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lign="ener">

  更新:2012-07-11

  第九节婚礼

  刀疤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不同于他所到过的所有地方,四周到处都是明亮的光芒,让整个房间亮得晃眼。而且这种光芒……刀疤意识到这种光芒不可能是阳光。虽然光线非常明亮,但却柔和,不刺眼。

  他定了定神。

  这些光芒全部来自天花板上。那里有在发光。但是光源隔着一层半透明的物质,让他无法看到发光的到底是。

  而整个房间的四壁,全部是一种某种金属制作的,一种亮晶晶的,很容易反射光线的金属。房间里没有其他装饰物,没有柜子、桌子、椅子或者诸如此类任何,空荡荡的。

  我到了天堂?刀疤咬了一下舌头,痛楚感立刻告诉他,他还活着。他慢慢想起的事情。然后突然惊觉,被酸液侵蚀的双腿上,已经没有原先的痛楚了。

  他想爬起来,但是随即意识到他的身体束缚在这场床上。身体几乎所有的关节位置,肩、肘、腕、腰、膝之类的,都有冰冷的金属镣铐锁住。现在的他,除了头部之外,一动也不能动。

  我是个囚徒了吗?但是这个念头马上就被付诸一笑。他已经成为一个囚徒很久了,最多不过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从一种形式变为另外一种形式。

  有脚步声传来。

  刀疤扭过头,看到左侧的墙壁上凭空打开了一道门。不过这也许是因为墙壁和门都是同样的金属制成,难以分辨罢了。

  琴心走了进来,在她进来之后,那扇门自动关上了。嗯,也许是某种魔法控制的。

  虽然对方脸上戴着一块正方形,白色的布,身上穿着同样白色的古怪衣服,但是刀疤对方就是琴心,吸血鬼的女王。

  “你醒了,大哥哥?”女王走到他身边,手里拿着一个古怪的,像是一把手枪。

  “你要做?”看到琴心,刀疤反而放弃了挣扎。如果对方要杀他,他早死了。

  “没,只是进行最后的植皮手术罢了。你恢复得很好。”

  琴心不做了,刀疤感觉到身下的床开始挪动。其实不是挪动,而是床的上半部分开始向上折起,变成了类似躺椅的。

  现在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的腿了。

  他的腿曾经被酸液灼烧,侵蚀,血肉焦黑,骨头外露。他本来以为彻底残废了。但现在,他的腿又变得丰满起来,血管和肌肉遍布……等等……皮肤……。

  确实,他的腿虽然重新长好了筋肉,但是却没有皮。

  “来,一点麻醉是必不可少的。”琴心举起那个像手枪一样的,对着他扣下了扳机。

  当然,并没有火药爆发的轰鸣声,更没有火光和子弹。只是伴随着“滋”,让他脖子上感到一阵轻微的发痒。

  “大哥哥,两分钟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了。”琴心拉着这张床(刀疤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床是有轮子的)向门走去。在他们靠近的时候,门再一次自动打开,等他们通过之后,门又自动关上。

  他们通过了好几扇这样的自动开启门,期间,刀疤看到很多稀奇古怪,闻所未闻的。当琴心最终停下脚步的时候,刀疤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古怪机械面前。

  那就像一个横放的,巨大的圆筒,由和墙壁同样质地的亮晶晶的金属制成。圆筒下半截潜入了地板,从这个金属圆筒的一个缝隙里,刀疤能看到里面是古怪的各种金属零件。而在圆筒外面,有奇怪的光芒凝结成更加奇怪的字符,一闪一闪的。

  琴心把整张床推进了金属圆筒中间。刀疤感觉到纠缠上了他的腿部,不过那种感觉并不难受,只是一种粘稠的冰凉感。

  刀疤心头涌上了昏昏欲睡的感觉。他努力和这种古怪睡意奋斗,但是却眼皮还是最终合拢上,陷入睡梦之中。

  他醒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先前那个空荡荡的房间里。而原先锁住他自由的金属镣铐却已经不见了。刀疤翻身坐起。

  他的腿已经痊愈了。那残废的腿脚已经完全恢复为往日的状态……不,更好一点。腿上所有的旧伤疤全部无影无踪,皮肤白皙,柔软,让他简直开始怀疑是不是做梦。

  衣服……我光着身子?他马上没穿衣服,而这个问题也很容易就得到了解决。因为衣服就在挂在床边不远的衣架上。

  那是一整套考究的内衣。在穿衣服的同时,刀疤不仅是腿,他全身上下,在多次战斗中留下的那些旧伤疤,全部不翼而飞了。当他按向那些伤疤原来的位置的时候,丝毫没有旧伤所惯有的那种隐隐作痛。

  墙角那边有一扇大镜子。刀疤走向镜前,却被镜子里的人吓了一跳。

  镜子里根本不是他!

  镜子里面的人,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影响容颜的疤痕。如果说这一点刀疤已经有所预料的话,其他的事情就就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了。镜子里的男人有一张冷峻严肃的面孔,五官细致,鼻子端正,脸型适中,眼睛乌黑发亮,充满了神采。

  刀疤一度以为这是一道门,而他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人。但是一小段之后,他终于认识到镜中的人就是。他原先粗犷强悍的面容已经和那些疤痕一起消失掉了。

  “大哥哥,你醒得挺早的。”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刀疤一阵惊悚。他转过身,看到琴心走进了房间。

  “不要紧张,我只是……顺带整了一下容而已。”

  “整……容?”

  “就是让你换一张脸的意思。”琴心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只是捎带而已,我觉得你这样子比较帅,和我心意。”

  “?”

  “是啊,我们今天就要结婚。你看,外面和婚礼相关的一切工作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我们两个主角出场了啊。来,穿上这个。”

  女王用手一指。刀疤这才在另外一边的角落里,有一架子。在架子上面,整齐的排列着一整套的盔甲,从头盔到战靴一应俱全。

  所有的盔甲部件都是红色的,虽然细节方面有所不同,但是确确实实是那些吸血鬼们穿戴的那种盔甲。

  刀疤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嘴巴。他的牙齿很整齐。他回头看向镜子,镜子里的那个人确实也没有外凸的獠牙。

  他并没有被变成吸血鬼。不过马上的,刀疤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琴心也没有獠牙,可她却是吸血鬼的女王。

  “我觉得,我的穿着军装参加婚礼才够帅。这只是个小小的愿望而已,作为男人,你应该满足你新娘的这个要求才对。毕竟,这是一件小事情。”

  琴心用天真的表情,撒娇似的说道。

  “你……你用血吻,把我变成了吸血鬼?”刀疤再一次摸了摸牙齿,但是摸,他也感觉不到的牙齿和有不同。

  “没有啊。光是让你疗伤,就用掉了我所有的,哪里来那么多闲工夫啊。”琴心露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

  还好,还好。不管样,刀疤也不希望变成那种靠着喝人血过活,整天和不死生物混在一起的怪物。死了也比变成那样子的怪物好。

  “快点穿上吧。婚礼要开始了哦。”

  “婚礼……婚礼?”

  “我们的婚礼。我,卡莱安的女王,琴心,和你,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我们两个的婚礼。是很盛大的婚礼哦。”

  “血色公爵艾修鲁法特……”

  刀疤听着这个完全陌生的名字。慢慢的,他回忆起之前在角斗场,他昏倒时候的记忆。

  “大哥哥,和我结婚,你不觉得荣幸吗?要你只是一个蛮荒星球上未开化的野蛮人而已。”琴心向前一步,少女嘴里说出的,是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艾修鲁法特,没,就是这个!这是琴心给他起的名字。

  “这只是一副简单的礼仪盔甲而已,有那么夸张吗不跳字。看着刀疤半天不言语,琴心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幸好,为了防止这种意外,我做了准备。”

  琴心走上前来,对着刀疤遥遥的举起一只手。她的嘴里吐出了几个怪异的音节。在最后一个音节从她唇中吐出的时候,刀疤感到一阵莫名的昏眩感。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跪倒,意识昏沉。接着,他感觉到身体僵硬的,宛如傀儡一般再次站起来,完全不受控制的走向那个放盔甲的架子。某种力量操控着他,让他神智昏沉,只残余最基础的意识。在某个不可抗拒的命令下,他开始一件一件的穿上盔甲。

  他昏昏沉沉的穿好盔甲,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去。琴心靠近,牵住他的手,以避免他失去平衡。两个人就这样手牵手的一路向外走去。穿过这些由亮晶晶的金属构成的房间,从一道大门抵达了一个朴实的岩石地窖,然后顺着台阶一路上行,直到最后进入一个装潢华丽的殿堂。刀疤勉强意识到刚才他所处的位置,正是这个宫殿的地下室。

  是 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