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一十九节擒获

  艾修鲁法特其实之前对萨加斯并没有任何想法。事实上,在对方做出这种防御的动作之前,他甚至不曾注意到对方。哪怕连萨加斯的脸,他也没有看清楚。帕里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的床上昏睡着,唯一和他在一起的是一个女仆。这件事情对于贵族来说,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他这一次来见帕里,也仅仅是一时兴起罢了。虽然说在他的心里,对于这个副将的能力并不很欣赏,但是他也知道,帕里的手下——也就是拉法留给儿子的遗产,对于联军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此时此刻,他并没有临阵易将的想法。没错,就长远而言,改编拉法的军队,换上一个军事能力更强悍一点的部将或许会有用,但是这需要时间。但眼下,艾修鲁法特可是处于高度战备,随时可能和敌人交战,所以他并没有干这件事情的闲暇。

  他之所以拥抱魔法之风,也仅仅是他打算加快帕里的恢复速度。这是他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情,从他的梦里,他看到了这种技巧。其实也谈不上什么特别的技巧,拥抱生命之风,从中抽取魔法能量,不经任何控制、改造,直接的将稀薄的生命之风魔法能量以自己为中心洒播出去。在梦里,他看过不少人——很多魔法师——施展过这种技巧,他只是学个样子罢了,但是确实有用。

  之前还在布拉西安的时候,他就测试过这种技巧,确实是有效的。他就曾经用类似的技巧,让自己能够极大的增强马匹的耐力,轻松的赛马上夺冠。

  而且,眼下也似乎正是使用这种技巧的时候。帕里这样“闭门养伤”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说他或许能力并不出色,但是他却是最熟悉地形地势的。

  所以艾修鲁法特就这么做了。在他想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连被人察觉都不会。使用这种技巧之后,将会在帕里身边略加查看一番,装模作样的花费一些时间,这将极大的促进帕里的恢复速度。如果他这样上门拜访两三次,帕里就差不多恢复了。这不会引起什么麻烦,除非是魔法师,否则又怎么会察觉他的这种举动呢?艾修鲁法特已经知道,只要不懂魔法的人,哪怕是受益者本人(也就是帕里自己)也不会察觉艾修鲁法特的这种魔法技巧。

  然后他发现了这个被他忽视的女仆做出的反应。

  艾修鲁法特马上就意识到这是很明显的战斗反应。当一个人猝然遭到突袭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尝试拉开距离。但是实际上,只有熟练的战士才能做得如此干脆利落。

  艾修鲁法特的第一反应倒也不是往“混沌领主”的方向去想。他的第一反应是感觉到这个女人敏捷的身手——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仆有的。但是有传说,某些贵族会训练擅长格斗技巧的少女作为自己的护卫。不过这种“女护卫”用来炫耀的成分远远超过她的实际用途。

  然后他意识到这个女人之所以做出这种防御的举动的原因。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做出这种动作来,很明显是因为自己拥抱了魔法之风的缘故。她察觉了自己拥抱魔法之风?艾修鲁法特知道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任何显眼的举止,而这个女人察觉了,这足以说明她应该是一个魔法师,或者至少受过严格的魔法训练,距离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法师也只差一线了。

  艾修鲁法特也见识过此类的人。实际上,他的未婚妻,星刻就是这样的。但是,他并不觉得帕里能拥有一个魔武双休的……女仆。

  艾修鲁法特回过神来,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打量这个原本无足轻重的女仆。不过话说回来,之前萨加斯一直努力的避开艾修鲁法特的视线,现在因为警戒的缘故才第一次给了艾修鲁法特正面看她的机会。

  那是一张美若天仙的脸孔。

  不,应该说她的面容似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地无法挪开视线。这是一种不真实的、难以形容的美貌,而且是无法比较的。因为在第三者的眼里,无论用谁和她比较,都无法相提并论。就像她的脸上附带了魔法的催眠效果,天然就能够吸引人的视线,天然就能够轻易的颠倒众生。

  如果换一个普通人,或许就会沉迷在这难以言喻,颠覆常识的美貌之下,察觉不到其他东西。但是艾修鲁法特是个魔法师,而且不仅仅是一个魔法师。他的精神先天强韧远超凡人,后天又受过相应的训练,所以他立刻意识到不对头的地方。

  这不是普通人类能够拥有的美貌。更确切的说,这张脸仿佛是将“美貌”这个概念硬塞进别人的脑子里。这绝对是超自然的。别说她是个人类,哪怕是公认美貌优雅(当然,也冷酷残忍)的精灵一族,也不会长成这样。

  艾修鲁法特后退半步。这个女人是谁?不管她是谁,她都不应该,也不可能是区区一个女仆!谁需要伪装呢?谁需要伪装着潜伏在帕里身边呢?答案呼之欲出。

  “你是谁?”艾修鲁法特问道。

  “我叫派瑞丝。”萨加斯已经明白事情恐怕不能善了,不过她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能够蒙混过去。“帕里将军的……”

  “混沌!”艾修鲁法特轻声说道。通过魔法的召唤,他的手上瞬间出现了一把双手长剑,剑锋上缠绕着肉眼可见的强大魔法能量。

  萨加斯掉头就跑,指望从窗口跳出去。这里相当高,但是她的身手足以让她跳出去。不管怎么说,她穿着方便活动的服饰。而艾修鲁法特满身铠甲。盔甲可以在战斗中有效的保护身体,但是也不可避免的阻碍身体的运动。

  像所有谨慎的人一样,她早就对自己可能会遇到的各种危险都有应对的预案。

  不过这一次,她发现自己失误了。艾修鲁法特的动作比她预想的还快,在她接近窗口的时候,就听见后脑的利刃破空声。

  该死的,赤手空拳太不利了。萨加斯在心里咒骂着,侧身避开这一剑。这也意味着她失去了从窗户逃走的机会。她迅速改变方向,朝着房间里侧冲去。房间里有一个昏睡的帕里——可以作为宝贵的人质——还有魔法传送卷轴,她最后逃生的王牌。

  不过这一次,她还是失算了。在她能够冲到帕里的床边之前,艾修鲁法特已经丢出了手里的长剑。萨加斯不得不再次错身避开从后方飞来的长剑,这样一来却不得不改变步伐,避不开艾修鲁法特的拳头。

  戴着铁片的拳头落在她的腹部,让她觉得自己肺里所有的空气都被硬挤了出去。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瘫软下来,四肢着地,接着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萨加斯张开嘴,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喊不出来。欢娱王子在上!这一拳可不是普通人类的力量!她竭尽全力才能呼进一口气,然后喉咙不受控制的发出一连串的咳嗽。

  “咳……咳……咳……”

  等到她的四肢恢复了一点力气,能够勉强撑着身体的时候,情况已经恶劣到无可附加的地步。艾修鲁法特早已经在她身边好整以暇的等着,魔法长剑的剑锋贴近她的喉咙。她的喉头肌肤都能感觉到剑锋上那种冰冷的杀意。

  如果换一个人,或许此刻心中只剩下了绝望。因为事实已经很明显:打打不过,逃逃不掉,至于投降……在战争中被俘的混沌战士,可是从来没半个人能回到北方的大地之上呢。更别说她还是一个混沌领主。星域诸神教会的祭司们,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她的脑袋呢。

  但是萨加斯却不是普通人,一个混沌领主的见识又怎么会和普通人一样呢?在她的身体从重击中恢复过来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欣喜如狂。

  艾修鲁法特最初的时候没有喊人(只要卫兵们闻讯赶到,那么萨加斯就彻底完了,再也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还能理解为事起仓促,来不及做出反应。但是这个时候,他耐心的在变声等着她恢复,这个态度就很明显了。

  艾修鲁法特没有想喊人,至少目前没有。他没有第一时间揭发出来,更没有第一时间宰了她,这就说明……他们之间可以说说话。

  如果说之前萨加斯一直期待着有一个和艾修鲁法特见面谈话的机会,那么毫无疑问,她终于等到了。虽然事情要比她想的糟糕一些。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叫派瑞丝……”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清楚的感觉到剑锋距离她的皮肤近了那么一点。虽然这一点不是很大的距离,但是问题是剑锋从一开始就距离她的脖子很近,现在更近了。再稍微向前一点,能切开她喉咙的肌肤了。

  所以她立刻改了口。“我叫萨加斯。”

  “萨加斯?”这个名字艾修鲁法特倒是听到过,这并不是马文告诉他的,而是高华城那边得到的情报。少量攻城的混沌战士被俘,经过拷问后说出了混沌一方几个混沌领主的名字,其中之一就是萨加斯。而且,如果艾修鲁法特没有记错,之前使用邪术影响控制拉法的混沌术士也正是这个名字。“色孽的……信徒?”

  “我是欢娱王子的……”

  “混沌领主?!”这一次,哪怕是艾修鲁法特也不得不表示惊讶了。他真的没想到一个混沌领主居然潜伏在纽斯特里亚城里,而且可以说就在他身边。帕里投奔混沌了?不,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压根不需要一个混沌领主潜伏在帕里身边冒充一个女仆了……原来如此,通过萨加斯,混沌一方实际上对他的军事布置了如指掌吗?

  所以斥候战的胜利其实只是幌子,贝勒尔的诱杀战完全是浪费时间,因为混沌军团想要得到联军的情报,有着更好更直接的渠道。别说贝勒尔只诱杀了百十个混沌的斥候,哪怕他真的把混沌的斥候部队一网打尽,也影响不了任何东西。帕里是军队的副将,必然会知道各种军事部署和战略选择……然后,萨加斯就可以从帕里那里知道一切!战争一开始,混沌军团就对艾修鲁法特的兵力、装备、部署,一切的一切都了解的清清楚楚,而艾修鲁法特却对混沌一方一无所知。

  换句话说,其实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如果今天不是意外的发现了这么一个潜伏在纽斯特里亚城里的间谍,那么恐怕……

  艾修鲁法特突然感到一阵后怕。

  “你在这里干什么?”艾修鲁法特定了定神。“你的任务是什么?”I75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