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零一节挑战

  四周闪烁着钢铁的寒光。两军的装备差别甚大,以至于一眼就能辨认,但是战斗依然不受控制的被拖入混战之。战场崩解为上百个小型的战斗。现在,喧嚣和杀戮成为了统治这里的主旋律。

  不止一波敌人注意到旗帜的重要性。只要旗帜没有倒下,就能够告诉士兵们己方尚未战败,能够让士兵鼓起勇气战斗下去。很快的,罗宾这边就承受到巨大的压力。一大群混沌战士,包括一些穿着轻甲的掠夺者和一些穿着重甲的混沌武士,一起朝着这边压迫过来。罗宾站在旗下,手持剑盾,但是实际上这种武器现在毫无用处。他有些后悔,他应该也拿一把长矛的,这样的话至少他还能战斗,而不是站在后面干着急。他部下自发形成了一个圆阵,如刺猬一样四处伸出长矛,抵挡着混沌战士的步步紧逼。这种战术一开始起了一点效果,依靠着长矛攻击距离上的优势,几个混沌战士的冲锋都撞到这层死亡之刺上,尽数被杀。但是接着,敌人的长矛手也开始多了起来——掠夺者骑兵也是装备着适合骑战的长矛的,而此时所有的骑兵都下马步战。于是战斗变成互有伤亡。

  经过几次交锋之后,长矛兵倒下了好几个,不得不后退。罗宾挡在旗手身前,一起后退。他受过的教育提醒他应该冲上去,身先士卒,但是这场长矛的刺杀战,他的武器完全插不上手。

  他身边的塔勒表现得比预想的好些,至少他没有大喊大叫着掉头逃走。但是实际上面对着这场真正的屠戮和厮杀,他受到的训练已经全部跑到爪哇国了。他得用上全力才能站在队列里,握着长矛,保护着战友的侧翼。尽管实际上此时没有混沌战士尝试从侧翼包抄。

  战斗就这样继续着。整个长矛方阵同旗帜一起慢慢后退。在战场的大部分的区域,混沌军团都占据了上风。他们的斧头、连枷和战锤更加适合这种混战。死者的惨叫声夹杂着嗜血的后脚,到处一片混乱。唯有火枪声反而显得整齐而有序。每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有一轮准时的火枪齐射,帮助长矛兵挽回部分局势。

  军旗的位置遭到了越来越多的攻击,后退的速度越来越快。罗宾这个时候也第一次和冲过来的敌人发生了冲突。那名掠夺者在狂热冲了过来,然后在罗宾的剑和两根长矛的夹击下阵亡。但是因为他的奋不顾身打破了圆阵,两名长矛兵也同时倒下。

  终于,战斗发生了变化。随着涌过来的敌人越来越多,军旗这边的战斗越发不利。终于,两名掠夺者突破了外围的防御,满身是伤,从斜刺里冲过来。罗宾挡下了其一个,但是另外一个却杀死了旗手。军旗瞬间倒下。

  或许这是战斗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是似乎就在旗帜倒下的那一刻,长矛兵的方阵在战场上终于溃破,士兵四散。

  罗宾已经无力挽回,他向后撤退,随后发现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妙,战场上的局势已经从小股的战斗变成了单方面的狩猎和屠戮。之前那种保持着抵抗的撤退已经变成了充满恐惧的狂奔乱逃。路上到处都是伤兵和濒死的人。许多士兵都被开膛破肚,有些甚至直接变成了碎块。不知道为何,此时他心的恐惧反而消退了,转而开始认真的观察合适的撤退之路。

  敌人终于突破了战线。这让混沌战士们充满了胜利的狂热。他们一群群四散开,像狼群围攻兔一样攻击着来不及逃走或者依然尝试抵抗的战士们。

  罗宾在满是死伤的战场上没跑太远,就被一大群敌军挡住了去路。

  他身边只剩下三个长矛士兵,其一个就是塔勒。稍远处另外一小队长矛兵也遭到了和他们类似的情况。那边一大半人倒在混沌的刀斧之下,剩下的则尖叫着想要逃开。两名手持黑钢长矛的掠夺者开始逐一的杀死地上还没断气的伤员,就像用竹签刺死虫一样。那些不幸者都受了伤,无法爬起来逃走或者抵抗,只能在地上滚动,躲闪,然后被杀死。

  双方进行了一场短暂的对峙。边上有些溃散的士兵看到这里的队伍比较整齐,就跑过来寻求保护。转眼之间,一场新的战斗爆发。罗宾的手下紧握长矛迎向敌人。狭小的空间里到处都是彼此撞击的钢铁和血肉。四周敌我难辨,满是死伤杀戮,罗宾开始无法清晰的判断了。他只能盯着一个混沌掠夺者战士,其他人则在四周乱跑。

  须臾之间,战斗已经结束。尝试聚集到罗宾身边的士兵大都全身是伤,又痛又怕,看到敌人聚集就作了鸟兽散。事情就在一片追逐和屠杀结束。罗宾撂倒了对手,立刻就朝着后面撤退。

  他完成任务了……他应该已经完成任务了。下面的就要看将军大人的了。

  然后他停下脚步。四个混沌战士——不是穿着轻甲的掠夺者,而是身披黑色甲胄的混沌武士——朝着他走过来。罗宾看了看身边,只剩下塔勒一个人了。这个少年士兵也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他僵硬的握着长矛,手的汗水甚至让长矛柄上都变得光亮。

  罗宾下意识的想要逃跑,但是身后却是另外一队敌军。四个混沌武士以扇形包抄过来。他看过很多关于格斗的书籍,所有书上都指出这种情况下绝不能后退,他必须站在原处,正面迎敌,或者干脆发动正面冲锋。只要杀死挡路者的一个,他就能冲出去,否则……

  他脚下的这片土地就是他的葬身之处。

  他身边的塔勒冲上去。这个少年新兵大喊一声,举着长矛刺向正面的那个混沌战士。但是敌人轻易的以盾牌挡住矛尖。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钢铁刮擦声,矛尖被拨到一边,战斧划破空气。

  罗宾在最后一瞬间挡在塔勒身前,用自己的盾牌拍开斧头。痛楚的感觉宛如灼烧,他感到莫名的头晕目眩,而且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他喘息着,看到自己的盾牌连同臂甲一同破碎,左手前臂上血肉模糊。

  接着,他从混沌战士盔甲上的标识认出了对方。塔勒找错对象了,这一个是混沌的神选战士——这个称呼意味着对方身经百战,以至于别人都相信他是被邪神所选择的人。这种人是混沌之的精锐……

  他来不及想更多,第二击已经到了。罗宾后退几步,避开这一击,脚却踩在一个什么东西上失去了平衡。刚才的那一击让他半个身体都发麻,使他无法及时控制平衡。他咣当一声摔倒在地。那个绊倒他的是一具尸体,鲜血满地流淌。他想爬起来,但脚却在血泊之打滑。混沌武士逼近过来,巨大的身形甚至遮蔽了半个天空。斧头再一次举起,迎接下一次杀戮。

  一发清脆的枪声响起。混沌武士高举的斧头突然之间无力的坠地。下一瞬间,一个身影仿佛凭空出现。贝勒尔左手持剑,右手握手枪,出现在罗宾身侧。又是一声枪响,又是一个混沌战士摇晃着栽倒。罗宾看到贝勒尔丢下手枪,然后从腰带上抽出另外一把。

  剩下两个混沌战士咆哮着扑来。贝勒尔纹丝不动,毫无惧色。他连续扣下扳机,用两发弹命两个敌人。有一个混沌战士挨了弹却没有倒下,于是贝勒尔丢下手枪,双手握剑,从混沌盔甲的缝隙直刺人体。

  敌人单膝跪倒,放声尖叫。那声音已经毫无任何嗜血的狂热,只有对痛楚和死亡的恐惧。

  下一瞬间,贝勒尔抽剑回防,他的剑交左手,右手已经再一次从披风下抽出一把手枪。

  一个掠夺者挥舞着巨刃冲向贝勒尔,却被边上的塔勒用长矛杆绊了一交。弹乘势从他面门打了进去,掀起了他半个头盖骨。贝勒尔的手枪都是双管的,可装两发弹。又是一枪,另外一个掠夺者惨嚎着倒地。

  发生什么了?将军大人?罗宾愣愣的看着,然后看到贝勒尔身后,整齐的战斗队列正压过来。士兵们手持长戟,步伐一致,如一道长满利刺的铁墙一样,势不可挡的压过来。

  前方不成队形的混沌战士几乎都在这钢铁的坚壁前崩溃。此情此景极大的鼓舞了四散逃跑的长矛兵,不止一个人恢复了勇气。几个小队不再逃跑,而是努力纠缠住正面的混沌战士,使得他们不能集结和撤退。

  我的手……血流得好快.....

  “快,包扎一下!”贝勒尔说道。他放下剑,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绷带,迅速利落的包好罗宾的手臂。接着是塔勒的腿,后者也在之前的战斗受伤。贝勒尔的动作流畅而熟练,明显经验无比丰富。

  在他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长戟兵的队列已经从他们身边走过。这是贝勒尔的两百名士兵,他的精锐,在之前的战斗一直被放在后方。此时他们的出现却扭转了战局。混沌战士们杂乱无序的朝着他们冲过来,然后被毫无悬念的刺死在阵前。

  转眼之间,罗宾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周围不知合适出现了其他几个伤员,而贝勒尔为他们一一裹伤。

  这是罗宾第一次在战场上看到贝勒尔的表现。他一直以为将军大人擅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但是从未想到他同样能身先士卒,以寡敌众。

  贝勒尔没有着急,他捡起之前丢下的几把手将弹再次上好,并且插回自己的腰带上。

  火枪声始终保持着稳定的节奏。此时枪声听起来宛如仙乐一样悦耳。混沌战士重新集结列阵的努力被弹打破了,或者至少是延迟了。长戟兵一路横扫,罗宾只看到很少的几个长戟兵受伤退下。而且他们受的伤看上去也并不严重。

  罗宾被将军大人拉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伤得算不算严重,但是至少除了手臂之外,其他地方感觉还好。贝勒尔看着前方的战斗。混沌军团在负隅顽抗,阻挡住了长戟兵前进的步伐。一名身穿黑色铠甲的混沌战士在长戟兵的队列打开了一个缺口,凶狠的挥舞着手的连枷。他的身边还有其他几个,但是只是起辅助作用。实际上他是用一个人挡住了整个长戟兵的队列。

  “混沌冠军!”贝勒尔嘴里清楚的吐出这个名词。混沌冠军武士是仅次于混沌领主的存在。很明显,这个混沌冠军就是这支混沌部队的指挥官。

  “你们的将军在哪?来啊,向我挑战啊,你们这些怯懦的蛆虫!”混沌冠军在高喊着。

  罗宾看到了贝勒尔嘴角的笑容,然后看着自己的将军大人大步向前,一手紧握长剑,另外一手伸到后腰,握住了手枪的枪柄,而且,用披风掩盖住握着枪柄的手。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