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九十节布局

  “他是个魔法师?可他是个将军啊!魔法师当将军?”这个事情倒让萨加斯十分惊讶。“难道南方人的观念也发生了大改变了吗?我怎么都没听说。”

  “他是个魔法师,也是个战士。”

  “这只会让他两方面都庸俗平常……”

  “他是个例外,我向你保证,萨加斯,你小看了他。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就像我刚才说的,是他亲手杀了罗金……或者说是他逼得罗金自杀了。”

  “哦,你的意思是……”

  “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只能活一两天呢。但是看起来,罗金最后以自己生命为代价的诅咒……似乎不是我预想的那一种。”马文说道。“如果是用这种自爆的方式啊,传播的魔法诅咒也只有有限的两、三种……”

  “全部都是短期生效型的。”萨加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马文的意见。“而且全部一发作就能将人用最悲催的方式折磨死……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个罗金可是一个公认的天才啊。如果是他的话,那么或许……事情有所不同。”

  “没错,但是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也只有一半对一半。”马文回答。“说不定明天我们的艾修鲁法特将军就会全身腐烂,在惨叫中慢慢死去。总之,如果选择他做目标,风险实在太大。所以换一个更合适……那个帕里不是更好吗?怎么说你们也曾经是旧相识。”

  萨加斯微笑了一下,却没有回答。

  “不过,他现在已经认不出你了。伟大的色孽为你换了一个形体。”马文说道。从他言辞和神态来看,这已经有明显的讨好了。

  “你是不是……失败了?”过了几秒钟,萨加斯似乎想透了什么,“我猜猜看,你想办法干掉了罗金,却没能得到他的研究资料,是不是?”

  “我说过,罗金的死和我无关。没错,是我建议让他独自一个人去对付南方人的军队,但是这只是一个建议不是吗?真正做出决定的是他自己……”

  “总之,奸奇的信徒和纳垢的信徒就是走不到一块去。弄死罗金的话,你在奸奇眼中的评价应该会提高不少吧。”萨加斯似乎完全没有听见马文的解释,而是用一种冰冷的口吻继续说道。“话说回来,这也没错啊。然后呢,为了弥补罗金的死造成的力量空缺,说服我过来扰乱南方人的主力部队……呵呵呵呵……”

  拥有绝色容貌的少女掩手而笑,如果不是面前那个散发着绿光的虚像的话,又有谁会相信这样一个女孩其实是危险的混沌领主呢?

  “如果我输了,”萨加斯问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

  “你怎么会失败呢,萨加斯?”马文的口吻与其说是讨好,不如说是谄媚。“说句实话,比起新发明一个魔法什么的,我更加倾向于那些传统的计策啊。”

  “哦,为什么这么说?”

  “虽然有些人不停的喊着什么‘推陈出新’‘创造性思维’什么的,但是我觉得,能够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才是真正有效的。因为它是经过无数次验证而被证明有效的,唯有如此,才能流传下来啊。比方说——美人计……它是那么的简单,显而易见,毫无难度,但是却每每能发挥作用,不是吗?”

  “呵呵,之前不是有人说我犯下大错,被欢娱王子所厌弃吗?”

  “那些是愚人之见罢了,怎么可能呢。”马文说道。“别的不说,能够换上这样一副完美的身体……欢娱王子对你的宠爱一如往昔啊。不过,萨加斯,无论如何,这一次的任务不能有懈怠,万一那些南方人脑子发热来一次心跳大冒险……”他说道。“会对我军产生极大的威胁。一旦事情不可收拾,不管是你、我还是血牙领主,恐怕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哼!”萨加斯轻蔑的用鼻子哼了一声,但是神色中的那份傲慢却已经不见了。

  ……

  “敌人遮断了战场。”艾修鲁法特说道。

  此时会议已经结束,其他人都已经离开,只有他们两个留下来。不过这一点倒是没人感到意外。因为贝勒尔有着确确实实打败混沌军团的战绩,艾修鲁法特向他咨询意见是一种明智之举。

  “恐怕是这样的。”贝勒尔回答。作为副将,贝勒尔正是负责前线侦察工作的。“掠夺者骑兵无论马术还是白刃战能力都在我军轻骑兵之上。我军的侦察部队损失惨重……敌人的动向很难查明,而我军的动向却瞒不过敌人的眼睛。”贝勒尔叹了口气。“所以我不同意攻击敌人留在高华城下的部队,因为我们对敌人的分出去四处抄掠的分遣部队的具体行动路线和当前状况完全不明。”

  “这方面什么也不能做吗?”艾修鲁法特问道。“这样一来,敌人占据了主动,而我军处处被动……实在是很不妙。”

  “很遗憾,”贝勒尔沉吟着回答道。“这方面确实无法可想。”他说道。“特别是这些掠夺者都悍不畏死,即使设下一些小陷阱什么的,消灭了几队掠夺者骑兵,也不能打击他们的士气,甚至会让他们更加疯狂。”

  “这就和遮着眼睛和别人单挑一样。”艾修鲁法特叹口气,“处处束手束脚。”

  虽然说大军依然停留在纽斯特里亚城,等待出击的机会。但是实际上双方斥候的交战早就开始了。自从贝勒尔接手斥候侦察的任务之后,战况进一步激烈化。很显然的一个事实是:在这种战斗中,联军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所得。就算是贝勒尔这样的老将也不得不下令减少斥候的活动,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这和七国之间的内战有很大的不同。”贝勒尔说道。“一方面是混沌军团的残酷和暴虐,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坚壁清野的战术,使得野外几乎找不到居民。敌军行动的情报只能依靠斥候侦察得到……有经验的侦察部队已经伤亡过半。”贝勒尔顿了顿。“如果由新兵组成斥候部队的话,那损失恐怕会更大。我们不能继续将这些部队朝着绞肉机里丢进去。说句实话,我想,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混沌军团才敢在我援军云集,随时可能出击的情况下分兵出击。”

  “不是说……混沌军团的统帅是一个恐虐的信徒吗?”

  “所以我说了,是‘或许’。”贝勒尔回答。“总之,眼前这种情况下,唯一的选择是稳打稳扎,战术上的奇袭是不可取的。”

  “之前混沌巫师造成的混乱已经基本结束。”艾修鲁法特换了一个话题。“我们不能继续这样无所事事的呆在这里。”

  贝勒尔微笑了一下。“我们可以全军出发,步步为营逼近高华城解围。然后到了高华城的时候,相信混沌军团也已经收拢了全部兵力,在城下等着和我们进行一场决定胜负的会战……”他的声音嘎然而止,保持着那种微笑看着艾修鲁法特,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罗宾。

  特别要说明一下,作为贝勒尔的副官,罗宾倒是可以站在这个会场上而不至于招人白眼。当然,他没有发言权。

  “不……”艾修鲁法特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停留在边上的那副地图上,陷入了深思之中。

  贝勒尔悄悄的起身,从会议室的大门离开。在离开的时候,罗宾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艾修鲁法特依然在看着地图,思索着,完全没有发现贝勒尔的离开。

  “将军大人,您刚才在说什么?”

  “一个战略。”贝勒尔笑着回答。“你可能不懂其中的意思吧。”

  “什么意思?步步为营接近高华城,来一场决战……这不是很正统的战术吗?”

  “所以你不懂。”贝勒尔说道。“罗宾,你要多开动脑筋。你知道艾修鲁法特在思考什么东西吗?”

  “这个……他在考虑进兵的时机?”罗宾脑子转得很快。“太早太迟都不妙。太早的话,混沌的力量就太过于强盛,太迟的话,那么混沌可能不会出战,而是撤向白堡……这意味着他们随时可以卷土重来?”

  “不不不,罗宾,你……哎……”贝勒尔叹了口气。“我想你应该是缺乏经验吧。也许我应该让你作为一个分遣队的指挥官,负责外围流动作战。这样的话,你大概很快就学会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贝勒尔说道。“艾修鲁法特在思索着对于时间的利用。

  “时间的利用?”

  “现在的情况是,高华城暂时不需要担心安危。混沌军团分兵进犯周围的小城堡肯定是得不偿失。站在一个将军的角度来说,混沌军团等于用自己宝贵的精锐机动兵力,和我们换取一些毫无价值的地方二流部队。对于这种选择,我们应该乐见其成……”

  ……但是,这会造成很多无辜的平民伤亡。罗宾心里其实有这种思路。但是他也明白,一个将军的眼里只应该有胜负,不应该有多余的怜悯仁慈。打败敌人才是最大的怜悯和仁慈。

  “但是,所有这些小城堡或者村寨都是相当坚固的,混沌军团在吃到足够多的苦头,明白这样做毫无意义之前,会有一段时间……一段宝贵的时间!”贝勒尔说道。“罗宾,比如你,就会在那里干等,浪费这段宝贵的时间。而我,就会想方设法的利用这段时间,造成更有利的态势。”他笑着说道。“艾修鲁法特也是这样。”

  (.)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