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零七节非人

  言毕,艾修鲁法特从自己身上摸出了另外一个东西。把两个金属制品一起放在桌上。

  巴兰卡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桌上的两个一模一样的东西。毫无疑问,这两件金属制品绝对是出自一人之手。

  “怎么可能……这么说……”巴兰卡感觉到脑一片混乱,他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艾修鲁法特。这个名为艾修鲁法特的男人居然是……居然是混沌的信徒?

  说起来真的是可笑,教会联军,对抗混沌军团的最高统帅,居然自己就是一个混沌信徒。这个仗还怎么打。这差不多等于一个人自己和自己下棋——表面上是两色棋对战,但是实际上胜负毫无悬念的全操于一人之手。

  说句不客气的话,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等等!巴兰卡迅速的意识到自己发生了思路错误。艾修鲁法特不可能是混沌信徒的。他怎么可能是呢?教会和王室的来往那么多,既然教会那边一声不吭(教会都不出声,本身就足以说明艾修鲁法特绝非可疑人等),这就是艾修鲁法特身份的最佳证明了。

  如果说他是近期内投靠混沌,那也是说不通的。很明显,艾修鲁法特没有任何投靠混沌的必要,他又有什么必要呢?格鲁尼王国已经给了他所需要的一切。如果艾修鲁法特想要权权力——说句实话,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巴兰卡却很清楚小女王对艾修鲁法特是彻底的言听计从,而且是那种情人之间的完全信任。假如过几年他听说艾修鲁法特娶了小女王并自己称王,那巴兰卡不会有任何惊讶的。

  艾修鲁法特想要财富——好吧,香海商会的事情早就谈不上什么秘密。鹰隼城里,每个人都知道艾修鲁法特是一个真正的大富豪,日进斗金的那一种。除此之外,到处都说他这个人富可敌国。

  艾修鲁法特想要女人……说句实话,当一个男人有了权力、财富,外加健康的身体和过得去的相貌,他会缺少女人吗?别说是普通的女人,哪怕这方面有点特殊的癖好,也是很容易得到满足的。

  既然艾修鲁法特不是混沌信徒,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

  “伯爵阁下,”巴兰卡说道。“没想到你也有一个。”把前后的事情想明白了,巴兰卡也就轻松下来。艾修鲁法特第一不是混沌信徒,第二不是用“勾结混沌”的名义来逮捕他的,那么他来这里干什么也就一清二楚了。

  艾修鲁法特笑了一下。他刚才看到了巴兰卡脸色变化的整个过程,所以他哪怕猜不出巴兰卡心理的细致变化,至少也猜出了一个大概。

  “实际上,我的情况和你一样。”他说道。“我猜猜看,那个找上你的混沌巫师,是不是叫马的那一个?”

  “哦,看样我还是小看了混沌。”巴兰卡轻描淡写的说道。“没想到他们也找上您了。”

  “所以,我想知道一下,”艾修鲁法特说道,“马向你提出了什么样的条件?或者可以这么问:他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

  巴兰卡并未隐瞒,也无心隐瞒。一小会之后他就把双方谈判的情况仔细的重复了一次。和艾修鲁法特预想的差不多,马提出的条件,其实就是老一套。马第一次和艾修鲁法特接触的时候,也是提出的这样的条件。当然了,毕竟交易对象有了变化,所以在条件的细节上有所变化。但是本质来说还是一回事:以击败入侵的混沌军团为条件,要求得到自由活动传教的权力(当然,是在巴兰卡的权力范围内)。

  “真有意思……”艾修鲁法特听着巴兰卡说完,仔细的想了一下。“你觉得这是一个陷阱,还是一个真正有诚意的交易?”

  “说句实话,我当时并不能判断。”巴兰卡回答。艾修鲁法特说法倒没有让他感到不安,因为雇佣兵这个群体,可以说是世界上宗教信仰最薄弱的一群人。本来干刀头舔血买卖的,都不是什么虔诚的人。关键时刻降旗归降,临阵倒戈之类的例,在雇佣兵是屡见不鲜的。假如有什么人和混沌交易而没有特别的反感,雇佣兵无疑名列其。“当然了,骗局的可能性很大,贝勒尔将军向我提起过,混沌眼下分兵四处出击,攻城略地。先不说他们做得对不对,单单这个行动本身,就透露着信息:要么就是他们的统帅是一个没太多脑的将军——不过作为一个恐虐的信徒,这也不是没可能的。要么他们有所依仗,不怕我们乘机突袭高华城下的大本营。对于这一点,我深表赞同……而如果他们有所依仗的话……”

  “那是某种……能牵制我方的方法。”艾修鲁法特接过话头。“一个混沌的老招数,一个骗局。他们有理由这么自信,因为同样的招数,他们已经成功过很多次了。”

  “就是这样。”巴兰卡说道。“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一个骗局的可能性要大于它是一桩真正交易的可能性。”

  “啊?”

  “因为您……说句实话,最初的时候,我就有怀疑,他为什么要找上我呢?毕竟,我不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啊。在我权力所及的范围内容许他们传教……说的很好听,但是他们凭什么知道我会拥有坐镇一方的权力?我不相信他们拥有这样的力量。相反,他们要付出的代价……让我们击败混沌军团,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说的很对,”艾修鲁法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起了之前那个叫做罗金的混沌巫师的事情。毫无疑问,那一次,罗金差一点就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摧毁了这十万大军!而马却毫不介意的把这么一个关键的混沌巫师给出卖了。

  哪怕是因为内部斗争而想要借刀杀人,至少也是卸磨之后才杀驴的。从这一点来说,艾修鲁法特倒是有理由相信,马想要的东西远不是在战场上获胜那么简单。如果说他之前对于马“帮忙打败混沌军团”的事情半信半疑,那么经历了那一次的事情之后,他已经对此不再怀疑了。

  “除此之外,他来找我,这件事情也很可疑。他如果是来找你做交易,那是正常的,因为你掌握全军的指挥权,但是来找我……难道他觉得我的权力更大一些?”

  “说的有道理,你怎么理解他这个举动?”

  “大概是……先抛出一个画饼一样的诱饵,等到我上当之后,再想办法让我留下把柄。最后用这个把柄来威胁我。”巴兰卡笑了一下,用手指了指艾修鲁法特手边的那个金属制品。“一个很下流卑劣,但是又不可否认相当巧妙狡猾的策略。”

  “你是怎么得到这个东西的?”艾修鲁法特不置可否,换了一个话题。

  “说起来有点奇怪……好像就在城堡里,遇到一个美女……”巴兰卡回忆着,“那个美女送给我的。”

  “美女?”

  “是的,我依稀记得是个美女,很美的女人。”巴兰卡脸上依然有点疑惑。“但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要说是魔法也不像……总之就是这段记忆有点模模糊糊的。等到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回到自己房间,然后发现这个东西在我身上。接着,那个叫做马的混沌巫师就突然冒出来了?”

  “女人?你确定?城里遇到的?”艾修鲁法特立刻意识到有点不太正常。“你记不住?”

  “我记得是在离开你的房间之后突然遇到的……等等……该死,一定是某种混沌的邪术,我只记得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但是却想不起她到底长成什么样。”

  巴兰卡反复回忆,但是就是说不清楚那个女人什么样,从哪来,到哪里去。不过他强调了那个女人很美,是那种瞬间就让男人勾魂摄魄程度的美。巴兰卡虽然自觉在这方面有几分自制力,但是这份自制力却完全没起什么作用。

  一个女人?艾修鲁法特疑惑又多了几分。他原本以为巴兰卡得到这个东西的方法和他差不多——莫名其妙的接到一个陌生人拿过来的礼物。但是情况看起来不一样。

  不,应该说这样才正常。之前那个士兵居然来主将的房间送礼物……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其冒险的行动,所依仗的无非是艾修鲁法特初来乍到,各种保安措施还不齐全(此外因为受到混沌邪术的攻击,全军上下军心动摇),对于军队人事方面很不熟悉,所以才能这么做。假如现在突然又有一个什么人把某个箱盒之类的玩意送到艾修鲁法特面前,先别说这位送货人怎么通过外围的警戒,但是至少艾修鲁法特肯定会把他留下来问个清楚。

  谈话到这里,大体上就结束。剩下的就是关于如何应付混沌巫师的骗局的问题。经过一番周密商讨之后,艾修鲁法特最后认为这件事情最好让贝勒尔知道,但是不能让教会知道。因为贝勒尔是一个冷静的人,绝不会因为宗教的狂热而做出什么傻事情来。另外一方面,他又饱受教会的赞誉,被夸成当代的圣人,品行高洁。

  当然,实际接触过之后,不管是艾修鲁法特还是巴兰卡都明白,这些话对于贝勒尔来说,是一种富有诗意的夸张。但是无论如何,贝勒尔和教会这边关系极好是不容置辩的事实。有他出面,就等于为这件事做了担保,至少有个退路。

  这番交谈结束之后,艾修鲁法特甚至没有带走那个魔法定位的小玩意。他走出房间,回到走廊的时候才慢慢的回想自己刚才和巴兰卡的这番对话。

  毫无疑问,混度巫师想要做点和战争不相干的事情,关于这一点,倒不必怀疑了。但是为什么他突然选择了巴兰卡呢?不管怎么说,好像都是艾修鲁法特更加合适作为交易的对象啊?

  艾修鲁法特还记得当时和马的最后一次见面,就在罗金自爆,变成满地血肉碎片之后。他突然之间意识到,马压根没有任何理由再特意去找巴兰卡。艾修鲁法特甚至还没来得及和马翻脸呢。

  除非……他认为艾修鲁法特因为某种理由,不再适合和他交易。因为这个,马才不得不找上巴兰卡。

  但是,至少是艾修鲁法特和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艾修鲁法特自觉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杀掉了罗金……好吧,这件事情应该早就马的计算之内。

  他脑里灵光一闪,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马为什么会这么做,除非他认为艾修鲁法特已经死了……或者是,艾修鲁法特很快就要死了,已经没有兑现交易的能力。

  对了,罗金那个自爆……因为这个吗?之前他还只是怀疑,现在他却确认了。

  “因为我……”他站在过道上,用仅能自己听见的声音告诉自己。“不是普通人类吗?”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