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一十六节抵抗

  城头上飞箭如雨。

  攻城的部队将盾牌举过头顶,顶着箭雨慢慢前行。箭矢的杀伤力被盾牌抵消了极大部分,只有极少数侥幸命中盾牌阵的缝隙,亦或者角度特别合适以至于穿透盾牌的箭矢才造成了有效的杀伤。

  不过,这是贴近城堡城墙才发生的事情。在这个位置,已经不合适直线射击,只能用弓箭的抛射杀伤敌人。在更远的地方,火枪子弹发挥的威力要比箭矢大得多。饶是举着厚重的盾牌,依然有混沌战士被子弹不停的射杀。

  混沌战士们用盾牌掩护,组成了一道安全通道,掩护身后的友军跟上。

  “土石队!填埋壕沟!打通前往城墙的道路。”

  接着,一群群背负装着泥土袋子的人向前突进。穿过友军用盾牌列出来的安全通道,将土石袋子丢进前方的壕沟里。在这个年代,壕沟永远都是城堡外围的第一道防线,有条件的地方会放入水,没条件的地方会在壕沟底部插上尖木桩。但是这些壕沟与其说是对付步兵的,不如说是对付攻城机械的。很显然,不能扫平这个障碍的话,大部分攻城器械就不能发挥威力。

  这道壕沟并不是特别深也不是特别宽。在坚持了一段不长也不短的时间之后,土石、薪柴就将其填平。一些不要命的混沌战士手持厚木板冲上前来,将木板架在已经填平的壕沟之上,形成了一道相当平坦的通道。

  “攻城车,给我上!”

  攻城车从后方缓缓的过来了。攻城车上头有着遮挡飞箭的厚重遮棚,下方则是四个轮子。这种工程器械的防御力绝非盾牌所能比拟,箭矢和子弹都不能穿透它厚厚的防御,更不用说伤到里面推车的人了。除此之外,遮棚上覆盖着带水的的生牛皮,以及其他一些东西,比方说浇上水的羊毛袋之类的玩意,使得它对于火焰也有相当程度的防御能力。

  正确对付这种武器的方法是大量的油料。在攻城车的包铁破城锤贴近城墙或城门之前,如果有足够多的油可以沿着缝隙流入攻城车的上下,那么就能使用火种,轻易的将这件巨大的攻城武器点燃。

  事实上,任何城堡,特别是城门的位置,都有这样的设施。比方说,这座城堡的城门位置就有外凸的木质高台,可以让守军轻易的使用油料攻击下方的攻城武器。当然了,攻城者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在进攻发起之前,混沌的巫师们已经用魔法摧毁了高台。

  “抵住城门,破城锤准备进攻!”

  “预备,使劲!使劲!使劲!使劲……”

  伴随着号子声,铁头的破城锤开始在人力的推动下撞击城门,发出一声又一声宛如丧钟一般的沉闷响声。

  “破城之后……”站在远离前线的位置,一个身影正用饥渴的目光看着正在努力工作的攻城车。

  这个身影穿戴着炭黑色的,造型鲜明华丽盔甲。仅仅是这副盔甲的华丽造型,以及盔甲上那隐隐透出的魔法光泽,任何人都能看出他是一个大人物。他胸甲上那个闪光的恐虐印记更是能够清楚的说明他的身份。他正是混沌军团的指挥官,血牙领主。

  他脸上各种创伤留下来的伤疤,都在清楚的向第三者述说着危险性。很难想象一个人在受到如此之多的创伤之后依然活着。不过,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创伤都满足于在血牙领主的身上留下一道伤疤作为纪念,至少他头部侧后位置的那个伤口不是。这个伤口时不时使血牙领主受到痛苦的折磨。

  比方说,就在此刻,一阵剧痛袭击了血牙领主的身体。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嗜血的渴望和伤口的剧痛混合在一起,在血牙领主脸上组合成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厚重的城门最终还是被破城锤征服了。伴随着一声木头折断的脆响,破城锤在城门上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攻城车后撤,几名体型格外壮硕的混沌战士举着斧头和大锤之类武器直扑城门口。几下子功夫,豁口被弄大了很多。现在,它足以容的下两个人肩并肩了。

  有人说混沌军团纪律涣散,全部靠着一股子蛮力作战,不知进退,毫无章法。但是这明显是一种偏见。别的不说,单单此刻混沌军团表现出来的进退有据,丝毫不乱的状态,就足以说明一切。战争会淘汰所有那些不合适的东西,混沌军团同样是一支纪律严明,指挥清晰,而且士气旺盛的军队。

  “城门被打开啦!”这个欢呼声开始响起,转眼变成了一场预祝胜利的喧嚣浪潮。接着,混沌战士们开始疯狂的冲向已经被破坏的城门。

  眼看此情此景,血牙领主几乎遏制不住自己嗜血的冲动。不过他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条理清晰的下达命令。让其他位置的部队加强攻势,掩护城门的部队攻入城内。

  城门口的士兵越来也多的冲入城内。

  这样一来,应该可以大杀特杀一番吧。血牙领主很清楚,这座城堡里收容着上万名(至少也有几千名)附近的居民。他们充满恐惧的垂死哀嚎将会成为今天最动听的音乐,他们的鲜血将会成为最完美的舞台,而他,将会成为这个名为“杀戮”的剧本的最佳导演。无疑,这一场杀戮将会让血神为之喜悦。

  在他从激动的幻想里回到现实的时候,发现似乎哪里有点不太对头。对了,城头的火力依然凶猛,子弹和箭矢丝毫没有停顿。而城中并未响起绝望的哭喊声。

  察觉不妙的血牙领主立刻下令暂停攻势。他的这个命令很正确,因为他看到刚刚冲进城的混沌战士忙不迭的撤了出来,数量还减少了好大一部分。一个部下随即向他报告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攻下城门和攻下城堡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

  这座城堡是依托地形而建设的。外面看起来,城墙地基似乎和城外地面处于同一水平线,但是进城以后才发现,城市的地基居然比外面高处三人的高度,只有城门关联的一小块平地是和外面等平的。城堡里的进出入口,平时都是放着木头做成的台阶,供人上下往来。但是战斗一开始,台阶就被拆掉。

  冲进城的混沌战士,面对的是无险可躲的地形,以及位于三人高的高地上,拿着火枪和弓箭的守卫者们。

  在这个战争不断的年代里,城堡的建设结构虽然有无数种,但是建造思路却只有两种约定俗成的方案。一种是进攻型的城堡,它的防御能力完全是和它里面的驻军(以及装备)成正比的。城中守军越多,器械越充足,城堡的防御力就越强。另外一种是防守型的城堡。它的建设者压根就打算好遭到优势敌人的长时间围攻。城堡里凝聚了各种各样的防御手段,哪怕是守军数量不足的情况下,也能进行有效的坚守。

  这两种思路可以用一种很容易分辨的方式判断出来:看看城堡位于哪里。如果城堡位于平原,交通便利,那么九成九就是前者。相反,如果城堡位于险要的地形之上,比如海崖、险峰之类的地方,那么九成九就是后者。

  在格鲁尼大部分的地区,贵族或者国王建设的城堡都是第一种类型的。这是因为领主建设城堡的目标是“控制”自己的领地。换句话说,占据了一个城堡,就等同于控制了周围的一大片土地。这些城堡通常又是领主自身及家人的住所。事实上,七国内部贵族之间的战争,胜负的最终表现就体现在对城堡的占领之上。占领了城堡,就等同于事实上占领了领地。

  但是在格鲁尼东北部,情况就有所不同了。大部分城堡的建设目的并不是为了“控制领地”,而是为了作为战时的避难所。是为了在混沌军团入侵之后,能让当地来不及撤走的居民能够躲避混沌军团屠杀的地方。由于位置偏僻,很多城堡在建成之后,平时都是无人居住的,只有在战争到来的时候,领主和领民才会躲进城堡里,据险死守。

  没有人指望着缺乏组织训练的民兵能够在野外和混沌军团一分胜负,所以,城堡的建设思路一开始就是后者。当然了,因为地处偏僻,这种类型的城堡建设成本更高(要加上材料的运输费用),但是格鲁尼特有的“领地托管”制度给了边境领主更大的财力和人力来做这件事情。

  上一次混沌军团的大入侵是一个血淋漓的教训。在白堡失陷之后,边境领主们知道自己只能依靠自己度过下一次混沌入侵的浪潮,所以他们的城堡建设得格外努力。城堡里有着层层叠叠的防御工事。

  此外,由于混沌军团在格鲁尼国内犯下的累累罪行(这一点要多亏教会的宣传),使得守军在防御战的时候格外顽强。依托城堡的各种防御工事作战的时候,民兵的战斗力也丝毫不比正规军差。

  “该死……不行吗?”血牙领主最终还是失望的下令撤退。突破城门对于这场攻防战而言毫无任何意义,今天结束战斗的期待落空了。

  很多人都以为恐虐麾下的混沌领主有肌肉没大脑,但是这也算一种偏见。这就好比绿皮兽人一样,普通的绿皮兽人野蛮嗜血,愚蠢无知,但一个战争统帅级别的兽人却不能如此看待。恐虐的麾下也一样,战争的淘汰终究会选择出同时拥有智慧和力量的统帅。

  (.)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