七节揭露

  贝勒尔下达这些命令的时候,心情是很轻松的。

  他是一个久经战阵的老将,哪怕在战况最严峻的时候,他也不会紧张——不过这并不仅仅是后天锻炼出来的,也是一种天赋,一种只属于将军的天赋。但是眼下的情况,他真的不需要紧张。

  表面上看起来,他麾下的部队数量上和敌人大致相等,但是他却很清楚自己占了多大的优势。事实上,一个将军所能奢求的所有优势,现在都在贝勒尔的手中了。

  ……

  这是怎么回事?现在马文已经看到攻击来自侧翼——具体点说是左侧。那边有一个山坡,坡上乱石灌木丛生。一整队火枪手已经从藏身之处走出来,列成射击的横阵。刚才的弹雨正是这些火枪手发射的。

  马文虽然察觉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遭到有预谋的伏击。

  很容易就能察觉受到攻击的地方绝不仅仅在马文身边这一圈。如果他没弄错,此时此刻整个混沌军团都受到了攻击。敌人从藏身之处走出来,用凶猛的火力肆无忌惮的朝着行军中的混沌军团开火。这也是伏击战的老规矩:远程先上,然后近战部队出击。

  如果此时发动攻击的是骑兵——那么马文至少还能知道这是因为艾修鲁法特追上来了。也许是艾修鲁法特玩了什么花招,让马文的部下误以为没有追击,实际上却是星夜追击。但是此时发动攻击的却是占据了有利位置的火枪手。

  还有那些大炮的轰鸣声。艾修鲁法特就算再能耐,也不可能带着大炮追上来吧?

  不过他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奸奇的巫师领主可不是智商不足的类型。眼见着四周射来的弹雨不是偶然朝着这个方向集中的,就立刻驱动魔盘向高处飞去。

  通常情况下,这种脱离大队的做法等于让自己变成一个活靶子,但是第一是对方的火枪手刚刚射击完,填火药上子弹还需要那么一点时间,第二是今天阳光很好。

  只要马文能飞一小段距离,及时抢占高位,背对太阳,那么火枪手的威胁就会很低。在这个没有墨镜的世界里,人类的眼睛是没办法直视太阳的。这种情况下,子弹如果要命中马文,需要的可不是一点两点的运气。

  其他的混沌巫师迅速的理解了马文的做法。他们马上效法自己的领主,驾驭着魔盘飞到天上。

  马文的赌博赌赢了。火枪手准备发射的时候,根本没办法瞄准他(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一个最大的猎物)。不过其他的混沌巫师因为动作稍慢的缘故倒了大霉,一波子弹过来,像打鸟一样把他们打了下来。就算子弹不致命,从这么高的位置掉下去也没救了。

  两排清脆的枪声,七、八个奸奇的混沌巫师就了账。

  当然,马文飞到天上,一半是为了躲避子弹,另外一半则是为了能看清楚整体的形势。但是眼前看到的一切,让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凉气。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士兵,正在从四面八方包抄而来。而且能看出来,这些士兵并没有因为激战和连夜行军而疲惫——他们看起来队形严整,精力充沛,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衣甲上并没有战斗留下的痕迹。

  这是一支生力军。至少可以认为为这是一支尚未经过任何战斗消耗,士气旺盛,装备精良,此外还占据了地形优势的军队。他们已经将混沌军团截成数段,胜负之势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让人无法生出侥幸之心来。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这应该不是艾修鲁法特的部队……他们的旗号……

  然后他认出来,这是提比略王国的旗帜。这是一支提比略人的部队……是贝勒尔!

  马文迅速的想起之前的会战中,这面旗帜并没有出现。不过当时他并未想太多,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

  提比略军团……贝勒尔的部队,并未参加之前的会战。他们早一步绕路来到这里设好埋伏圈,等着战败的混沌军团过来好一网打尽呢。

  原来是这样吗?马文的面容铁青。现在,艾修鲁法特的整个算计都一清二楚了。他不止是要在一场正面会战中打败混沌军团,还要把这支混沌军团全歼在这里!原来如此吗?这个艾修鲁法特……那种布阵……并不是因为他不信任马文透露的情报,而是完全是有意为之。目的就是不容许任何一支成建制的混沌军团平安撤离战场。说起来他也真是大胆……不,应该说是胆大包天!他居然狂妄的以为自己能够在兵力(而不是战力)大致相等的情况下正面击败混沌军团!

  所以那个时候……马文认为艾修鲁法特是留下了一支庞大的预备队,但是实际上,艾修鲁法特和血牙领主一样,压根没有留下任何预备队。真是疯狂……狂妄到疯狂!

  偏偏他还真的做到了。而帮助他达成这个目标的,正是马文自己。

  此时此刻,交战的两军其实兵力相差并不悬殊。设伏的贝勒尔的兵力也大概只有三万人左右,和马文麾下的混沌军团数量相近。如果现在手下是一支普通的混沌军团,马文倒是真的不介意和贝勒尔拼一拼,还说不准谁胜谁负呢。

  但是现在的混沌军团并不是正常状态,他们是一支新败之师。事实上,与其说他们是一支军队,不如说他们是一群败兵的集合体。他们之所以聚集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他们认同马文作为他们新的统帅。

  对于任何军队来说,一场大规模的战败都是彻头彻尾的灾难,是对军队战力的极大打击。一个很明显的逻辑是,当一支军队战败的时候,怯懦者总是先逃离战场,勇敢者却能够坚持更长时间。于是在一场失败中,那些勇毅坚强的士兵总是受到更加严重的损失,而胆小怯懦的士兵逃生的几率却比勇敢者大得多。

  当然,事实上还不止是这些。当军队失败之后,不仅是勇敢者的伤亡和怯懦者的幸存,还在于下级军官的损失。有些部队失去了军官,有些军官失去了部队。这使得他们不再是一个整体。指挥官的命令无法传达到下方,混乱的普通士兵没有办法聚集……如果发生了战斗,那么马上就会变成一场灾难。

  马文眼下就面对着这个问题。他的军队是暂时凑在一起的,马文原本的目标是带着部队撤回高华城下的大本营,在那里将士兵重新整编,恢复——至少是部分恢复——战斗力。

  但是眼下,混沌军团是一支完全没有任何纪律的乌合之众。马文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任命中层军官——就算任命了,下面的士兵也还没机会认识他。这种情况下,这支部队完全不能传达指挥官的命令,完成指挥官的战斗意图,实际上这样的军队只能各自为战。

  而且,混沌军团中,最为悍勇善战的恐虐战士们,已经基本上被消灭了。除了血牙领主杀出一条血路比较稀奇之外,其他的恐虐战士的表现倒是中规中矩——全部呼喊着血神的名字,死在了战场上。

  马文清楚的看到了四处爆发的战斗。军队的数量不等于军队的战力,整个战斗是彻底的一边倒。一方养精蓄锐,准备充足而且占据有利地形发动奇袭,另外一方则是尚未整编的败兵,指挥混乱不堪——在提比略人严整队形的攻击下,混沌军团的自发抵抗显得微弱而毫无价值。

  马文看得简直是出离愤怒!作为混沌领主,他并不真的在意混沌战士的伤亡,但是这是他苦心谋划才创造出来的结果啊!也是他实行未来计划的重要依仗力量!他的舞台,他的棋局,他的棋子……他的计划,他的完美无缺的计划,现在全部灰飞烟灭了!

  如果他在战场上完整无损的撤退下混沌军团的左翼,那么这个时候至少还能尝试突围——当然必然会蒙受重大伤亡,但是却也不是眼前这样束手无策,只能看着自己的军队逐步被分割包围,并最终遭到歼灭。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哪里估计错误了?对了,是艾修鲁法特!艾修鲁法特那边……那个家伙策划的?应该是他策划的……

  他驾驭着魔盘继续高飞,直至飞到不能再高的高度。在这里是安全的。于是马文闭上眼睛,拥抱了魔法之风。

  这个魔法的施法难度其实是和距离挂钩的。当初为了到鹰隼城去,马文必须要有一大群部下一起辅助施法(还累死了一个部下)。等到艾修鲁法特去了纽斯特里亚城,双方的距离就近了很多,马文自己一个人就能应付。至于现在,双方只隔着半天路程,这个魔法的难度就更加低了。

  艾修鲁法特正坐在自己的帐篷里,拿着纸和笔,似乎在算计着什么。至少在马文的虚像出现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似乎他早就知道马文会出现。

  “艾修鲁法特!”虽然是虚像,但是马文脸上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却是很清楚。“你……你想干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知道。”艾修鲁法特露齿一笑。

  “你居然违反我们的约定……”

  “你以为那是正儿八经的债务吗?我违反了又怎么样?”艾修鲁法特的心情很好,丝毫没有生气。马文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了所有的问题。这一次,混沌军团必定全军覆没。然后,白堡就会出现一个短暂的防御力量真空——千载难逢的机会。

  “别忘了你的猩红斑,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救你……我警告你……就算你得到了纳垢的某种秘术也没用……记得你身上那个连接生命力的……”

  马文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他看到艾修鲁法特站起来,脱掉了外套,然后将衣服拉高。在他身上,正是猩红斑特有的症状——魔法的恶疾侵蚀着艾修鲁法特的身体,在皮肤上留下了大块的红斑。几块红斑下面的肌肉都已经糜烂,使得肌肤呈现半透明的血泡状。

  艾修鲁法特伸出一根手指,在腹部用力揉搓了几下,将大块的颜料给弄了下来。

  “你这是……”马文发出一声嘶哑的惊叫。“猩红斑……”

  艾修鲁法特的手指继续揉搓,弄掉了更多的颜料。现在傻瓜也看得出来,他身上的猩红斑压根不是疾病,而是图画——直接画在他的肌肤上。必须要说,绘画者绝对是一个大师的水准,以至于若非艾修鲁法特主动揭露,马文一时之间都看走了眼。

  艾修鲁法特的肌肤光滑白皙,看不到任何疾病的痕迹。

  “怎么可能……”马文轻声的喃喃自语。罗金不是自爆了么?他不是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力施加了最后一个诅咒了么?这种情况下,艾修鲁法特怎么可能平安无事?莫非这世界上的事情就这么凑巧,偏偏罗金这个倾注了所有生命力的最后魔法诅咒却未能成功?

  说起来……至少在理论上,确实有这个可能的。没有哪个魔法师可以夸口说自己的魔法一定成功,哪怕这个魔法倾注他全部的生命力。别的不说,哪怕脱离人的因素(人类总是很容易犯错误,任何状态都一样)来说,魔法之风照样流动无常,某些波动——比如说昨日战场上凑巧遇到到那种魔法之风紊乱——突然发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罗金失误了?所以艾修鲁法特一开始就没有中任何魔法诅咒?所以……从一开始艾修鲁法特就没任何生命危险。表面上是马文威逼利诱控制了艾修鲁法特,实际上则是艾修鲁法特用伪装和谎言,巧妙的利用了这个思维的误区,将马文玩弄于鼓掌之上!他吞下了马文送上来的香饵,却避开了钩子。不,不仅是避开了鱼钩,他反而把马文钓了上来!

  “呵……呵……呵呵呵呵呵……”马文突然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声。“艾修鲁法特,别忘记你胸口的徽章。你要知道,如果我把这个事情告诉别人……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你会被……”他的声音再一次戛然而止。

  艾修鲁法特将衣服拉得更高了一点,露出自己的胸膛。当然了,他的胸膛肌肤白皙光滑,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I75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