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十四节不知

  “刚刚得到的消息。”贝勒尔补充了一句。

  “具体兵力呢?”帕里追问。

  “没有相关消息,”贝勒尔回答。“这应该我们的那几位边境领主眼光不够,看不出敌人到底有多少。但是,既然他们的城堡被敌人包围,而且遭到了攻击,那么敌人的兵力无论如何不会少于数千。”

  “数千……如果有座城堡……”

  “按照每座城堡攻城兵力三千人计算,那么最少也是两万人左右的兵力。”贝勒尔回答道。“再加上之前攻打高华城的损失——根据城传来的战报,攻城战混沌军团至少损失了万人……再加上我们估计的,高华城下可能还有三、四万的混沌军团——还有这么人依然盘踞在大本营里……所有的数字加起来,恰好和我们之前估计的,入侵的混沌军团总兵力七万人的结论大致吻合。”

  “这样前后对照来看的话,这一次应该不是什么诱敌深入,围城打援之类的陷阱,而是混沌军团因为骄横而采取的行动罢了。”贝勒尔说道。“不过,也难说是对是错。”

  贝勒尔的分析很合理,但是并不能完全的说服帕里。

  “不是说之前还得到了源源不绝的援军吗?”

  “哦,这个很难说。”贝勒尔回答。“但是假如是小股的援军,能起的补充作用也很有限。”

  他并没有和帕里详细的辩论数字方面的问题,而只是用一种很平静很理性的口吻述说而已。单单从他的口吻就能判断出,贝勒尔压根就没有和帕里争辩的兴趣。假如帕里就这个问题继续质疑的话,贝勒尔肯定会用“啊”“噢”“也许是吧”之类的话来应付过去。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反而变成那种完全无法对抗的对手——他根本不会在乎你说了什么,只是当做没听见。

  “艾修鲁法特将军,”帕里对贝勒尔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剑客面对一堵城墙,完全没办法发挥自己的力量,所以他干脆的转头面对艾修鲁法特。“我觉得风险实在太大。”

  艾修鲁法特没有说话,而只是平静的对视着。帕里急切的想把自己心里的种种顾虑,种种思路都倾吐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却说不了更多。好像这个念头并没有什么逻辑和客观事实支持的一样。

  他朦胧的记得,自己昨夜入睡之前想到了这一点,并且就在那个时候将前因后果,将风险和收益都想了个清楚,所以才决定第二天马上来见艾修鲁法特。但是那个清晰的思路不知道为何突然从他脑海里消失了。

  不过这个却并未引起他特别的怀疑。其实人类本来就常有这种情况:每个人都有随手将东西一放,然后费了牛二虎之力却找不回来的经验。

  说起来,不知不觉,那位最没有存在感的巴兰卡也来了。实际上,在艾修鲁法特到任之后,这位前雇佣兵队长就乖乖的将一切权力都交出去。帕里原先谋划着拉拢贝勒尔,挑动巴兰卡和艾修鲁法特之前的矛盾。但是这一切的计划都随着巴兰卡自愿臣服而烟消云散。因为他哪怕得到了贝勒尔不遗余力的支持,力量对比还是不如对方——再说贝勒尔这种人又怎么可能被轻易的拉拢收买呢?

  不过巴兰卡自己倒是亲自看过艾修鲁法特和小女王的关系的——实际上,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清了整个国内政局的变化。正是因为亲自经历了一切,所以他对于那位只有十三岁的小女王,他完全没有任何轻视和对抗之心。而且他很清楚艾修鲁法特在小女王的心里占据着什么样的特殊的位置。因为这个,所以他也对艾修鲁法特恭恭敬敬,丝毫没有什么不轨之心。

  在艾修鲁法特挥剑就职之后,巴兰卡就安了心当这个副将。他也很清楚,只要这一次能够击败混沌军团,凭借他在小女王新宫廷的地位,加上借着艾修鲁法特的东风,他或许能得到一个梦寐以求的位置。

  “混沌军团的斥候……控制了整个区域。”巴兰卡这一次倒是支持帕里的意见。“表面上我们有机会,但是实际上这个机会很小。”

  过去帕里多次对巴兰卡出言相讥,但是这一次却不免对这个“老雇佣兵”有了几分好感。

  “而且,我们应该考虑一个可能,”巴兰卡明显还没有吃早餐,他的目光在桌上扫了扫,却发现没什么吃的东西。边上的餐桌上,唯一可以吃的食物就是一瓶酒——哪怕这这瓶酒,还密封的好好的。“贝勒尔大人得到的情报……都是由魔法传讯卷轴送到鹰隼城的。这些消息未必都是真的。”

  “未必都是真的?”这一次,贝勒尔都在沉吟起来。“魔法通讯这个……确实有很大冒充的可能性……”

  这也是魔法通讯,特别是使用通讯卷轴的魔法通讯的最大弱点。信的内容是由魔法传送,所以压根无法通过笔迹、签名、印章之类的东西验证真假。如果能偷到约定好的暗号,那么发送伪造的信息可谓轻而易举。当然了,偷到约定好的暗号这个事情本身就是相当困难的事情,大部分情况下这都是不可能的。

  但是,考虑到混沌军团这一次显露出来的影响力非同小可。别的不说,在鹰隼城,格鲁尼的手段,教会的眼皮底下,混沌军团还先来了一次“刺杀外国使节”(也就是贝勒尔)的表演,然后再上演了更加惊险的“刺杀女王”的戏码,让人大为惊叹。要说这两件事情混沌信徒们其实做得不坏,只差一点点,他们就要成功了。

  要说混沌信徒渗透到了边境领主身边,弄到了约定好的暗号什么的,倒也说得过去。巴兰卡的顾虑并不是空穴来风。

  艾修鲁法特和贝勒尔都在仔细考虑着巴兰卡的话,而巴兰卡则在继续寻找吃的。

  “大将,您还没吃早饭?”巴兰卡终于得出了正确的结论。这个“大将”的称呼是贝勒尔发明的。贝勒尔要么称艾修鲁法特为“伯爵阁下”,要么就称他为“大将”。说起来,这个称呼也许本身略微有点讽刺的意思,但是艾修鲁法特却并不反感。

  “嗯,最近我胃口不佳。”艾修鲁法特回答。

  巴兰卡的目光在艾修鲁法特身上停留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太多,所以只是随口问道。“仆人们在偷懒吗?”

  按照贵族的规矩,哪怕主人不想吃,食物也得准备好。这是两便的买卖:假如主人突然来了食欲,那自然不必说;假如主人始终没有食欲,那么这份食物当然也不会浪费,它们会进入仆人们的肚。

  不过,这里毕竟是纽斯特里亚城,不是艾修鲁法特自己家。这里的仆人其实都算是拉法的仆役。而傻瓜也看得出来,帕里对于艾修鲁法特并不感冒。这也是为什么巴兰卡会想到这个念头上去。

  “不,我告诫过他们,我会去军官的食堂吃饭。”艾修鲁法特说道。食堂人来人往,换上一套普通的衣服,低调一点,别人很难认出他这个最高指挥官。这也是他早就想好的理由——自己不需要进食这事,还是不要让人知道比较好。

  “真是遗憾。”巴兰卡说道。

  如果有其他人在场,或许会觉得这个场面有点诡异。在这个看上去比较平静的早上,没有任何会议安排的情况下,联军的四位将领突然全部集在这里。而且他们还真的是没有约定好的。

  这只能说纽斯特里亚城的气氛已经非常浓重了。上至高级军官,下至底层士兵,都已经感觉到了战争的影一天比一天靠近。

  ……

  萨加斯坐在梳妆镜前,一边哼着歌一边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她并没有穿着衣服——这也毫无意义,因为房间里确实只有她一个人。

  轻微的魔法波动从房间的一角传来。萨加斯不需要回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奸奇的巫师又来督促了。虽然说能够和别人保持联络是一件好事,但是奸奇的巫师肯定有所图谋——他们不可能无事这么殷勤。

  镜里,清楚的出现了一个散发着病态绿色光芒的虚影。

  “你不该唱这种歌。”马用似乎是叹气的口吻说道。“有心人会察觉到的。你的身份会被拆穿……这种调……这个国家里的人……这些南方人可没有这种曲调。”

  “第一,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萨加斯连头也不回,平静的回答道。“第二,你这么冒出来,比我的曲更能拆穿我的身份。”

  “事情怎么样了?”

  奸奇巫师一脸急切的样。如果说之前萨加斯只有七八成把握,那么现在她却已经可以百分百的相信,奸奇的信徒们绝对另有图谋。而且应该是一个很大的阴谋。或许整个混沌军团,血牙领主统帅下数万将士,都已经被这个阴谋包括在内了。

  “我想办法让帕里去提出反对意见。现在我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至于成功不成功,我就不知道了。”萨加斯回答。她对着镜欣赏自己完美无瑕的**,摆了好几个姿势。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