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一十三节困局

  这个世界上,那些对战争毫无概念的人都以为所谓的战争就是两支军队选择一块适合作战的场地,然后摆开架势,列好战阵,兵对兵将对将,刀对刀枪对枪,来一场面对面的厮杀。然后战败者落荒而逃,胜利者乘势掩杀。这样,一场战争就结束了。

  而所谓的“名将”、“常胜将军”之类,就是最能鼓动士气的,最擅长冲锋陷阵的,亦或者最能调度兵力的。

  至于在会战之前,在战斗开始之前,将军们都在干什么呢?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很多人想当然的以为,那些将军都在养精蓄锐,在筹备粮草物资,在研究未来的战场地形,在查探敌人的装备和数量,或者诸如此类的准备工作,总之就是为未来的战斗做准备。

  但是实际上,战争从来不是这样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事情。如果将军队比作人的话,那么两个站上擂台比武的斗士,绝对不是第一时间冲上去,用自己的最大力量发出重击(当然,这样的人也是有的,不过却从来不是主流,他们也几乎都是失败者)。

  两个斗士会谨慎的观望,彼此对峙,试探,一方面耐心的等着对方露出破绽,另外一方面仔细的估量对方真正的实力,查探敌人布下的陷阱,以此决定自己的战术。要知道,冲上去用大刀重斧将对方一招分尸是一种战术;绕身游斗,尝试用大量的轻击逐步削弱对手,直至最后击败对手也是一种战术。各种战术策略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有合适不合适之分。

  事实上,相对于漫长的“相持期”而言,真正大规模的会战持续的时间总是很短的。书上记载的最长的一场会战相持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天。就算两军将领都抱着“先派遣小部队出击,试探一下敌人虚实”的念头,小规模的交战也很容易变成为大规模的决战。这很容易理解,只有两支出击的部队不分上下的情况下,双方才会保持僵持。如果出现了明显的胜负,战败方立刻会投入新部队以掩护撤退,胜利者一方也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己方得胜的部队被优势敌人围攻。于是双方不停的投入一支支部队,同时也刺激着敌人投入一支支部队,最终,原本试探的小战会变成全军出动的大决战。

  艾修鲁法特现在就处于这个注定会相当长久的“相持期”。不过,他要做的,并不是普通人所认为的将军养精蓄锐,在筹备粮草物资,在研究未来的战场地形之类事情。哪怕他打算研究一下未来的战场地形也无从着手,因为他也不知道哪里会是战场。

  整个格鲁尼东北部,大都是平原,只有少量地区是丘陵地形。适合作为战场的地方太多了。很多人觉得十万大军是一个很夸张的数字,如果在山区(特别是地形复杂的区域),找到一个合适的战场确实有点困难,但是如果是在平原……

  十万人组成的战阵,实际上占的位置也就是几个山包的大小。

  此时此刻,艾修鲁法特独自在自己的房间里,闭着眼睛。他的身心都已经沉浸魔法之风。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在准备什么魔法好破坏自己的房间,而是他在魔法之风阅读着一些因为特殊原因传送给他的信息。

  “根据本地农作的物的生长情况来判断,今年糖的产量将小幅度下降……”

  “……综上所述,各位先生们,由于我们竞争对手的特许经营权被取消,所以眼下正是杀入新市场的大好时机。我们的一位‘老朋友’已经向我们透露,女王陛下将取消特许权……这意味着我们至少有了上场较量一番的机会……”

  “急报:大量的马匹正从西部被送过来,马匹价格的暴跌已经近在眼前!”

  “……本地出产的毛皮品质出现了明显的瑕疵……我们应该如何行事,请总部尽快传达命令……”

  阿金的生意做的太大了!艾修鲁法特忍不住暗暗后悔。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浪费接收这些对他而言全然没有任何意义的垃圾信息上。相反,他期待的东西,比方说某个混沌密探送回给他主的情报什么的,却一无所获。

  这或许证明了他最初的那个想法是正确的。确实,混沌的四大邪神,可没有保佑信徒发财的神。这些潜藏的混的信徒,也许压根就买不起被阿金垄断的魔法传讯卷轴。至少艾修鲁法特知道,随着旧的传讯卷轴的消耗,阿金已经成功的把自己的商品又小小的提了一次价。

  这一天又是一无所获,艾修鲁法特松开魔法之风,将自己的意志转到现实来:在他的案头有几分他尚未阅览的件。

  这段时间来,纽斯特里亚城外松内紧,祭司们正在努力追查潜藏在军队的混沌信徒。而糟糕的是,他们居然真的有不少收获。混沌的斥候遮断战场,阻止了联军斥候打探消息,而混沌的间谍又混入军队之,将军队动向全部汇报给敌人。一想到这样一来混沌军团将占据何等大的优势,使得艾修鲁法特都感到有点沮丧。

  敌人的一举一动我方难以知晓,而我方的一举一动敌人了如指掌。

  贝勒尔上一次打败混沌军团,却是占据了实力上的优势。凭借实力上的优势,根本不理会敌人的各种花样,直趋敌人要害之处,逼得对方不得不决战……虽然你布置巧妙,情报通畅,但是改变不了力量对比。所以就干脆不进行任何试探,直接进入决战。

  虽然说这种战术完全正确,但是却依然是取巧的。可以说,这是贝勒尔针对当时的具体形势,洞察各自的优势和弱势而做出的选择。从客观上讲,没有萨雷克城长达一年的围城战阻滞和消耗了敌人,就没有贝勒尔以锐击疲的胜利。

  同样的招数,眼下却行不通。混沌拥兵七万之众,而且此时依然锐气十足,其战力并不输给联军。除此之外,混沌此时内部依然隐隐有分裂的态势。强行逼迫对方决战反而会让混沌放下内部纷争,共同对外……

  如果要给这种情况下一个定义,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困局!

  战没有取胜的把握,守又被敌人渗透,撤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叹了口气,暂时之间,似乎没有办法打破这个困局。也许他可以闭上眼睛,像蛮牛一样不顾一切直冲向敌人,然后将胜负的裁定交给上天。不过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么做无疑是一个极其愚蠢的行为。

  好在他还有时间,混沌停止攻打高华城,转而分兵四下出击。这也许是个机会,也许是个陷阱,但是至少给了艾修鲁法特足够的时间,能够先清查一批潜伏军队内部的混沌信徒。

  如果可以的话,艾修鲁法特本来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来区别混沌信徒。他只要召唤出自己的恶魔,然后问别人一句“你是不是混沌信徒”就行了。他的恶魔拥有真知能力,能够洞察一切的谎言。

  可惜这不可能。嗯,如果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召唤出恶魔,别的不说,他自己就先被人当成是混沌信徒了。

  他上一次利用恶魔冲出鹰隼城的时候,至少没有向第三者透露彼此之间的隶属关系。就算有人意识到这一点也是查无对证。再加上女王的保护,这件事情就此揭过,没人会不识趣的提起。但是,无论如何,他不能让人知道他拥有召唤和控制恶魔的能力。

  这个恶魔是哪来的?其实艾修鲁法特自己也觉得玄乎。他不止一次的想,他失去记忆之前到底是什么人?他一共有四个可靠的线索:圣吉恩的汤玛士伯爵所存的巨额存单;不需要吃喝睡眠的超人体质;曾经以“汤玛士弟”身份和贝勒尔见过一面;最后就是这个能够召唤和控制恶魔的深渊魔石。

  前面三个怎么说也能理解,最后一个却是难以自圆其说的。

  艾修鲁法特晃了晃头,将这些杂念从脑海里赶出去。这些可以以后慢慢想,眼下的关键问题不在这里,而是他不久之前刚刚发现的。

  他居然很习惯于担任指挥官。

  当然了,他已经知道自己过去是一个雇佣兵的队长,或者说当过雇佣兵队长。但是在普通人的挂念里,担任一个区区队长,指挥几百最多上千号人马,和指挥控制一支真正的大军是完全不同的。不过艾修鲁法特有些意外的发现,他过去肯定不止一次的指挥过万人以上的军团。

  他是很顺利的熟悉了指挥大军的方法——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得到了贝勒尔的指点,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似乎干过类似的事情,所以各个方面都是一说就会,一点就通。那些必须用实践才能掌握的技巧,那些必须依靠时间才能得到的经验他很快就掌握住了。至少,艾修鲁法特已经完全控制了由近卫军团扩编而成的主力部队。他现在已经能够轻易的叫出任何一个层军官的名字并记住他们大致的性格和能力。因为有贝勒尔在,所以提比略军队方面他不方便插手,但是他还是成功的扩张了影响力。至少在贝勒尔执行任务离开的时候,剩下的提比略军队已经接受了他的指挥。

  不过艾修鲁法特怀疑这是因为贝勒尔出发之前有所交待的缘故。

  原北方军团方面则困难一些。拉法和帕里父两个算是在这支军队里建立了很强的影响力,使得很多人对艾修鲁法特的命令有所质疑。不过这一点,在帕里战败受伤,不得不卧病养伤的情况下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艾修鲁法特叹了口气,拿起一份刚刚由贝勒尔传达回来的情报。这份件使用了普通的白色纸张,说明不是什么紧急军情。艾修鲁法特也觉得贝勒尔这个人不至于犯下什么不可原谅的大错,比如将自己孤军送入敌人大军的包围之类。

  “嗯,前后消灭了一百五十多了个混沌的斥候吗?也算是对混沌斥候部队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了……”他将件细看了一遍,然后丢到一边。这种感觉就像挥拳打人却打到肩膀和大腿上一样。虽然拳头并没有落空,但是却远谈不上对敌人造成了重击。

  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艾修鲁法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勤务兵从外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发鬓斑白的老兵,在纽斯特里亚城里住了多年。此外,他还曾经参加过至少三次对抗混沌军团的战役,经验丰富。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一方面比较诚实,另外一方面在拉法的手下终生都不得志,所以不必担心其他什么隐患。被艾修鲁法特选为勤务兵之后,他可是对艾修鲁法特感激涕零(因为军饷提高了不少,此外前途可期)。

  其实选择一个老人来当勤务兵不符合习惯(手脚灵活的少年才合适这个)。但是艾修鲁法特急切的需要熟悉这座城市,混沌军团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