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龙骄雄 第三百三十三节 奇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三十三节奇兵

  马文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混沌军团左翼。正如他之前向艾修鲁法特许诺过的一样,他和他的部下压根就没打算在这场会战中插手。至少,他们没有帮助血牙领主的打算。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逻辑,血牙领主之所以没有干掉马文,唯一的理由就是不想在决战前夕削弱自己的战力。如果血牙领主在这场会战中获胜——嗯,凭恐虐领主的行动逻辑,任何人都能推断出马文将会有什么下场——马文唯一的选择就是赶紧逃跑。

  当然,真的拿出所有的底牌的话事情就要另外说,可是这么做的话,后果就不是马文能够承担的了。

  凭借他此时“旁观者清”的立场,他倒是能够看出两军的情况。两军中央部分是双方军队最多的部分,大约占了总兵力的二分之一强。可惜也仅仅是兵力比较多而已。至少马文知道,一方接到的命令是“固守为主,维持战线待机”,另外一方应该是“优先掩护远程部队”。这就有得打了。双方都会打的比较保守(如果指挥官都遵从主将的命令的话),这意味着没有那么三五个小时,恐怕是分不出胜负的。换句话说,这场会战胜负的关键其实和中央部分的交战无关。没错,艾修鲁法特布置在中央的火枪火炮或许能造成很有效的杀伤,甚至能够有效为两翼提供火力增援,但是这里依然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点。

  至于血牙领主的右翼(也就是艾修鲁法特的左翼),一方事先就准备好拖延战,另外一方明显受命用最快的度突破敌人阵线。这就比较典型了。虽然马文认为南方人的重装骑士最终会取胜——如果没有外力干扰的话,布置在这里的混沌军团是抵挡不住骑士们排山倒海一样的反复冲击的。他们能够撑得住一时,但是迟早会因为伤亡的积累而斗志崩溃。

  但是话说回来,就连血牙领主自己,也没指望自己的右翼能够取胜。他只需要他们拖延足够长的时间不是?虽然南方人的骑士部队拥有强大的战斗力,但是马文不觉得他们能够一轮就击溃正面之敌。

  虽然他们正面所对的,是混队军团最薄弱的那一部分。

  可惜那个艾修鲁法特还是算错了。马文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丝冷笑。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就是指这种情况了。如果艾修鲁法特不是将自己的精锐布置在这里,那么马文早就准备战斗开始之后,就带着这支部队撤离战场。艾修鲁法特这么做,实际上就等于将原本不是敌人的中立者硬给逼到了自己的敌对位置上,蠢不可及!

  现在,战斗的关键就在于血牙领主的这一轮冲击了。如果他能第一次冲击就能彻底击败正面的长矛兵,那么恐怕情况……对艾修鲁法特而言,就不怎么乐观了。

  两军正在迅接近。来自侧翼的火力持续不断的攻击者冲锋的混沌战士,能够看到一个又一个混沌战士在子弹和弩箭面前倒下,但是这种伤亡却阻止不了混沌军团的这一轮狂热的冲锋。

  冲在混沌战线前线的,是数十个混沌卵。这些怪物别看体型类似洋葱,但是实际行动度却是不慢。同时,混沌卵的身体表面厚实的肌肉使得它们能够承受很大伤害,不命中要害的话,子弹打中它们就和挠痒痒差不多。这些怪物就这样挥舞着触须,无视如冰雹一样的弹雨,冲在混沌的第一线。

  恐怕艾修鲁法特的情况不妙了。马文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这个问题。血牙领主的思路很直接很容易看穿,先用凶猛的混沌卵撕开战线,扰乱杀伤敌人,然后主力部队趁机猛攻。但是看穿敌人的布置没有任何意义。面对混沌卵这种怪物,要么就是用远程武器,将它们接近之前打倒,要么就得用大量战士的伤亡来交换——混沌卵虽然很强,但是却也挡不住千百人前赴后继不顾一切的围攻。但是很明显,来自侧翼的火力不足以消灭如此之多的混沌卵,而被艾修鲁法特布置在这里的部队,也做不到不怕牺牲。

  因为长矛兵的方阵出现了一种明显的骚动。在这种双方交战之前的最后一刻的表现,是最能说明军队战斗力的。众所周知,纪律衡量大部分军队(如果不是全部的话)战斗力的最明显标志,如果一支军队在这种时候能够保持稳定的阵型,那么就是一支精锐部队了。而如果一支军队在这一刻表现出骚动……

  那么这就是一支纪律性不强,战斗力比较差的军队。马文一眼就看出来了。此时雾气似乎褪去了一些,亦或者是两军都多少向前前进了一些距离,马文已经现艾修鲁法特布置在这里的不止是长矛兵。虽然大体上,这里可以被称为“长矛兵方阵”,但是组成这个大方阵的诸多小方阵中,却夹杂着相当数量的剑盾兵和长戟兵。这两者看起来似乎要比长矛兵表现得镇定一点。

  但是这没用。这个方阵是以长矛步兵为主力,而他们的战力似乎不怎么靠谱。

  马文的脑子里已经开始构思会战结束之后自己要如何对付血牙领主,不过幸好,他马上想起艾修鲁法特留着一支庞大得过分的预备队,而血牙领主却没有这种后手。当然,另外一方面来说,还有魔法这个能够改变战局的因素存在呢。

  嗯,胜负还很难说……

  说时迟那时快,混沌卵已经撞上了长矛兵队列的第一线。这种怪兽虽然曾经是人类,但是现在却已经是体型和力量远远越人类的范畴了。第一线密集的长矛虽然深深的刺入它们的身体,却抵挡不住它们因为冲锋而产生的巨大惯性力量。

  除了极少的几个混沌因为被长矛贯穿了要害而倒下外,其他的混沌卵几乎都轻而易举的将挡路的人类战士给撞飞出去。它们冲入方阵之中,像所有那些狂性大的野兽一样,开始蹂躏敌人的战线。前面已经说过,混沌卵的触须拥有极大的力量,一根触须的全力一击能够轻易将一个人打飞数十步之远。这种程度的攻击,如果没有足够的同伴来分担冲击力的话,那么哪怕没有打断人类的骨头留下永久性的伤害(当然,这需要的可不是一点幸运),也足以立刻让一个战士失去战斗的能力。

  转眼之间,类似这样的受害者已经到处都是。几名凶悍的混沌卵甚至用多跟触须缠绕住同一个目标,将他们的身体活生生的撕裂撕碎。这种杀人方法并不是很有效率,但是却对士气造成了沉重的打击。长矛兵已经生了明显的畏缩,怯于动攻击,很多士兵与其说是作战,不如说是在努力的避开混沌卵的攻击。

  在混沌卵们独自冲进长矛兵方阵,虽然是以寡击众,但是它们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和混乱,被杀死的依然屈指可数。

  这个时候,混沌军团已经正面撞上了队形混乱,士气低落的长矛兵。

  难以形容那一瞬间造成的破坏毁灭。身披混沌铠甲的混沌战士要比对手更加精良的装备,更加严整的队形,更加旺盛的士气——当然还有更加强壮的身体素质和更加熟练的战斗技巧。从高处看看上去,那不是两军冲突,而更像是沙漠中一场风暴吹拂而过——转眼之前就完全吞没的前面的一切。

  “主人,魔法之风的混乱似乎快要停止了。”一个部下的声音响起。

  “嗯,我知道了。”马文淡淡的回答道。这种魔法之风混乱的现象并不算罕见,事实上,魔法师们有办法人工创造此类的现象——多使用几个破魔卷轴就行。不过这一次的魔法之风混乱只是一个自然现象,就好像天上下雨一样。

  不管魔法之风的混乱有没有停止,马文都没有插手的打算。

  第一线的长矛步兵已经崩溃了,少量士气比较高昂的长戟兵和剑盾兵总算表现的稍好,为他们逃走的同伴争取到了逃命的时机。不过这样一来,留下来较为勇敢的部队却成为敌人集中攻击的目标。战斗不会维持太长时间的。

  如果将长矛步兵的大方阵粗略的分成三层的话,那么刚才这一轮攻击就已经彻底摧毁了第一层的抵抗了。众多小方阵已经瓦解崩溃,第一层已经不复存在。而且,这仅仅是很短的一点时间。别说是在战场上,已经品尝到胜利和鲜血滋味的混沌战士们,哪怕是远远后方旁观的马文都觉得血牙领主赢面极大。战斗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血牙领主的部队在近战中几乎没有损失,而且因为小胜而士气大增。相反,联军士兵却因为看到友军如此轻易崩溃而士气明显的低落。

  血牙领主只需要停下来,稍加整队就能立刻攻击敌人的第二层。此类情况再重复两次的话,除非艾修鲁法特及时的派上他的预备队,否则,这场会战的失利就不可挽回。

  一种怪异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马文注意到在长矛步兵方阵后方,一些奇怪的东西正在进入战场。

  那是一些车辆——看上去包着钢铁,顶上装着大炮。它们的外壳边缘都做成尖利的锋刃。这些倒也罢了,至少马文见过南方人经常使用车辆来移动他们的大炮。真正让人惊异的是这些车辆是自前进,并没有牛或者马拖拽着。相反,它们顶上却冒着白色的雾气。

  那种“砰嘭”“砰嘭”的噪声就是这些车辆出来的。这声音不是它的车轮和地上的石子撞击而产生的,而是源自车辆自身,藏在那层钢铁外壳之下。

  这个应该就是……就是……所谓的坦克?马文想起自己的一个密探曾经带来这样的一个情报。不过他对于这个情报并不重视,所以也就没有花精力了解关于这种新型武器的细节。

  坦克们沿着小方阵之间的空隙缓缓前进。不过这个“缓缓”是站在马文的角度,也就是远远的观察者的角度。站在实地现场,坦克的前进度可不慢。在混沌军团击溃最后一个依然在抵抗的小方阵的时候,坦克也已经来到第一线了。

  一共十辆坦克一起停下来,它们顶上的大炮开始缓缓转动。

  一轮正面的炮火砸向正在尝试整队的混沌军团。坦克的火炮杀伤力不大,十炮弹合计杀死的也不过几十人罢了,但是却产生了一些小小的混乱。

  “看起来挺有趣的。”马文轻声的自言自语。

  这种新式战车是混沌军团未曾见过的。一时之间,没人知道该怎么对付它们。对付战车的通常方法是杀死拉车的牲口,或者是杀死战车上的乘员——前者要比后者容易得多。问题是坦克是依靠蒸汽机前进的,而蒸汽机本身却又藏在坦克厚厚的钢铁外壳之下。而它的乘员也远比普通战车安全——事实上整个坦克的乘员全部藏身在钢铁外壳之下,除非他们主动探出头来,否则从外面是看不见的。I75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